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喜欢她。”易千阳双手交叉于胸前,跷起一双长腿,坐在吧台前,嘴角轻扬,说得肯定。

  他憋了大半个小时,直到杨音沛离开,这才能好好盘问好友的感情事。

  于佐刚看他一眼,否认,“没有。”

  “还没有?我刚才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应该很清楚那玻璃壶加热后的温度,她只不过是指腹稍微碰到瓶身一秒,也不可能真的烫伤,你却紧张得要命,一副她被严重烫伤似的,不仅面露担忧,还深情款款。”易千阳刻意强调。

  他可没漏看好友注视杨音沛时不寻常的眼神。

  他认为好友未免太不够意思,喜欢对方就承认,没必要连他都隐瞒。

  “我不知道。”于佐刚淡然道。

  他内心其实仍迷惘着,不太确定对她存有什么想法。

  ““不知道”比“没有”的回答更没诚意。”易千阳白他一眼。

  “就算有又如何?”被好友逼问,于佐刚有些没辙。“我不是她的菜。”

  就因清楚自己并非她欣赏的类型,他才想阻断内心对她不由自主而生的情愫。

  “你对什么事都很乐观积极,为什么独独对感情的事显得被动而且没自信?”易千阳朝他皱皱眉。

  好友各方面的条件都算很优质的,若非他挑三拣四,也不会一直没女友。

  “我不像你,什么人都可以。”于佐刚转而调侃恋爱经历丰富的好友,连去澳洲打工,好友都能在那里交女友,谈场短暂的恋情。

  而他并非在感情上被动或没自信,只是在这方面很谨慎认真,不会轻易尝试或许不适合的对象。

  “喂,我可不是来者不拒,也是会挑对象的。”易千阳替自己辩驳,随即又将话题拉回他身上,探问道:“还是,你对前女友念念不忘?”

  就他所知,好友除了大学时的初恋单恋告吹,之后也仅交过一任女友。

  “我们分手理性和平,没什么放不下或需念念不忘的。”于佐刚轻笑,认为好友多想了。

  “喔,那就是你对初恋的那朵百合花念念不忘?”易千阳摩挲下巴,进一步推敲着。

  有人说初恋最难忘怀,他自己是没那种感觉啦!他甚至已记不清初恋对象的长相名字。不过好友跟他不同,好友在感情方面其实很保守,小心翼翼的,而大学时期无疾而终的暗恋,他在毕业后还哀悼两年多,才真正交了第一任女友。

  “我没有对告白被拒的初恋哀悼那么久好吗!”一听易千阳揣测,于佐刚有些无力地翻白眼澄清。“之所以迟迟没交女友,是没遇到想交往的对象。”他再次强调。

  当初告白被拒,他内心确实很难过失落,但随着不久便毕业,之后就入伍,他没太多时间去感伤,不知不觉就放下了。

  “喔,那现在难得又遇到有感觉的对象,为什么不采取行动?”易千阳将话题拉回杨音沛身上,他比较在意好友目前的感情状态。

  “我不希望破坏跟她的关系。”于佐刚说得无奈。

  他珍惜现在与她恢复的情谊,甚至两人相处得比大学时更和谐,不再唇枪舌战相互吐槽,现在的两人可以轻松聊天,分享生活兴趣,而她也对他很信任。

  也许,他确实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她,对她的感觉与过去截然不同,但他不希望向她坦白心意后,两人连朋友都当不成。

  大学时,他向暗恋许久的叶百合告白,之后两人相处都有些别扭,直到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彼此才真能如过去般恢复自然的同窗情谊。

  “你就认定向她告白会被拒?”易千阳轻挑眉,好友这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吗?

  “若是别的女性,我还有成功的自信,但我了解她,我不符合她择偶的条件,我跟她只能当异性好友,何况她现在遇到理想对象了。”于佐刚轻叹口气,就因这个认知,他才会矛盾得迟迟不肯正视自己的心情。

  “所以,你宁可跟她当一辈子的朋友,也不愿去争取成为她男友的机矜?”

  “这样最好。”于佐刚轻耸肩,微微一笑,故做豁达。

  只不过,他内心很怀疑一旦识清对她的情感后,他真的还能将她只常屮纯的财性好友吗?

  “是吗?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易千阳摊摊手,既已探清楚好友的想法,他也无意干涉太多。

  几日后,杨音沛带着新男友来咖啡馆。

  她笑盈盈地向于佐刚做介绍,还表示要亲自煮咖啡请男友喝。

  于佐刚心里再度五味杂陈。

  这是第一次,她带男友让他认识,且向对方介绍与他坚贞的同窗情谊,笑说两人过去其实更像哥儿们,经常相互吐槽调侃。

  当他亲眼见到她的新男友,外表俊雅,风度翩翩,眼神真诚正派,他一方面替她找到好对象而欣慰,另一方面却又难以真的诚心祝福。

  尤其看到她端着亲手煮的咖啡,笑盈盈递给对方,对方品尝后对她微笑称赞,她笑容更灿烂。

  他们两人相对而坐,谈笑风生,她望着对方的明眸充满柔情,对方亦是深情款款地凝视她,而他在一旁观望,心口更泛酸。

  “这样真的好吗?”身旁传来一道声音,令望着那两人互动而怔忡的于佐刚回了神。

  “今晚怎么有空过来?”纳闷易千阳这两日为何都无预警就突然出现。

  “来关心失恋的好兄弟。”易千阳故意面露一抹愁绪。

  “谁失恋?”于佐刚睐他一眼。

  易千阳随即拿起吧台桌面好友喝一半的咖啡杯,直接饮用。

  “想喝咖啡我泡给你。”于佐刚此刻不禁想找事做,转移注意力,不介意替好友泡杯咖啡。

  易千阳来咖啡馆时,往往习惯自己动手冲煮想喝的咖啡,很少会要求员工泡给他喝。

  “我只是想确认你口味是不是变了,这不是你爱喝的摩卡,反而是不带酸味、重苦味的曼特宁。”易千阳不免讶异好友对咖啡喜爱的转变,他虽非只喝摩卡,但也多偏好带酸感的豆子,如今竟会改喝曼特宁。

  “最近不喜欢喝带酸味的咖啡。”他实话道。明明过去视为极品,近来品尝,却愈喝愈不顺口。

  “我明白。因为酸醋喝多了,当然不会想再喝带酸的咖啡。我建议你改喝拿铁,记得加糖。”易千阳语带调侃。

  “你是太闲才特地过来揶揄我?”于佐刚撇撇嘴,有种交友不慎的莫可奈何。

  “谁教你对我不老实,说什么只当朋友就好,根本心口不一。”易千阳绕进吧台里,自己拿咖啡器具及咖啡豆,煮想喝的咖啡。

  他虽没能天天过来这里,却也透过颜依玲及小吴得知他的近况,他这几日显得没什么精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原本不想鸡婆干涉好友的感情事,却又不放心,还是再过来探个究竟。

  “我还在调整心态,没对你撒谎。”于佐刚辩解。

  “我不认为你真能调整心态,诚心祝福她的恋情。我还是建议你,趁早表明心意,跟那男人公平竞争,别等到她想嫁人,你才后悔莫及。

  “我的个性是不可能跟喜欢的女性维系纯友谊,而你也许表面做得到,内心却会很苦闷。若维系住这份友情反倒让你觉得痛苦,那又有什么意思?”易千阳把话说得直白,欲推对感情裹足不前的他一把。

  于佐刚不禁因好友几句话而楞怔。

  “来,这是鼓励你的咖啡。”易千阳不仅泡了拿铁,还打奶泡,在上面拉花,拉出两个相连的爱心,预祝好友得到美人芳心。

  于佐刚见了,莞尔一笑。

  方才还觉易千阳是损友,这会他刻意的举动,令他感到一抹宽慰。

  他端起拿铁饮一口,再度看向那桌笑容甜美的杨音沛。

  他喜欢她,非常喜欢她。

  他不该压抑对她的情感,应该坦然面对自己的心,向她真实表达。

  他并非想跟她一直只当异性好友,他该勇敢去争取机会,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性。

  翌日中午,于佐刚拨电话给她。

  “吃饱了吗?”他声音温润问道。

  “刚吃饱,你要请我吃饭啊?”杨音沛笑问,意外他会在这时间打电话给她。

  “当然没问题。晚餐想吃什么?要我料理或去餐厅?”于佐刚顺口约她,前一刻还有点担心该怎么开口。

  “今天晚上不行,我要跟男友和他妈妈一起吃饭。”

  于佐刚闻言,心一沉。

  他好不容易决定要向她告白,不料他们的进展已到要见对方的长辈?!

  他随即甩开那抹沮丧的想法,或许她只是单纯跟对方母亲吃顿饭,没什么的。

  “明天中午或晚上也可以,我有些话想当面告诉你。”

  “明天上午要开会,可能会用到午餐时间,晚上不一定有空能过去咖啡馆,有什么急事吗?”杨音沛纳闷他一副慎重其事地约她吃饭。

  先前都是她常带着食材去咖啡馆,要求他替她料理,但自从交新男友后,她便很少去咖啡馆吃晚餐,假日也没造访,顶多平时下班后过去喝一两次咖啡而已。

  她其实颇怀念他煮的东西,虽非很复杂精致的料理,但他烹调的口味,非常合她的胃口。

  虽然有时只有她一个人吃饭,已用过晚餐的他,便只喝杯咖啡陪她边聊天,但那感觉像家人般很轻松自在,令从小到大没能真正体会家人相处的她,感到非常温馨舒服。

  反观她跟男友在餐厅吃饭,就多了些拘束感。

  她难免要维持一点女性优雅端庄的形象,彼此谈话也并非家常琐碎,不是工作,就是社会议题,虽然也有彼此感兴趣的美食及艺文话题,但感觉仍不同。

  “没关系,那我明天再跟你确认你方便的时间。”于佐刚语气显得严谨。

  “很急吗?不能电话中谈?”杨音沛更心生困惑。

  “不是那么急,只是当面说比较好。”他故做轻松地说道。他怎可能透过电话向她告白!

  他于是顾左右而言他,跟她闲聊几分钟后,因她的午休时间快结束,将继续上班,便没多打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