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两日,两人才再次碰面。

  “有什么好康?你中乐透啊?请我来这么高级的餐厅吃饭!”杨音沛在服务生的带位下,走到先到来已入座的于佐刚面前,笑盈盈地问道。

  稍早,当于佐刚告知她晚餐的地点时,她不免感到意外。

  想想这还是两人认识至今,第一次约在餐厅吃饭,且是这种讲究气氛的法式餐厅。

  “你不是想吃法国料理,我煮不出这种精致料理,让专业主厨煮给你吃。”于佐刚望着美丽的她,微微一笑。

  一直以来,她便是不折不扣的美女,但过去他对她的美貌并没有什么感觉,从至因她犀利的个性,只感受到她本质里男人婆的面貌。

  如今,因识出内心对她不觉产生的情愫,她在他眼里变得不一样,不仅美丽,还泛着一圈亮光。

  他虽如平常泰然自若地面对她,心里却不由得紧张,想着该怎么向她告白才适合。

  “我只是开玩笑,你还当真啊!”他给的理由,令她更讶异。

  记起她先前曾指着美食杂志的料理要他做给她吃,他当时便坦言自己厨艺没那么厉害,不料都过一段时间,他竟现在特地请她吃法国料理。

  “你今晚竟然还盛装!难得看你穿西装、打领带,上次看到还是在百合的婚宴上。”她一双水眸刻意将他打量一番,这才笑笑地在他对面落坐。

  “这样……很奇怪吗?”被她一双明眸刻意瞅着,于佐刚不免怪不自在的,伸手扯了下领带。

  “不会呀!很帅呢!”杨音沛直言称赞。他拥有西方男人的高壮体格,西装穿在他身上,非常加分。

  “我在你眼里有达到帅的标准?”被她称赞,他内心高兴,也有些别扭,不禁探问。

  因清楚自己并非她喜欢的型,而她除要求男方的经济能力外,其实也满重视外貌的,她目前交往的对象,便是英俊绅士型,因此在外在条件上,他不免先觉失势。

  “有啊!我不是说过,你虽非一眼帅哥,但很耐看的。”杨音沛再次强调。忽地,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手托腮,定睛看着他,探问:“呐,你是不是要去相亲,怕被女方拒绝,先找我问意见?是打算跟对方约这里吃饭,让我先来试吃菜色?”

  她揣想的话,令于佐刚错愕了下。转念一想,便打算顺她的话,探探她对他的想法。

  “如果……那个相亲对象是你呢?”他一双深眸凝视着她,心口不由得鼓噪。

  她先是一怔,随即粉唇一弯,“你是说,相亲对象是像我这种类型的?那选这里就对了,很有格调,餐点看起来也很可口。”两人边闲聊边点好套餐。

  稍后,她尝一口服务生送上的开胃菜,认真评论,“这道冷盘摆盘很美观,味道也很不错。”

  听到她正面评价,于佐刚更增加一分信心,又道:“你喜欢这里的料理?”

  “喜欢。”杨音沛对这间装潢时尚高雅的餐厅给予高分,不是只重装潢门面,端出来的菜也很具水准。虽只吃了开胃菜,但光开胃菜就令她满意,足见后面的餐点应该不会让她失望才是。

  “那我——”他想开门见山问她是不是也会喜欢他,话却卡在喉咙。

  “嗯?”她抬眸看他,意外他欲言又止。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他改口婉转问道。

  他突来的问题,令她微怔,随即猜想他可能要从她口中听听跟她相似类型的相亲对象,对他的观感。

  “你当朋友超Nice的,当男朋友一定也很懂得照顾人。”她再度对他大方称赞,心里不免意外他对自己有些没自信似的,还是他太在意要相亲的对象了?

  她不禁好奇他相亲的对象是谁?该不会他已看过对方,对对方有意思,才会有些紧张无措,怕被拒绝?

  “你放心,你条件很好,又是自己创业当老板的有为青年,不会被拒绝的。”她笑笑地对他加油鼓舞。

  他谈论咖啡时,神采飞扬,自信满满,但一面对感情,就有些腼腆含蓄。

  他在这方面仍跟大学时一样显得纯情,令她觉得个头高大的他有点可爱。

  “音沛,我……”一听到她正面回应,他不禁想顺着她的话,问她愿不愿意考虑让他当她男朋友候选人?

  他决定告白,并非要强势横刀夺爱,而是希望向她表明心意后,能得到公平竞争的机会。他会拿出行动跟热诚追求她,比另一男人待她更好,希冀能赢得她的芳心。

  可与她一双漂亮的眼眸对上,他的话又卡在喉咙,忽地变得口吃。

  没想到要向她告白会这么困难。

  “我……其实对你……我……”他支支吾吾,想直言说喜欢,却迟迟吐不出关键字。

  “于佐刚,我可能要结婚了。”她不禁脱口说道。

  今晚两人见面那一刹那,她就想跟他分享这个喜讯。又听他支吾半晌说不出重点,她忍不住先谈自己的事。

  他倏地瞠目结舌,心口被重击一下。

  “为什么这么急?你们才交往一个月。”他面容一僵,难掩震愕。

  “当然不是马上啦!我是说,我有预感,这次遇到的真的是结婚对象。”她拿起汤匙,喝着刚上桌的温热汤品,一脸幸福洋溢。她侃侃又道:“前天跟他妈妈吃饭,他妈妈对我印象很好,之后还告诉他可以考虑把我娶回家。我男友也约了这周末要陪我回南部,想正式拜访我爸。”

  于佐刚拿着汤匙,失神地搅着浓汤,感觉他的心也被搅得一团糊。

  半晌,他才能开口,绷着脸容,声音低沉道:“你还年轻,结婚是大事,不要一时冲动就昏了头,你一定要慎重交往一段时间,真正认识对方后,再做评估。”

  “你干么那么紧张?”见他神色微恙,她有些困惑,笑笑道:“放心,我不会冲动闪婚,不会那么快就送你红色炸弹,最快最快也要交往半年才行。不过,他真的是我遇过最适合结婚的对象了。”

  于佐刚见她丽颜粲笑谈论着另一个男人,心口揪紧,醋意横陈。

  原本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向她坦白他对她的情意,然而此刻,他再也说不出口。

  现在说出真相,不是让自己难堪,就是令她感到作难。

  他低头,食不知味地喝着有些冷掉的浓汤。

  杨音沛奇怪他忽然静默不语,且之后对服务生端上桌的主菜几乎未动。

  “你是不是不舒服?”她有些担心地问道,感觉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他摇头否认,淡然解释自己对法国料理其实没那么喜好,要她尽量吃,甚至把自己那份主菜也端到她桌前让她享用。

  她问他究竟要跟她说什么大事,他却含糊带过。

  她虽吃了一顿精致美味的料理,却觉得今晚用餐气氛不若之前,两人没能真正放松闲聊。

  她不禁在意着,他似乎有心事?

  那顿晚餐过后,杨音沛隔了好几日,都没再见到于佐刚。

  她星期五晚上来咖啡馆,颜依玲告知她他跟易千阳出去了。

  她星期六下午来咖啡馆,颜依玲告知她他去另一间分店。

  她直到那时才知道,原来他与易千阳合伙经营的咖啡馆还有分店,且有两间分店,一间与本店同样位于台北市,另一间则位于新北市。

  分店各雇请三、四名员工,也是开在远离喧嚣大马路旁的宁静巷子里,装潢格调与本店相仿,简单温馨、清新典雅的环境,让人能放松地享用咖啡,悠闲自在地消磨时光。

  虽说只是空间不大的家庭式咖啡馆,但听说每间生意都很好,令她讶异他经营的事业规模,他却从未向她张扬他的事业成就。

  她星期日中午又来咖啡馆,颜依玲告知她他今天休假。

  “休假?他之前假日不都没休?”接连来找他竟都扑空,杨音沛不免有些懊恼。

  “老板以前一个礼拜都会抽一两天去分店巡视,甚至留在那里替客人煮咖啡,而周一至周五会休息一个晚上,周末则会排一天休假,后来是因你经常晚上及周末过来,老板才调整作息的。”一旁在收拾杯盘的小吴向她解释道。

  老板因杨音沛的缘故,改变工作跟休假时间,就为了等她不定时过来,他们才以为老板对她有特别的感情,没想到她后来有对象,老板也变得有些落寞,感觉像失恋似的,不过他们没人敢直接问老板这种敏感话题。

  杨音沛听了,颇为讶异。

  她以为身为店长的于佐刚,本来就每天从开店忙到晚上打烊,甚至周末两日都无休,原来这竟是因她的缘故?

  她不禁想起两人刚重逢不久,她还曾星期日在卖场超市巧遇休假的他,而之后她不仅晚上常去咖啡馆,连周末两日都在这里消磨时间,也完全没想过他没休假的问题。

  回顾过去那段时间,她虽非天天跑来咖啡馆,却没有一次没见到他的人,而有新恋情后,她假日去约会,晚上也与男友热线,但一周还是会来一两次,皆能喝到他煮的咖啡。

  这是第一次,她连续过来三天,都没能见到他的人。

  先前每每到来,推开玻璃木门,嗅到一室咖啡香,随即便看见站在吧台里,穿着咖啡色工作围裙的他,朝进门的她温润地微笑问候。

  他也许会替她烹煮她带来的食材,或仅亲手冲煮一杯咖啡给她,她都觉得心情舒畅温暖。

  但现在,一看不到他的人,她喝着别人煮的咖啡,莫名觉得少了一味,心情也有些郁闷。

  她有事情想跟他述说,却不想透过电话讲,可若特地把休假的他Call过来,也很怪异,只能作罢。

  她坐在吧台前发怔半晌,一杯热咖啡喝到变凉都没喝完。

  她有些无精打采,拎着提包向颜依玲、小吴跟小淇道声再见便要离开。

  走到门口,她不禁转头朝站在吧台内的颜依玲交代,“我明天晚上会再过来。”

  虽没明说要于佐刚届时等她到来,但她心想颜依玲应该会告诉于佐刚她接连几天来找他的状况。

  也或许,于佐刚会直接跟她联络,那她就能自然地向他倾吐憋了好几日的闷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