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7章(1)

作者:七巧
  杨音沛在星期一下班后过来咖啡馆,依然不见于佐刚的身影。

  “又去分店?”一进门听小吴告知,她不免有些气恼。

  “老板下午就去新北市的分店烘焙咖啡豆了,因为那分店有个小后院,空间较为宽敞,之后烘焙机器都搬到那边,也都在那边进行咖啡豆的烘焙工作。”颜依玲进一步解释。

  “你有告诉他,我在找他吗?”

  “有啊!老板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我说不清楚,你今晚会再过来。”颜依玲如实道。

  原本以为老板今晚会待在本店等她到来,但现在都晚上八点多了,还不见他出现,老板应该就待在分店直到打烊了。

  杨音沛闻言,不免心生恼意。

  他都知道她今晚会过来,为什么还去分店?难不成……他在躲她?

  横生的想法令她楞怔了下。她做了什么让他不想理她的事吗?

  她努力回想着上次跟他碰面的情景,那已是一个多星期前的事。

  那晚他无端慎重地请她吃法国料理,他几度欲言又止,之后又有些言不及义,且面容微恙,整个人感觉非常不对劲……

  她一再回想着,想不起那晚有说出什么令他难堪或不悦的话。

  她又想到他好像有相亲对象,难道是相亲结果不顺利,他怕被她追问后续会觉得难堪,所以回避她?

  虽认为这理由有些薄弱,但她一时想不到其他缘由。

  她向颜依玲要了分店确切地址,随即驱车过去车程约半小时的那间分店,欲找他问清楚。

  当杨音沛来到这间咖啡馆,透过服务生的指示,穿过咖啡馆后门,看见小院子亮着的灯源,映照着坐在大型咖啡豆烘焙机前的身影。

  他坐在一张折迭椅上,跷着脚,右脚踝搁在左膝盖上,一手托腮,眼睛盯着烘焙机不锈钢圆桶里被翻搅的咖啡豆,又似乎失神地在想什么。

  他低垂着眼,叹口气。

  咖啡豆只要给予适当的温度,便能烘出香气和甘醇,但单方面的爱情,就算给予再多温度,也得不到对方回应的一丝香气。

  不仅如此,对方的馨香气息,只为另一个男人所散发,令他不免更觉怅然。

  他并非刻意躲她,只是不再刻意等她到来。

  虽从颜依玲口中得知她接连到咖啡馆本店找他,但若她真有急事,没见到他的人,也一定会打电话找他。

  这几日没接到她来电,便代表她只不过是例行性想跟他报告恋情进展,并非有什么急事相告。

  自从上次吃饭,他还来不及向她告白,就听到她有结婚的打算,他整颗心沉到谷底,现在更不想听到她男友在拜见她父亲后,彼此可能已开始讨论婚姻大事的进一步进展。

  他探手向仍在缓缓搅拌的不锈钢铁桶,从边缘拾起三、五颗咖啡豆,置在掌心,拿到鼻前嗅闻,再近看它烘焙出的色泽,确认烘焙程度。

  之前他只要以时间计数,站在烘焙机旁,藉由烘焙时咖啡豆发出的声音及色泽、香气,便能确认咖啡豆是否达到他要的深浅烘焙程度。

  但近日,他的嗅觉及灵敏度都失去精准,必须将豆子拿在鼻前嗅闻及细看,才能做出正确判断。

  他将手上几颗咖啡豆丢回搅拌中的铁桶,起身,准备关掉已完成烘焙的机器。

  “于佐刚!”忽地一道喊声,令他惊了下。

  他转头,就见踩着高跟鞋朝他大步走来,丽颜微怒的她。

  “你是不是在躲我?”她有些气恼地质问。

  方才见他一副若有所思,失魂怅然的神情,令她心里突然升起一抹怪异。

  那模样令她不由得想起好多年前,他在雨中目送叶百合被男友抱走的情景。

  想象他可能因某个女人再度露出那种黯然神伤,她内心介怀,有些不舒服。

  “你为什么要躲我?真的相亲失败了?我又不会取笑你。”

  “我……”于佐刚因她的话楞怔,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没躲你。”他澄清,他不过是恢复原本的工作状态而已。“我也没相亲。”没想到她会一直猜想那莫须有的事。

  “就算真的相亲失败,失恋了也没什么。”她还是认为他方才异样的神情,是跟感情的事有关。“我也又结束一次恋情。”安慰他的同时,她不由得大大叹了口气。

  她还以为这次遇到的一定是真命天子,是不久的将来可以跟她携手共组家庭,陪她过一生的好男人,结果……

  于佐刚闻言,倏地瞠眸瞅着她,“你结束恋情了?”他一脸怀疑地问。

  “你不是说上上周末他要陪你去南部看你爸,你爸对他有意见?还是他隐瞒自己曾结过婚?或者被你发现他未婚有孩子?”于佐刚连珠炮般地推敲她恋情忽地生变的可能性,心口不由得一阵急跳。

  “都不是。”杨音沛摇摇螓首。“我爸对他很满意,就算不满意,他也不会真的拦阻我对感情婚姻的决定。”

  她跟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甚至彼此愈来愈疏离,父亲更从未干涉过她的感情事。

  这是她第一次慎重地带男友与父亲见面,只因认定对方是可以结婚的对象。

  那日见面的情景比她预期的还要好,以往她一段时间才回家跟父亲见面吃顿饭,两人往往没什么话可讲,但男友很自然地化解尴尬僵局,令她不免又替对方大大加分。

  却在没两日后,对方被她大扣分,且一次就扣到负分。

  “那是发生什么事?”于佐刚更感纳闷。

  “我以为他是我遇过最完美的情人,外在条件好,内在个性佳,又对我全心全意,虽然才交往不到两个月,但我已当他是将来的结婚对象看待。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有我无法容忍的最大缺点!”杨音沛忽地情绪高涨。

  “他是——Gay?”于佐刚狐疑揣测。

  杨音沛因他说出的字眼,不由得张大杏眸瞅着他。

  她惊愕的反应,令于佐刚以为他真的猜对,也面露惊诧。

  “冲着你这个猜想,我应该觉得稍微安慰一咪咪。幸好不是这个答案,否则若这段时间他跟我交往只是对他妈妈交代的幌子,我会更呕。”她撇撇嘴抱怨。

  “那……”既然不是性向问题,于佐刚不免要另做猜测。

  “也不是性功能有障碍。”杨音沛直接大剌剌地道出他可能的揣测。

  于佐刚听她说得直白,不免有些困窘,尴尬道:“我没说是那方面……”内心想象她已跟对方有亲密关系,心口一紧缩,涌起醋意与妒意。

  “我还没跟他进展到那啦!”杨音沛摆摆手,不知为何不想他误解而刻意澄清。

  “我们只有接过吻,但我知道他对我有正常反应。”面对于佐刚,她总是心直口快的不多修饰,比起跟叶百合说话还没忌讳。

  她的解释,令他心口泛起的妒意消散大半。

  “没想到,他竟是不折不扣的“妈宝”!”杨音沛道出关键问题,不免气恼,也很失望。

  “妈宝?”于佐刚对这论点有些难以置信。“看起来不像。”

  “是不像,所以我才误以为他是可以嫁的对象,以为他只是孝顺母亲。上上周末他陪我回南部看过我爸之后,星期一就告诉我,他妈希望我们能在年底就结婚,他妈准备在那周末就到我家跟我爸提亲。

  “我一听到突然赶进度的计划,有点被吓到,虽然很高兴他有娶我的打算,却不想冲动闪婚。我说到年底只剩两个月不到,希望至少能交往半年,再来提婚事较适当。

  “隔天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妈认为这样不妥,既然彼此喜欢,好事就不要多磨,他也已过了谈恋爱的年龄,要找的是能结婚安定下来的对象。

  “因他爸已过世多年,他婚后理所当然要跟母亲同住,而他妈希望我们结婚后,半年就可考虑生育,男女无妨,但至少要生两个孩子,他妈很乐意帮忙带孙子。”杨音沛滔滔说着。

  于佐刚听得楞怔,一双黑眸直瞅着她,呐呐问道:“所以,你被逼婚?”

  不到两个月就要仓促结婚,而婚后半年就要生育,她男友才三十三岁,男友母亲的身体也很健康,有需要这样赶火车吗?

  “这不是逼不逼婚的问题,是他竟然把婚姻大事全交给他妈做决定!

  “之前相处时,我还没察觉有什么异样,但在那两通电话之后,我感觉不太对劲,他开口闭口都是他妈的希望。

  “我忍不住反问他,那他的想法呢?他也急着想娶我?不想跟我多交往一段时间,彼此更深入认识,好好谈个甜蜜恋情,享受两人世界?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她回想着,不免有些火气上升。

  于佐刚见她丽颜微愠,只能轻摇头表示不知道,听她继续说下去。

  “他竟然说,他的意见不重要,他母亲的希望才重要。他说希望让他母亲高兴,他急着要娶我,竟只是为了满足他妈的心愿!”她听到的当下,很想直接问候他妈妈。

  她伸手捉扯他手臂,不由得愈说情绪愈激昂。“于佐刚,身为男人你能相信吗?一个公司的经理,底下管理那么多人,竟然是个凡事听妈妈话的“超级妈宝”!

  “没想到他从小到大,读的学校、选的科系、出国深造、出社会从事的工作,甚至交过的女友,全都是经由他母亲决定或核准而做出的行动。

  “他追求我,第一眼确实是被我所吸引,但之后他把我的照片跟个人资料,向他母亲报告,甚至在他母亲见过我后,他母亲对我的表现应对很满意,要他更积极追求我,还催促他赶紧将我娶回家,替他生孩子传宗接代!”她愈讲愈火大,到头来,对方根本不算是真心真意爱上她。

  一个对自己人生大事没主见,且凡事听妈妈话的“妈宝”,比大男人更令她无法接受!

  一夕之间,对方从原本已达九十分高标的理想结婚对象,被她扣成负二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