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餐后,他没多留她,开车送她回住处。

  “今晚早点睡觉,好好休息。”他看出她脸上有明显的倦容,这几日肯定睡不好。

  他一方面心疼,另一方面却也欣慰,那表示她还是很在乎他,说分手只是一时迷惘的气话。

  “嗯。”她颔首,便要推开车门。

  “明天晚上再过来我那里,我煮烧酒鸡。”他温润一笑。

  因这波寒流会持续好几天,他打算每晚为她准备温热滋补的晚餐,但这些料理不方便在咖啡馆的厨房烹煮,且他也不希望有旁人起哄,他要先跟她两个人重新好好相处,彼此沟通心意。

  她听了,粉唇一弯,点点头。

  看见她再度面露一抹轻松笑靥,他内心无比宽慰,他们一定能很快全然相爱。

  杨音沛原本阴郁窒闷的心情,一夜过后,如朝阳升起,柳暗花明。

  像于佐刚那么温柔体贴,对她百般包容的好男人,她怎能因一时想法偏颇就对他轻易放弃?

  她要用自己的眼、自己的心,好好去感受他对她的情感。

  她要有信心地相信,他心里只有她的位置,他是真心喜欢她。

  中午,他传了简讯及照片给她,他早上去传统市场买了一只肥美的土鸡,要她中午别吃太饱,晚上跟他两个人一起挑战吞吃完那只土鸡。

  她见了,会心一笑,心情更释然舒坦。

  之后,叶百合打电话给她,问起她昨晚跟于佐刚用餐的情景,她笑笑地要好友不用替她担心,这一次她会勇敢捉住这份感情。

  她期待着下班时间来临,迫不及待地想再见到他。

  无奈事情处理不完,稍加了点班,直到七点才离开公司。

  她赶到他的住处,已七点半了。

  “你会不会饿得先啃完一只鸡腿了?”她对开门的他,开玩笑问道。

  “你没来,怎么能先肢解它,不过今晚要啃掉半只鸡绝对没问题。”他笑应,在她进屋后,将门关上。

  “你不会中午没吃吧?”她疑问。

  “当然有吃,你就算九点才来,我也有力气替你开门。”他打趣道。“你先在客厅等十分钟,我再把鸡汤加热一下,热一点喝起来比较舒服。”他随即往厨房走去。

  不多久,她坐在餐桌前,享用他为她炖煮的热呼呼烧酒鸡。

  她不是那么爱吃烧酒鸡,但因是他煮的,吃起来格外有味道,一碗接一碗,没配多少白饭跟另两道菜,晚餐仍吃得超饱足。

  而今晚两人的用餐气氛已恢复平常,她能侃侃向他分享白天的工作状况,甚至是最近几日的心情起伏。

  他耐心听着,适时给她一些正面鼓舞的话语,两人不时也会轻松地互开玩笑。

  餐后,她欲帮忙收拾碗盘,他却要她去客厅休息吃水果。

  “你煮饭给我吃,我好歹帮忙洗个碗才不会过意不去。”她笑说着。

  “今晚气温比昨晚更低,你要是碰冷水,手会冻成冰柱。”他体贴笑道。

  他直接捉起她欲端起碗盘的一只手,自然地轻轻盈握。虽待在室内一小时有余,还吃下几碗热腾腾的烧酒鸡,她的手仍是冷冰冰的。

  他才要放开她,独自进厨房洗碗,不料她却反手与他十指相扣,“你的手好温暖喔!是不是因为你妈以前常煮烧酒鸡帮你们进补?”她笑咪咪地问道。

  她过去只知道他家庭的大略情景,现在对他的成长背景又多了一些了解,他虽大学便北上独立生活,但跟家人关系一直很不错。

  他有着她所羡慕的幸福和乐家庭,家境中上,父亲是大公司主管,母亲是家庭主妇,父母感情和睦,他跟弟弟也很亲密。

  即使因分隔两地,现在彼此不常碰面,他平均两个月才回家一趟,但每周仍会拨一通电话跟父母问候,而只要当兵的弟弟休假,他也会主动与对方联络关怀。

  他是个好儿子、好大哥,是体贴温暖、重视家人的好男人。

  “我们家没什么在炖补,我妈没有手脚冰冷的问题,男人们更不需要食补来袪寒、活络血气。”他笑着澄清,认为年轻女性才比较有手脚冰冷的困扰。

  “男人也有手脚冰冷的啊!我有个前男友,冬天手脚也很冰冷,完全不能让我取暖。”她无心说着,因他大掌太舒服暖热,不由得捉过他另一只手,让他一双手将她冰冷双手完全包裹。

  当她提到前男友,他神情一黯,心口一紧,不免在意。

  她浑然未觉他横生的一抹异常感受,继续又道:“你的手真的好温暖,又大又漂亮,比我历任男友握起来都还舒服。”

  她话才说完,他忽地抽开被她捉握的双手。

  她抬眼看他,见他神情微绷,有些困惑。

  “你怎么?”她忽地被他打横抱起,令她惊吓一跳。

  “我可以让你更舒服。”他内心轻易地横生醋意,在意着她口中的历任男友,在意被她做起比较。

  “什么意思?”她一脸莫名。

  向来温暖和煦的他,此刻竟有一股强势和蛮横。

  身材高壮的他,轻轻松松就抱着她,迈开大步直往卧房走去。

  她不禁想起在国外生病时,第一次被他这样抱着走的情景。

  不过因当时身体极度难受,一进房间她便急于去浴室呕吐,事后也没特别回想被他抱着的感觉。

  此刻,她心口怦跳,被他这样公主抱,感觉她很娇小,被他全然保护着,有一种特别的甜蜜,毕竟她过去好像没机会被男友这样公主抱。

  当他将她放在他的床铺上,她虽因将发生的事有些心跳加速,却也没想推拒。

  她也许不该这么快又跟他发生关系,但她身心却渴望他的拥抱、他的体温。

  她于是顺从内心的期望,与他再度有了肌肤之亲。

  他的手令她很舒服,却是以另一种方式,用他的双手和嘴,撩拨得她身心颤抖,令她呻吟难耐。

  “于佐刚……”她哑声唤他,因情欲而迷蒙的眼望着伏在她身上的他,渴望他更多给予。

  他凝视她的深邃黑眸,充满热火,不若平时目光温煦,感觉无害。

  她渴望被此刻充满男性魅力、阳刚魁梧的他征服。现在的他感觉与那一晚搂抱她的他,很不一样。

  那一晚的他,很温柔,很小心翼翼,甚至有点腼腆。

  但今晚的他,却有些强势霸道,甚至有点坏心眼。

  他隐忍着想满足自己yu/望的念头,一再撩拨她的情潮,一副要她向他开口求爱的样子,故意折磨她而不愿轻易满足她。

  她轻咬粉唇,识出他的目的,不禁微恼。

  “于佐刚,你再不给我,我就不跟你玩了……”她试图挥开他仍在她身下造次的可恶手指。

  没料到他真的将手从她身上抽离,翻个身,就跨下床铺。

  一见他离开,她一脸惊愕,裸着身从床上坐起,难以置信他真的能半途喊卡?

  “你——太可恶了!”她不免又羞又恼。难道他真的是在戏弄她?

  却见下床背对她的他,低头半晌,很快便又转身跨上床。

  “我想对你做出更可恶的事。”他唇角一扬,再度趴跪在她身上。

  久久,环抱两人的浓烈火焰才渐渐止息。

  她香汗淋漓,偎在他臂弯娇喘着。

  “你……上次在汽车旅馆,该不会是你的第一次?”半晌,她忍不住开口,提出怀疑。

  她感觉搂着她的他,身子忽地一紧绷。

  她抬起头看他,因猜到真相,不免一阵惊奇,“真的是你的第一次?!”

  原没想过会被她识出,他面露羞窘,耳根发烫。

  他虽没承认,却因他脸上的表情,答案一览无遗。

  “真的假的?我夺了你的第一次?!”她不禁坐起身,瞪大眼看着他,一副看到稀有动物似的。

  “先申明,我可不是阅人无数做出的判断,是因为你今晚的表现跟那晚太不一样了,又想起那晚你戴保险套好像有点不太顺手,才会这么揣测。

  “可是,易千阳说你曾交过女朋友,还稳定交往快一年,怎么会?”她眨眨丽眸,仍难以置信。

  “我不希望轻易就跟对方越过最后一道防线,这种事只能跟打算结婚的对象做。”他黝黑的脸庞泛着两抹红晕,一脸正经地强调。

  “你真的是稀有动物欸!”她惊叹,他对感情谨慎保守的程度,比她以为的还古板。

  忽地,她丽眸一眯,觉得他话有矛盾,语带质问,“但你却跟我酒后乱性?”

  她可不认为那时的她是他打算结婚的对象。

  “因为,你害我失控。”他看着她,有些无奈地辩解。

  他不禁回想先前易千阳对他的一番谈话,当时他仍苦恼着该怎么跟她恢复关系,让她相信他对她是真感情。

  易千阳当下奉上一句建言——再跟她上床,用行动证明你对她的爱。

  他不禁白好友一眼,认为好友的建议未免太兽性,没料到他还真的用这行动做出爱她的证明。

  “今晚,你又害我再度失控。”他面带一抹困窘。原没想要那么快又跟她发生关系,也怕她误会他找她来家里吃晚餐,是别有意图。

  不料她却露出粲笑,“那是不是表示我对你是很特别的?”

  她绝没有什么处男情结,但得知她是被他第一个爱过的女人,她内心竟盈满骄傲,因这个真相,完全相信他是被她所吸引。

  当然,若换做别的男人,她会认为那是男人的原始本能,但她却能肯定他不是会将性跟爱分开视之的男人。

  他会失控地跟她上床,便代表那时的他已经爱上她。

  “是的,你对我而言,是最特别的女人。”他拉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手心,大掌与她十指相扣。

  她是他想一直保护照顾的对象。

  尽管相识多年的两人,真正交往的时间短暂,他却已在心里认定她,不愿放开她的手。

  而前一刻,不过听她提起历任前男友,他竟无端醋意横生,急于向她证明,他会比她历任男友更爱她,让她更性福快乐。

  “喂,我还有一个疑问。”她偎靠他胸膛,有些害羞地提问:“你是不是找人练习过?否则怎么第二次就变老手?”他令她欲仙欲死,身心都无比欢愉。

  他微眯眼,不满她这个推测。“这种事,怎么可能找不爱的女人练习?”

  “那你怎么会进步神速?”她仰起脸看他,贼贼笑问:“看影片学的?”

  他俊容倏地一僵。她看见他脸上漫上明显的红潮,连脖子都红了。

  她不由得哈哈大笑,没想到个头高大魁梧的他,竟然有这么羞涩害臊的一面。

  “不行吗?”他绷着脸闷声问着,不明白她是否刻意取笑他。

  “没有不行啊!只是觉得你认真得好可爱。”她伸手拍拍他羞赧热烫的脸庞。

  若是别的男人,她不可能称赞这种行为,但她清楚他希望有好表现,是为了能更深切地爱她,让她感受性福。

  分析这层动机缘由,她便觉他非常可爱,也有抹感动。

  “你真的不是取笑我?”他狐疑地问道。

  “当然不是。其实我……”她坐直身子,在他耳边附耳低语一句,就见他的耳朵瞬间也红了。

  他敏感的反应,教她再度发噱。

  “我要去冲澡。”调戏他过后,她转身便要跨下床铺。

  忽地,他有力的手臂从身后圈住她的纤腰,她不由得往后躺倒,倒进他结实的胸膛。

  “我还研究了很多姿势,不知可不可行?你陪我印证。”他朝她邪恶一笑。

  “等等,那个……”她的声音很快被他的嘴淹没。

  她原要戏弄他的,不料又被他拉回床上,他以行动继续证明他对她难以自拔的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