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楔子
  目录 下一页
  台北知名PUB包厢内。

  骆亚心为了让好友唐若予能甩开郁结烦心事,软硬兼施,好不容易说服她一同参加公司业务部门的庆祝聚会。

  吼,从坐下起都过去半个钟头了,这些没眼色的男人,她真不想承认认识他们,看不出来好友一脸不安,明显不习惯这种地方吗,平常把妹花招一大堆,这时用点手腕、说点笑话、带动一下气氛都不懂,她真是被气到快高血压。

  “呃,那……亚心姊,我们几个先去跳舞罗!”同事阿伟有些尴尬地扯着阿成起身,没办法,眼前虽然是位大美女,但摆明是只可远观型,防备心太重。

  “亚心姊,你们待会一起下来玩,我们先去了。”阿成跟着溜之大吉。

  “喂!你们!”可恶,这两只回公司完蛋了!

  骆亚心咬牙切齿地瞪着两个男人的背影,重叹口气,“若予,别担心,这几个都是公司很熟的人,你就放开心胸好好玩一下。”

  “亚心,我真的不适合这种地方。”唐若予秀眉微微皱起,一副想打道回府的样子。

  “哎呀,人都来了你就放松点,不然……当作陪我嘛。而且我跟你说,心情不好就是要用力跳舞,挥洒青春的汗水,别怕啦!凡事都有第一次嘛,嘻嘻,走,我们也去跳舞。”骆亚心像个诱拐少女的中年大叔,拉着唐若予的手臂就往舞池冲去。“好地方!若予,这边这边。”

  骆亚心在人群里东钻西窜,寻了个较不挤的空位,牵着唐若予的两只手开始扭腰摆臀,唐若予则是浑身被动又僵硬的晃动身躯。

  “亚心,我真的不会跳……”唐若予小脸窘迫。

  “别害羞啦,随便扭就好,我教你,先放松点……对,就这样……”骆亚心为了好友下海示范简单的摆动。

  欸,她这好友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过清冷,对男人防心又重,说到这都要怪若予的前男友,阴魂不散的臭男人,让她想到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嗨,美女,一起跳啊!”唐若予身后突然飘来一句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恶心男声。

  就见她急忙闪身躲到骆亚心身旁,小声在她耳边嘀咕。“亚心,我认得他,他之前开着名车搭讪闹事。”

  “你走开啦!别动手动脚的,阿成、阿伟,你们在哪?”骆亚心警告性的瞪了痞子男一眼,一边探头叫唤公司的同事,只是她的声音在轰隆作响的音乐声下很快被掩埋。

  “喂,一起跳有什么关系,不然到我的包厢坐坐,两位美女今天的消费我全包了!”

  痞子男随着音乐扭动逼近,两女频频后退,身后的走道尽头就是厕所了。

  “包什么包,那么爱包我买一包送你啦!吼……气死我了,这该死的阿成跟阿伟跑去哪了,亏我想给他们英雄救美的机会。”骆亚心剽悍地顶了一句。

  “亚心,别跟他吵,我们快走啦!”唐若予扯了扯骆亚心。

  “啊!等等,我认得你,哈哈哈,你是坐在奥迪车上那个女人嘛!”痞子男盯着唐若予打量半晌后说道。

  “他说什么奥迪?”骆亚心扭头问。

  “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唐若予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喂,这次那个奥迪男不在,没人打扰我们了。你看,在这边都能遇到,天注定的缘分,来我包厢我们好好聊聊啊。”痞子男一手拉一个,感觉今晚艳福不浅。

  “有变态啊!救命啊!”骆亚心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直接对着痞子男手脚并用,先是一记左勾拳,跟着长腿扫出撩阴腿,同时还不忘扯开喉咙尖叫,搞得痞子男不得不先松开一手抵挡她的攻势。

  可是唐若予就没这么好运了,她长年缺乏运动,力气比小学生还不如,拉扯间她用力往后退想抽回手臂,却不知踩到哪个没公德心的人随手乱丢的酒瓶,脚一滑,身子直挺挺向后倒去。

  “啊——”唐若予惊呼。

  “若予?!”骆亚心一愣,来不及伸手救援,急得心漏跳了一拍,蓦地,却见一名高大男子在唐若予背后适时伸出双手接下她。

  骆亚心轻吁一声,好险。

  “若予?”

  唐若予一脸错愕,有些僵硬地扭头,“你……呃……邵总?”

  “嗨,真巧。”邵子敬嘴角一扬,将她扶稳。

  “靠,又是你!”痞子男忿忿不平,一手指着邵子敬。

  邵子敬挑眉,嘴角似笑非笑淡然瞥去,一手将唐若予揽到身后,骆亚心见状,趁痞子男不注意,一个小跑步溜到唐若予身旁,她瞅了瞅邵子敬,手肘在唐若予臂上顶了顶,促狭一笑,意思是:你认识这帅哥?从实招来哟!

  唐若予白皙食指举在唇前示意骆亚心安静。

  “子敬,怎么回事?”走道后方传来一句有点低沉的男声。

  “没事,有人骚扰我朋友。”邵子敬下巴朝痞子男努了努。

  “哦?”卫世桀不屑地打量痞男。

  骆亚心目光一亮,哇塞!又一枚,最近帅哥量产吗?这只还是混血的,他身上那件白衬衫让一身精壮肌肉绷得有些紧;天啊!那双腿……她目测绝对超过115公分,堪比模特儿的身材,她发誓这是她见过最完美的黄金比例。

  痞子男嘴角抽搐,“我警告你们别乱动手,我在这很罩得住,只是不想跟你们计较,哼。”撂了句没什么杀伤力的狠话,他一溜烟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骆亚心不禁替悲剧龙套男轻叹。

  没想到事情这么戏剧化解决,两女各自松了口气。

  “若予,没事吧?你怎么会来这里?”邵子敬关切问着。

  “我跟朋友一起来的,这位是骆亚心。”唐若予清淡浅笑,替两人互相介绍。

  “嗨,你好,没想到你来头这么大啊!邵总。”骆亚心大方打招呼。

  “下班时间只有朋友,我比较希望听到你们叫我子敬。”邵子敬嘴角微扬望着唐若予。

  骆亚心眼尖的发现,那目光里饱含温柔。

  “那个……时间不早了,就不打扰邵总,谢谢你们帮忙,我们先走了。”唐若予道了谢便拉着骆亚心打算离开。

  “我们才刚来耶!而且谁知道刚才那个神经病会不会偷偷报复,对了,子敬你们有包厢吗?我们还是先去坐一下吧。”不理唐若予猛使眼色,骆亚心这时候当然选择挺邵子敬。

  不能怪她不给好友面子,经她刚才运起法眼神功一瞧,这位邵总看好友的眼神明显带着那层意思,嘿嘿,总经理有企图!

  骆亚心小脑袋念头一转,她暗忖,要是邵总与若予交往,既可保护好友,又能让好友重新爱人,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她当然要把握机会验验货啦,就让她来审核这位邵总合不合格。

  至于她隐藏起来的小心思……好啦,其实她也想多认识一下邵总那位朋友。

  “亚心,不要麻烦人家了。”唐若予想打消骆亚心的念头。

  “不麻烦,包厢只有我跟世桀,非常欢迎你们。”邵子敬嘴角上扬。

  “子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卫世桀朝两女眨了眨电眼。

  结果,少数服从多数,四人一同回到邵子敬的包厢,才进门骆亚心就惊呼连连。

  “天啊!顶级VIP包厢,不愧是邵总啊!只是你们才两个人干么要这么大一间包厢?该不会待会有什么特殊服务吧?”骆亚心水眸闪亮亮,这间PUB的VIP包厢有钱都订不到耶!这可不是今晚她与同事订的那种,包厢内宽敞舒适,ㄇ字型大沙发,想K歌还有音响设备,如果要办私人聚会,里头吧台设备一应俱全,只要向店家聘请酒保,就是专属服务了,包厢隔音很好,门关起来完全听不见外头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标准金字塔顶端的享受。

  “世桀刚从美国过来,想认识台湾的PUB型态,所以来这看看。你们想喝点什么?”邵子敬低笑解释。

  “我们都喝果汁。”唐若予直接替两人点了。

  骆亚心在一旁猛翻白眼。

  “对了,子敬是怎么认识若予的?而且刚才那个痞子男好像认得你们?”骆亚心开始她的审查问话。

  经过邵子敬解释,骆亚心才知道原来他是好友目前合作接案的公司大老板,而且人家明显有追求的意思,就好友还是那一副装聋作哑当没事,唉,她不得不祈求大老板心脏得保持每秒一百五十下强力跳动才能保持恒温啊,唐美女可是出了名的降温专家。

  虽说才第一次见面,骆亚心倒是给邵子敬打了高分,算审查合格了,整晚他总是带着笑,骆亚心却感觉这男人不简单,脑子精明得很,不愧是当大老板的料,只要他是真心,唐若予与他来往她可以放心,而且这人摆明是不好惹的腹黑狐狸,若予那位前男友如果想找死,她绝对在后面摇旗助阵。

  “对了,明晚赛车会举办聚会,子敬还有两位美女有没有兴趣来看赛车?”卫世桀提议。

  “我明天刚好有工作会议,没办法参加。若予想去吗?”邵子敬歉道,扭头朝唐若予问了句,见她轻笑摇了下头。

  骆亚心一脸惊喜,“赛车?你有在玩车?我去我去!”

  “你喜欢赛车?这车会是我在美国与好友一起创办的,刚好会内有几个朋友都在台湾工作,明天我们决定办场聚会,算是台湾分会开幕。虽然在美国是业余车会,但一些大型比赛也是能听到我们的消息。”卫世桀解释,他饶有兴致的瞅了眼骆亚心,女孩喜欢赛车目的很多,有些是虚荣有些是猎艳,就不知道她是哪一种。

  “你们还参加过比赛?!天啊!我居然有机会认识到专业人士!那你们是哪一类的赛车?方程式、房车、还是GT跑车?”骆亚心乐得手舞足蹈。

  卫世桀帅气的脸上略显惊讶,“没想到你知道这些,我们在美国方程式跟GT都有,台湾应该是以GT为主。”

  “连一级方程式赛车都有,你们美国车会规模应该不小吧?我这辈子要是能坐一次就死而无憾了。”骆亚心一脸向往。

  卫世桀被她夸张的反应逗笑,却不知那笑眯的深邃电眼像是射出一枝丘比特之箭,直中骆亚心那不知有几头小鹿在乱撞的心房。

  “赛车除了专业知识、过人的反应技巧以外,也是高体能运动,想要玩车就必须有强壮的身体,我建议你从GT入门。明天聚会虽然没有安排夜跑,倒是有不少GT车种,我想你会有兴趣。”她让卫世桀对不少女性接近赛车的目的稍稍改观,特意为她解释一番。

  “有!绝对有,那我明天怎么联络你?你给我电话好吗?对了,我不是会员可以入会吗?你们车会有没有什么条件限定?”骆亚心急忙拿出手机递到卫世桀手上,她可不想错过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真正踏进赛车世界的机会。

  “我们入会审核比较严格,会员都有能力、体力、财力的规定条件,最后还必须是现有会员推荐,不过,如果是会员的亲友来参观赛事都欢迎。”

  “有赛事啊……太棒了!对了,你也是车手吗?”

  卫世桀眨眼自信一笑,“当然,我目前跑GT为主。”

  “太厉害了……”骆亚心一双水眸满是崇拜,但她可没被眼前的混血帅哥迷到失了魂,耳边还是有在Follow邵总与唐美女的对话,看来好友坐不住想离开了。

  “咦?要散了吗?若予,我待会还要跟同事回公司一趟,不能陪你。子敬,那若予就交给你罗!”骆亚心突地扭头插话,还不忘对着邵子敬眨眨眼。

  “不用了,我自己搭车就好,捷运也……”

  “不行,我不放心,你乖乖让子敬送,就这样,我先走罗!拜拜。”骆亚心不等好友说完便直接打断驳回,离开前朝卫世桀比了个电话手势,收到回应后甜甜地咧嘴一笑。

  回到包厢找到那两位没当成英雄的同事,看在混血帅哥带来的好心情分上,她难得善心大发放过他们一马,众人各自离开PUB.

  此时兴高采烈的骆亚心绝对不会预料到,今晚的巧遇将让她在不久的未来尝尽爱情的甜与苦。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