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秘书室这几天为了“闻人集团”的商品资料没日没夜赶工,日也操夜也操,简直是一天当三天操,男人当狗操、女人当男人操,超没天良!如今终于结束地狱苦日子,这周末可以好好休息了……”陈映玲瘫在座椅上,小嘴不停碎念。

  “陈小玲,讲话就讲话,不要操来操去。”骆亚心无力地瞪了她一眼,这伪萝莉被操到不顾气质了。

  “噢耶,今天终于不用加班了……”蓝景瑢筋疲力尽地趴在桌上。

  “欸,想我们为了“微创”掏心掏肺、鞠躬尽瘁死而……呸呸呸,我是说老董真不近人情,一点表示都没有,好歹加班费双倍嘛!”陈映玲悻悻然边抱怨一边收拾桌面准备下班。

  “您老就别再叨念了,我这都收好了,不是七点在“呷饱海产店”订了位吗?两位大美女,麻烦移动座下尊臀好吗?”骆亚心瞟去一眼,起身在办公室做最后巡视。

  “那本来就是压榨员工嘛,又不是我爱计较……”陈映玲嘟囔一句,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她爱钱。

  “我也好了,现在过去时间差不多。”蓝景瑢仰首瞄了眼挂钟,抚平有些皱褶的连身裙。

  “OK,检查完毕,那走吧,我锁门。”骆亚心拎起提包,确认保全系统开启及上锁后便偕同两女离开。

  三人步行到离公司不远的“呷饱海产店”,今晚是为了庆祝三女相识周年,这是她们每年的固定聚会。

  另外骆亚心打算向好友讨教怎么勾搭男人……呃不,是怎么谈场完美恋爱。

  周末夜晚,街道上人潮涌现,海产店自然也是高朋满座。

  落坐后,三人没两下便点了一桌菜,将菜单交给服务生,陈映玲随即起身到大冰箱取了几罐水果啤酒,以她原话来说:来海产店庆祝就是要爽快喝!

  “六瓶?小玲你拿太多了!”蓝景培讶然瞪眼,她预计的“扣打”只有一人一瓶而已。

  “还好吧,姊妹们今天不醉不归啦!”陈映玲无所谓地看看右手再瞧瞧左手。

  “没错!今天就是来放松黑皮的,我们不开车又不怕酒驾吹气,喝完看你要回男友府还是夜探小王府,伸手一招小黄服务到家!”骆亚心豪迈地接下陈映玲手上的啤酒。

  蓝景瑢抚额一叹,完了……连亚心都这个模样,看来今晚她得努力保持清醒,准备送两个醉鬼回家。

  随着一盘盘热菜陆续上桌,瞧瞧桌面空酒罐,三女你一口我一杯已喝下不少黄汤。

  骆亚心两颊因为酒精飘红,正细说Party那日。

  “你们都不知道我那天根本是拿出我的压箱宝,那件洋装可是我存了一个多月的薪水才买的。”事后回想还真庆幸那时狠下心花钱,不然Party里大概就她一只像误入花孔雀地盘的小麻雀。啜了口酒,她续道:“还有,你们没看到整个会场布置超级豪华,跟偶像剧那种公子哥排场差不多,连自助餐点也是五星级的,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多种口味的蛋糕。但是我最意外的是见到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那个人……嘻嘻,还误会我是他女友……”哎哟,她想到就脸红。

  “嗯嗯,然后咧?”蓝景瑢兴致很高的追问。

  “然后?哦,就是他也没澄清,嘿嘿……感觉我很有希望吧?之后他还邀我跳了支舞,接下来整晚聊天直到散场他才送我回家。”忆起那晚,骆亚心一脸幸福。

  “天啊,你真蠢!散场后你就该顺势装醉,看是路上找间摩铁还是厚铁,干柴烈火推倒他不就得手了。”陈映玲抚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又不是你。”骆亚心猛翻白眼。

  “好啦,说真的,听起来他应该对你也有那种意思,亚心,你要不要考虑告白啊?”陈映玲提议,在她看来两人就是在蘑菇。

  “赞成!不然被人捷足先登你哭都没地方哭。”蓝景瑢附议。

  “对!我告诉你,谈恋爱就是要眼明手快,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藉酒壮胆推倒他!”陈映玲小手豪迈往桌上一拍。

  “你们……”没来得及打断她们的豪气宣言,骆亚心先接起响得正欢的手机,“喂?对啊,我下班了……”

  那异常愉悦的音调惹来一旁两个豪放女的注目。

  骆亚心接收到二女示意的目光,意思是:天意啊!人家都打来了,约他告白吧!

  “嗯……嗯……正在吃……”骆亚心边分心回话,眼角余光再次接收到二女比手划脚,意思是:推倒他!大好机会错过可惜啊!

  “嗯?现在?今晚车会吗……哦,好啊……我在公司附近海产店吃饭,你要来接我吗?好,待会见,拜拜……”挂上电话,骆亚心出神的想着什么。

  “欸,回神哟!怎样?”陈映玲探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啊?就待会他来接我去车会,今晚有场小比赛。我想你们说的没错,我是该主动点,但会不会显得我很不矜持……”骆亚心犹豫不决。

  “啧,我只知道你这叫作口嫌体正直、爱吃又假客气!拜托,什么年代了谁在跟你讲矜持,到时他被别的女人追走,你就槌心肝痛苦去吧!”

  陈映玲嗤之以鼻,蓝景瑢点头如捣蒜。

  “你说的没错,喜欢就告白吧!”不知是否因为酒意壮胆,骆亚心深吸口气,为了幸福她豁出去了,虽然她还是比较想当被告白的那位。

  “哈,这才对嘛!胆也壮了,男主角还巧合打来邀约,天时人和都有了,就只差地点了……你们今天在哪跑?”陈映玲摸着下巴说道。

  “跑山路,大概是在阳明山吧。”

  “哇,我可以想象,在美丽夜景的点缀下,男主角深情的问女主角愿不愿意交往,女角主含羞答应,接着他轻抬她的下巴,两人的脸越靠越近……越靠越近……”道是深受偶像剧荼毒的蓝景瑢的发言。

  “反了吧!今天的戏是女角逆推!夜黑风高、夜深人静……地利也有了。我给个建议哦,咳咳,那个第一次,还是别走车震这种太刺激的,其实摩铁……”话没说完,陈映玲眼明脚快,一个箭步缩到蓝景瑢身后躲避骆亚心袭来的栗暴。

  “这你也能扯,亏你生得一副清纯样,怎么内心这么邪恶啊!”骆亚心没好气的横瞪陈大色女。

  “食色性也,孔老先生的名言耶,瑢瑢你说对不对!”陈映玲理直气壮。

  “亚心,你真的很喜欢他?”蓝景瑢神情认真的问。

  “嗯,很喜欢。他像太阳一样,爽朗、温暖、体贴,有时又可爱得像个大男孩让人想疼爱他,但你们要是看过他赛车,又会觉得他像……像黑豹一样,极速的优雅、狂野,我真的爱死这样的他了。当然,他也不是脑袋无物的草包,人家可是哈佛商学博士,总之很优秀,至于他有没有同样让人迷恋的外在条件,待会你们直接看本人吧。”她相信混血帅哥走到哪基本上通杀。

  一一诉说他的好,骆亚心发现对他的喜欢好似又加深了。

  “这么多年,头一次见你这么喜欢一个人,我们是很替你高兴,不过开玩笑归开玩笑,ABC作风都很开放,你可别脑子一热就轻易让他得手。”陈映玲语重心长。

  “你怎么老提这方面……”骆亚心哀嚎。

  “亚心,小玲说的没错,就是因为你陷进去了更要提醒,无论他再怎么优秀,别忘记他是一个男人。”这种事蓝景瑢可是与陈映玲站在同一条阵线。

  “是,我会记得,想上垒一定让他先过五关斩六将!”她当然了解两位好友耳提面命是为她好,重点是现在八字都没一撇,烦恼这事会不会太早了?

  突来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三女的闺蜜话题。

  卫世桀将车停好,照着电话里骆亚心的指引来到海产店门口,不少原本叽叽喳喳的女人讶然住嘴,因为他那一身纯白的休闲装太夺目了,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穿的如此合宜,踏入店内走道,他自信得像是走在伸展台上的男模。

  没错,卫世桀独爱白色,洁净、无瑕、无边无际。

  工作之外的休闲装扮一定是白、米白色系,他刚停在路旁的奥迪也是白色,住处的装潢、家具同样是一尘不染的白,而美国冬季能见到的那一片雪地,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自由广阔,是他最爱的景色。

  “嗨,亚心,两位美女是亚心的同事吧,你们好,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卫世桀礼貌的打了招呼,接过骆亚心拉来的椅子,在她身旁落坐。

  “你好……”蓝景瑢与陈映玲互觑一眼。

  哇塞,果然很阳光、很爽朗,高挑身材配上帅气的笑脸,小自八岁上至八十八岁大概都吃这款,少女、师奶、师奶的奶奶都通杀啊!不愧是能让她们家亚心看上的男人。

  “你吃过了吗?”骆亚心朝他问道。

  “嗯,我在家吃过了,待会赶着集合,要是没吃饱我们买些路上吃?”卫世桀顿了会转向另外两人,“抱歉临时打断亚心和你们的聚会。这样吧,不知道下周末两位有没有时间,我在“夏洛克”订位向美女表示歉意,当然欢迎携伴。”

  两人闻言,四只美眸倏然瞪圆,“夏洛克”是一间英伦气息浓厚的米其林等级高档西餐,食材全是欧洲进口直送,主厨也是由欧洲总店特派,价格自然是不菲,店内还有极为名贵的红酒,踏进店里随便都是数万元起跳,至于店名……据说创使人是福尔摩斯迷的关系。

  “哦呵呵呵……你是亚心的朋友,有急事我们当然不介意,不过这怎么好意思……你确定是“夏洛克”吗?”陈映玲一脸惊喜,开玩笑,那间是她可能一生都没机会去吃的名店耶!

  “咳,听亚心说卫先生热爱赛车,其实我男朋友有在追踪国外赛车手,我想他一定很希望认识你。”蓝景瑢还保持形象浅笑。

  骆亚心猛翻白眼,真是受不了两位损友,刚才还耳提面命说东道西,现在一间“夏洛克”就对她不管不顾了。

  “亚心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希望下周到“夏洛克”让我们大家好好认识,那不好意思,时间有点急迫,我必须先跟亚心离开了。”卫世桀帅气的脸庞朝她们露出一个阳光笑容。

  “慢走慢走……”陈映玲已经没心思理他,她现在非常想上网查“夏洛克”的菜单。

  还保有理智的蓝景瑢暗地朝骆亚心使了个眼色,提醒她注意安全,才向两人挥手道别。

  而在骆亚心前往化妆室的时间,卫世桀顺手向店员结了帐,事后得知的蓝陈二女对他绅士的行为自然大力称赞。

  轰轰……轰轰……

  临近深夜并不影响这个场地激起的热度,低沉浑厚的引擎声不绝于耳。

  一台台名贵跑车整齐地排列在大广场前,毫不吝啬展现那高贵的流线车型。

  一旁不时可见到几乎避不了春光只着两片布料的比基尼车模、美女来回穿梭车阵之中,她们骚首弄姿赢得车主的青睐,能与他们同行跑上一段路,那是身为车会啦啦队的一种骄傲,是可以炫耀的话题。

  “世桀,今天人好多!”满场跑车让骆亚心兴奋得开口都有些颤抖。

  “你要跟好,这里龙蛇混杂,别走丢了。”卫世桀担心万一这小妞乐过头,他还得广播寻人。

  说起骆亚心的兴趣与外貌实在不搭,水润大眸充满纯真干净的神情,第一眼绝对会认为是甜美可人儿,照理说这种甜姐儿兴趣喜好不外乎逛街血拚、吃吃甜食下午茶,再不然就是到KTV吼几嗓,谁会料到这小妞与众不同,竟热爱赛车活动!

  卫世桀甚至猜想,若她有强大经济后盾,八成会买台跑车下场作车手。

  “拜托,又不是小孩子。”骆亚心撅嘴驳斥。

  卫世桀的目光瞅向那擦着淡淡唇蜜、薄厚适中的粉唇,竟让他有股啃咬的冲动。

  “对了,世桀你待会会下场比赛吧?”

  “嗯,我是第一场,怎么了?”她的问话让卫世桀收回觊觎嫩唇的视线。

  “也没有啦,就是……”骆亚心瞪着来往的女人若有所思。

  虽然赛车活动肯定少不了辣妹,但这也太夸张了吧!谁来评评理,那些妹子身上的能称为衣服吗?像卫世桀这种天菜简直是羊入虎口嘛。

  骆亚心水眸闪过狡黠,“喏,待会你参赛的话,我来当你的车伴好不好?”她决定第一步就是要把他的副驾驶座收进囊中,成为骆亚心的专属地盘!

  “呃,这……”虽然说他们车会的夜跑活动不比正式赛严谨,充其量是业余的休闲性质,但赛车仍有危险性存在,卫世桀始终避免让她下场以免受伤。

  “不行吗?难不成一定要穿那样?”骆亚心觑了眼擦身而过的辣妹,不禁低头审视了下……的确,哪有人穿着OL套装参加赛车的,全场就她一位!

  “怎么会,跟穿着没关系。”卫世桀失笑,再说,车伴的意义可不止如此。

  眼前可见的辣妹车伴可不只是搭个车,适时配合尖叫一下而已,败场后,顾虑点的还会找间饭店旅馆,性急点直接来场车震或是野战都稀松平常。

  “不行,穿这样当你的车伴连我都会唾弃自己,我去问问有没有衣服可以换。”骆亚心说着率步朝车会设置的会棚走去。

  问她一个平日包得死紧的保守OL干么玩这么大?废话,这是你死我活的地盘保卫战耶!

  “亚心!等等……”见她似乎真的打算借衣服,卫世桀一脸惊愕跟在后头。

  想到她会如那些辣妹车伴只着比基尼,他就一阵头痛,这笨妞不知道这里是狼群世界吗?她想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