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妻兴家业(下) 第十二章 乔迁之喜(2)

作者:陈毓华
  “你把他叫过来吧,娘有事要和他商量。”肖氏笑得有些不舍,有女初长成又那么快要把她送出门的滋味甚是复杂,希望她有个好归宿的同时,也矛盾的盼望她能多陪自己几年,这世上真没有两全其美的事。

  邬深深歪著头看了母亲一眼,“娘,我还没打算这么早嫁人。”她不是母亲肚子里的蛔虫,却还是知道她在烦恼什么的。

  “你们同进同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屯子那么多眼睛都在看著,再说娘瞧那小伙子对你也是有心有意。把他叫来,是时候把你们俩的婚事办一办了。”肖氏轻轻叹了口气,女子有自己的主意是好事,但主意大了也是坏事。

  邬深深憋著张苦瓜脸。这时代女子多受束缚,就算她住在沙头沟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男女大防依旧被人看得比万里长城还要厚实,她娘估摸著也是吃不住旁人的眼光了。

  “把婚事拖延至今,都是晚辈的错,大娘说得好,我也正有此意。”战止也不知把母女俩的对话听了多少,一进门便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去了。

  邬深深用肘戳了他,鼻子愤愤的皱出一条线来。“你来凑什么热闹?”

  战止对她笑得温柔到极致,害她突然气短,不由得把脸撇到一边去。

  “我们是该成亲了。”

  肖氏欢喜未来女婿的上道,哪管得了大女儿害羞导致的小别扭,招呼著战止往太师椅上按下,又分派邬深深去倒茶。既然要把婚事提上日程,这要商讨的事情可就有一箩筐那么多了。

  “娘,我不能听吗?”好歹她是当事人吧?

  “去去去,倒过茶就回自己的房里去,怎么都是还没出门的闺女,娘和姑爷商量的事小孩子家家的一边去!”

  邬深深听完脸上真的有三条长长的黑线华丽的往下滑。她娘这是有了女婿把女儿抛过墙了,怎么会没她的事?怎么会没她的事?!

  肖氏说完真的不再理会大女儿,邬深深只得让捂著嘴笑的妹妹拉了下去。

  她用眼角余光觑了那端坐在新椅子上的男人,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战止也看似瞥到了她的眼神,朝她俏皮的眨了眼。

  她的心不由得颤了颤。

  “阿姊,你胡涂了,婚姻大事是得听长辈的。”邬浅浅拉著明显心不在焉的大姊。

  是这么说没错啦……

  “虽然说由女方主动谈及婚嫁事宜有那么些不像话……”这是厅堂的门被关上前邬深深听见她娘的开场白。

  她鼓起腮帮子想,干么要买新宅子呢?干么这宅子的隔音做得这么好……她无端的想念起屯子那间木屋听墙脚的好处了。

  邬家的乔迁之喜日选在六月六日,那天农历上写了宜迁居、祭祀、开光、祈福、出行、求嗣、动土,是吉日。

  肖氏节省习惯了,想当然耳那筵席之类的事情自己来就可以了,屯子里一向如此,家有喜事,要忙不过来,请几个亲朋好友搭把手,到时候多送些肉食酒菜也就成了,谁家不会有这婚丧喜庆的时候呢。

  她想得很美,只是漏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这名义上的当家主母已经很久不主中馈了,别说几道可以拿出来见人的菜色,甚至油烟都少碰,宴客?那可是整个屯子的人耶。

  后来她总算知道自己的想法不靠谱,虚心请教了大女儿。

  邬深深很简单便发落了这件事,“就交给李记食堂吧。”

  食堂的档次虽然比不上正宗的酒楼,李记食堂的菜色也是很不错吃的,再说大林叔、李掌柜和他们家是相识的,这操办酒席的事交给他们自家不会吃亏的。

  就别提林全接到这席面在东家面前挣了多少面子,邬家那鹿场和榨油坊生意蒸蒸日上,他正盘算腆著老脸去问问深丫头还缺人不?要是能给自家那几个小子找到好活计,他这把老骨头也能松口气。

  谁说多子多福气?累得慌啊!

  他趁著讨论菜色和邬深深见上了一面,最后腼腆的厚著脸皮把自己的儿子吹啸了一轮。

  邬深深笑得非常真挚,“大林叔,侄女那两处地方这会儿人手都满了。”

  林全脸涨得通红,椅子都坐不住了。“欸,不打紧,我就只是问问……问问,我家那几个小子手笨脚拙的,要坏了你的事也不好。”

  邬深深心疼这自从她穿越过来就对她不求回报疼惜的大叔。“不过……”

  “丫头,你别不好意思,没缺就没缺了,不勉强啊。”他还强自试图安慰邬深深。

  “大林叔,我还缺人,”她也不和这老实人拐弯抹角了,就怕他心一慌,人就跑了,到时候弄巧成拙,她赶紧再给林全续上茶,挑拣著句子道:“过些日子我要在镇上开家油行,到时候您再把几个哥哥们都送过来吧。”

  “不是哄我的?”林全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疼得整个人都醒了。

  “是真的,不过我们丑话还是得说在前头,哥哥们来了,我还是得挑著性子适合的用,您不怪侄女挑挑拣拣的吧?”

  “不怪、不怪,做事本该如此,丫头愿意给那几个小子机会,大林叔都快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有自信自己家里那几个小子都是得用的。

  林全乐呵呵的回去了。

  邬家宴客那天,林全使尽浑身解数,将三十桌席面办得热热闹闹,每个来吃席的村民们和新邻居赞不绝口,吃得那是整个心满意足,筵席剩下的菜肉也全数让人打包回去,有吃有得拿,以往曾被打秋风的那点小抱怨早烟消云散了。

  这便是人心微妙之处,平平都是屯子的人,那肖氏还是个克夫的,可她养出来的女儿却能干的买地又买宅子,就连屯子里也有许多人家靠那鹿场和榨油坊过日子,这会儿深姐儿更进一步的把一家人接到了镇上住,这赚钱的手腕真是叫人眼红又羡慕啊!

  来吃筵席的人,也没少了邬老家的人,携老扶幼,一个不缺,全员到齐。

  出人意外的,邬老家的人乖乖地吃完丰富的饭菜,一样又吃又拿,然后就回屯子去了,那些等著看邬家大房、二房吵架戏码的人没有等到他们想看的戏,不禁有些失望。

  这应该说邬老头没有一路蠢到底,知道见好就收?还是他纯粹知道大儿子这房发达了,可惜和他再无半毛钱的关系所致?

  只有少部分知晓内情又偏向同情邬淮一家子的人偷偷的说了,那邬老头根本不是什么良心发现,而是肖氏搬到镇上之前,找来村长和衙门的人,白纸黑字地把木屋还给了邬老头,这也就是告诉他们从今往后,他们大房和二房再无牵扯,无论以后胡搅蛮缠、泼皮耍赖都不关他们的事了。

  村人还进一步爆料,邬大顺自从得知哥哥的房子还了回来,在家里蹦达得没个消停,邬老家整天都听得到骂骂咧咧的声音,闹得屯子里的人只要经过邬老家前面都是摇头皱眉的快步离去。

  这家人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村人们感叹,若当初邬老头一个转念,在大儿子去世那当口帮衬著深姐儿弟妹一把,能享的后福也许不只有这些。

  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而看到那家人大刺刺的拖家带口来吃席面,不得让人感叹,不要脸皮的人果然是无敌的。

  邬深深压根不在乎这些,祖父母是她的长辈,她是拿他们无可奈何没错,每年的节礼她也不会少他们一份的,但也只有这样,再多就没有了。

  邬家乔迁喜宴非常圆满。

  按理说女儿要出嫁了,嫁妆该是为娘的准备的,但是自家之前的家境如何,没有人比邬深深还清楚,所以当肖氏把她叫进房里时,她还不知道娘亲要与她探讨或者是“教导”她些什么。

  毕竟,人家不是说了,女儿出嫁前,身为娘亲的总要教导女儿一些关于床笫上的经验,她不解的是,距离自己出嫁可还有大半个月呢,娘会不会太心急了?

  “娘,您银子要是不够用,我这有得是,您都拿去吧。”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娘亲缺银子用这事上头,因此开门见山就想把荷包里的几锭小银子贡献出来。

  肖氏覆住女儿要拿银子的动作,轻轻摸著邬深深那实在谈不上细致的小手,按捺住心酸后,几度吸气,露出温和慈祥的笑脸。“娘有话要同你说。”

  “娘尽管说吧,女儿洗耳恭听。”

  “你这淘气的……曾几何时你已经大到可以嫁人了?”她不会说岁月如梭,因为对她和这几个孩子来说,他们的日子是从泥里爬出来的,每一天都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得下去,直到这孩子给全家带来活下去的希望。

  “娘,按理说我年纪还小得很,过个几年谈婚嫁也是可以的。”某人也不急吧?

  那个正在为筹办婚礼,为著复杂的流程一个头两个大的男人,猛地打了个不合时宜的喷嚏。谁在念叨他?

  “虽然说跟谁过日子都是过,但过得好不好主要看过日子的人,想把日子过好,只要好好去做,总能过好的。”肖氏难得的长篇大论起来。

  这个邬深深懂,该对夫君好,该对公婆孝敬,都用心了,日子哪可能不好过,要是真的还过不了,那再也不会是自己的错了。

  “我们身为女子能选择的东西不多,而一个女子这辈子能得到一个爱你的男子,白头偕老就是莫大的幸福,战止那孩子是个好的,所以要珍惜眼前人。”

  命不由人,她以前也以为自己会有这样的幸福,如今,只盼著女儿比她的命要好,能无忧无愁、顺顺利利地过一生。

  “我知道。”历经两世她的心一直很定。

  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荣华富贵、名誉地位哪比得上忠厚知心的良人与舒心的日子?

  “你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对你,娘没什么好操心的,娘也没有什么可以送你的,只有这个……”她转身从床上的小五斗柜拿出一个平凡无奇的匣子,放在匣子里的是个用绫布包裹的包袱。

  邬深深看了很是稀奇,她从来不知道她娘有这东西,这东西又层层包裹,还慎重的放在匣子里,可见是肖氏心爱的东西。

  摊开在邬深深面前的是一件颜色火红,灿如云霞,色泽如新的嫁衣。

  茜红的丝绸暗缇色大朵并蒂牡丹花,以繁复的七色绣线绣上重重花瓣,宛如祥云般的由对襟口朵朵盛放,沿至后背,再漫至另一边对襟,以牡丹花蕊为盘扣做为收尾,广绫大袖口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留仙裙上绣出孔雀开屏百福花样,裙边滚并蒂缠枝荷花,光彩耀目,鲜妍醉人。

  邬深深看得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