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5章(2)

作者:初心
  “可是——”徐向阳语未尽,原本半挂在身上的娇躯突然被抢去,他一贯温和的面容蓦地绷紧冷瞪对方,下一秒他便忆起这男人是上次到餐厅接送骆亚心的——男朋友。

  “咦?你……”骆亚心惊呼一声,扭头却见好几天不见的男友,她傻楞楞望着他。

  “没听她说不要了,而且,接下来不用麻烦你。”卫世桀大手揽在她的腰际,很明显的宣示所有权。

  徐向阳眼眸眯起,男人的大手肆无忌惮放在她腰上,见她那小鸟依人的羞涩模样,他心底不禁涌起一阵酸意。

  “你怎么会在这?什么时候回来的?欸,么没联络我!”骆亚心小脸藏不住惊喜,小嘴一个劲问不停,完全忘了脚上的疼痛。

  “为了履行陪你看车展的约定赶回来了。亚心,不替我们介绍一下?”卫世桀在她小巧鼻尖惩罚性的捏一下,抬眼瞥向不发一语的徐向阳。

  “你忘啦?这位是我大学的学长,目前在“闻人集团”担任闻人董事长特助的徐向阳啊,上次在餐厅见过一面的。”

  “哦,你好。”卫世桀朝徐向阳轻点下头表示招呼,心底暗忖:是他?这男人不会是对亚心有什么企图吧?

  徐向阳眸底闪过一瞬黯然,轻闭了下眼,再次睁开时已恢复温文本色,“你好,我看是不是先找个地方让亚心休息,她的脚受伤了。”

  “刚才扭到了……”收到他放在脚踝的视线,她小声说着。

  “这么不小心。”卫世桀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小嘴不断惊呼放她下来的骆亚心,大步朝会场后方走去,而她只能涨红脸埋首在他颈间。

  徐向阳苦笑,压下不断涌起的酸意跟在后头,果然,错过就是错过了,佳人虽在他人怀里,只要亚心幸福,他自然也不会多想其他念头。

  休息室里,卫世桀接过会场工作人员递上的冰袋与一罐肌肉喷剂,将骆亚心受伤的那只脚轻放在自己腿上,小心的脱去跟鞋,仔细审视,脚踝处已开始发红肿胀,他拔开药瓶喷了几下,用绷带缠绕固定好,最后拿起冰袋敷上。

  脚很痛,尤其脱下鞋的那瞬间她痛得眼泪都要喷出来,不过一瞧见他如对待珍品那般轻柔的动作,她突然又感觉不到痛了,嘴角控制不住越裂越大,哦呵呵呵……

  “好了,这样还很疼吗?我看还是送你去看医生,还有这几天最好请假别上班了。”卫世桀边交代,拿着冰袋的手不忘移动位置免得冻伤她细嫩的皮肤。

  “不用看医生也不用请假,哪有那么夸张啦,只是扭伤而已,休息几天就好了嘛……”她越说越小声,因为他瞪来的视线像在警告她敢不听话的话,他可能会直接绑她去医院再绑回家。

  唉唷!可是她不想打破她的全勤纪录嘛!

  骆亚心只好先转移话题,“那个……学长,不好意思,没办法陪你继续逛车展,对了!不如让世桀陪你一起吧,他有参加车会哦,是业余的赛车手,如果你想了解车会文化找他准没错。”

  “抱歉,我没空。”卫世桀插话。没见他正专心冰敷吗,很忙。

  她瞪了眼男友,替他的没礼貌朝徐向阳歉意一笑。

  “呵,车展随时都可以再来,古人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脚伤不可轻忽知道吗?”徐向阳温雅一笑,不在意没给他好脸色的卫世桀那故意冷落的话。

  “那好吧,真的不好意思,难得的车展变成这样……”她一脸遗憾。

  “没关系,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学长再见。”

  徐向阳深深看她一眼,朝卫世桀轻颔首便转身离去。

  “那个……我怎么觉得你对学长很不客气啊?”骆亚心睁大美眸打量他。

  “哦,我有吗?”他挑眉,他不过是刚巧看那男人不顺眼。

  话说回来,难道他还需要对一个他在千赶万忙下终于结束工作飞回台湾,接着一路飙到车展,却看到正与他亲爱女友搂搂抱抱的男人好言相向吗!

  “哪没有。”骆亚心鼻尖故意在他身上嗅了几下,吃学长的醋做什么,她又不喜欢他,可是吃醋表示他在意她,嘿嘿……她又傻笑了。

  顿了会,她这才想起刚乍见他时的疑问,“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怎么突然回来了?那边工作结束了吗?不是说预计要一星期?”

  “想你就回来了。”搂紧怀里的娇躯,他凑近她细嫩的颈项间轻嗅。

  “讨厌,别闹啦,好痒哦。”脖颈传来的酥麻感惹得她不住扭动。

  “惩罚你,竟然约我以外的男人来看车展。”他唇瓣滑过细嫩肌肤轻啃。

  “才没有,那是刚才在咖啡厅碰见学长,临时起意一道过来,还不都是因为某人放我鸽子!”

  一把捉住那只在他精实胸肌上戳得欢快的细白手指,拉近唇边轻咬,“我这不是赶回来了,一下飞机又饿又累直奔车展,还不是为了给你惊喜。”

  说不开心是骗人的,不过她更心疼他赶工还搭飞机,眼窝那一圈淡淡的熊猫眼显示他很疲累。

  “好嘛,知道你辛苦,那我们先离开吧,别占用车展休息室了,看起来不像是有对外开放的耶……对了,你吃过了吗?我们找地方吃饭吧。”她眼眸绕了房间一圈。

  卫世桀好笑瞅着她,这VIP休息室的确不对外开放,但他们想待多久都没人敢管,开玩笑,他可是车展赞助商之一,虽然她不知情。

  “好,吃饭不急,我先送你回去。”他说着一手穿过她双脚,打算继续来个新娘抱送她回车上。

  “哎,别别别!放我下来,我可以走啦,外面人那么多……”骆亚心小脸再度爆红,两只小腿用力晃着,让他这样大剌剌抱进抱出,她以后都不敢参加车展了。

  “不行。”他不容反驳直接迈开脚步往外走去。

  抗议不果,骆亚心只好如进来时般捂着羞红的脸乖乖让他抱出去。

  由于他坚持要先送她回家休息,骆亚心便提议买些熟食去她家吃,免得他饿坏了。

  不料饭后他得寸进尺,竟厚脸皮赖在她住处不走。

  “我是你男朋友,住下来天经地义,而且可以照顾你。”他理直气壮。

  “可是……”不能怪她犹豫啊,谁叫两个好友老对她洗脑,说他们这些国外回来的ABC多开放多随便,才交往没多久,她可没打算进阶到滚床进度。

  “亚心,我努力赶着结束出差,搭了那么久飞机又直奔车展,真的好累,你舍得赶我回家?再说我是真的不放心你一人,让我留下好吗?”他浓眉微蹙,那时而担忧时而受伤的神情,让阳光帅哥顿时成了忧郁小生。

  沉吟了会,她其实也想他陪伴,“好啦,但是你睡沙发……”

  话还没说完,忧郁小生眨了眨眼,散发的电力比刚才更强烈了。

  她眼角抽搐,来这招……吃定她了是吧!

  “我想拥着你入睡,亚心,相信我,我不会强迫任何你不愿意的事。”

  ……好吧,无论如何,她还是愿意信任男朋友是正人君子。

  安然处了一晚,除了在洗完澡后,他故意袒胸露背展现身材让她害羞得满脸通红却感到非常养眼外,他的确信守承诺只是拥着她没越线,肌肤相贴也让两人感情亲密度大增。

  清晨,她一夜好梦,满足地在宽厚怀抱里醒来,背后那满满的安全感,男人紧紧搂在她腰际的大手,像在宣示她也是被男人爱着。

  瞅了眼睡脸纯真得像小孩的卫世桀,骆亚心嘴角扬了扬,轻手轻脚下床溜进浴室梳洗,随意搭了件外套出门替两人准备早点。

  没多久,卫世桀探手摸了摸右边床位,空旷的感觉让他瞬间清醒,一睁眼就能瞧见她曼妙的身影正将买回来的早点摆放在桌上,随后又钻进厨房泡了两杯香喷喷的咖啡。

  他撑起身踱至她身后两手环抱,“早安,宝贝。”

  “别吓人啦,快去洗脸刷牙。”拍掉腰上作乱的大手,她嗔斥一声。

  他还是在她脸上轻啄一下才转身进浴室。

  两人简单用过早餐,瞄了挂钟,七点多了,平常这时间她都快到公司了,“我先去换衣服,待会准备一下要出门啰。”

  “我送你过去。”

  “好啊。”拉开衣柜取了衣裤,她转身到浴室更衣。

  视线停在浴室门上,没有荣幸见到美女更衣秀,他一脸遗憾。

  交往后他越发体会到骆亚心骨子里的保守,目前他们也只停留在牵牵小手、亲亲小嘴,可他已经等不及想到达三垒甚至一举轰回本垒……

  然而一方面发现她没有经验他又暗自高兴,即使他没有处女情节,却仍贪心的想拥有她的全部,他不得不承认这是男人的通病。

  收拾完桌上餐盒,卫世桀捉起昨晚脱下的衬衫套上,一边朝浴室内问话,“对了,亚心,下个月大鹏湾举办赛事,我会参加,你和我一起过去吧?”

  “你有比赛?好好好,我要去!”她想都没想兴奋的答应。

  “那好,饭店我来订,大概会去三天哦。”

  “等等,要三天?”步出浴室她小脸明显犹豫,公司近期正在准备搬迁换址,一堆备分作业,她实在不能肯定挪得出假期。

  “怎么了?”她的反应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你还记得我说公司租约到期要换到内湖的事吗?最近都在整理资料,请假三天我怕老董不会通过……”他的赛事她并不想缺席,可是责任感又让她没办法丢下工作去玩乐。

  浓眉皱起,“这事还没搞定吗?”

  “最近才确定是内湖区“卫华建设”的商用办公大楼,过阵子要签约了,不然我今天去公司再问老董情况,如果只能拿到一天假期,我就当天搭高铁去,我保证一定到场帮你加油,好吗?”瞧他脸色不佳,骆亚心挨近他身旁安抚。

  他挑了挑眉,“亚心,当天来回很累,多请一天不行吗?”

  “反正我一定要去看你比赛,如果可以调班,我尽量争取假期看看,好不好嘛?”

  卫世桀无奈,“我真的感觉你的工作太累了。”

  骆亚心双手合十,“过渡时期,等公司稳定我保证不加班!”

  他一脸没辙,“好吧,你确定后我再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