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人途中先一起吃过午餐,才在午后抵达海拔一八00公尺以上的蓝山山脉区域,来到这处位于山坡的小型咖啡庄园。

  庄园主人欣然欢迎他们到来,先在户外冲煮自种的蓝山咖啡请他们品尝。

  “坐在这里眺望蓝山风景,喝着正牌蓝山咖啡,好浪漫、好有FU!”杨音沛端起咖啡杯,深深嗅闻浓郁芳香的顶级咖啡,心肺满足,丽颜粲笑。

  于佐刚凝望着她的美丽笑颜,心房不由得颤动。

  回想昨晚,她一度发烧严重呕吐,面容苍白,身体虚弱到差点要昏厥。

  此刻,她已完全恢复精神奕奕,虽穿着轻便裤装,脸上只有淡妆,并没有特别打扮,他却觉得被翠绿群山包围,置身大自然的她,更显得美丽。

  “对了,为什么这里叫蓝山?”她提问,一双美眸再度望向那方山峦欣赏着。

  “嗯,远远看去,远处群山好像真的笼罩在一层幽幽的蓝色氛围中,有点飘渺空灵,还有点神秘。”

  于佐刚向她道出典故,“以前有一位英国士兵,来到牙买加岛,看到山峰笼罩着蓝色光芒,大呼:“看啊!蓝色的山!”,这里因此而得名。”

  他望着她,温润嗓音接着又道:“牙买加岛被加勒比海环绕,每当晴朗的日子,灿烂的阳光照在海面上,环外的群山因蔚蓝海水的折射,便被笼罩在一层淡蓝色的氤氲中。”

  “噢,原来那是海水折射出的梦幻蓝光,感觉更浪漫了。”杨音沛又喝了一口蓝山咖啡,点点头。

  她怎么感觉眼前的他,也仿佛被一层光映照着,令她望着,心有些恍惚。

  于佐刚薄唇轻掀,继续说道:“其实在澳洲东半部,也有蓝山山脉。不过那是由于山上生长不少案树,树叶释放的气体聚集在山间,形成一层淡蓝色的薄雾,因此被称为蓝山。”

  “哇,于佐刚,你怎么那么博学!”听他又举出另一座“蓝山”典故,她不免讶异他的丰富知识,不仅只于和咖啡相关的事。

  “那是因为我去澳洲打工时,跟易千阳去过那座蓝山山脉旅游,看景点简介得知的。”被她夸张称赞,他竟有些不好意思。

  “那澳洲的蓝山,跟这里的蓝山,哪座比较有魅力?”她笑问。

  他楞了下,一双深眸凝着她,“这里。”

  “为什么?”她再探问,想听亲眼经历的他,进一步比较两边蓝山山脉风景的差异性。

  似乎,她不只喜欢听他谈论咖啡经,她发觉她愈来愈喜欢听他说话的声音,喜欢听他温润略低沉的嗓音,不疾不徐侃侃而谈她所不知道的事。

  “因为,这里有你……”他低声脱口说出,内心倏地一阵急跳,忙低头端起杯子,喝一口咖啡。

  因他音量忽然变小,杨音沛没听清楚,微楞了下。“因为这里有什么?”呐呐反问。

  见他随即低头喝起咖啡,她笑笑地意会道:“对你来说,当然这里更有魅力喽!因为有你最爱的蓝山咖啡嘛!”

  她说着将咖啡杯高举向他,“一起向美丽的蓝色山脉干杯!”

  于佐刚抬眼看她,原以为不经意泄露对她的情意她能明白,没料到她径自另做解释,他不免有些无力。

  他很想说,此刻的她比他手上这杯极品蓝山咖啡更有魅力,更令他钟爱,更令他渴望品尝。

  无奈他不是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也绝说不出这种浪漫情话。

  他只能端起自己的咖啡杯,和她的轻轻碰撞,淡扬唇角道:“干杯!不过别一口气干完,那就失去好好品尝蓝山的雅兴了。”

  “于佐刚,你变浪漫喽!”她笑咪咪地说,将咖啡杯就唇,优雅地啜一口。

  从她口中,听到他有浪漫气息,令他再度怔忡。

  是不是,他已具有能吸引她的条件?

  两人悠闲地品尝完一杯极品蓝山后,庄园主人接着带他们参观咖啡园,简单介绍这里咖啡树种植的情形及摘采咖啡豆的过程。

  这些细节于佐刚早已知悉甚详,但见初次看到咖啡树的杨音沛一脸好奇兴味,他于是比庄园主人更仔细地向她做介绍,教她分辨咖啡豆成熟与否。

  “我只在电视上看过咖啡树跟果实,还没真正见过。”

  “那一定没吃过咖啡的果实。”于佐刚微弯身,从低矮的咖啡树摘下两颗已成熟的红色果实,将一颗直接抛进自己嘴里。

  “可以直接吃?好吃吗?”杨音沛好奇地问道。

  他随即将手上另一颗小小红色果实递向她,原以为她会伸手接下,不料她竟仰起脸,张嘴要他喂食。

  他楞怔了下,将拎在两指间的红色果实送进她嘴里。

  她含住果实的同时,两片柔软唇瓣也轻轻含住他指尖,他的指尖不由得泛起一阵麻意,心口如羽毛轻搔。

  他不禁盯着她因咀嚼而轻蠕动的樱唇,胸口躁热,涌起一股欲望,喉结滚动,不自觉咽下口水。

  他忘了前一刻嘴里含进了一颗咖啡果实,不小心连同咖啡豆一起吞咽下去。

  她令他一而再地横生欲念,她也是第一个能一再轻易撩拨他心弦的女性。

  “果肉甜甜的耶!中间的咖啡豆可以吞下去吗?”她咀嚼含进嘴里的咖啡果实,品尝带汁的些许果肉后,不免纳闷方才吃下果实的他,怎没将咖啡豆种子吐出来?

  “咖啡豆要吐出来。”他沉声提醒着,因方才内心骚动而失神,面带一抹困窘。

  “可是,你吞下去了欸!”她将啃完果肉的咖啡豆吐出来,莞尔笑问忘了吐子的他。

  “我有练过,你不能学。”他只能以玩笑口吻掩饰因她轻易就慌乱的心弦。

  “是喔!那是不是跟麝香猫一样,整颗果实吞下去,再用自然的方式把咖啡豆“生”出来?”她望着他故做一脸正经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着调侃。

  “我可以“生”出来请你喝。”他顺她的话回道。

  “好恶喔!”她夸张摆出嫌弃的表情。“刚刚才觉得你有气质有学问又浪漫,马上就被打回原形了。”

  “那是你起的头好吗?”于佐刚睐她一眼。

  他前一刻也觉得喝咖啡的她美丽优雅,气质满分,不料她突然天外飞来一笔,宛如大学时期,会跟他说些没营养的玩笑话。

  原本两人说笑着,她却忽地瞠眸一悚。

  他才觉疑惑,她霎时惊声尖叫——“剌牙!”

  她整个人往他胸前飞扑,一双手还紧搂着他,身子轻颤。

  她突然投怀送抱,教于佐刚心口猛地一震,他只能镇定内心的波澜,先关心无端受惊吓的她。

  “哪来的剌牙?”

  “旁边那棵树……”她紧揪他的衣服,一颗头埋在他胸前,声音颤抖。

  她差一点就被那从树枝荡落的可怕生物袭击,不免一阵头皮发麻。

  于佐刚往她身后的那棵咖啡树望去,仔细寻找令她花容失色的生物。

  “那不是剌牙,也不是大蜘蛛,只是黑色大甲虫。”他寻见咖啡树枝间那黑色昆虫的样貌,轻拍她颤抖的肩头,澄清道。

  “真的……不是那个?”她有些怀疑地问着。

  “不是。要我捉给你确认吗?还是,你也怕甲虫?”

  “我不怕甲虫。”她这才抬起头,望着他强调。,

  他低凝她的丽颜,她因惊吓过度飙出泪花,阳光映照下,长长的睫毛沾上些许泪珠而泪光闪闪,看起来楚楚可怜。

  他心口再度骚动,胸口热烫,她双手还环在他腰际,他的手也为安抚她的情绪而贴着她背脊。

  他不由得缓缓低头靠近她,渴望亲吻她,以行动安抚此刻有如受惊的小鹿,柔弱可人的她。

  她仰头,怔怔地望着他愈靠愈近的俊容,心口不由得怦跳,已非前一刻因惊吓而慌乱的心跳。

  他想吻她吗?她内心非常怀疑,却也没想转开脸回避。

  她,似乎有点期待。

  当他高挺的鼻尖几乎要触碰到她的鼻尖,她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过脸庞,心跳更怦然。

  “发生什么事?”忽地,一道声音窜入,瞬间打散两人的暧昧氛围。

  “杨小姐没事吧?”庄园主人走近他们问道。前一刻听到她忽然尖叫,在不远处的他,忙过来探究竟。

  于佐刚回了神,抬起头,与她分开一点距离。

  差一点,他就忍不住吻她了!

  杨音沛也退开他胸膛,转头看向庄园主人,一手拨拨头发,有些尴尬地解释是她误以为看到大蜘蛛而吓到。

  庄园主人听了,不禁呵呵笑,随即带他们再去参观采收后咖啡豆的人工处理程式,及最后的烘焙过程。

  因那小意外,杨音沛之后与于佐刚四目相对时,内心不免有些不自在。

  似乎……她跟他,隐隐出现一股暧昧氛围?

  结束出差之后,两人在不同时间各自返国,她跟他的相处,似乎也一直存在着那层似有若无的暧昧……

  回台湾后,尽管感觉两人间有些微改变,杨音沛仍一如平常的和于佐刚相处。

  她还是偶尔会在下班后带着一袋生鲜食材到咖啡馆,要他替她烹煮晚餐,周末也常来咖啡馆消磨时间。

  有几次,她感觉于佐刚对她有些欲言又止,神情怪异,可每每她追陴,他却又顾左右而言他,不了了之。

  “你生日快到了,有打算怎么庆生吗?”于佐刚将冲煮好的咖啡端给她问道。

  自从两人从牙买加回来,他便一直想找机会向她告白,却又在紧要关头屡屡退缩而咽下重要的话,不免担心一旦说出口,两人无法再这般和谐自在地相处。

  他心生矛盾,却又不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也担心早已走出上段情伤的她,也许不久又遇到下一个对象。

  他给自己订下最后通牒,要在她今年生日,向她告白情意。

  “好久没唱歌了,要不,这次庆生找你跟百合,我们三个人去飙歌。”杨音沛思忖了下,笑笑地做出决定。

  学生时代,因她爱唱歌,庆生都去KTV,出社会后,能去KTV的机会变少了,就算庆生时想去,也认为邀请半生不熟的同事同行,无法尽情恣意飙歌,顶多只找叶百合,两人包厢欢唱,不过也觉得单调了点。

  自从叶百合结婚后,两人多是吃顿饭,互送礼物庆生而已,她不免有些怀念大学时三个人同乐,肆无忌惮飙歌的情景。

  那时的她总能不顾形象,跟他争抢麦克风,也不在意歌声优美与否,只为尽情享受飙歌乐趣,而她就算因心情不好才去KTV,也能藉此宣泄坏情绪。

  于是,在一月下旬,杨音沛生日当天晚上,三人相约去KTV陪她庆生。

  只不过她没考虑到叶百合如今已是大腹便便,带着八个多月大的球体,总些不便。

  她与先到的于佐刚坐在KTV大厅等候,只见叶百合出现,旁边还跟着英俊高挑的丈夫,而对方搀扶着她的手臂缓缓走进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