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能亲自参加卫世桀的比赛,骆亚心这些日子是卯足心力上班,可说是使出浑身解数、十八般武艺都上场了,好在有两位好友配合,最后她终于得到一天半的假期,能赶在比赛前先去陪伴亲亲男友。

  拎着事先打包好的简单行李,一下班她赶搭高铁一路南下,车子行进间她还抓紧时间补了个眠。

  才刷出验票机一眼便见到高姚颀长的帅气身影伫立在大厅,两人一下就找到彼此,他勾起阳光笑脸,她小脸红通通的快步朝他走去。

  刚站定他面前,她还来不及说话,卫世桀已接过她的行李,大掌捉着她的小手,脚步迈开目标是门外停车场,因为他差点就忍不住在人来人往的大厅来个法式热吻,而他并不愿让旁人见到她娇羞的模样。

  她到底对他施了什么魔法,竟让他在这两天试车时,前所未有的因为想念她而分神,以往遇上赛事期间,他一向是心无旁骛的。

  “世桀?”有什么事很赶吗?她一脸莫名其妙被拉着走。

  回头给她一个没事的笑脸,他继续朝停车场走去,快了,车子就在前面。

  钻进车内,他猴急得像初恋的男孩,两手一抱,让她跨坐在腿上,大掌紧拥在她腰上,压近她的身子,俯首嗅着她的香甜满足低叹,她还来不及害羞,他的唇已贴上,热舌钻进芳唇挑弄她闪躲的小舌,大手在她背后来回轻抚,好半晌,他才放过娇喘不已的她。

  骆亚心趴在他厚实胸膛大口大口吸气,她以为她会憋死,他突如其来的热陪还真是有点吓到她了。

  “讨厌,你干么啦。”顺畅了呼吸,她小口一张咬在他胸上,完全不知道这个动作会刺激到男人的兽性。

  他低哼一声,这女人是打算跟他来场车震吗?

  “我想你……”大掌按在她浑圆的臀上惩戒性的轻捏。

  她满脸涨红拍掉臀上狼爪,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在台北时还好好的啊,就连那天在她家睡同一张床都没事,现在干么啊,到了南部入境随俗,被感染变得热情如火啦?

  “别闹,先让我下来啦,我们先去饭店放行李好不好,而且我有点饿了。”她实在不愿在这人来人往的停车场秀恩爱。

  “好。”他抱着她轻放在副驾驶座,方向盘一打准备回饭店喂饱亲亲女友。

  美美的吃了顿精致的饭店餐点,骆亚心换了身轻便的休闲服陪同卫世桀到赛车场内他们车会设置的专属区域。

  她一脸新鲜好奇地观察各种监控与分析仪器,心里激动得想尖叫,天啊!这些电影里才看得到的专业设备,她竟然有幸亲眼目睹,怀疑自己在梦境,她差点就想用力捏下大腿试一试痛感了。

  卫世桀眸底满满宠溺地瞅着她灵动的表情,他的宝贝女友一到这儿就无视他的存在了,还紧跟着分析师屁股后问东问西,好在那位仁兄的年纪已可以作为她的父亲,而且他已经警告过所有车会成员了,否则他早上前分开两人。

  “喂,你这次看来很认真。”元平风顶了顶他,下巴又朝骆亚心所在处努了努。

  “什么?”卫世桀装傻。

  元平风用鼻子不屑地哼一声,要明说是吧?

  “不知道是谁昨天人都坐在车里准备开跑了,竟然还会发起呆没注意到起跑灯还有,不道又是谁像个深闺怨夫整天盯着手机等电话,还会一个人看着手机里不知道是谁的照片笑得像个低能的白痴……啊!对了,睡觉时我好像听到……唔唔……”

  卫世桀嘴角抽搐,一手捣着还准备继续爆料的元平风拖到门外。

  “呼——放手啦,杀人灭口啊!大男人敢做敢当,还怕人讲啊!”用力掰开嘴上的手,元平风大大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发紫的脸色才恢复。

  “我怕什么,倒是你何时变得这么三姑六婆。”卫世桀顶了一句。

  元平风翻白眼,死鸭子嘴硬,明明就魂不守舍了。“我说你以前对女朋友也没这样,这次是栽跟头了吗?”

  “你好好元家总经理不当,打算改行当周刊记者?”

  元平风无力叹口气,“兄弟,她没来之前,你像是得了痴呆症外加失心疯,我一度想叫救护车送你到医院看还有没有得救;结果她人来了之后,你紧迫盯人像在防贼,每个靠近她的男人都得接受你的杀气洗礼,我又想是不是要报警保护那些无辜的人。”有没有那么夸张,谈个恋爱而已!

  “我……”他无从辩驳。

  “你们要谈情说爱我是管不着啦,但是大哥,你好像没搞懂情况?你要比赛欸,现在重要的是调整你的身心到最佳状态,可是你那两只眼珠整天就只粘在她身上,我非常有权利怀疑你的专业态度。”

  “呃……”这他的确理亏。

  “我相信她在场加油,你能跑出超越以往的水准,男人都想表现给心爱的女人看,我能理解。但是我身为车会会长有必要提醒你,到比赛结束前,收敛下心思。”话落,元平风拍了拍他的肩,转身离去。

  卫世桀怔楞在原地,的确,这几天分隔两地,让他体认到自己竟会这么粘她。

  交往后两人虽然甜蜜恩爱,感情进展顺利,但他也发现骆亚心个性独立,堪称新时代女性,她不像以往的女友老爱吵着要约会、不会在工作时打扰他,有时甚至比他还忙碌……

  他想,也许她的独痒痒让他没有掌握的实在感,所以反过来变成他是黏人的那方……

  不不不,他怎么会成为这种失去自尊的男人!

  骆亚心推开门就看到一张帅脸带着痴傻杵在门口,白暂的小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没反应?食指直接往精厚的胸肌戳去,她戳戳戳!“世桀?”

  “呃,亚心?怎么了?”

  她噗哧一笑,“我才想问你呢,怎么站在这发呆?”

  “我在想你。”卫世桀轻叹口气,算了,他承认他没自尊。

  深深凝视着她的甜美的小脸,欸,看来阿风说的没错,他这次真的栽了。

  也话,那个他至今从没动过的念头——结婚——可以开始准备了,只有把她的所有权订下,他才能安心吧。

  “呵呵,阿呆。”骆亚心柔顺的将小手放进他伸出的大掌,跟着他的脚步,两人悠闲的在赛场内散步。

  次日,卫世桀的状态在赛前调整正常,恢复他参赛时一贯的冷静。

  饭店房里,骆亚心见他穿上赛车服,两眼都快成了心型,天啊!黄金比例的身体线条,她的男人竟然这么……秀色可餐。

  她上前替他理了理领子,却被他紧拥在怀。

  “你好帅哦!我会在监控区替你加油,我相信你一定会夺得奖杯。”

  “当然。”自信一笑,他不会让她失望。

  “对了,这是我在庙里求的平安符,要放在车上哦。”她深知赛车有多危险,南下搭车前还特地跑了趟龙山寺求来的。

  “好。”尽管是无神论者,他仍欣喜接过她的心意。

  房外传来敲门声,卫世桀知道是元平风这家伙在催促,紧拥下怀里娇躯,他嘴角勾起,捉住她的小手一同朝门外走去。

  大鹏湾是台湾最着名的赛车场地,它有房车、跑车、卡丁车、摩托车等各种赛道,时常举办国际赛事,场内还有博物馆、商店、餐厅等,俨然是一座大型赛车乐园。

  此次卫世桀参加的比赛是亚洲GT赛事最高级别的SuperGT,使用FIAG2国际赛道,总长三千多公里。

  小俩口从饭店区往赛场走去,围绕在看台上爆满的观众,人声鼎沸,粗算有数万人观赛,骆亚心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且正式的赛事,她跟着卫世桀的脚步走进车会专属的监控区,两只明亮眼瞳盯着赛场。

  “哇,居然这么多赞助商,不愧是台湾最大的比赛,观众好多哦……天啊!世桀,我有没有看错,那不是去年的冠军车队吗?等下去找他们签名不知道可不可以……”她小声尖叫,激动得晃着男人的手臂。

  卫世桀又宠溺又好笑地看着她乐得手舞足蹈的模样,邀她来果然是对的。

  只是瞥见她粘着冠军车手那满溢崇拜的目光,他心底有些不悦,更加确定今天对奖杯必取的决心。

  赛车之于他不过就是兴趣,外加是发泄工作压力寻求快感的一种管道,否则他认真起来肯定也是榜上有名的职业赛车手,不,以他的能力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而他希望她的目光只能注视他。

  “那有什么,今天的冠军就在你身边。”他不以为意。

  美眸嗔他一记,竟吃这么可爱的醋,“好啊,你今天冠军的话有奖励哦!”

  浓眉一挑,“是什么?”难道是献身?那他拚死也会夺冠。

  “那个……我怎么觉得你眼光不怀好意,还有一点……”那可以算是下流的眼神了吧?讨厌,害她跟着脸红起来了。

  “哪有,亚心,告诉我得到冠军有什么奖励,这会更激发我的冲劲。”收起脑中旖旎幻想,他一脸正经。

  骆亚心皱了下鼻子轻哼,“秘密。”

  元平风眼角抽搐,这两人是打算不管走到哪都这么恶心人吗?“好了,不到半小时就轮到世桀比赛,拜托你们再忍耐一下。”

  “你就嫉妒吧。”卫世桀一脸得意,大手揽着桥笑的女友远离好友。

  赛场气氛随着比赛的开始越来越热烈,即时播报员抑扬顿挫的声嗓带动观众情绪,同时,在监控休息区等待的众人也听到大会的广播,就要轮到卫世桀的排位赛了。

  “世桀,换你上场了!你千万不要紧张,要放轻松,记得以平常心去跑,你一定是最棒的。”骆亚心激动不已,她的男人就要上场了。

  听到她称赞他是最棒的让卫世桀心情很好,但是她好笑的反应惹得他忍俊不禁。

  卫世桀习惯性捏下她鼻尖,“傻瓜,我一点都不紧张,第一非我莫属。”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等着奖杯啰。”对他实力知根知底,元平风倒是好整以暇。

  卫世桀自信的扬了扬浓眉,接过旁边工作人员替他准备的专用安全帽,黑眸巡视过这次参赛的房车,开了车门顿了下,他转过身,不顾众目睽睽,一把将骆亚心揽进怀里,热唇贴上。

  “唔……”她小脸爆红,两手挡住欺近的宽厚胸膛。

  可恶的坏蛋!竟然在车会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做,她以后都不好意思出现了。

  满意结束长吻,整装,他抬手朝众人比了个拇指,弯身钻进跑车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