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6章(2)

作者:初心
  骆亚心睁大美眸目送他发动引擎朝赛道驶去。“阿风,你说世桀会不会夺冠?”

  “赢面很大,不过……”元平风瞥向起跑线那几台车。

  “嗯?不过什么?吞吞吐吐的,你快说!”她一着急,毫不在意淑女形象的朝元平风后背一掌拍下。

  嘶地一声倒吸口气,没想到卖个关子还会有重伤危险,他赶紧说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世桀玩了这么久的车,总会有一、两个实力相近的竞争对手,这次赛事刚好其中一个有参加,喏,你看,就在世桀隔壁赛道那台,他叫萧强。”

  随着元平风手指的方向看去,卫世桀是三号车,他隔壁停着一台黑黄相间的跑车,引擎盖上印着大大的4.

  骆亚心噗哧一笑,“萧蔷?哈,一个男人取这种名字。”

  这时,车窗正好摇下,里头车手朝卫世桀那边探出手不知比了什么手势,骆亚心直接将它归类为挑衅动作。

  “你看!吼,那个娘娘腔是不是在骚扰世桀?他很强吗?会比世桀强吗?”要不是只能远远在这加油,她绝对会上前替自家男人“赞声”一下。

  娘娘腔?据他所知,萧强可是个肌肉猛男,她倒好,直接因为人家姓名的谐音就……元平风嘴角抽了抽,为避免等下有人恼怒,不小心扫到台风尾而再度重伤,他悄悄向旁移动一步。

  “比赛有输有赢,整体来说世桀排行、积分较高,不过两人实力其实也在伯仲之间。”他客观分析。

  骆亚心皱了下鼻子,“是吗……哼,不过这次赢定了,因为我去龙山寺求平安符时还替他抽了签,签诗说世桀会心想事成。”

  元平风暗自祈祷,回想以往比赛,萧强偶尔会白目制造些小动作挑衅世桀,希望这次他别惹到骆大小姐,因为惹了她就代表惹了卫大少爷了。

  目光瞥了眼起跑警示灯,“开始了。”元平风低唤一声。

  “呀啊!”骆亚心低呼一声,目光随即紧盯着三号车,耳里只剩心脏怦怦、怦怦越跳越快的声音。

  灯亮,咻地的一声,赛道上的车几乎同时冲出,看台区的观众激动得呐喊嚎叫。

  卫世桀的三号车一出场就占了第二名,车屁股后面是萧强的四号车紧咬不放,很快过了几个弯道,眼睛的视线已无法追上。

  “可恶,没甩开!他是跟屁虫啊!”骆亚心双眸眨也不眨转而紧盯着监控区的大型液晶萤幕,嘴里还不停碎念,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挥来挥去。

  萤幕里,卫世桀才稍微拉开与萧强一个车身的距离,没想到下个弯道没顺势甩开,他又紧咬在后。

  比赛总长是十圈,随着无数个过弯,转眼间已经到了后半场,最后三圈,卫世桀与萧强始终占据第一、二位,冠军八成就在两人之中产生。

  “最后了。”元平风这才挺直腰身,目光专注在萤幕上。

  “嗯嗯。”骆亚心屏气凝神在心底大声替卫世桀加油打气,不忘顺便暗嘘娘娘腔好几声。

  第八圈,卫世桀的三号车借着一个S型大弯甩开萧强,准备做最后冲刺,逼近第九圈时,就见萧强猛地咬上卫世桀的车尾,卫世桀为避免他冲撞危害,紧急闪避后,就见萧强重踩油门后一个右旋,两车竟变成平行前进,车身几乎是紧贴,只要其中一台稍微碰到,绝对会变成重大翻车事故。

  骆亚心瞪着萤幕紧张得心脏快从小嘴跳出来,“那可恶的娘娘腔搞什么,他绝对是故意的,阿风,我们去跟大会抗议啦!”

  元平风薄唇抿成一线,瞅着萤幕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阿风!”她焦急催促。

  “别急,世桀应该可以处理,相信他。”元平风目光冷静。

  “可是……”骆亚心秀眉紧紧皱起,也许过去从来没有亲近的朋友担任车手,她一直是旁观者的身分,能冷静的看待赛事,可现在她甚至希望比赛喊停,因为她深深感觉到担忧。

  相较于监控区众人的担心,卫世桀坐在车里只感到恼怒,要能停车他肯定会赏萧强几拳,这该死的白目强老爱挑衅他,但这次他答应亚心誓得第一,可没心情跟白目强玩了。

  黑眸直视前方,现在两台车已逼近第十圈,路线规划里每圈会有三个可以超中拉距的大弯,因此要稳稳甩开这白目夺冠,最好在后两个弯道解决他!

  心意一定,卫世桀在进入最后第十圈时仍与萧强的车保持紧贴平行状态,两人谁也不让谁,遭遇弯道时卫世桀更紧踩着油门,两车几乎贴着赛道急驶,紧接着第二大弯,弯道才刚进入视线,卫世桀突地一个飘移,就见三号车稳稳超越萧强之前。

  为了阻挡萧强再次白目贴上,卫世桀一面紧盯前方,一面分神注意后方变换车道,他总适时挡在前头,萧强无技可施,直到过了最后一个弯道,萧强终究没有超车机会,胜负已定。

  “哇哦哦哦哦!”监控区众人高声嗷嗷吼叫。

  刚才那个飘移画面一闪而过,骆亚心的五脏六腑一阵抽紧,她甚至感到心脏漏跳了几秒,深吸几口气拍拍胸口,赶紧跟着车会众人迎接卫世桀骏回的车。

  啪啪啪啪啪……震耳欲聋的鼓掌声在卫世桀抬手摆了几下才停止。

  “卫少,我们就知道你会赢!”

  “是啊!萧强就是不自量力,还想使阴招,哼!”

  “他哪能跟我们头号车神卫少比,笑死了。”

  “卫少万岁!”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大家脸上洋溢欢笑。

  “干得好,我就知道你行。”元平风一把搭上他的肩,笑得眼睛都魅了,哈,今年车会夺名,他这个会长走路也有风。

  “世桀!你刚才吓坏我了。”骆亚心嗓音还有些颤抖,她直接扑进卫世桀怀里,到现在仍不免一阵后怕。

  卫世桀大手抚上在胸前蹭动的脑袋,“傻瓜,我不是好好在这,再说我答应要为你夺冠的。”

  “嗯……”她扁着嘴继续蹭着令她安心的胸膛。

  “好了,现在就等积分统计,大家辛苦了,收拾一下饭店十楼的Bar集合,我请客!”

  元平风话落,众人一阵高呼。

  庆功宴在欢乐的气氛结束,那些喝不够的相约续摊,骆亚心则脚步有些发软地半挂在卫世桀身上,为了压惊,她刚才喝得有点多了。

  “阿风,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亚心累了。”卫世桀朝元平风说了声,搂搏醉得直傻笑的骆亚心朝饭店房间走去。

  虽然昨夜两人共处一室,但骆亚心因为加班赶工再急着搭车南下,到了赛场兴奋得东跑西走,体力不支早早洗个澡就先睡了,卫世桀倒很安分的守着她的睡颜,但,连着两天对他来说太折磨了……

  将她轻放在大床上,黑眸瞅着眼神迷蒙的娇颜,她眉头微蹙似是不太舒服,有些心疼她刚才喝了不少酒,他起身到浴室拧了湿毛巾,动作轻柔的从额头处开始替她擦拭,接着脖颈、手臂,又替她褪去最外层的薄罩衫。

  “唔……”像是被打扰般,骆亚心挥了下手。

  卫世桀宠溺地捏了捏她皱起的鼻子,她不耐地转头似乎想甩开打扰,翻个身继续找周公拚酒。

  他低声笑笑,起身进浴室冲完澡,只着一条四角裤直接在她侧身躺下,大手横过她纤细的腰肢来回轻抚,惹得她无意识低吟。

  “宝贝……”卫世桀贴近她后背,下颚抵在她肩上,轻轻含住小巧耳垂。

  “嗯?我要睡觉……别吵……”骆亚心小嘴低喃,感觉背上好似贴着一块烙铁,臀部那儿还有个奇怪物体,硬硬的?她下意识扭动几下。

  卫世桀倒吸口气,大手扣住她调皮的小屁屁,将她身躯转回与自己面对面,修长手指抚过粉嫩红唇,他倾身吻上,好半晌才意犹未尽的停止,就见她美眸微眯娇喘吁吁。

  “你你你偷亲我……”她醒了,幸好灯光全暗他看不见,她相信自己现在的脸八成红得快滴血了,他这样算不算趁人不备偷袭呀!

  “亚心……”微哑的低嗓轻唤,他眸底赤/裸/裸的yu/望明显在说明他已忍耐不住,捧着她羞赧的脸蛋,他翻个身撑在她上方,四片热唇紧贴,一只大手从衣摆探入她私人禁地,没多久她身上仅存粉色内衣裤,这最后一道防线也在他大手不断侵略下亦快失守。

  “等等……我……我……”紧紧捉住两只狼爪,她紧张得结巴。哇!不是睡得好好的,怎么变成这个情况啊!

  “不等,我爱你,我要拥有你!心,你爱我吗?”他哑着嗓问。

  “我……我也爱你啊……可是……”会不会太快了?意识到男人的企图,她现在该遏止还是接受啊?噢,其实刚才那样……她也不否认很舒服啦。

  “宝贝,我要来领奖啰。”卫世桀低笑,忆起早上赛事前说笑的夺冠奖励。

  “啊……你坏蛋!这才不是奖品!”骆亚心本来是计划找个时间亲手煮一顿浪漫的海陆大餐慰劳他,顺便秀秀自己还不错的厨艺,结果她现在却在大床上躺平被当成奖品了。

  “现在才认清我是坏蛋来不及了,你只能乖乖接受我使坏……心,让我好好疼爱你。”

  下/身的疼痛让他按捺不住,三两下快速脱下身上衣物,挤身跪坐她腿间,低下身爱怜的亲吻一脸羞怯的小女人,绵密的吻在她身上又吮又啃。

  “嗯……桀,你……你答应我……只能对我好,要一直爱我哦。”美眸睐着他轻诉,从认识到与他两情相悦,她一直很庆幸拥有幸福,她要的爱情其实很单纯,唯一与信任足矣。

  “亚心宝贝,我会一直爱你。”他承诺。

  终于,在她娇声痛呼下,他沉身进入她,那柔嫩紧致的包覆让他不禁舒坦低叹,一室旖旎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