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尾声

作者:七巧
  周日中午,还躺在床上的杨音沛被一阵电铃声吵醒。

  她星眸半眯,慵懒得伸伸懒腰,再拍拍旁边,没拍到男人的胸膛,只拍到空荡荡的床铺。

  她不由得起身,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外面传来的电铃声持续响起,她纳闷会是谁来,应该早已醒来的他怎么没去开门?

  她跨下床铺,看见床头柜台灯下压着一张大张字条——

  我有事先去咖讲馆,我妈大概中午会到,你随便招呼就可以。

  她霍地张大眼,完全清醒。

  他妈妈要来?他怎么没先通知她?他怎么可以让她独自应付他妈妈?

  她忙找手机要打电话给他,却又听到一阵电铃响声。

  她必须先去开门,不能让长辈站在门外多等待,才要步出卧房,就发现自己身上穿着轻薄的性感睡衣,她更加慌乱。

  都怪他,昨晚要了她好几回,害她累得醒不来,竟睡到中午。

  她只得匆匆进浴室,用清水洗把脸,拿条橡皮筋束绑一头乱发,再随意拿件他的长衬衫套上,扣上几颗扣子。

  她快步奔到客厅,打开玄关的门,看见站在门外的中年妇人。

  “不好意思,是于妈妈吗?让您久等了。”她一脸尴尬又抱歉,心口扑通狂跳。

  第一次跟男友母亲见面,她竟是这种邋遢样,心想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数落他一顿。

  “阿刚说你可能还在睡觉,要我多按几次电铃。”于母面容和善,朝初见的儿子女友微微一笑,一双眼却不由得打量着对方。

  “对不起,我假日不是都这么晚起的。”她尴尬地澄清。虽说假日习惯睡晚,却也很少睡到超过十点钟,何况现在都日上三竿。

  她内心忐忑着,于母肯定对她的第一印象很糟糕。她不仅在男友住处过夜,还睡到中午才起来。

  她跟于佐刚已交往三个多月,两人的交往进展完全是跳跃式的,甚至在清楚确认彼此真心相爱后,他们的肌肤之亲也愈来愈频繁。

  她假日常在他这里过夜,他也常对她不客气地需索无度。

  “您先坐一下,我打电话催促阿刚赶回来。您要喝什么饮料?还是吃水果?”杨音沛生平没这么紧张过,竟不知要怎么招呼男友母亲。

  她想先打电话给于佐刚,又觉得该先倒杯开水给于母,或者去冰箱拿冷饮,还是要直接削水果?

  她忽地神色慌乱,拿起手机又放下,走到饮水机旁,又改要转往厨房。

  “别忙,我只是过来看看你,待会还要去别的地方。”于母坐在沙发,将手中拎着的其中一个提袋搁在茶几上。

  杨音沛转头,听到于母是特地来看她,内心再度一突。这种见面情况真的太糟糕了!

  “对不起,如果阿刚先告诉我,我也能好好做准备。”她微低着头,拉拉套在睡衣外的长衬衫衣摆,又捉捉头发。

  此刻她衣衫不整,还套着男友的衬衫,脸上未施脂粉,头发随便束绑,实在无颜跟于母面对面多说两句话。

  “你不用紧张,倒是我其实比较紧张。”于母呵呵笑说。

  她的话,教杨音沛楞了下。

  “应该不能说是我来看你,是阿刚要我来让你看看。”于母进一步解释。

  “嗄?”杨音沛又是一楞。

  “我本来是要阿刚找个时间,带你一起回家吃顿饭。他说怕你有压力,会误以为我跟他爸要对未来媳妇品头论足。

  “阿刚要我若来台北,先过来给你看看,看你对我满不满意?是不是适合当你未来的妈妈?”于母有些不好意思问道。

  杨音沛不由得眨眨眼,因于母的几句话,内心一阵撼动。

  于母神情温柔,接着又说:“你尽管放心,我跟他爸很开明的,绝不会干涉媳妇什么,甚至因为我们没有女儿,肯定是把你当女儿疼的。

  “在我们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婆媳问题,阿刚他虽孝顺,但很有自己的主张,他对自己的人生有计划、有目标,也很认真踏实地去实践,在婚姻大事上,更不会被父母左右,他将来绝对是听老婆的话,更甚于听老妈的话。”

  于母接着拿起茶几上的礼盒,“我不知道应该送你什么当见面礼才好,怕买东西可能不合你的品味,想来想去,就实际点,买盒鸡精给你补补元气。

  “阿刚说你冬天手脚太过冰冷,气血很虚。将来啊!等生了孩子,我替你好好坐月子,就可以把虚寒体质改善过来。”于母看着她,笑咪咪地说。

  见她神情怔然,于母又补充澄清,“当然生孩子的事,也是将来你们年轻人决定就好,我跟他爸不会催促的。万一你们要当什么顶客族,我跟他爸也不会真有意见。”

  于母径自滔滔又说了一番话,不一会便告知要先离开,这次来台北主要是去探望刚当祖母不久的二姊及她孙女,若之后还有时间,也许晚上再约他们一起吃饭,要不就等下次再另外安排时间。

  于母虽匆匆离去,她的话却教杨音沛在心口震荡不已,惊愕久久。

  之后,她梳洗打扮,前往咖啡馆找男友要问个明白。

  杨音沛一踏进咖啡馆,就先对男友没事前知会他母亲要到来的事埋怨几句,接着又转述初见面的于母说的一番话,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妈说那么多干什么?不就破我的梗了。”于佐刚听完,面露一抹苦笑。

  他只是要有事来台北的母亲,顺道先去让女友看看,跟她和善地问候两句就可以,怎料母亲会向她明示、暗示这么多。

  “所以你到底在盘算什么?”她明眸一眯,微恼地质问。

  如果他连向她求婚,都要先透过母亲来转达,那就太不上道,也太没诚意了。

  尽管她先前并没有想过他对她有结婚的想法,毕竟他们才交往三个多月,但若他拿出诚意,向她好好求婚,她未必不会认真考虑。

  “你去靠窗那桌坐着,我请你喝咖啡,再告诉你答案。”因为母亲已透露,他只得提前做出行动,幸好他早上已拿到那重要的订制物品了。

  杨音沛撇撇嘴,还是先转往那桌座位落坐,等着看他会有什么表现。

  不多久,颜依玲双手端着托盘,而托盘摆着一个白瓷大碗公,飘散出咖啡香气。

  “不会吧?你老板请我用碗公喝咖啡?”她不免好笑。

  “老板说用普通咖啡杯,要拉这么多字会糊掉,用这个才能让音沛姊看清楚老板的心意。”颜依玲笑说着,双手将碗公端放到她面前。

  杨音沛先楞楞地朝碗公看一眼,倏地瞠眸一惊。

  他泡给她的是一大碗拿铁。他虽常让她品尝原味咖啡,有时也会为她泡拿铁,且会以奶泡拉出不同的拉花图样。

  这是第一次,她看见他拉出英文字,且是一长串漂亮飞扬的书写体——Will  you  marry  me?

  除了求婚的英文字串,旁边还有玫瑰花纹当装饰。

  她见了,心口一甜,会心一笑。

  “怎么样?有用心吗?”他忽地出现在她背后,温润的嗓音问道。

  “手艺很巧。”她转头看他,粉唇漾着甜笑。“这么一大碗公怎么喝?用碗公喝咖啡,究竟是浪漫,还是不浪漫?”

  她虽这么问着,可心头因他一个创意巧思,已盈满浪漫氛围。

  这对务实的他而言,已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浪漫之举。,

  “那就看是跟谁一起喝了?”他扬了下眉,随即在她对面落坐。

  他手往左后方一伸,不知何时埋伏在那里的小吴,立即递给他两根吸管。

  她看了又是一笑。

  他将一支吸管递给她,她伸手要接,惊见吸管上竟串着一个闪亮的银环。

  她将吸管直立,让那银环落在她掌心,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他,心口怦跳。

  “你收下了。”于佐刚咧嘴,无比开心地笑说。

  他转头对已待在一旁的三名员工,及突然围过来的其他客人,开心道:“你们都看到了,她收下我的求婚戒指了!”

  “看到了!看到了!嫁给他!嫁给他!”小吴起头,拍手喝道。

  颜依玲跟小淇,及其他客人也一起笑着拍手吆喝。

  杨音沛霎时脸红又尴尬,他真的让她措手不及。

  原本只是要探问他是否有将来娶她的打算,没料到他竟直接就公开求婚,且连戒指都准备好了。

  一片喧哗笑语过后,她跟他用吸管一起喝起这一大碗公的拿铁。

  她一度有些不舍破坏上面漂亮且别具意义的求婚字句,当然已先拍照留下纪录。他笑说只要她喜欢,他可以常用这个碗公泡拿铁给她,一再用奶泡拉出相同的求婚字句,让她看得开心甜蜜。

  他又申明,并非要急着对她逼婚,只是想早日让她知道他要娶她的决心。

  他希望先跟她订婚,而两人可以继续谈恋爱交往,直到她有跟他步入婚姻的明确决定,那时再谈婚事也不迟。

  不过,他要求近日先去拜访她父亲,而他也会开始从中介入,改善她与父亲长年冷淡的关系。

  “唉,没想到寻寻觅觅那么久,真命天子原来是你。”她咬着吸管,望着已见底的碗公,故做幽幽一叹。

  他挑了下眉,“是我不好?很委屈无奈?”

  她抬眼看他,丽颜泛起幸福笑靥,“很好,我超幸运的,原来跟你早就结下不解之缘。”

  她曾以为他绝不是她会动心的对象,没想到打破那个自我设限后,才惊觉最适合她,最能包容呵宠她的人,原来早就在她身边。

  她跟他的感情,就像咖啡一样,愈喝愈上瘾,愈品尝愈懂得享受个中滋味。

  浓郁芳香,绵延悠长。



  ——全书完



  *有关叶百合和穿越到现代的御医魏暮臣如何成为一对,请看花园系列2003月亮不见了之《脱轨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