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8章(2)

作者:七巧
  两小时后,他拿起耳温枪欲再替她量体温,他对看似熟睡的她先告知一声,见她没张眼回应,便在床边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替她量耳温。

  他看着耳温枪显示的数字已下降,虽还比正常体温高些,却已放心不少。

  “音沛……”他再度轻唤她。

  床上的她仍没回应,显然真的熟睡了。

  他仍蹲着身子,不由得伸手,大掌轻贴她额头,用他的手掌再次确认她的体温。

  床上的她,忽地动了下。

  他不禁缩回手臂,而她略侧过脸,正好与蹲在床侧的他面对面,只不过她仍闭着眼,并未醒来。

  他怔怔地与她熟睡的脸容对望半晌,不由得又将手探向她的脸庞,轻轻摩挲。

  她原本苍白的脸色,已恢复一些自然气色,甚至双颊有些红晕。

  她皮肤细腻光滑,令他有些爱不释手,而她漂亮性感的唇瓣,更令他心猿意马。

  他不禁低头倾身向她,高挺的鼻尖轻触到她秀气的鼻子,深深嗅闻她身上的气息。

  他的薄唇,悄悄地贴覆在她鼻侧,缓缓地下移,就要触及她柔软的唇瓣。

  当他忍不住想吮吻她诱人的蜜唇时,她忽地又动了下,令他倏地清醒,忙抬起头,与她分开一些距离。

  床上的她,依然没醒来。

  他看着她,心口鼓噪,狂跳不止。

  他差点就趁人之危偷吻她,甚至已在犯罪边缘了!

  他站起身,有些窘迫地捉捉头发,认为自己方才的行径很不应该。

  忽地对她涌起强烈欲望,令他心生一抹愧疚。

  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已过晚餐时间,而他尚未用晚餐。

  心想先去解决肚腹的饥饿感,就不会看着她而觉饥饿了。

  他转出她的房间,下楼到餐厅简单解决晚餐后,外带一份清淡的三明治上楼,想着她若半夜醒来便能食用。

  结果,她一直熟睡到天亮,而他就坐在一旁沙发,看着床上的她,一夜未眠。

  早上六点,杨音沛张开眼皮,感觉睡了很久很久。

  她撑起身子,从床上坐起身,不由得伸手拍拍有些沉重的后脑杓。

  “还头痛?先吃点东西再吃药。”

  突来的声音令她吓了一跳,一时没想到房间还有别人。

  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的于佐刚,想起昨晚他抱她回房间,替她买药,还答应要陪她,没想到他真的陪她一整夜。

  “你……一直在这里?”

  “嗯。昨晚有下去餐厅吃饭,替你带了一份三明治,不过你一直没醒来,那三明治也不新鲜了。你先去盥洗,想吃什么?我去餐厅带上来给你。”他走近床铺,拿起床头柜的耳温枪,微弯身,再测一次她的耳温。

  半夜时,他曾替她量过,已恢复正常体温。

  此刻,他再看一次耳温枪,仍是正常温度,完全放心了。“还好,已确实退烧,待会吃完早餐,吃感冒药跟维他命C发泡锭就可以。”

  她不禁仰起脸,怔怔地看着他。

  他自然地替她量耳温,令她心口轻荡了下。

  方才乍见他留在房间照看发烧的她一夜,她心湖也泛起一股温热和感动。

  “于佐刚,谢谢你。”她唇瓣一弯,向他由衷致谢。

  她不禁感激老天爷,竟能在这里巧遇他,接受他的帮助,否则在异国生病,真的会很痛苦、很孤单凄凉。

  “没什么,你快点康复最重要。”于佐刚宽慰说道。“早餐想吃什么?”他再问一次。

  “我没胃口。”她轻摇螓首。

  尽管昨晚没进食,且还狂吐过,现在胃部空荡荡的,但她没什么食欲,加上这里食物都以肉类和海鲜为主,她此刻对大鱼大肉的荤食没兴趣。

  “不吃不行,会更没体力的。”于佐刚劝说着,建议道:“不想吃油腻的肉类料理,我拿个三明治跟全麦面包给你简单果腹?”

  她再度摇摇头,“现在唯一想吃的,只有什么都不加的白粥。”

  向来喜欢美食的她,莫名想念白粥的滋味,想起她遥远记忆中,小时候母亲曾煮白粥给发烧后的她吃。

  于佐刚思忖了下,“你等等,我替你弄来。”

  “这里没那种东西啦!”她挥挥手,他的好意她心领了。

  “你下床去盥洗后,用三百毫升温开水或冷开水先泡颗发泡锭喝完,我一会帮你准备早餐送来,吃过早餐再吃感冒药。”他交代完,转身离去。

  她不认为他能在这饭店餐厅找到白粥,就是外面也买不到,不过仍先下床进浴室盥洗,之后简单冲个澡,换套干净的衣服。

  待她从浴室出来,听从他的交代,拿颗发泡锭冲泡饮用,才喝完就听到开门声。

  于佐刚端着餐盘,而餐盘上竟是一碗冒着白烟的白粥。,

  她一脸惊诧,“你去哪里变来的?”

  “我拜托饭店经理,借用了一下厨房,自己煮的。”他将餐盘置在茶几上。

  “这里也有米,要煮碗粥并不是不可能的任务。”他笑笑说道。

  “你自己煮的?!”一听是他借饭店厨房亲自煮的,她心口震荡,比起看见他端来全套法式料理,更令她动容。

  “我只是随口说说,没要真的为难你。”她感动之际,不免有些歉然。

  过去她常带着食材去他的咖啡馆,顺理成章要他煮东西给她吃,他从未拒绝她每每有些任性的要求,但这里不比在国内,只要想象他向饭店经理拜托的情景,她便觉得过意不去。

  “我没觉得为难。”他澄清。

  尽管是费了一番唇舌,才说动饭店经理同意让他借用厨房,为生病的朋友煮碗白粥,但能达成她小小心愿,他便觉很欣慰。

  “于佐刚,你真是体贴温柔的好男人耶!”稍后,她坐下来,端起他费心替她煮的热烫白粥,小口小口地吃食,边对他大力称赞。

  过去,他虽替她煮过不少顿晚餐,她总是自然接受,认为彼此是好友,她自备食材差遣他替她料理晚餐并没有什么,何况她也有付他工资。

  然而,此刻置身国外的饭店,吃着他特地为她煮的一碗白粥,她心口热呼呼。

  虽然白粥清淡无味,她内心却满溢各种滋味,除了感动他的付出,似乎还涌现不同的情感。

  因他照顾发烧感冒的她一夜,她现在看着他,不时心口就泛起一丝不明悸动。

  而大学时对他的认知,并没有感觉他很会照顾人,是这几年的改变,或过去她忽略了?

  待她喝完白粥,他已端来一杯温开水,并拿颗感冒药跟胃肠药让她服用。

  “还会头痛反胃吗?”他关心问道。

  “刚起来头有点沉重,现在好多了,昨晚睡很久也睡很饱,体力精力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她笑盈盈地强调,而前一刻才喝完一碗温热白粥,感觉胃部温暖舒服,并没有任何反胃的迹象。

  “你今天有什么行程?”

  “今天自由行。”她面露一抹轻松,又道:“昨天已跟同行的总经理特助完成签约任务,今天是公司给的休假日,可以在这里自由观光一天,明天中午便要离开,飞回台湾了。”

  虽出差八天,但因路途遥远,来回一趟飞行加等待转机的时间就要耗去三天有余,因此实际在这里停留的天数很短暂。

  “你呢?工作进度怎么样?”她转而问他,他跟她一样,也是前天抵达这里。

  “呃,你先前预订住的饭店不是在京斯顿市区吧?”她这才纳闷他昨晚怎会出现在这个饭店。

  “前一晚是住在蓝山山脉附近的郊区饭店,昨天白天已先拜访一处咖啡小庄园,原本昨晚要返回同一间饭店,不过我对那里的住宿环境不太满意,所以还是改来市中心住宿。”他淡然解释。

  其实有一半原因,是先前便得知她公司安排的下榻饭店,他想碰运气,改来这饭店住宿,看能否跟她巧遇。

  “我今天要去另一个咖啡庄园,你不是答应过若在这里巧遇,要陪我去买咖啡?”一得知她完成工作,他便借故要她兑现开玩笑的承诺,期待能与她同行。

  “那有什么问题。”她立即笑咪咪地应诺。

  原本今天是要跟总经理特助一起到附近观光,也或许之后会各自行动,但比起跟半生不熟的已婚男特助去观光,或独自一个人逛街购物,她更想跟他一起行动,也对去参观咖啡庄园较感兴趣。

  稍后,她向住同楼层相隔几间房的卢特助告知一声,因巧遇同学好友,打算跟对方去蓝山山脉。

  卢特助看着她身旁站立的高壮男人,发现对方看杨主任的眼神流露一抹温柔,于是开玩笑调侃,“真的是巧遇吗?还是男友特地追来这里陪你?”

  虽跟采购部主任杨音沛只算是泛泛之交,这次两人一起出差,一路上闲聊不少,才发觉她还颇容易相处的,而外型亮丽的她,曾受到公司一些单身男同事的青睐示好,不过听说都吃闭门羹,甚至还有人羡慕他这次能跟她一起远行出差数日,但他已结婚有小孩,对她绝没半点非分之想。

  此刻,看她和所谓的大学同学站在一起,两人感觉很登对,彼此间隐隐有股亲昵的气氛,不像只是同学旧识,该不会真的是男友而故意隐瞒?

  明明是一句玩笑话,杨音沛心口却失序一跳,只能笑笑澄清,两人确实是大学同学,而对方也是来出差,刚好巧遇。

  于佐刚因陌生人的一句玩笑话,微微怔忡,却又因杨音沛一再澄清解释而失落。

  不过他很快就抹除那些低落的思绪,随即带着愉快的心情和她离开饭店,搭车前往京斯顿东北方蓝山山脉的一处小型咖啡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