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微创”办公室内,陈映玲与蓝景瑢正对无法留下来一起加班的没义气行为赔罪着。

  “亚心,对不起嘛!我们今天没办法陪你奋斗了……”两人一左一右摇着骆亚心的双手,努力瞪大眼卖萌装可爱。

  原因自然是因为周末了,各自的男友们都来邀约,当然,她们绝对不承认这是见色忘友!

  “好啦好啦……别摇了,我又没强制规定要陪我加班,我可不想被你们家男人控诉我荼毒他们的宝贝女友。”骆亚心没好气地瞧着眼前两条卖萌的可怜虫。

  “怎么会,亚心最善良了!对了,不然我们先去帮你准备晚餐?想吃什么尽管说!”

  好笑地拍开陈映玲那谄媚讨好的脸,骆亚心瞄了下挂钟,“两位美女看是要去哪约会,找个好地点尽情放闪亮瞎路人去吧!别让你们男人在楼下等太久,我的晚餐就甭操心了,我刚叫外送了。”

  “好吧,那我们走罗!你别太晚下班,小心点,拜拜。”

  好说歹说打发走带着小小内疚的两女,骆亚心才着手开始处理公事。

  不知不觉几个钟头过去,按下存档,工作告一个段落,她轻吁口气,偏头朝办公室窗外望去,天色已全黑,骆亚心捶捶僵硬的肩膀,两手高举大大伸了个懒腰,活络下久坐有些酸疼的筋骨。

  突地,静谧的办公桌上传来卫世桀专属的铃声。

  “世桀?”她小脸面露惊喜,这几天老是碰上加班,没能应邀参加夜跑,连着数日不见她都快相思成灾了。

  “还在公司加班吗?”他问。

  “差不多了,我再收拾一会儿就要下班了,你们今天不是也有夜跑?结束了?”

  “今天路况不好,车感不顺我就先下山了。既然你工作结束,那刚好我们一起去吃点宵夜?”

  “好啊,那约在哪?”尽管加班累得半死外加睡前进食有肥胖危机,她还是答应了。

  “呵,那你下楼就能见到我了,我在你公司大门口。”

  “咦?!”她低呼,他的爽朗低笑如钟般敲在她的小心窝。

  天啊……这男人是算命的吗?就在同事们与男友约会,只剩她努力工作而疲惫不堪,觉得有那么点孤单的心情之下,这么准确的时间、地点,简直天时地利人和,一箭命中红心嘛!

  “你……你在我公司门口?”她忍不住再复述一次,顿了会续道:“我整理一下,很快,马上就好!”纤细的肩膀将手机夹在耳边,慌慌张张把桌面上随身物品一股脑丢进肩包。

  “别急,我等你。”他爽朗轻笑。

  结束对话,微赧的小脸带着显而易见的雀跃,骆亚心快速巡视了下办公室电源,锁上门搭了电梯下楼。

  卫世桀穿着一套米白色系休闲装,一身小麦色肌肤衬得他整个人在优雅里散发狂野的性感气质,一双长腿交叉轻倚在车旁,嘴角毫不吝啬扬起充满阳光气息的微笑,悠然注视着步出大楼的骆亚心。

  “嗨,加班辛苦了,工作到现在很累吧?”那有着十足电力的深邃眼眸朝她眨了眨,绅士地替她开了车门。

  “没有啦……只是坐在位子上盯着电脑萤幕而已,不是什么费体力的工作。”老是这种迷人的表情是诱惑她吗?脸好热,心脏跳得有些快,好像还在加速中。

  “有没有想吃什么?”他边系上安全带问道。

  “唔……对了,你上次不是提到想去饶河夜市吗?要不……就去那?”她收起旖旎回神,轻吁口气。

  “OK,路我不熟,交给你指挥。”他俐落一打方向盘,车子驶向大路。

  “没问题!”顿了会她续道:“对了,我没想到你会来,怎么没先联络我?要是我已经下班回家你就白跑一趟了。”虽然像这种惊喜多来几次她都欢迎。

  “我没想那么多,这算不算心有灵犀?”黑眸眨了眨继续放电。

  “哎哟,中文进步罗,成语用得不错。”骆亚心只能以顾左右而言他来掩饰羞意。

  “那当然,区区成语难得倒我?!”

  卫世桀一脸臭屁,逗得她娇笑出声。

  不久,车子驶进停车场,两人下车步行。

  饶河夜市,台湾北部知名的美食观光地,晚间十点多正是万头攒动之时,两人随着人群的脚步挤到一家不少部落客挂保证的药膳排骨摊。

  “不是吧……你要吃这?”卫世桀俊挺的鼻子抽动几下。好浓厚的中药味,在美国长大的他实在不习惯这股味道。

  “噗哧,你的表情好逗……别怕!台湾的美食是速食国家望尘莫及的,包准你一试成主顾!相信我,尝尝。”瞥见他帅气脸庞神色生硬地瞪着摊位,骆亚心不禁笑出声来,不过她秉持台湾人好客的美德,半推半拉把卫世桀塞在座位,立马扭头朝老板点了几样菜。

  眼看她菜都点好了,卫世桀耸耸肩一脸认命,“好吧,我尽力……”

  “喂喂,这可是排队才吃得到的美食,别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刚好有位子你都不知道运气有多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对了,电影场次我挑了三个时间,你看要订哪场好?”骆亚心拿出手机滑了几下递给他。

  “周五晚场吧?这样隔天休假你也不会太累。”

  “嗯嗯,那我现在先订票,希望还有好位子……”顺从接受卫世桀的体贴,她边滑手机边心花怒放。

  很快,热腾腾的药膳排骨在老板俐落动作下端上桌,卫世桀嘴里发苦,他一脸无辜的凝视着骆亚心,企图用他深邃如星空的眼眸迷惑她、感化她,好让他逃过这桌中药味大餐。

  当然,即便是对他心有好感,她也不是这么容易会被他的眼神击败的,好东西要跟喜欢的人分享嘛!

  “你闻闻,真的很香。来,试试嘛,啊——”纤柔的手轻捏住汤匙尾端舀了一匙凑近他鼻尖,小嘴像哄小孩般微张……

  卫世桀瞪着骆亚心愣了会,被那双水润大眼深情凝视,她嫩唇微张宛如邀请他品尝……她竟有这般诱人神情?

  那一瞬发傻的后果,便是他不经意顺从她的诱骗,乖乖张嘴喝下那口药膳汤。

  “呃!”随着喉头咽下汤物,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帅脸一阵错愕。

  “咯咯咯……”瞧他张口结舌的傻样,骆亚心笑开了。

  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她朝周围人群偷觑,刚才他们的动作在路人眼里,应该如同随处可见那些放闪的笨蛋情侣一个模样吧?

  想到这她不禁暗叹口气,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却仍在你暧眛来我娇羞去的障碍点,裹足不前!

  难道真要由她主动?但……但这与她的性情不符吧?她不是矜持处女座吗……

  “亚心……亚心?”卫世桀瞧她呆愣愣地,轻唤了几声。

  “咦?怎么了?”她收回神眨眨眼。

  “呵,想什么这么入神?叫你好几声了。”卫世桀探出大手放在她额前,恣意揉乱她整齐的浏海。

  瞧,又是这种暧昧行为,明明对她有意思嘛!

  骆亚心在内心尖叫,她不信这种可以甜死人的动作是与普通女性友人在一起时会发生的,可这也难说,卫世桀可是受美式教育的海归派耶,比起保守的亚洲人观念自然开放不少。

  总觉得心底有股不甘心……水润眼瞳骨碌碌一转,抹着粉红唇蜜的嫩唇扬起狡黠的笑。

  “哦,没有啦,我刚才在想,下一摊要不要吃东山鸭头?还有大肠面线、猪血糕,哎呀!刚才转角那摊咸酥鸡我看见鸡屁股炸得很酥……”对卫世桀逐渐僵硬的笑容视若无睹,她举起细嫩手指一只数过一只。

  “停!能不能别总是什么头啊、肠子、屁股这类……呃,太特殊的食材?”卫世桀眼角抽搐,哭笑不得地高举白旗,他有惹到她吗?

  “不行!哼哼!”反应不错,骆亚心满意的笑眯眼。

  卫世桀瞅着娇笑的她,仔细一瞧,她皮肤细嫩透着健康红润,水汪汪一双明眸无须过度妆点,两扇长长睫毛不时随着笑意轻颤,爱笑的眼让人想亲近,其实他挺喜欢眼前这自然不做作的女孩,相处起来轻松舒服。

  “干么这样看我?”她会误会好不好。

  “难得美女对着我笑,当然要多看几眼啊。”语不甜人死不休啊。

  “花言巧语,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东山鸭头跟大肠面线,这两样我一定要吃的。”欸,她一定脸红了吧!

  “冤枉啊,说美女绝对是真心……”

  他话还没说完骆亚心就接口,“少来,我看你不想吃鸭头、大肠才绝对真心。”

  “商量一下?”卫世桀一脸恳求。

  “唔……”骆亚心眸底一亮,“好啊,我记得元平风前天提到什么Party,我没去过那种场合,我猜你还欠一位女伴吧?”

  “你想去?”他浓眉挑起。

  “不行吗?难道我不能胜任?”她眯起眼咬牙切齿佯怒。

  “当然欢迎美女作陪。OK,成交。”他本来还打算独自前往呢,正好省了一事。

  “那就不吃罗,宵夜吃多了会胖,我们再去那边逛逛吧。”目标达到,骆亚心喜孜孜地勾起他手臂。

  卫世桀一脸好笑,由着她拉着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