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合,你怎么没说不方便?那样我就不勉强你来KTV了。”

  前几日她打电话约叶百合到KTV庆生,她欣然同意,完全没告知怀孕不方便的情形,而她上个月见到她,她肚子还没这么大颗,是以完全没多想。

  于佐刚见状也步上前,面露一抹担心。

  “唉唷,没事啦!我只是孕妇,又不是病人,而且离预产期还久,自己搭公车都没问题,是我老公坚持要陪,还硬要搀扶。”叶百合不免尴尬又好笑地解释。

  “那……你能唱歌吗?还是,人有到就好,你可以先回去休息。”尽管好友适么说,可是站在她身边英俊却寡言的丈夫,神情有些严肃,令她不好要她留下来作陪。

  “当然可以!我在家也常唱歌,宝宝每次听到我唱歌都会跟着打拍子。”叶百合摸摸隆起的肚子,笑咪咪地说道。

  “不过,我老公坚持不唱歌,他只负责拍手,你跟于佐刚不要硬塞麦克风给他喔!”她替坚持陪她来KTV,却一再扬言绝不唱歌的老公做申明。

  “你这么说,害我好想听听魏医师的歌声,是不是有魔音穿脑的功力?”杨音沛看了一眼正经八百的魏慕臣,开玩笑道。

  她接着拉过他握着的叶百合的手臂,“百合让我护送就行。”她搀扶着叶百合往电梯走去,边转头提醒一旁的于佐刚,“蛋糕别忘了。”沙发上搁着她和他各自带来的蛋糕。

  于佐刚于是提着两个方型盒装的蛋糕,还有一袋超商塑胶袋,里面是杨音沛买的半打啤酒。

  魏慕臣则一手提着妻子要送寿星的礼物袋,问道:“要帮忙吗?”

  “不用,没问题。”于佐刚微微一笑道。

  他内心不免有些困扰,没想过叶百合会带丈夫一起来,他准备的订制蛋糕,有特殊造型,是为了向杨音沛告白的。

  他不介意在叶百合面前向杨音沛告白,那也许还能让他多一点勇气,但若有魏慕臣在场,他则会感到别扭而难以行动。

  稍后,当魏慕臣第一次踏进灯光昏暗的KTV包厢,不禁有些惊奇地研究四周环境,自古代穿来的他只曾透过电脑网页资讯得知现代人这种特殊的消遣方式,他看着以杨音沛起首,三个人各自拿起厚厚的歌本,甚至直接坐在电脑萤幕前抢着点歌。

  不一会,前方大萤幕出现影像,接着音乐大声奏起,令他惊了下,不过他面容淡定,曲膝坐在沙发上,双手交迭于膝,当个旁观者。

  杨音沛先拿着麦克风,直接大声高歌,而妻子也拿起一支麦克风,开心地跟着唱起来。她们显然是唱台语歌,他虽看着字幕仍不太懂字义。

  “喂,你要口白啊!”杨音沛叫唤于佐刚跟着加入合唱。

  “你生日,怎么点《内山姑娘要出嫁》?”于佐刚看到第一首歌出现,实在很想笑。

  他有多久没听到这首歌了?她的声音其实较适合唱国语慢歌,她却常喜欢挑战台语歌,还会故意挑俗又有力的老派男歌手的歌来嘶吼。

  他以为她如今已是优雅熟女,没想到她轻易又变回大学时的她,而将为人母的叶百合,也配合着她一起大声唱和,令他发噱。

  “这是我今年的心愿咩!”杨音沛笑道。其实对于结婚,她已没那么急促的心态了。

  闻言,拿着麦克风的于佐刚,差点就想对她直接告白。

  “快快,换你“嘿休嘿休”了!”杨音沛催促道。

  于佐刚不免尴尬,翻个白眼,“你这样讲会让人想歪。”她是不是忘了在座还有旁人?

  “谁想歪啦?魏医师吗?没有啊!我看只有你心术不正。”杨音沛看向面容淡定的魏慕臣,转而又看向于佐刚,白他一眼吐槽道。

  她又不是第一次唱这首歌,也不是第一次要他唱口白和声。

  于佐刚确实对现在的她产生心术不正的念头,此刻跟她唱歌的心情,也与过去大不相同。

  “于佐刚,那你跟我老公一起口白!”叶百合笑呵呵的,随即将自己的麦克风递向身旁的魏慕臣。

  前一刻,明明是她提醒着别塞麦克风给他,这会却自己先起哄,她其实也很想听从不唱歌的老公,破例唱一两句。

  “哈哈!好耶!这有梗。你们两个一起“嘿休嘿休炉卡休”,我会想歪!”杨音沛拿着麦克风吆喝道,已经笑到弯腰。

  于佐刚嘴角微微抽搐,只能用力翻白眼,尴尬又无言。

  魏慕臣却有些状况外,听不懂他们的笑话梗,只能面露一抹尴尬,笑笑地推拒妻子递在眼前的麦克风。

  就这样,第一首歌就被杨音沛给闹开了,笑闹间,根本也没把整首歌唱全。

  她不禁扬言待会要再唱一次,一定要逼他们两个大男人合唱“嘿休”口白。

  接下来第二首歌,也是她必点的台语招牌歌——《非常女》。

  她站起身,走近大萤幕前,不顾形象地扯开喉咙飙唱高音。

  叶百合也起身要上前,因这首歌她过去总是会跟杨音沛一起高唱,不过她却被老公拉住。

  魏慕臣提醒着,“坐着唱就好。”他怕大腹便便的她情绪太激昂,有什么闪失。

  尽管魏慕臣对这听不出歌曲悦耳与否,非常吵杂喧哗的空间,一时有些适应不良,却看见妻子笑容灿烂,一首接一首与另两人一起交换唱着,看着他们三个大学时代的好同学又聚在一起和乐融融,他也感染了他们的欢快气氛。

  开怀歌唱间,他们点了几盘点心跟饮料边吃喝着,而杨音沛自备的啤酒,就只有她跟于佐刚分着喝。

  几首歌过后,叶百合插播一首生日快乐歌,要杨音沛先庆生切蛋糕。

  “要切哪个蛋糕?还是两个一起来?”杨音沛先打开茶几上自己买的那个蛋糕纸盒,她没想到于佐刚也买了一个蛋糕过来。

  过去她生日,都是她买蛋糕请他们吃,而他们则买礼物送她。

  于佐刚一见她要拆另一个蛋糕,内心紧张了下。

  原本他计划着由他打开蛋糕盒,先让叶百合看见上面的图案和字样,以叶百合的个性,肯定面露惊讶,先替他问出他对杨音沛的心意,而他便能顺其自然向她吐实。

  若有叶百合在场,就算被杨音沛拒绝,气氛也不会太尴尬,他可以装作泰然自若跟她继续当好同学,之后再想法子对她另外展开追求行动。

  一如易千阳所言,在感情方面,他确实小心翼翼过了头,尤其爱上的对象,是同窗好友的她。

  而他对她的感觉,又与大学时对叶百合单纯的暗恋大不同。

  其实,这段时间他曾几度向她语带暗示,尤其在两人回国后不久,她再度到咖啡馆,他关心她感冒是否已痊愈,她进而向他提起为什么讨厌去医院的缘由。

  他听了不禁向她告知,他很乐意陪她就医,只要她日后有需要,尽管打电话找他。

  她听了,却是笑笑地摇摇头,谢绝他的善心。

  “你虽是好麻吉,但这种事要找男友作陪,我才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他当下不禁冲动脱口而出,“那就假装把我当男友差遣。”说完,他内心急跳不已,虽是假设语句,却因终于表达出比较直接的意图,紧张着她的回应。

  未料她看看他,面露一抹轻笑,只当他是开玩笑。“你忘了我最基本的原则,不跟比我小、甚至同年龄的异性交往,所以,没办法假装欸!”她轻耸肩,故做遗憾。

  他听到当下,不由得心一沉,那宛如他已告白被拒绝。

  但他并没有因此就灰心放弃,之后仍试图找机会向她好好告白,却屡屡只能委婉暗示,难以向她直接表明内心情意。

  就因曾间接被她回绝两人当男女朋友的可能性,他才对向她告白更没信心,因此挑选这个时机,想藉由蛋糕上面写下的字,替他先道出那个迟迟说不出口的关键字。

  然而,现在情况却又变得不适合告白了。

  “那个,两个蛋糕都切吃不完,还是这个晚点带回咖啡馆,让依玲他们们再替你唱一次生日快乐歌,大家一起分吃蛋糕。”他不禁阻止她拆开他带来的蛋糕,因他实在不想在魏慕臣面前向她告白。

  尽管他对叶百合早没有男女情愫,但当初向她告白被拒,她选择跟已离婚有小孩的魏慕臣交往,他内心对对方难免有些疙瘩,不禁担心若杨音沛拒绝他,他的立场会很尴尬困窘。

  “喔,那也好,就先插这个蜡烛。”杨音沛接受他的建议,将蜡烛插在自己买来的蛋糕上。

  稍后,大家一起为她唱生日快乐歌,而坚持不唱歌的魏慕臣,就只跟着一起拍手。

  她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开心地分给每一个人。

  叶百合将礼物提袋递给她,于佐刚也有准备一个小礼物送给她。

  她笑盈盈地道声谢,没来得及拆礼物,因听到她喜欢的歌出现,忙又拿起麦克风唱起来。

  接着,另两人也各自拿起麦克风,继续抢着飙歌。

  杨音沛订了三小时的包厢,约莫过了两小时后,魏慕臣有些抱歉地提议要先离开,怕妻子太累。

  叶百合虽想抗议,但杨音沛也要她先回去休息,笑说等她之后“卸货”,有得是机会再好好一起飙歌。

  待他们离开,包厢只剩她跟于佐刚,于佐刚不禁认为时机到了,该向她拆蛋糕告白。

  “音沛,要不要再吃蛋糕?”他先问道。

  “不要开了。”她阻止动手要拆开另一蛋糕纸盒的他。“我买的都还没吃完,好腻喔!我要吃咸的,再点几盘咸点心当下酒菜,啤酒喝完了?那再叫几罐。”她拿起桌上摆的几个啤酒罐,摇晃了下,确认皆已清空。

  “要叫点心没关系,别再喝酒了。”于佐刚温言劝道。她买来半打啤酒要他一起喝,他才喝两罐,她已解决掉四罐。

  “唉唷,怕什么?等一下坐计程车回去就好了,反正你有喝也不能开车,再多喝一两罐没关系。”杨音沛已按下服务铃,跟不久后进来包厢的服务生又加点几盘点心跟啤酒。

  她今晚不是因失恋而喝酒,而是很高兴好同学再度陪她庆生欢唱,她已很久没尽兴喝啤酒,且不是一人独饮,有人可以一起干杯,这才想喝个痛快。

  于佐刚只能陪着她一起吃喝,继续唱歌,当两人又解决完几罐啤酒,都有些微醺了。

  不久,服务生来通知预订时间将到,询问是否再续唱,或要结帐。

  她表示要结帐,拿起一旁的包包要掏信用卡,于佐刚已早一步从皮夹掏出三张千元钞,递给服务生。

  “喂,说好让我请唱歌的。”她有些不满他抢着付帐。

  “下次一定让你请。”他莞尔笑道。

  服务生随即转身离开包厢。

  她没再跟他争辩,站起身,“我去厕所。”

  一起身,她一阵晕眩,脚步飘浮,身子不由得向沙发歪倒。

  “没事吧?”于佐刚及时拉住她的手臂。她身体重心转而倒向他,他顺势往身后沙发坐倒,而她则坐在他大腿上。

  “好像……有点醉了……”她双眼迷蒙,望着有些模糊的他的脸容,红唇弯起一抹笑靥。

  虽醉意朦胧,她却没觉得不舒服,反倒有种轻飘飘的舒坦快意。

  他低凝她有些醺然且充满女性魅力的丽颜,心口一紧,且她就坐在他大腿上,也令他身体不由得紧绷。

  他想将她拉开,却又难以动作,他一直渴望与她亲近。

  他情不自禁低头倾靠向她,她没闪躲回避,静静地等待他的靠近。

  当他的薄唇轻触到她柔软的唇瓣,他心口一跳,不敢继续贪求,就怕下一刻她会推开他,指责他趁人之危。

  没料她却主动靠近他,她甜蜜的唇,完全贴覆他的唇。

  他瞠眸骇住,讶异她竟会转而主动吻他!

  她知道此刻的行为不应该,她跟他只是单纯的异性好友,却因他的气息太过温暖舒服而情不自禁。

  虽置身室内,还喝了酒,但现在是冬天,她手脚仍很冰冷,醺然之际,失去理性判断力,只出于直觉,想汲取他身上温柔又温暖的热度。

  因她主动深切地吻他,他不禁也大胆回应,搂着她,四片唇纠缠着,深深汲取彼此的气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