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7章(1)

作者:初心
  “卫氏集团”是由卫世桀的爷爷卫振中所创立,他少年时因缘际会娶了美国的豪门千金,他誓言不让爱妻受苦,不让岳父瞧不起,拚了大半人生终有小成,而后由现任董事长——卫世桀的父亲卫文继承,并在他这代发扬光大,成为不可小觑的建设集团。

  “卫氏集团”以建筑起家,他们强调顶级、安全、专业的建材与人力,从承揽各种住宅建案、工程开始打出名声,数年前他们砸大钱吸收各国建筑人才自行设计建案,从无到有一手包办,目前亦跨足建材、设计、景观建筑等。

  卫世桀选择将事业版图放在台湾也是经历一场家庭革命,原本他早已被认定会到“卫氏集团”总公司跟着父亲学习,逐渐接手卫家的一切。

  他好说歹说,耍赖威胁恐吓外加装可怜等各种招式使尽,好不容易得到父母首肯,争取到三年时间,但在台湾分公司担任CEO期间,需保证基本年营利增加百分之十,其他就看他如何运用一切资源开创“卫氏集团”其他产业在台发展,那么他日后便能稳坐台湾,不用再回美国。

  “卫华建设”是美国“卫氏集团”在台产业“卫氏建筑”的分公司,它是台办榜上有名的建商,一般住家社区、公寓大厦、商务办公室皆有涉猎,近年来亦逐渐推向豪宅建筑,网罗金字塔顶端消费族群,它是卫世桀扩展台湾事业的第一站。

  工作时的他完全收敛阳光气息,放弃钟爱的白色系。

  总裁椅上,他精壮结实的肌肉藏在丈青色西装里,突显了笔直挺拔的高挑身材,削短的头发弄了点发蜡固定,露出饱满的额头,明亮有神的黑眸偶尔会有一瞬锐利闪过。

  “高秘书,今天有什么行程。”卫世桀端起秘书刚泡来的咖啡啜了口。

  “是的,执行长今天十点与风宇集团董事长有约,十一点是业务部门会议,十二点与乔木建材经理有饭局,下午两点巡视林口区新建用地,四点广告比稿大会,六点行销部门会议,今天必须决定广告合作商。”

  担任卫世桀在台办公的临时秘书翻开随身笔记,他微沉的嗓音简单报告,没错,是他,男性。

  起因是卫世桀初进公司那一周差点贞操不保,他索性火大换掉所有会在身边出没的女人,包含秘书、助理,甚至打杂小妹。

  他沉吟了会,时间太紧凑,看来今天来不及接亚心宝贝下班了。

  “好,就暂定这样,这些卷宗可以发下去了,等风宇来了再通知我。”

  “好的执行长,另外这是本季各商务大楼用地报表,最新签约两区,分别是内湖区与木栅区,使用目的都为办公室使用,租期五年,内湖区八十坪是微创企业,每月租金二十万,木栅区五十五坪是网路购物公司,每月租金十万,合约请您过目。”

  “嗯。”他微点下头。

  “那我先出去了。”

  高秘书抱起桌上小山般一迭文件夹,轻轻带上门离开。

  卫世桀瞥了眼报表,内湖区看来就是亚心公司未来所在地了,承租后业务往来频繁,他也许该找个时间向亚心坦白身分。

  这种小事在他看来只是他刚好有一个厉害的父亲,其产业王国过于庞大,怕吓到单纯女友这么简单罢了,他想任何女性对他的身分只会感到惊喜,谁不爱富裕无忧的生活呢。

  没多久,秘书内线告知风宇董事长到了,卫世桀起身理了下西装,开始今天的第一个行程。

  他脚步优雅转进会议室与风宇董事长会面,接着又与业务部门开会直到中午用餐时间才结束,提了公事包他转身又离开办公室,钻进秘书已在一楼等候的公务车,马不停蹄赴约乔木建材经理的饭局,待前往林口的路上才得以小憩一会。

  巡视时,卫世桀跟着工地监工绕了建区一圈,因为建材延迟送来,进度虽然稍微比预期晚了一些,但大致上都在他能接受的范围。

  “今天建材送来一样要确认检验报告,都没问题了才能使用,这话我从建案开始就一直说,就是要你们时刻记得这是公司的经营初衷。”回到临时办公间,卫世桀目光掠过监工送上的工程进度表。

  “哎,执行长放心,我们绝对会记得再三核实才动工第二期部分。”

  “嗯……我补充几点,第一,工人的安全要注意,我刚才还看到有几个人没戴上安全帽;第二,工人餐点便当要找信任的店家,要卫生、充足;第三,施工环境易脏乱,公司提供的多间移动厕所要定时清理。”

  监工一脸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公司待遇好,老板很替员工着想,即使是众人认为最底层的工人公司都一视同仁照顾周到,但每个工人素质不一,实在是难以控管到全面服从公司规定。

  “了解,我会再加强工人安全、卫生观念,这部分也列入考绩评核,让他们能更自动自发去完成。”

  “好,就先这样,没事了,你们去忙吧。”卫世桀向监工交代完便准备搭车前往下个行程。

  站在建区入口旁,秘书到旁边停车场取车,他暗自想了下行程,先回公司看广告比稿,接着部门开会决议,打算就这样速战速决准时下班。

  可惜,就在回公司路上,遭遇前方路口事故处理,整条马路塞得像是停车场,卫世桀不耐地睐了下表,再等下去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

  “高秘书,我看这一时半会也弄不好,前面巷口绕路吧。”

  “好的。”

  “等等,到内湖租地看看吧。”他瞄了下表,既然都绕了路,不如顺道到女友那儿探班,亚心昨天好像说过今天会与他们家老董到新办公室巡视。

  “是。”虽然不明白执行长对已签约的内湖用地有什么问题,不过秘书一职就是从善如流高度配合就对了。

  打从车赛结束后两人意乱情迷,熊熊烈火烧干柴的那一夜开始,返回北部后一个多月以来,除了在公司的时间,她几乎是处在半绑架状态被迫留宿在卫世桀住处,美其名是因为他想善用工作之余多点两人的相处时间,而且避免她一人在套房独住还兼可照顾她。

  鬼话!她现在认清了,那男人根本就只是一只披着阳光帅哥人皮欲求不满的大色狼!

  的确,一般来说热恋期是该你侬我侬粘踢踢,不说他们还初尝禁果,想形影不离她倒是能体会……咦?不对,初尝的只有她本人,就他花招百出的熟练技巧,外加老是下流无耻地用男色勾引她,这男人肯定经验非常丰富……

  总之,就算再累的保全工作都有做二休一的福利,他怎能不顾她苦苦哀求,夜夜笙歌不把她操到没力不罢休,难道情侣热恋每天就只能做那档事吗?听说多了会腻耶。

  再说,为何上天如此不公,她累得像是每晚拖着轮胎跑马拉松,那男人的精力却像用不尽似的,每早七点准时起床,精神奕奕抱着不醒人事的她进浴室,贴心替她冲洗一身粘腻,接着外出打理两人早餐,都准备好了才叫醒她起床更衣,然后一定亲自开车送她上班……哇!好体贴的新好暖男?

  才怪!天可怜见,她已经好几天顶着吸毒般的黑眼圈上班,她可怜的腰还像七老八十的婆婆酸痛得挺不直!

  呜呜,她突然好怀念套房的独居生活。

  “喂喂喂,某人每天都有男友温馨接送情,三不五时还会外送爱心便当、下午茶,哪像我们除了羡慕嫉妒外,只能多准备几支抗UV墨镜顾眼睛,可那某人居然还愁眉苦脸叹气,你们说,某人是不是太不知足啊?”陈映玲没好气挖苦。

  那位某人眯起眼咬牙切齿,小手还握拳挥了几下状似恐吓。

  “就是说啊,听声音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多苦多可怜,可她那明显充满爱情盈润的看,完全泄露了她被滋补粮好嘛。”蓝景瑢无视杀气,目光上下打量某人,瞧瞧那媚眼、红扑扑的脸蛋,在心底暗自评断,社会又少了一位纯洁处女。

  “补什么,说得我像是专门采阳的黑山老妖……”看不出来累得半死,睡眠严重不足的是她吗!

  两位没心肝的好友有志一同的点头如捣蒜。

  交友不慎啊!骆亚心撇撇嘴,她鄙夷女人可怜的友情。

  好啦,不得不说其实她也挺享受卫世桀这种粘人反应,这不是在告诉她说,他也越来越在意她了吗!嘻……

  骆亚心勉力撑起身,两手高高举起打了个大哈欠,收拾桌上几份面谈要用的资料,“不理你们了,待会要跟老董到“卫华建设”去巡视我们的新办公大楼。”

  “没想到老董最后的决定是租金最高的“卫华建设”。”陈映玲一脸可惜,那些花掉的钱拿来发奖金不是更实在吗?”

  “毕竟公司业务扩展,组织改制总不能窝在小小办公室,我看“闻人集团”也不愿他们的合作对象太穷酸。”骆亚心倒是能客观看待老董的选择。

  “换了地方以后我家那位可以下班顺道载我,总算不用羡慕亚心,我也能来段温馨接送情了,呵呵。”蓝景瑢掩嘴轻笑。

  “那我呢!你、你们这些有异性没人性外加没义气重色轻友见异思迁不顾我这个没男友接送的可怜柔弱小女人!”陈映玲一口气都不停歇的哇哇叫。

  骆亚心没好气睨她一眼,“搬家最有利的就是住在附近的你,你好意思要你家那位每天悲摧的从新店住家到内湖接送你再回去板桥上班?”

  陈映玲语塞,大眼水汪汪,小嘴微嘟,很是无辜,“人家只是也想感受一下嘛……”

  可惜在场皆为女性,萝莉免疫。

  “少恶心,懒得理你,我要外出了,公司就请两位美女留守啰。”拎起包,骆亚心朝两人挥了挥手,准备到内湖与老董会合。

  搭上捷运,没多久骆亚心便来到与廖文博相约的地点,新大楼。

  她在正门旁站定等待,抬手顺了下微落下的发丝,就见到廖文博自计程车上下来。

  “董事长,您来了。”她小跑步上前迎接。

  “哎,没让你等太久吧。”

  “不会的,董事长我们上楼吧。”

  骆亚心走在前头先替廖文博推开玻璃大门,来到柜台处作访视登记,询问总机小姐电梯方向后,转向一旁,“董事长,这里电梯可直达十七楼。”

  两人乘电梯到属于他们未来办公室的楼层,现在还是一片凌乱,工人们照着设计图忙碌的赶工文件橱柜及办公桌,廖文博跟着看起来像是工人组长的中年人以及设计师四处走动查看进度,骆亚心则拿着笔记跟在后头。

  “这边柜子的门是不是改成左右推,这前面刚好有安排办公桌,外拉式容易让使用空间扩大。”廖文博两手比划了下。

  “行,这是小事,可以改。”设计师想了会似乎没问题。

  “那就麻烦你们,还有,门的部分不要用玻璃,易碎。”

  “这您放心,我们可以使用安全玻璃,耐撞不易碎,稍后让厂商报价给您。”

  “好。”这时廖文博的手机响起,他低声说了几句话便挂断。

  ““闻人集团”联络我,他们会派人来商谈,我与他们约在这里见,现在人到楼下了,亚心你去接待他们上楼。”廖文博回头交代。

  “好的。”她阖上笔记便转身到外头搭电梯。

  为了代理的配合,近日两家面谈越来越密集了,在这前置作业期间,老董可谓是以最高预算拍板敲定新办公室,也是为了“微创”能以一个崭新的形象扛起“闻人集团”产品代理旗号,身为合作对象可不能让人看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