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10章(1)

作者:七巧
  于佐刚盯着天花板发怔。

  从没想过他的人生会发生一夜情,而那字眼更是他字典里不会出现的,但他却做了。

  他迟迟没勇气向她坦然告白情意,谁知竟会一时失控直接跟她上床!

  没想到,他本性原来是动物系?!

  冲动过后,他不免感到懊恼,却又不完全是后悔。

  因为,拥抱她的感觉太令他感动亢奋,他心口还炙热狂跳,全身细胞仍沸腾着。

  只不过,他担心身旁的她酒醒后,应该会很后悔因醉酒跟他上床。

  不管她的反应如何,他一定要让两人的关系真正改变,成为男女朋友。

  他看着她曲膝侧睡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安稳,她双手置于脸旁,他不由得将她的手轻握。

  他直到今晚才知道她在冬天手脚会非常冰冷。

  前一刻两人欢爱,她从他身上汲取温度,双手稍温热些,现在又有些凉了。

  他大掌将她的柔荑包覆,轻轻搓揉着为她加温,沉睡中的她,似感觉很舒服,不由得也回握他的手。

  她甚至将身子挪向他,感受到温暖热源,她的脚也横在他身上,贴覆着他温暖的肌肤。

  她不自觉的撩拨又令他欲望勃发,却只能隐忍着,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不仅用棉被将她好好包裹,更用身体为她取暖。

  也许,因两人已是成熟的大人,他对她的感情,不若大学时暗恋叶百合那么单纯纯粹。

  他对她不觉萌生的感情,没多久便变得更浓烈,即使对她一而再轻易涌起的欲望感到困扰,却理智的频频压抑,如今才会一时情不自禁跟她上床。

  他亲亲她熟睡的额头,抚着她的发丝,见她偎在他胸怀睡得安稳,内心盈满无比的满足快乐。

  也许,这种跳跃性的发展太不符合他的个性,但爱情原就会让人失控。

  杨音沛有些倦累地张眼醒来,倏地一惊。

  眼前是一堵肉墙!她脸庞贴在结实温热的古铜色胸膛上!

  她心口不由得一跳,神智完全清醒。

  她竟会跟他意外发生一夜情!

  她虽能轻易谈恋爱,却不会轻易就能跟对方发展到亲密的关系,她观念并不保守,却也绝不随便。

  昨晚,她并不是醉到意识不清,她其实可以阻止状况失控,却没有,甚至还主动迎合……

  醒来的此刻,仔细回想昨晚的情景,她不免羞窘,也很懊恼,从没想过跟他的关系会越界。

  她一直只当他是纯粹的异性好友,从没将他视为会动心的对象,但在两人重逢后,几个月来密集的见面相处,她不知不觉对他产生不同的感情。

  她之所以跟他发生一夜情,绝不是只因酒醉迷糊、因彼此肉体互相吸引的欲望而已,而是她早已喜欢上他。

  她猛地诧异,她喜欢他!

  因这顿悟,教她心口霎时狂跳。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感觉变得不一样?

  是在牙买加两人巧遇时,他照顾发烧的她一夜,替她费心煮白粥?

  或在那之前,因他屡屡替她煮温热餐点,为她泡香醇咖啡,陪她渡过又次的情感失败,她对他不由得产生依赖和信任,无论大小事都习惯找他倾诉。

  她思忖着,仍无法厘清究竟何时对他开始有好感,对他的感觉不再是纯友谊?

  她之所以会跟他上床,是因为内心深处已对他产生情意。那他呢?他对她又有什么想法?

  她想从他赤裸的胸膛退离,碍于他手臂环在她腰际,担心动作过大将他吵醒,抬头欲确认他是否仍熟睡,未料被吓一大跳。

  当她一抬头,就与张眼的他四目相对,心口霎时重重一跳。

  “你……醒来怎么不出声?”她丽颜微愠,意图掩饰心慌与害臊。

  “怕吵醒你。”他一双黑眸温热地凝望她,声音低哑说道。

  前一刻他醒来,见她还偎在他怀里睡得安详,他完全不敢动作,就怕将她惊醒,只是略低着头,一直盯着她的发旋,回忆昨晚的点滴。

  她于是退开他胸怀,从床上坐起身,一离开他及棉被,不着寸缕的上半身完全袒露,她忙侧身背向他。

  “这里是……汽车旅馆?”她装冷静地看看身处的环境,一时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跟他来这里的。

  她虽有跟他滚床单的记忆,但在KTV跟他情不自禁接吻后,她脑门发热,也许因体内酒精发酵,她有一小段记忆非常模糊,记不清自己怎么跟他离开KTV,又怎么进来这里?

  “你说想找地方睡觉……”他面容有些不自在地解释,怕她误以为自己趁她醉酒迷糊,直接将她带来这里为所欲为。

  昨晚,两人在KTV意外接吻,因她转而主动吻他,令他惊诧不已,也不自禁更热切地吻她。

  两人深吻过后,他心跳如雷鼓噪不休,被她挑起更多欲望,而醉意迷蒙的她,双颊酡红,看起来更娇媚诱人。

  之后,他搀扶脚步飘浮的她离开KTV,欲搭计程车先送她返回她的住处。

  不料在马路旁等车时,她却嚷嚷着——“现在头好昏,不想坐车,我想躺下来睡觉……”她一颗脑袋边往他肩膀靠。

  “这里回你住处搭计程车半个多小时而已,回去就能好好睡觉。”他劝说道。

  “不要,不要!带我去那里睡觉,要不然就回KTV包厢。”她忽地像孩子般任性要求着。

  他因她指的目的地,一时很为难,可包厢退了,现在也不便带她返回KTV,让醉酒的她睡在那里,只能顺她的意,搀扶脚步不稳的她,走往前方不远处的汽车旅馆。

  虽说是醉酒的她要求他带她来这里休息,但那也是因她对他信任,不料他却在她不经意的撩拨下,顺势而为,内心不免感到愧意。

  “音沛,我其实……”向她道完两人会在这里的缘由,他面带一抹困窘,欲向她坦承自己对她的情感,绝非只是冲动的一夜情。

  不料她打断他的话,伸手爬梳凌乱微卷的长发,故做无谓,轻恼道:“啧!没想到喝醉真的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于佐刚,我们都是大人了,对这种错误不用太放心上,彼此还是朋友,OK?”她刻意说得率性,一脚跨下床铺,弯身捡起地上衣物,便要去浴室冲澡盥洗。

  忽地,她手臂被床上的他拉扯住。

  她只能回头看他,却不敢直视他的眼。

  她心口自醒来便失序跳动着,面对他的态度非常心口不一,不若嘴里所说,可以将跟他发生关系只当成醉酒后的错误,轻易就释怀。

  “音沛,我们……交往好吗?”于佐刚瞅着她,向她吐出早已决定的事。

  她听了,瞠眸愕然,随即细眉一蹙,微恼地摆开他的手臂。

  “别开玩笑了!你没必要因为上床,就要对我负责,提什么交往。”他认真的态度,反倒令她心生反感。“要是没办法继续当朋友那就算了,我才不要这种为了负责任的虚情假意。”她撇撇嘴,心口不由得一扯。

  那比他开口向她道歉,更令她觉得不好受。

  “我不是开玩笑,更非虚情假意,我对你是认真的。”于佐刚再度拉住她的手臂,急声辩解,就怕她误解他的心意。

  她再度转头,一双水眸直直瞅着他,诧异他的话。

  “我……其实早已喜欢上你,却因怕被你拒绝而胆怯,迟迟无法向你直接表明情意。音沛,我跟你上床,不是因为酒醉冲动,是情不自禁。”他看着她,一口气倾吐对她的真心情意。若此刻再不说明,他很怕她转身就走,将不再跟他有所交集。

  她听了,更感惊愕,心口不由得狂跳。

  “音沛,你会跟我上床,是不是也对我有一点点喜欢?”他探问道。

  昨晚的她,不像醉酒到意识混沌,她也热切迎合他,甚至在他一度想止步时,主动诱惑他,令他再难以招架。

  他清楚她的本性,绝非行为随便的女性,她清楚抱她的人是谁,若不是他,卷对他没有男女情愫的吸引力,她不会全然配合他,甚至与他达到欢愉高潮。

  他认为两人并非一时吸引,而是对彼此都存有情感爱意。

  他的提问,教她心口一突,一时不知该如何坦承,她后知后觉才识出内心对他的情感转变。

  “给我机会,让我成为你理想中的情人。”他一双深眸,对她流露真切恳求。

  “除了年龄我无法改变,但在心智上,我会成为你能依靠信任的成熟男人。”他信誓旦旦地保证。

  他清楚她对年龄很计较,忌讳跟同年或比她小的对象交往,除了因她父母失败的婚姻,令她对才相差几岁的姊弟恋存有阴影偏见,也因她大学曾跟同龄男孩交往,但对方幼稚不成熟,两人经常吵吵闹闹,恋情很快就收场,她之后便只选择年纪比她大的男性当交往对象。

  他意图说服她放下对年龄的成见,年龄与心智及个注成熟度,并不一定成正比。

  更何况已在社会历练数年的他,早比大学时她所认识的他,成熟成稳数倍,绝对有能让她依靠的肩膀和担当。

  她望着他,怔怔然,一颗心因他的告白,怦然悸动。

  他是真的喜欢她,才希望两人成为男女朋友?或者,是替要为一夜情负责的自己找借口?

  尽管心生一抹疑虑,她仍因发觉内心对他有男女情意,而答应他试着交往当男女朋友。

  当她向叶百合告知这个决定时,好友当下虽讶异,却又笑笑表示,早认为他们是适合的一对,诚心祝福她这次的恋情圆圆满满。

  她是喜欢于佐刚,却还无法将他当做结婚对象,不过仍顺从自己的心,和他展开新恋情。

  两人相处模式开始改变,他会周末两日都排休,安排约会行程,陪她逛街、看电影、吃饭、看夜景,亦有户外踏青活动。

  平常日的中午,他会打电话问候她今天的心情,询问她当天大概几点下班?晚上打算吃什么?他便先准备食材,等她来咖啡馆时替她烹煮晚餐。

  两人正式交往两个礼拜,她曾认为他只适合当好朋友,没料到成为男友身分的他,对她更包容呵护。

  每当两人外出在街道步行时,他总会牵起她的手,温热的大掌将她冰冷的柔荑紧紧包覆,直到她这只手暖了,他便跟她交换左右位置,改以另一只大掌为她另一只冰冷的手加温。

  他刻意的行为,令她觉得很温暖、很甜蜜,更真切感受到谈恋爱的真实感。

  这日,易千阳来咖啡馆不见于佐刚,只看见人坐在吧台前喝咖啡的杨音沛。

  “阿刚不在?还是进厨房替你煮东西了?”他拎着公事包往她旁边落坐,笑问。

  他已得知她与好友展开交往,内心替终于敢表达感情且得到回应的好友,感到很欣慰。

  “二店那边临时有事要他过去处理,他待会就回来,要打电话给他吗?”杨音沛问道。

  “没关系,我事前有通知他会来找他。”易千阳从公事包拿出笔记型电脑,“我是来跟他讨论咖啡馆网页更新的事,要不你先看看,给个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