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妻兴家业(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妻兴家业(上) 第五章 你有我(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沿著狭长的青石巷来到李记食堂后角门,李记食堂的后厨就在这。

  后厨一片忙碌,一个打荷厨子看见她,放下手里上浆的调味料,满脸笑容的走过来。

  “小林哥,我送野味过来。”邬深深笑得眼睛弯成月牙,这边战止已经在她的示意下卸下鹿肉、麅子、野鸡和灰兔等野味。

  “没累著吧,我去给你叫大厨过来。”小林目光在转向战止时漠然了三分,但在看清的面目和体格后不由得有些惊悚。

  食堂里来吃饭的人什么都有,他也算见过不少形形色色人等,深丫头身边何时多了个男人?而那气势一看就知不是本地人。

  “谢谢小林哥。”邬深深重重点头,甜甜说道。

  不一会儿,一尊圆滚滚的弥勒佛人未到笑声先到的出现了——

  “深丫头,你都多久没来了,这会儿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大林叔,也就一些打来的野味,不知道您收不收?”

  “正好,天冷了,肉耗得凶,我瞧瞧,是马鹿肉啊,怎么只有半只……呃,还不到半只,深丫头,你这是怕大林叔给的价钱不好,把鹿鞭、鹿茸、鹿血那些好东西都留给北长街的许老头了?”胖大叔眯起绿豆眼扮凶。

  他口中的许老头正是庆余堂药铺的大夫,镇子就这么大,住了大半辈子的人谁不相熟,不只他和药铺的许老头是酒伴,就连邬家这打野味总往他食堂里送来的小丫头的爹,和他也有旧交情。

  一眨眼,从前邬淮老带在身边的丫头片子都长大了,而邬淮……唉。

  “下回再逮到鹿,留支鹿茸给大林叔,我就不相信我泡的鹿茸酒就是比不上那许老头。”这是较劲咧。

  “是,要有,两支都给您留著。”

  战止不必人吩咐,手脚极快的把山货全搬了进去。

  “咦,你手上抱著的是什么好东西?不会又是要留给别人的吧?”林全咳了下。

  “大林叔眼儿真亮,别说侄女都没给您带好东西来,您瞧瞧这——”她狡黠的揭开细布,一坨白绒绒、有婴儿头般大小,菌丝般的东西顿时展现出来。

  林全一个箭步,“喝,这是猴头蘑!”

  “我有两个,大林叔用得著吗?”猴头蘑又叫猴头菇,与熊掌、海参、鱼翅同列四大名菜。

  摘这猴头蘑并不容易,一来运气来要好,二来可得爬到枯死的百年老树上才摘得到,有许多资历深厚的老猎人也不见得能找到这稀罕的东西,尤其还这么大个的,更是少见。

  战止没有错过邬深深脸上的任何表情,她在笑,没错,笑得就像个孩子,就像对著亲近的长辈那样无垢的笑著。

  他第一次看见这般笑著的邬深深,心里有些难忍疼痛。

  她和家中妹妹一般年龄,妹妹娇憨不懂事,她每回想敲诈些什么,那无邪的笑总叫他无法抗拒,可他眼前这女子和妹妹一样不染尘埃的笑,为什么让他就觉得百般无法忍受?

  她明明也该在家人庇荫下过得无烦无恼,可瞧她这会儿在做什么,为了生计,一双手操劳得粗糙,所有好的吃食都是弟妹娘亲先吃,现在又添了冽哥儿和他,每顿饭他总看她在收拾家人吃剩的饭菜。

  他内心忍不住涌起一个声音——他不要她过这样的日子,他想把她带在身边,为她遮风避雨,看她笑,看她安心舒适自在的过日子,不必为这些琐碎的生活奔波忙碌。

  这不管不顾,想把她承揽在自己的羽翼下的决心一下定,他忽然发现揪疼酸涩的心霎时缓解了,凝视著她唇边浅浅的笑,彷佛,他的世界里只要能拥有她,心口那处的悲愤和空洞便能得到填补。

  就在他神游天外的时候,林全收下了猴头蘑,把三个三两一个的小银锭放入她手里,叮嘱她要把荷包顾好,接著又吩咐小林把手上的食盒交给她。

  “你娘不最爱吃猪头肉?带回去、带回去,大林叔忙得很,没什么时间去屯子拜望嫂子,这算一点心意,你要敢推辞,过年的红包就没了。”他语带恫吓,但照顾之意几乎要满了出来。

  告辞后,战止依旧推著推车顺著青石板巷子往外走,他的六识灵敏,隐约还听得见那站在角门的父子俩零星的对话——

  “爹,您怎不问问跟在妹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什么来路?要是遭骗了咋办?”

  “你这小子方才咋不自己问?”

  “我这不是……”

  不是什么?不好意思吗?

  声音远了,战止瞄了眼邬深深依旧淡淡的面色,却见她一直揉著几乎要笑僵的脸,他随即把不满倒出来了。

  “那猴头蘑即便掌柜的不卖给客人,托人卖到黑浪城也不止六两银子的价,要是手段够,想翻个几倍都没问题,那人却只给你那点银子。”猴头蘑的珍贵见惯富贵的他自是知晓的,虽说到底值多少钱不清楚,但他敢肯定绝对不只这个价。

  她不是胡涂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那胖子在欺骗她?

  邬深深垂下眼睫,看不出情绪。“我父亲的医药费和丧葬费都是几位他的结拜兄弟出的银子,方才,我总算还完了最后一笔钱……大林叔有八个孩子要养的。”

  她的面色淡然,但是那佯装不出来的恬适明明白白写著,像了了件心头大事般的轻松。

  “我听说你是有长辈的……”那些长辈都不管你家的死活吗?

  他继而又想到,也对,他在邬家出入多久了却从未见过那所谓的长辈,一个屯子能有多大,大到走不到头吗?

  “有吗?”她歪著头,好像战止问了件凭空捏造的事情。

  这话题就这样打住了。

  随后,他们又去了北长街的庆余堂药铺,邬深深这回让战止在外头等著,但他仍旧能够看见柜台上的互动,她果然把晾干的草药和两支鹿茸,及其它中药得用的部位都卖给了一个留山羊胡子的老者。

  离开药铺,接下来是绣铺,她交了邬浅浅织的布和肖氏的绣件,又领了新活儿,结算工钱竟有七两银子这么多。

  邬深深的脸笑开了花,她今天发了笔小财呢。

  不过无论是食堂的大林叔,庆余堂的许爷爷,或是绣铺的张姨都是交易多年的熟面孔,从她爹娘到她这里,要不是有这些人照顾著她,她又怎能走到现在?

  她那没见过面的爹……这就叫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吧。

  来到无人角落处,她掏出两锭五两的小银锭。“这是该你的。”

  鹿茸、猴头蘑都是他的功劳,六两银子是他该得的。

  “我是你请的长工,不论你赚多少银两都该归你的。”不就得那一点钱,居然还傻乎乎的拿出来分他。

  “要你拿你就拿著,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小冽要照拂。”这一世,得到一副健康完整的身体,所以她也发誓不欺不骗、不坑不拐,要堂堂正正、漂漂亮亮的过完这一生。

  这两个小银锭上面阳雕著「日进斗金”四字,底部是阴雕的“开工银锭”四个小字,缝隙处都是污垢,可见不知经过多少人的手。

  这样两个小银锭,若是以往只能拿来打赏下人,他哪会看在眼里,现下,这两个脏兮兮的银块算是他出卖劳力首次得到的报偿,还是从一个女子的手上接过来的,战止啊战止,你曾几何时落魄到这种地步?

  但下一瞬间便听到邬深深坚定值得信赖的声音响起,“别胡思乱想,用你自己双手赚的钱并不丢人。”

  他是堂堂大将,见过的金山银山就算没有大山高,也有小山高,搞不好看到不要看了,可是他那眼神明明看起来有些莫名的悲伤,莫非,六两银子对他来说还是太少了?

  她可是肉痛得很呐!

  “要不,下回上山打的猎物都算你自己的,我自己的猎物自己打!”这样会不会太没当主子的威严?算了,做不来称职的主人又有什么关系,明年只要教会他如何播种耕田种地,他们就算两清了。

  可如此这般,她心底竟隐约有些不舍。她咬著下唇,想这些做什么?她还有一堆要买的东西,还得赶在太阳下山前返家,哪有余裕在这里担心还没有来临的事情。

  抹去刚萌芽的绮思,肚子忽地叽哩咕噜作响。

  她脸色有几分不自在,但随即释然,摸著腹鸣不止的小腹道:“早上就吃了一张炊饼,我饿得很,吃饭皇帝大,我们填一填肚子再去买东西?”

  战止心咯噔了下,脑门有些发晕,她的笑容也未免太可爱了——那小小的殷勤和怂恿,好像没有让人不答应她的理由。

  晕陶陶的被带著在长巷的小摊子坐定,战止这才发现怎么不是饭庄也不是酒肆,好歹她今天收入颇丰,请人吃饭最起码也该挑称头一点的场所,而不是这油腻腻、脏兮兮,旗帘子叫富长饭庄的小摊子。

  这丫头是只不折不扣的铁公鸡!他心忖,还颇为腹诽。

  不过当他品尝完面前那碗色香味俱全的什锦面,还把汤喝得一滴不剩之后,战止很快收回前言。

  难怪她老是把这碗佐料丰富到满出来的什锦面挂在嘴上,总嘟囔著有多好吃又多好吃,这碗面不只一顿晚饭的分量,这份只属于她自己的闲暇,是她能独自拥有,微末却又丰满的幸福吧……

  他不自觉伸指过去,抹去了她沾在嘴角的汤渍。

  邬深深受惊的瞪大圆圆的乌眸,本来要低斥他放肆,谁知听到旁人的说笑声——

  “哟,小两口感情真好!吃碗面也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想当年小老头也有老婆小孩热炕头的时候啊!”言下之意似乎已成过去。

  这谁没有过去,尤其活到他这把年纪的人,两人没有多问,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不管怎么解释,在旁人眼中都是有欲盖弥彰的嫌疑,会了帐,落荒而逃。

  “福记生炒肺,陆大叔最爱吃这个了,等会儿买上两斤让陆大叔吃个够,然后煤炭、大米、粗粮、白面……都要买,”她眼珠转了下,现在家里人多。“煤炭很有些重量,加上大米、粗粮、白面等等,车推得动吗?”她会不会太把他当作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力士在用了?

  他冷嗤,太小看他了!这点东西算什么?!

  既然这样,她扳指继续数下去。“陆大娘要的尺头,陆大叔的烟丝,再买点枸杞子泡茶给娘喝,可以明目,手药是给浅浅的,可以防止手皮起皱和皲裂,嗯,再替她买一朵珠花好了。”妹妹也到爱漂亮的年纪了,还有壮哥儿的糖人儿、文房四宝,林林总总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了。

  战止发现她很公平,只要壮哥儿有的,也没少了自己弟弟那一份。

  这世上,并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无条件且理所当然的关爱对方,即便夫妇、手足也不见得做得到,可她却能推己及人……还是,她想从他身上贪图什么?

  他不由得嗤笑,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光风霁月的战止或许有可能,现在的他,不管是谁见了都还要掂量掂量要不要与他为伍,免得沾上一身晦气,躲都来不及了。

  她,压根没有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