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1章(1)

作者:初心
  路上三三两两赶着上班、上学的人潮,还有刚从公园运动回来的爷爷、奶奶们边散步边聊天的笑声,路口早餐店飘出来阵阵的食物香味,早晨的空气有种令万物苏醒的味道。

  骆亚心好不容易将那辆有些年纪的机车塞进大小刚好的停车格,拍了拍手拔下钥匙丢进包里。

  她踩着低跟黑色包鞋,一套剪裁俐落的黑色OL式西装外套,里头微粉的衬衫搭上黑色的合身裤子,身形轻快地转进巷口,隐入一栋屋龄看起来起码二十年、外观极不起眼的老式公寓。

  三楼是她工作的地方,“微创企业”。

  哔一声,刷下七点四十五分上班卡,她穿过走道踱进秘书室,坐到办公桌前按下电脑电源,接着先从肩包里取出随身镜仔细审视了今天淡雅的粉色妆容,顺了顺落在脸庞边的发丝,暗自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动作优雅地在位子上小口小口吃起路上买的蛋饼。

  好整以暇用过早餐,便开始她每日早晨的例行公事,高挑曼妙的身影出入茶水间,先是替董事长准备热腾腾的黑咖啡,接着将今日待签核的卷宗分门别类摆放在董事长办公桌上,又将核示完的文件归位,最后替办公室内大小盆栽洒上清水,这时差不多九点,正是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

  “微创”是一家发展中的小型企业,除了分别派至北、中、南各区挥汗奔波的业务员之外,办公室内勤的成员其实很少。

  公司老大——董事长一位,剩下的只有一个统合部门——秘书室。

  秘书、助理、工读生总数不到十五人,公司内举凡劳健保、人事薪资、业务规划、采购核销等任何想得到的杂七杂八工作都由秘书室成员分工,骆亚心是秘书之一,而且是元老级的。

  此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早安,亚心。”前一步进来的是秘书蓝景瑢。

  “哇哈哈,Safe!早啊亚心,你真是雷打不动的全勤女王耶!微创大概没人可破你的纪录。”陈映玲气喘吁吁地赶在最后一秒打卡。

  “早安景瑢,早安小玲,恭喜你安全上垒。”骆亚心抬眼朝她笑笑,这点她倒很骄傲,在“微创”工作至今五个年头,她的全勤奖可是从无间断的。

  “不说亚心永远头一个进公司,最诡异的就是——不论刮台风、下豪雨,绝对妆容完美!瞧这水润Q弹的小脸蛋,毛细孔?看不见!黑眼圈?当然没有!唉……年轻就是好啊。”陈映玲晃到座位上,小嘴半感叹半吐嘈地嘟囔。

  “呿,陈小玲小姐,你明明跟我同年出生,还长那一副未成年萝莉脸你怎么不说!我早就怀疑了,萝莉脸的后遗症是不是容易得到更年期大婶无病呻吟症候群?”骆亚心轻啐一口反驳,这伪萝莉居然还好意思说她!

  陈映玲哀怨地觑了眼骆亚心,小脸蛋可怜的模样能教男人揪心,“你居然、居然把更年期大婶这词儿用到我身上了……”

  一旁置身事外默默看戏的蓝景瑢语调轻柔的加入战局,“唔,众所皆知,亚心处女座的嘛,跟亚心相比,我们这种平凡人的确可以归类在大婶专区罗。”

  “处女座威能无法挡,拜托,照这标准我看微创的女性除了亚心,其他都是大婶级吧!”陈映玲拿出早餐边咬边说。

  “这样说大概台湾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是大婶了……”蓝景瑢歪着头笑道。

  陈映玲不怕死补上一句,“我们是低层大婶区,亚心是最顶级龟毛区的。”

  “对了,其实我很纳闷亚心有时个性挺大剌剌的,而且异常好动,这好像不太符合处女座的感觉耶……”蓝景瑢一脸好奇。

  “这就难说了,大概是上升星座跑出一只火象才会这样……”陈映玲摸着下巴煞有其事。

  眼见两人说得起劲,骆亚心没好气打断,各送去一记大白眼,“够了哦!当我空气呀,本小姐我在现场好吗!到是陈小玲,我都不知道你哪时成了星象专家,改天失业可以到地下街摆个摊位闯荡看看。”

  蓝景瑢噗哧一声,话峰一转八卦起最近的传言,“对了,你们听说了吗?办公室租约到期之后好像有搬家计划……”

  “对对对,最近同事都传翻天了,据说因为老董打算拓展公司编制,而且还会与IT界龙头“闻人集团”合作,到时这里的空间将不敷使用,真要如此,未来我们可能再也不是五十人小公司了,搞不好百人、千人,最后挤近千大产业!嘿嘿,是说这样应该会加不少薪水吧?”每每一说到钱,陈映玲那双本该纯真的圆眸总是金光闪闪。

  “你就想着钱……”忍住往她头顶敲下的欲望,骆亚心接话,“我比较担心公司急于扩增,要是新人来不及衔接,突增的工作量可是直接加在你我身上。加薪?你先烦脑加班吧!”

  听到加班,陈映玲小脸苦成一团。

  “唉,我只担心公司气氛……”蓝景瑢一手托腮轻道。

  “公司能持续发展对员工是好事,但我其实也满喜欢现在公司的气氛,小而美嘛。真要变成千大产业的公司,我看部门规模、制度绝不会是现在这样了。”骆亚心不免感慨,她大学毕业进公司一待就是五年,时间也不算短了,对公司怎么说都是有感情的,未知的变动让她也有些惆怅。

  “我们家亚心就是念旧,”陈映玲踱至她背后,两手轻搭在骆亚心香肩上,语气极为诚恳,“亚心,不管公司未来怎么样变动,我们那深深的同事情、蕾丝爱都坚定不移!哇哈哈,快来给本小姐抱一个。”语毕,她两手大开,娇躯向前一扑。

  骆亚心双眼盯着电脑萤幕,一时不查让陈映玲扑个正着。

  “还有我呢!”蓝景瑢不落人后,跟着起哄趴到陈映玲背上。

  可怜骆亚心屁股下那年岁已久的办公椅,撑着三贴重量咿咿呀呀哀嚎。

  回想当初,陈映玲几乎是骆亚心前脚踏进公司,她后脚跟着被录取,平时虽以吐槽彼此为乐,但两女革命情感深厚;再隔半年,蓝景瑢加入公司后,三女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拜托收好你的蕾丝爱,小女子承受不起。喂!两位大婶最近伙食很好嘛,压死我了,快起来别闹了……”二比一,骆亚心选择投降。

  “你这是人身攻击,是诽谤!”蓝景瑢抗议,决定施以小小惩戒,她两只修长嫩手悄悄地从背后穿出来,直捣骆亚心腋窝而去。

  “哈哈哈……别……哈……哈哈……住……住手哈哈……蓝……蓝大美女哈哈……最苗……哈哈条……了……我……哈哈错了……啦哈哈……”这招直攻骆亚心罩门,她放弃形象地大笑,好言求饶。

  “哼哼,下不为例。”蓝景瑢满意的两手拍拍,起身又续道:“说真的,不论公司之后会如何,我都会跟你们同进退。”

  “那当然!你们在,我在,你们亡……呃不,说错了,你们走,我走!嘿嘿,一时嘴快,别瞪我啦……”陈映玲干笑两声缩回座位上继续啃早点。

  “对了,亚心,你有听说会搬到哪吗?”蓝景瑢偏头问。

  “还不确定,我是有听老董提过……好像是属意什么“卫华建设”的办公大楼,据说位在内湖区精华地段,租金不便宜,不晓得老董怎么会考虑那边。”骆亚心想起前不久老董与“卫华”经理面谈,气氛似乎相当愉快。

  “哇……看来公司真要有大动作了,除了“闻人集团”的业务,亚心你说是不是跟上次出差大陆那边谈下的生意有关啊?”陈映玲问。

  “有可能,不过接下大陆厂的合作,光是现在公司内部的业务就应付不来了,未来行销跟业务部门应该会分开,或许再增设营运部也说不定。”骆亚心回话,分神盯着电脑萤幕,一边打开工作档案,纤长手指快速敲打起来。

  “公司扩编,人多嘴杂……其实我最怕这种事,你们也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才离开之前的工作,唉……”蓝景瑢皱起秀眉把自己缩进座位。

  前公司员工太多,近千人的结果就是一群群小团体各自为政,自然就有各种这样那样的问题,她就是受不了小团体文化才选择闪人,因缘际会到“微创”这间小规模公司,也很庆幸因而与她们相识。

  “景瑢你也别想太多,就算公司部门改制,秘书室必定仍是挂在董事长之下,照理也不会有太大变化,不用太担心啦,再说还有我和小玲在嘛。”骆亚心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三女相视一笑,出了社会能培养出她们这般友谊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