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10章(1)

作者:七巧
  杨音沛于是认真观看由于佐刚跟易千阳一起构思,易千阳找人设计出的新页面,频频点头,表示非常完美,而对于原先介绍咖啡馆的网页,她已觉相当不错了。

  之后因杨音沛想多了解他们两人创立这咖啡馆的过程,易千阳直接开启一个资料夹,让她观看一些照片纪录。

  “两个人一起为梦想奋斗的感觉真棒!”她看着他们两人的合影,笑盈盈称羡。

  她看到最初他们找到本馆这个开店地点,其实是间老旧房子,两人还跟装修工人一起参与改建及布置工作,之后咖啡馆正式营业,他们搭着肩,站在吧台前开心地合影留念。

  一些本馆的照片纪录,之后是成立第一间分店,接着她看见一张三人合照,照片中间是个头娇小的年轻女子,而于佐刚的手臂搭在女子肩上,两人感觉很亲昵。

  “这个女孩是?”杨音沛提问。

  她又看到下一张照片,只有于佐刚与对方合影,对方的样貌更为清晰,非常神似叶百合。

  “阿刚的前女友。”易千阳直接说道。

  闻言,杨音沛楞怔了下。

  除了他大学暗恋叶百合外,她一直不清楚他后来的感情事,虽曾从颜依玲口中听说他这两年似乎感情空白,不过她不太相信他会没交过女友。

  只不过,看到他前女友长得神似叶百合,她不免心生在意。

  “他的前女友是怎样的人?”她忍不住探问,也许只是刚好外形相似而已。

  “阿刚的前女友完全是良家妇女型,就是那种非常温顺乖巧,小家碧玉的女性。嗯,如果用花来比喻,就像纯情的百合花。”易千阳并没多想,直接表述他的观感。

  杨音沛一听易千阳形容对方像百合花,心口不由得一紧缩,对方所形容的女性个性,也与好友太过相似!

  她忍不住又细问他们交往及分手的状况,听到他跟交往近一年的女友分手时,差不多是在他得知叶百合将结婚的时间点,她不免因这巧合,内心起了一个大疙瘩。

  之后不久,于佐刚便返回咖啡馆。

  她虽因前一刻的事,对他交往的前女友心生介怀,却也不好刻意追究什么,说服自己那已是过去式,他现在喜欢的人是她。

  星期日中午,杨音沛跟于佐刚去逛大卖场。

  她跟于佐刚采买各自所需的日用品后,再到生鲜区,他挑选她爱吃的食材,将为她准备平时的晚餐,假日他则习惯带她去外面吃,比较有约会气氛。

  当他们转到这方生鲜区,竟巧遇叶百合。

  “百合,你怎么会来逛卖场?”杨音沛见她站在推车旁低头挑水果,而她旁边没有魏慕臣跟着,颇为意外。

  “你一个人来?现在肚子这么大,太危险了。”于佐刚见了,也颇不放心,她再半个多月就是预产期。

  “我老公今天去高雄义诊,一个人在家很无聊,才要求要来大卖场买东西的张妈带我出门。”叶百合笑说。

  她口中的张妈——张金英,是魏慕臣中医诊所开的老护士,年轻时从他祖父那代便一直工作至今,也住在诊所兼住家里,丈夫视张妈如母亲长辈般尊重看顾,张妈也待她像女儿般疼爱。

  她其实已几天足不出户,而她们出门是搭计程车,她并不认为现在出门有什么危险性,但若魏慕臣知道,肯定又会叨念她。

  “张妈呢?”于佐刚问道,一时不见对方身影。

  “小佑说要试吃,她带小佑在那边试吃。”叶百合比比左前方尽头转角处,六岁的小佑正伸手拿过服务员给他试吃的一小块香肠。

  小佑是魏慕臣与前妻生的孩子,还在襁褓中时她便开始接触照顾,一直当自己的孩子看待。

  她看见小佑朝她这边扬扬小手,她也朝小佑笑咪咪地挥挥手。

  “我过去找他们。”她将挑选好的一袋水果放置推车内,便要推过去,这堆了半车东西的推车原本是张妈在推的。

  “我来。”于佐刚顺手拉过她的推车代劳。“你走路小心点。”边提醒大腹便便的她。

  一旁的杨音沛见状,只能接手原本由他推的推车。

  叶百合才往前走几步,身后就有两个小孩在追逐奔跑,从她身边擦撞过,她重心不稳晃了下,一个侧身,竟撞上另一旁杨音沛推着的推车边角。

  “呜……”她霎时一阵疼痛,伸手抚摸肚子。

  “百合,怎么了?”杨音沛惊吓一跳,怎么也没想到百合竟会掩上她的推车。

  她惊问的同时,在她前面的于佐刚也回过身,看见叶百合双手抚着腹部,神情痛苦,心口一重跳。

  “百合,怎么了?动到胎气了?”于佐刚匆匆步近她,无比担忧。

  “肚子……好痛……”叶百合弯低身子,有些站立不稳。

  于佐刚立时将她一把打横抱起,边对杨音沛急嚷,“快叫救护车!”

  他谨慎地抱着大腹便便的叶百合,迈开大步朝出口方向走去。,

  杨音沛忙掏出手机叫救护车,一双眼紧盯抱着叶百合远去的于佐刚,心情顿时五味杂陈。

  看见意外发生,张金英和小佑也赶紧跑过来,张金英牵着小佑的手非常紧张焦虑地追上他们。

  几个人待在医院急诊室,等待叶百合的检查结果。

  杨音沛看见于佐刚额角冒着汗渍,焦虑地搓揉双手,来回走动。

  认识他这么久,她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焦虑无措,紧张惶惶。

  回想不久前在大卖场,高壮的他将体重增加十多公斤的叶百合轻松横抱起,匆匆迈大步抱着她远去,甚至在救护车一到达便将她抱上车,跟着搭上救护车前往医院。

  而她却是和张金英及小佑随后搭计程车来到医院急诊室。

  虽说于佐刚救助动到胎气可能有危险的叶百合是合情合理的行为,但她不免觉得自己被完全抛在脑后,心生一抹芥蒂。

  即使检查之后,医师告知病患状况并不严重,不过需住院观察一日较妥当,于佐刚脸上的焦虑担忧神色仍未消失。

  “百合,有没有想吃点什么?”他对躺在急诊室病床的她关心问着。

  叶百合只是轻摇头,“不用,谢谢你。”

  “别担心,宝宝没事,魏慕臣已经搭上高铁,应该就快到台北了。”他柔声安慰着脸色仍有些苍白、神情担忧的她。

  “嗯,我知道。”前一刻,老公已透过手机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告知她已匆匆要赶回台北。“有张妈跟小佑陪我,你们可以先回去。”叶百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现下都快傍晚,不好让他们继续在医院作陪。

  “没关系,等魏慕臣到了,我们再离开。”于佐刚说道,就算有张金英及小佑陪她,但一个老人、一个小孩,他仍觉不放心,坚持陪她到魏慕臣出现为止。

  杨音沛没有异议,只不过她待在一旁十分安静。

  虽也担心好友身体状况,她却因另一个发现,心口揪闷难受。

  直到魏慕臣赶来医院,亲眼确认爱妻状况稳定,才稍放下一路紧悬着的心,他向送妻子就医的他们表达感谢。

  于佐刚跟杨音沛离开医院,他看下腕表,已下午五点多,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她淡淡地回应。

  “怎么了?还在担心百合?”于佐刚感觉她一整个下午心情都很低沉,以为她仍为好友担忧。

  “医生说百合休养一天就能出院,她老公也已经来陪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还一直对她放不下心。”她忍不住对他语带一抹埋怨。

  “意外发生当下,真的很令人惊吓,何况百合是撞到你的推车,万一……”

  “所以你这是在怪罪我?是我害百合动到胎气?”一听他隐隐的责怪之意,她更觉满腹委屈,不由得对他怒斥。

  她激动的反应,令于佐刚惊了下。“怎么会这么想?没人怪你,百合也没怪你,真要追究的话是在卖场追逐的小孩造成的意外。”

  “你没这么想吗?那为什么要代我向百合说对不起?”在医院里,虽没人指责她不是,他却也向后来到的魏慕臣解释,百合是不甚撞到他们的推车才发生意外,向对方语带歉意。

  “百合撞到我们的推车是事实,但意外不是你造成的。”于佐刚再次强调,感觉她的反应很不对劲。

  “你老实告诉我,你心里是不是还一直爱着百合?”她一双眼哀怨地瞅着他,问话的同时,心口狠狠一揪扯。

  先前,她心里便隐隐存着这个疑虑和隐忧,而今天发生意外的当下,男友的反应不像单纯担心一个同学好友。他极度焦虑的模样,泄露了他对叶百合存有的其他情感。

  她的问话,教于佐刚瞠眸惊愕。“你怎么会这么想?百合都结婚了,我对她早就……”他话未完,被她截断。

  “你说对她早就没感情,那为什么你唯一交过的女友,各方面会那么神似百合?你为什么在跟对方交往快一年时,却在得知百合要结婚的消息后,就跟对方分手?

  “那是因为你心里一直对初恋对象无法忘怀,虽找了替身,却无法真正投入那份感情,而在百合结婚后,你只能对她选择放下,却也不再谈感情。

  “你会跟我交往,是为了一夜情对我负责,也因为我跟百合是好友,跟我在一起,你便能自然得知百合的近况。

  “你也许有一点点喜欢我,但我身上没有任何百合的影子,你真正深爱的,真正最在乎的,还是百合!”她气恼地连珠炮般说着,心口涌起无比酸涩,眼眶也不由得渗出泪雾。

  仔细分析他对她的感情,她感到无比挫败,内心对好友非常吃味。

  “你……究竟在胡说什么?”于佐刚一脸错愕地望着她,不由得蹙起眉头,对她的胡乱推测完全不能认同。

  他才想辩驳澄清,她却不让他有说话的机会。

  “我们——分手吧!”她咬咬牙,果断提出分手。

  这种感情她不要了。

  她不要在自己愈来愈爱他之后,才发觉他对她的情感,只是幻影。

  她转身,匆匆招揽计程车,坐进车内,扬长而去。

  于佐刚来不及阻止她离开,只能望着载着她的黄色车身,逐渐消失在车阵中。

  他大掌用力摩挲脸庞,不知究竟哪里出错了,怎么会让她产生这么严重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