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所以,你跟他分手了?”于佐刚进一步确认问道。

  他不介意被她扯住手臂,听她情绪激动地抱怨感情再度遇到挫败,甚至因得知她跟以为要结婚的对象失和,内心竟感到很宽慰。

  “是还没说出分手的决定,但我已很笃定地将他判出局了。我这几天找你,就是想先跟你吐苦水,听完你的意见,就要好好跟他摊牌。”

  过去若遇到感情不顺遂,她总是先跟好友叶百合倾诉抱怨不满,而这次却第一个想找他诉说心中的郁闷,又因接连找不到他,不禁更烦躁。

  此刻,向他一股脑儿倒完垃圾,发泄憋了数日的郁闷,及对感情的失落,她觉心口舒坦多了。

  “你之前说得对,我不该那么急着找结婚对象,结果又一次差点鬼遮眼,被冲昏头而迷失。”

  “音沛我……”于佐刚忽地涌起一抹希望,想向她吐实对她的情感。

  这时,身后忽地传来咖啡豆爆裂声,令他猛地一惊,转头看向还在运作的烘焙机。

  前一刻,他正要把机器关掉,却因她突然闯入,接着便听她劈里啪啦倾吐一堆,他竟没发觉身后不锈钢桶里咖啡豆散发的香气转变,任由已烘焙妥的咖啡豆又继续烘焙,直到出现焦味。

  他只能关掉机器,将这批烘焙失败的咖啡豆报废。

  “烧焦了?对不起,都是我顾着说话,害你忘了关掉机器。”杨音沛一脸歉然。

  “没关系。”于佐刚完全没追究,只想着是自己一径专心听她说话而疏忽了。

  比起损失将近半麻布袋的咖啡豆,他完全不觉心疼,反倒因听到她将结束一段恋情,原本窒闷阴郁多日的心情,再度看见一丝曙光。

  “我帮你。”见他要将焦黑的豆子从不锈钢桶舀起,她伸手想帮忙。

  “你别碰。”他立刻拉开她的手,阻止她触摸烘焙过的热豆子。“小心烫到。”

  “很烫吗?那你还直接用手捧?”她纳闷。

  他虽手拿不锈钢水瓢欲将焦黑的咖啡豆舀出,另一手却直接将豆子扫进水瓢中。

  “我习惯这种温度,你细皮嫩肉会烫到,还有别靠太近,机器的钢桶很热。”他再度提醒。

  “我没那么细皮嫩肉好吗?”她不免好笑。

  她仍是探出手,往他手持的不锈钢水瓢,先小心翼翼地捏起一颗豆子试温度,接着便捉起一小把放在自己手心。

  “不会烫,温温热热的。这豆子真的不能泡了吗?好可惜,闻起来还是有咖啡香。”她低头检视手心几颗深黑色咖啡豆,虽有些焦味,但仍有股浓郁的咖啡香气。

  “你想试的话,我可以泡给你喝,包准你喝一口就苦到叫妈。”他故意说得夸张。

  见她手心置着几粒咖啡豆,她微低头嗅闻豆子,他萌生一股冲动,想将她拉进怀里,想嗅闻她身上比咖啡豆更迷人的香气。

  她抬眸,恰巧与他四目相对。

  他深眸瞅着她,心口热烫,开口要勇敢告白,“音沛,其实我喜——”

  “于佐刚,我不要谈恋爱了。”她也同时开口,打断他未完的话。

  他猛地咽下关键字,面带错愕。

  “我不要再轻易谈恋爱了。”她又一次强调。“至少半年、一年内要六根清净,就算看到以为不错的对象,也不要轻易就投入一段感情,因为那很可能只是海市蜃楼。

  “就像你说过的,急匆匆地找对象,找到的可能是错误的,以为符合的条件也只是表面而已,交往认识后才发觉大相径庭,结果只是更浪费心神。”她说得豁达,却也显出一股严重的挫败感。

  当她再一次经历感情失败,确实该好好沉淀思绪,在感情方面更谨慎地深思熟虑,不要只凭自订条件做筛选,认为吻合就立刻投入交往,却在不多久便都幻灭而再一次挫败。

  她曾认为他的爱情观太过保守谨慎,他认为该先好好认识了解对方,才能考虑进一步交往,而她却先以自订条件做选择,一旦追求者符合她的理想,便答应交往,直接谈恋爱当男女朋友。

  她不喜欢搞什么暧昧,她对异性的关系,要嘛纯粹是朋友,若对她有兴趣,她也觉得OK的,就试着交往看看,要不就直接Saygood-bye.

  她不会跟异性存有暧昧情谊。

  “呃,你刚才要说什么?”说完自己顿悟的想法,想到刚才没听清楚他的话,于是追问道。

  于佐刚凝视着她,抿抿唇,挣扎半晌,只能淡然表示,“没什么。”

  此刻,不是适合向她告白的时机,尤其她都明言表示不想再谈恋爱,且不希望有暧昧不明的异性关系。他若在这时间点向她倾吐心意,岂不直接就被回绝,甚至难以再以她好友的身分,与她自在相处。

  他压下内心的冲动,提醒自己,等一段时间,让她心情真的沉淀下来,再慢慢让她得知他对她的情感。

  目前他仍能以她的好友立场,如先前般陪伴她度过又一次的情伤。

  杨音沛在确切结束一段感情后,周末两日便又来咖啡馆度过。

  于佐刚也取消周末排休,待在本店等她到来,替她煮食、煮咖啡,陪她闲聊,分享一周的生活、工作点滴。

  “我下礼拜三要出国一趟,大概十天左右。”于佐刚向下班过来吃晚餐的她告知将出国的事宜。

  “这么巧,我下礼拜三也临时要出差,八天后才回来。”她今天上班开会时,才被通知将代采购经理出国出差的事。

  “你要去哪里玩?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你知道我这次要去哪里出差吗?是位于中美洲的牙买加!感觉很陌生的国家对不对?

  “以前我也只透过信件或电话跟这国家的原料供应商接洽。这次是因采购经理个人因素不便远行,才临时改派我这个采购主任做代理,不过还有总经理特助同行。”她滔滔说道。

  她偶尔也需出国出差,但过去只去过东南亚几个国家,这还是第一次真正长途出差。

  “这么巧,我也正好要去牙买加。”一听到她出差国家,于佐刚不免惊诧这巧合。

  “欸?真的假的?你去牙买加干么?观光?”杨音沛听了更惊讶,她出差的地点并非亚洲人会去的热门旅游胜地。

  “跟你一样,洽商。”于佐刚唇角轻扬澄清。

  “洽商?难不成你也要去买铝土?”她眨眨一双长睫,非常狐疑地问道。牙买加为世界第三大铝矾土出产国,她是要去续签采购氧化铝进口的合约。

  “牙买加不是只产铝土。”于佐刚笑笑道:“它的经济以农、矿业及旅游业为主,而最有名的蓝山咖啡就产自牙买加。”

  “欸?对呴!”她忽地恍然大悟,他所谓洽商当然与咖啡有关。

  “可是,你不是曾说过,顶级的蓝山咖啡百分之九十都被日本人收购了,剩余百分之十也被世界各国争购,怎么还特地去那里买蓝山?”她不免又觉疑惑。

  关于咖啡的知识,只要是他亲口告知的,她便都清楚地吸收记下来。

  她除了愈来愈爱喝咖啡外,对于热爱咖啡的他所谈论的咖啡知识也产生兴趣。

  “虽说牙买加大部分蓝山庄园的经营权都被日本投资商所拥有,少数也被英国及其他国家所垄断,不过还有一些小庄园也种植品质不错的蓝山咖啡,我预计跟一两家小庄园接洽,亲自确认品质等级后便会签下长约,收购其庄园三、五年内所产的蓝山咖啡豆。”

  “等等,就算是小庄园,也不是那么小的量吧?你经营的三间咖啡馆能吃下全部蓝山豆?”她又听出矛盾所在,直接提出疑问。

  他又不是经营大规模连锁咖啡馆,且咖啡馆里也不是只卖蓝山咖啡,她实在不认为他大费周章去购买高级蓝山豆有经济效益。

  “你说对了,当然不是我这三间小咖啡馆要通盘吃下一两间小庄园的年产量咖啡豆,其实主要收购商是易千阳自家的贸易公司。

  “原本是我向他提出这个想法,他也很认同,毕竟市面上要喝到真正顶级的蓝山咖啡并不容易,可若能独家收购到小庄园生产,且是高品质的蓝山咖啡豆,即使价格高昂,也能受到咖啡饕客爱戴。

  “不过因他后来没什么时间能亲自跑一趟,到已初略接洽的小庄园做进一步沟通及详谈合作事宜,他才委托由我出马,也申明会优先供应我们所经营的咖啡馆需用的顶级蓝山豆,其余则由他的贸易公司负责买卖事宜。”是因好友要求,他才临时决定出国一趟,不过他也很有兴趣去拜访咖啡庄园。

  “竟然这么巧,我们都要同时间去牙买加。”杨音沛坐在吧台前,喝一口咖啡,一手托腮,仍因这难得的巧合莞尔。

  “不过我认为,我们的立场应该对调,形象比较符合。”她抬眼看他。

  “怎么说?”于佐刚擦拭咖啡壶,边看着她笑问。

  她这几日看来心情已完全恢复了,丽容流露自在轻松的笑容,完全感受不到结束上一段感情的失落沮丧。

  也许,是时间向她暗示他对她的感情了。

  也许,等两人都出差回来,他挑个特别的礼物送她,再向她告白心意。

  “应该是你去买铝土,我去买咖啡才对嘛!”她嘟起红唇,语带一抹抱怨。两人虽去同一地点洽商,但接洽的商品未免天壤之别。

  他听了,莞尔轻笑。

  “那你买完铝土,跟我去买咖啡怎么样?”他以玩笑的口吻问道。

  “如果我们有缘在牙买加巧遇,我就陪你去买咖啡。”她顺着他的话,笑笑地应诺。

  他们虽同一天出发,但细问下发现两人是搭不同航空公司的班机,且在不同地点转机。而牙买加虽是小小岛国,但要在那里巧遇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不过,若在那么遥远的国家,两人有缘巧遇,应该会很有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