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妻兴家业(下) 第十二章 乔迁之喜(1)

作者:陈毓华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眼时序到了夏天。

  因著战止家的作物种得早,到了五月,大豆豆荚干枯,春小麦稻穗饱满,都到了可以收成的时候,而邬深深买的那片荒地过了几个月的整治,如今偌大的石墙砌了起来,因著水草充足,一间间用红砖砌成的鹿棚整齐的占据了临水的那块地,沿著青石路,在距离鹿舍的半里路处建了一间榨油坊。

  远从江县订作,用生长三百年樟木制成的楔式手工榨油机选在今日要上基座,至于小麦磨粉,两架石碾子已经在那里等著了。

  邬深深身为主家,得来主持榨油机上基座的典礼,今日恰好是壮哥儿七天一日的休息日,见他一副想去看热闹又不敢说的样子,邬深深索性驾著马车把一家子都带来了。

  即便这不是当壮哥儿第一次坐马车,他还是兴高采烈的直呼过瘾,轻声鼓励自己要赶快长大,然后要阿姊教他驾驭马车。

  邬深深自是满口允诺。

  好日子通常许多事都是撞在一起的,今儿也是田地要收获的日子,战冽的运气就没壮哥儿那么好,他被自家大哥指挥,拿著镰刀下地挥汗帮忙了。

  战止不想纵容弟弟,他总是要经历辛苦流汗,才能会珍惜收获后得来的果实,尤其是从自己手中里得来的会更加甜美。

  榨油坊的人手是邬深深几个月前就找好的,她从人牙子那里挑选了二十几个看来老实可靠的少年,虽然年纪还小,但是经过几年打磨,用心培育,也会变成得用的人手,至于屯子那里,她没有大小眼,一样放出要雇人的消息。

  她买地盖鹿舍的事已经不是屯子里的新闻,她若是跳过屯子里的人不用,只用买来的人,屯子里的人只怕会有许多话要说。目前他们一家还住在屯子里,为了避免给自己找不痛快,也当作回馈邻里,屯子里的人她势必是要用上一些的。

  一番挑选,她留下屯子十个素来声誉不错,耿直厚道的壮汉,人手安排嘛,她打算榨油坊和鹿场都各放一些人,除了可以互相监督,也能彼此刺激,促进进步。

  有工人,自然要安排饭食,厨房离不了女人,她便拜托陆大娘,说她想找五个熟知根底的媳妇子来鹿场的厨房干活,煮饭给工人们吃。

  陆大娘乍听消息,先是一手拍胸脯说没问题,一切全包在她身上,过了片刻,略带困窘的说,她的手艺虽然不怎样,但是煮给一群汉子吃还是可以的,问邬深深愿不愿意用她,她也想替家中多赚点进项。

  “厨房可是辛苦儿,您来帮我干活,我欢迎还来不及,工钱我也不会亏待你,可是陆爷爷和陆婆婆、小牧就没人照料了。”陆大娘的干练利落是众所周知的,能把厨房交给她,比交给任何人都还要放心。

  “家里还有琇枝,再不济,我公婆的身子都算可以,何况又只是饭点上的活儿,不是整天都不著家,没事的。”

  陆大娘都这么说了,邬深深便爽快的同意了。

  陆大娘果然办事麻利,不到半天时间,便找齐了人。

  总共三十几个工人,邬深深想暂时是够用了,只是这么些人,还都是大男人,她得找个能镇得住这些人的管事。

  只是人选让她踌躇很久,最后她还是把问题拿去问战止。

  “你相信我,我就给你找个人过来。”战止的眼神平静,就好像邬深深问他的是今天想吃什么菜色那样平常。

  之后,他给邬深深带来一个人,身材颀长,双襟灰长衫,黑色老布鞋,年纪约四十出头,姓晋,一双透著洞察世事的眼沉沉逼人而来,邬深深一看就知道这样的人肯定是某种专业上的识途老马,问题是,战止是去哪找到这样的人?

  她半信半疑的把人收下,经过这几个月观察后,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晋房便正式成为她邬家鹿场和榨油坊的管事了。

  那四十八亩田地在收割后,除了各家都能缴上六石赋税,还余下将近上万斤的收获,不过因为事先说好,田是“托佃”给战止耕种的,那只想做甩手掌柜的“贵人们”只能拿到四成的产量,这还是战止看在曾是同僚的分上给的优惠。

  梁蓦倒婉拒了自己应得的那些口粮,“孩子们给的束修就够我吃用的,我之前也没少吃用你的,这些就不用给我了。”

  战止也不和他客套,倒是其它两家客客气气的收下了粮食。

  收粮之余,他们不忘打蛇随棍上,说起了明年的耕种,言下之意还是要一如今年这般,战止心想这些娇贵的文人既然不耐烦田事,不如将这些地讨要过来,如今榨油坊正是要用豆子的时候,赋税由他出,不过多的产量就不再给了——有本事,他们自己种去。

  一听到战止的提议,那两家没有多加考虑,马上应承下来,不过又提出一个要求,他们听说战止在镇上寻了住处,希望他也替他们寻间气派的宅子,要是能和战止比邻而居是最好不过的了。

  要邬深深说,这些人压根是软土深掘,在京里过惯了颐指气使的日子,到了这里还把战止当跑腿的使唤,虽然说武将的地位向来不如文官,但是落魄来到这里,要不是战止多方照顾,他们哪来一口安稳饭吃?

  这些站著不腰疼的人,还想跟他们做邻居?

  没门!这种邻居她不稀罕。

  战止却笑得一脸狐狸相。“既然想叫咱们替他们找房子,当出的费用自然不能少拿。”

  男人的脸面通常随著权势而来,那脸面之类的东西是虚的,他能屈能伸,能拿到手的才是实的。

  “也是,拿点喝茶水的银子是道德的。”邬深深点头称是。

  “我觉得我俩真是天赐良缘,知我者,我的好姑娘是也。”战止从后面搂住邬深深,嗅著她秀发的清香,她那软馥的身子瞬间便勾起他满腹的热情,只可惜时候未到。他哀嗟的想:他还得等到何时?

  田地在休耕一个月后,很快种上花生,用的种子自然是札罗飘洋过海带来的大颗花生种子,只是几十布袋的种子却不够那么多亩地种植。

  不过邬深深也不在乎,花生一年可以两收,第一次当作试种,九月还可以再种一次,到时候多留一些种子,不怕不够种。

  也因为还有余地,那些辣椒、番薯、番荔枝也胡乱的种了下去,不过她其实没抱什么太大的希望,那都不是温带作物,到时候哑在土里,也只能当作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肥料了。

  因为播种花生的时间和屯子小麦收割的时间撞期,战止只好从别的屯子请人手,林福禄那些曾经来搭把手的人都很扼腕,要不是自家的田地也要忙活,错不开手,邬家的伙食和银钱给得还真是爽利啊。

  也因为小麦和大豆的丰收,邬深深的榨油坊著实忙碌上了好一阵子,而在晋房的“试用期”里,他也给了邬深深很好的建议,譬如在镇上开一间杂粮铺或油行,专卖自家榨油坊产的油。

  自从邬深深买了荒地开始,买人、自家宅子,甚至如今要买铺子……一连串的买卖全部托给许牙子,毕竟做生不如做熟,人情买卖皆如此。

  而许牙子也被接二连三的买卖砸到头都晕了,一听又有银子赚,视邬深深为财神的他立刻放下手边工作,不遗余力的替她跑起腿来,务求把事情办得尽善尽美。

  说到宅子,因为许牙子的尽心尽力,在修建榨油坊的同时,一间闹中取静的二进宅子就已经悄悄登记了邬深深的名字。

  她带著一家人去看过那宅子,只是她实在忙不过来,打理布置的事便交给了肖氏和邬浅浅。

  这样大家都有参与感,没什么不好。

  母女俩接到这么大的任务都不敢相信,何况这样有前庭,有后院,每个家人都能拥有一间舒服院子的宅子,这是肖氏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她外表柔弱,内在也不坚强,但是她心里一直明白又清楚,沙头沟的房子尽管是邬淮留下来要给他们母子的,只是她压根没把握能保住那房子,更别说往后能交到壮哥儿手里,所以她乍听到女儿在镇上置了宅院,实在是惊呆了,亲眼目睹后,几乎泪流成海。

  虽然说这么想有违孝道,可是她私心真的觉得高兴,可以离那邬老家一家远远的,离开那些把她当作克夫寡妇的眼光。

  又即便屯子离镇上并没有多远,即使镇上也许会有人知道她的根底,但那种忽然可以喘了一口气,不必随时提心吊胆,担心有人时不时会推开自家门,想进来就进来,将她劈头盖脸臭骂,孩子随时会遭殃的不确定感不见了。丈夫离世后,她第一次觉得日子也可以这么好。

  因为女儿让她照自己的意思布置房子,就算她当人家女儿的时候,也没有过这等待遇,所以她也不埋在绣架前了,天天带著小女儿打造家具、设计庭园,那边环绕过半个庭院可以种花,这边留块地可以砌个池塘,另外临窗的热炕头不能少,在滴水成冰的三九天,滚烫的炕头可是他们一家人最温暖平静的所在。

  一切安排得有条不紊,等邬深深和战止抽得出空闲过来的时候,她惊叹了。

  她娘要放到现代,肯定会是个烫手的室内设计师,那个原本空荡荡,连家具都没有的房子摇身一变,瞧瞧院子里的水磨清砖,进了大屋,屋子色调明快,靠墙有长条状四角雕花大木案,弯腿下面是兽爪足,靠南是一个大炕,窗台上几盆紫色的穗花婆婆纳开得正好,让整个厅堂都多了几分香气。

  “娘啊,你真是天才……”邬深深抱著肖氏团团转。

  “你……你这孩子……把我的头……都绕晕了……”肖氏很久不曾这么笑过了,对著孩子们,有害羞不自在,又有一点点欢喜。

  “娘,咱们把这宅子卖了吧!”

  “啥?”肖氏和邬浅浅异口同声的喊出来,就连昆堇和秋婵也露出不解的神情。

  “是我花太多银子了是吧?”肖氏有些惴惴。

  “哪是,是您把屋子布置得太扎眼,这说要卖,指不定有多少人抢著要出手。”

  “你这孩子钻进钱眼去了。”肖氏呔了她一声。

  众人皆有同感的点头。

  邬深深完全无视家人难以苟同的眼光。“我是说真的啊,往后娘和妹妹要是闲暇想赚点外快,做这个总比费眼的绣活好,再说娘你也喜欢对吧?”

  “大姊,哪有你这样的女儿,人家不都是让父母在家养老,你倒鼓吹娘出外奔波劳累的?”邬浅浅嗔了她大姊一眼。

  “我只是建议,多走动走动对娘的身子有益无害。”邬深深嘿嘿笑。

  没有人知道她这无心的建议,就像油锅里的一滴水,诡异的打破肖氏循规蹈矩,甚至非常无趣的人生,从此以后的二十几年,她带著二女儿经营这一行业,不只在房地产业闯出了名号,甚至拥有自己的一片天,甚至于邬浅浅也凭这技能嫁进了建筑业出了名的雷氏家族,夫妻和乐,一生享尽荣华富贵。

  这些是邬深深始料未及的——

  “战止那孩子呢,怎么不见他过来?”肖氏见大女儿扯得没边,赶紧改变话题。

  “他在隔壁。”

  所谓的隔壁是战止独力买下的宅子,两边宅子就距离一条巷子,有小门可以互通。

  当初战止告诉她自己买下隔壁的宅子她还错愕了一下,但是她随即就释然了,买房子是好事,而且她想到他们之间的“主仆”合约,在田地收割后就已经不算数了。

  他自由了,他想做什么不用来知会她,再说他有能力给战冽那娃儿好一点的生活环境是好事,她乐见其成,因此,对战止买房一事她没有过其它想法,只纯粹觉得两家人住得近可以互相照料,是再好不过了——

  她哪里知道战止买房,战冽是其次,他盘算的是他们的未来。

  如果邬家搬到镇上,他和弟弟也必须有自己的房子住,他要娶妻了,新娘子总不能继续住在娘家,这样太说不过去,何况和岳母为邻,以后妻子进门,她想回娘家多方便。

  房子买了,屋里也就放了两把椅子,既然是他和未来妻子的新房,他想把一切交给她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