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4章(1)

作者:初心
  骆亚心受命陪同老董来到“闻人集团”总部,一栋壮观高耸的科技大楼,这便是IT产业龙头发号施令之处。

  踏进大厅,打蜡过的地板明亮地可以作为镜面反射,着裙装的女性同仁还得小心春光外泄,建筑设计很符合IT产业前卫的现代风格,就连最普通的标示指引都是多媒体操作看板,除了简单、领先的科技感,没有多余的华丽或俗气装饰,骆亚心心里只有两个字——大气。

  吸口气收回心神,她恢复秘书工作时的干练模式。

  “您好,我是“微创”秘书骆亚心,今日有预约与闻人董事长会面,麻烦您通知一下,谢谢。”

  “好的,请稍候。”柜台服务小姐道出极为甜美悦耳的嗓音。

  半晌,从电梯步出来一位样貌清秀,挺鼻上挂着粗框眼镜,身形高瘦的男子。

  “欢迎,廖董事长您好,我是特助徐向阳,百忙之中麻烦您前来签约,这边请。”他温雅有礼的朝两人点头致意,领着廖文博与骆亚心进电梯。

  “你好,今天就麻烦徐特助了,这位是我的秘书,骆亚心。之后与贵公司合作项目的联络就由她来负责,你们可要多多来往,亚心有什么不懂的,徐特助可盟多指导指导她。”廖文博替两人介绍一番。

  “不敢,廖董说笑了。骆秘书你好,之后也请你多指教。”徐向阳亲切一笑。

  “徐特助你好。”骆亚心大方探出纤手与他一握,她不禁暗想,这男人大概就是古代人所谓的谦谦君子吧?她实在很少见到第一眼就让人感觉这么温和舒服的男人。

  随着徐向阳的带领来到会议室,他先吩咐助理替两人备了茶水,请他们稍待片刻,便转身向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骆亚心观察这可容纳数十人的宽大会议室,全室LED照明、超大型投影设备、柔软舒适的沙发座位,中间放置的长桌材质看起来也很高档。扭头朝窗外望去是一整片墙的落地窗,不愧是“闻人集团”,财大气粗啊!

  匡哒一声,会议室大门再次开启,走在前方的男子身形修长,面貌俊美如画,是的,在骆亚心看来那足以称为美,两道剑眉显现他的不凡与英气,只是他无意间瞥来的寒冷眼神无情地宛如神只睥睨世人那般。

  他,“闻人集团”的董事长闻人昊,年轻多金的超级单身汉,但千万别天真地认为他徒有家世背景才有今天的成就,以往商战的各家对手曾私下流传一句话,“宁千金散尽,换阎王抬手”,阎王指的便是闻人昊了,意思很明白,想与他对着干之前先算算自己命硬不硬,否则可是要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

  骆亚心连咽口水都小心翼翼地放轻动作,这男人有着属于神级的气势,只是踏入会议室,温度都不自觉低了几度,她不禁偷觑了徐向阳一眼,这么个温雅的书生是怎么在阎王底下做事的?

  轻咳一声,徐向阳向众人点头示意,开口说道:“首先,感谢“微创”廖董事长特地前来为两家公司未来代理计划做最后确认,现场有请律师团见证,稍后签定合约我们将会发布新闻稿公告,签约前,不知道“微创”对条款还有无疑问或要求?”

  廖文博朝闻人昊朗笑一声,“哈哈,“微创”对合作充满期待,由“闻人集团”提供商品及广告行销,我们“微创”负责建立多元通路销售,未来必是双赢的局面。”

  “在代理销售上“微创”已深耕多年,专业优势定能创建佳绩,关于合作后,年内需要扩大现有通路规模,我们希望“微创”能尽快编制足够人力来应付急速增长的业务。”面无表情的闻人昊低声道。

  “这当然,未来我们计划将业务部扩编为三部门,分别负责北、中、南的通路,与在地通路、销售习惯结合,藉以把饼做大,也能更合理分配人力。”

  骆亚心一边安静专注记录两家董事长你来我往的对话,自家老董说起未来那神情好似已经预见成功在望,目光简直就闪闪发亮了;另一边经过她暗自观察,阎王敢情还是个面瘫,所谓的喜怒不形于色便是形容这种人吧。

  这次的会谈也就是走个过场,细节在更早之前就已确定,今日就是双方董事长现身来签定合约罢了。

  一式两份的合约在会议桌上摊开,骆亚心翻开提包一一拿出盖印的大小章,可不论她东翻西找,就是少了一个……

  老天!她干了什么蠢事?她竟漏带了一个章!

  这一吓,她的小脸苍白,滴滴冷汗自额前冒出。完了、完了,这种非常时刻她居然出了个大包?

  是了!一定是因为昨晚她该死的神经花痴病发作,突然想听见卫世桀那迷人嗓音向她道声晚安,结果电话热线一打不可收拾,从深夜到天亮,聊得她心花怒放、乐不思蜀,这下好了,后果便是今早上班整理文件时,她心神失守、乐极生悲。

  亏她总自诩工作认真、使命必达,呜呜……她对不起那些老将完美秘书挂在嘴上称赞她的乡亲父老啊!

  噢!她内心哀叫,死定了,眼下就算好脾气的老董愿意原谅她,可没瞧见隔桌还有一位面瘫阎王杵在那吗!说不定她得要褪去一层皮,也许小命不保,她的秘书生涯划下句点……

  一旁,徐向阳将合约整齐地平摊置于两位董事长面前后,取出备好的印泥及垫板,转身抬步朝骆亚心走去,却见她面色如土几欲昏厥的模样。

  他绕过桌子来到她跟前小声问道:“骆秘书?你不舒服吗?”

  “我……”骆亚心蹙着眉头,双眸黯淡,整个脑袋仿佛被炸弹虐过,成了一团浆糊,她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挽回。

  “出什么事了?嗯……没关系,你先冷静,想想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徐向阳温和关切的嗓音拉回那已半离体的三魂七魄,她深深吸了几口气稳下心神,略显僵硬的动了动唇瓣,“我漏带了一颗印章……”

  闻言,徐向阳不禁一楞,要是让他们家那位做事要求快、狠、准,外加胆大心细的标准代言人——闻人昊董事长知道就惨了,他对粗心、不谨慎的人往往是直接拉进黑名单,尔后还可能影响与“微创”合作的观感。

  瞥见她忧心忡忡的小脸,徐向阳沉吟了会儿很快做出决定,“骆秘书,不知道你能不能在十分钟内拿到印章,这段时间我能先帮忙圆过去。”

  她诧异抬眼,两片浓密睫毛眨了眨,美眸带着不确定,她听见天籁之音了?没错吧,他刚说能帮她?

  “你说真的?十分钟?唔,我想想……”不对!眼下也没时间再给她犹豫了,“好,只要徐特助可以给我十分钟,我一定会在时间内拿到印章!可是你要怎么交代?”她可不愿意第一次见面就害他惹上大麻烦。

  “别担心,你快去拿印章,其他交给我处理。”他云淡风轻温和一笑。

  骆亚心用力点点头,“真的非常谢谢你。”

  徐向阳转身朝闻人昊走去,低下身在闻人昊耳边说了几句话。

  就见闻人昊两道剑眉微皱,寒冷的目光一闪,微不可见点了下头,前后不到十秒,骆亚心在一旁差点心脏病发。

  接着就见徐向阳将原本已摊平在桌上的合约收起,朝众人道歉,“各位,非常抱歉。适才发现合约影印出了点差错,可能影印机碳粉不足,些许部分显示不清,请各位稍候十分钟,我马上重新准备。”

  一待他步出会议室,骆亚心随即向廖文博说一声,三步并作两步跟着急窜出会议室,去电给号称业务部飞车王子的阿伟,让他立马赶来救命。

  随后的时间,即便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骆亚心还是得保持仪容端庄,在会议室外休息区长椅上等候,这十分钟有如一世纪那么久,她仿佛可以看见人生的走马灯一幕幕播放……

  又过去了好半晌,她悲壮的在脑中准备上刑场前的最后遗言时,终于传来如天籁般气喘吁吁的抱怨——

  “亚……亚心大……小姐,我赶……赶上了!下次再……再有这种……好差事,拜托留给年轻人……我年老力衰了……刚才我简直是用命在开车……错了……是……飙车……对了,罚单的话……”

  “谢谢!阿伟你太强了!还好有赶上,否则我就开天窗了……啊!回去再说,我很急。”

  不等他反应,抢过阿伟手上提的牛皮纸袋,她旋即小跑步朝会议室奔去,徒留阿伟一脸郁闷瞪着她纤纤背影。

  会议室里,徐向阳拿着刚列印好的合约分别摆放在桌上,神情谨慎地检查,瞧见骆亚心推门而入,一副万事大吉把心放进肚里的模样,他亦暗自松了口气。

  两人眼神在空中短暂交会,骆亚心朝他轻轻点头,无声地道了谢,漫步踱回廖文博身旁那个座位。

  “咳,真的非常抱歉让各位久候,合约已确认无误,董事长您看是不是开始签约?”徐向阳向众人致歉后便回身朝闻人昊请示。

  闻人昊当然不愿在这等小事上多费时间,雕刻般的下巴轻扬,徐向阳备好印章上前,一份载明两家公司未来合作的合约就在各家董事长大手一盖下定案了。

  见状,骆亚心才真正恢复自发现缺失后那绝对不正常的心跳指数。

  在两家老董彼此握手寒暄之际,骆亚心起身收拾桌面上文件,小心翼翼确认没有再漏掉什么。

  半晌,众人鱼贯而出离开会议室,骆亚心抬首偷觑了眼,脚步轻移至徐向阳所在方向,戳了戳他的手臂,两人脚步稍微落后小声交谈起来。

  “徐特助,今天真的谢谢你。”

  真是好人啊!让她不用为此差点心脏衰竭一命呜呼,不!也许在这之前她会先让阎王拖出去上刀山下油锅,喔!老天,她不敢再想……

  “呵,道谢你说过很多次了,别客气,我也没帮到什么忙。”他一贯温和地笑道。

  “不!要不是你,我连那十分钟的救命机会都没有!所以,千万要接受我的感谢,至少让我请你吃饭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吗?你下班后方便吗?”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她可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再说她没忘记老董上午介绍时特别交代,以后合作往来应该就是她与徐特助负责联络,这种好人、贵人当然要多多了解多多相处嘛。

  “骆秘书盛情相约是我的荣幸,那就下班见?”不知道被发了几张好人卡的徐向阳很配合的答应。

  “OK,餐厅我订好了再通知你,对了,你有什么特别想吃或忌口不吃的尽管说!”

  “都行,我不挑食,骆秘书选你喜欢的吧,那……我就期待晚上的大餐了。”

  “没问题,晚上见!”骆亚心见老董在前方都快步出大门了,她小声说了句,脚步快速朝老董追去,举起手在耳边比了个电话联络朝徐向阳示意。

  徐向阳扬起一抹淡笑,神情若有所思的凝视她离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