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5章(1)

作者:七巧
  “我对易千阳的看法?”杨音沛楞了下。

  星期一晚上,她下班后过来咖啡馆吃晚餐,因顺口问起易千阳,于佐刚不禁想探探她对好友的观感如何。

  “嗯,他是长得帅,人也满风趣幽默,异性缘应该很好,但不是我的菜。只当普通朋友当然很OK,可他个性有点浮,不是可以结婚的对象。”杨音沛轻耸肩,如实分析,拿起叉子,开始享用他替她煮的茄汁义大利面。

  于佐刚会这么问,也许是以为对方对她有意思,又或是代他好友探她的口风。

  不可讳言,她挑选的对象,通常要达到她自订的三高标准,其中经济能力更为重要,但她并非希冀攀上豪门富二代,反而还对那些公子哥却步。

  她曾被富二代追求过,且不止一位,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他们皆华而不实。

  对方之所以追求她,只因看上她的外表,认为若能将她带在身边会很有面子,仅将她视为一种装饰品罢了。

  她并没有真正跟富二代交往过,通常进一步接触认识后,很快便谢绝往来。

  她从没想过要用年轻美貌去攀附金龟婿,她希冀的一直是一份真诚可靠的感情。

  年轻时,她可以单纯享受爱情,合则聚,不合则散。但二十五岁过后,她找的交往对象,便是以结婚条件为考量。

  她要求对方的第一要件,需有不错的经济能力,有房有车,且将来就算她不工作,也能养她、养家有余裕,却不会奢求对方要有丰厚的家世背景。

  “你对第一次见面的男性,就当结婚对象在评论?”她的说词,令于佐刚颇为讶异。

  他差点脱口问她,他在她的评价中分数又如何?而这念头一出,更让他一楞,为什么他会在意她的结婚对象标准?

  “我现在找交往对象,当然要考虑结婚。”她说得理所当然,边低头以叉子卷起义大利面大口吃食。

  “你还年轻,需要这么急着结婚吗?”他纳闷。“你不像百合是适合早婚的个性,也不像会向往当贤妻良母的那种女性。”他不禁说得直白。

  “我不是向往当贤妻良母。”她抬头,白他一眼。

  此刻,听他将自己与叶百合做比较,为何心里有点闷闷的?

  “我只是想有个自己的家。”她语气淡淡地强调。“而且,我不算年轻,再几个月就二十八了,要是不积极点,转眼间就会迈向三十。你不了解,对女人来说,年龄非常吃亏。”

  也许她的外型很吃香,追求者一堆,却也因为外型,她很难遇到真正看见她本性才接近她的异性。

  在这方面,她反倒羡慕好友叶百合,外貌和个性都像邻家女孩般单纯的百合,不仅得到于佐刚长年的心仪暗恋,之后也遇到真心爱她的好对象。

  有时,她会怀疑拥有天生丽质的自己,究竟是幸或不幸?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长得平凡,而能得到一份真实恒久的爱,那才是真幸福。

  “女人就算三十、四十,一样会因累积了人生历练和知识,而变得更成熟,更有魅力,并非年龄增长就吃亏。”于佐刚纠正她的观念。

  方才,她道出想有个自己的家时,眼眸一黯,有抹淡淡的伤感和落寞,那神情令他介怀,心生怜惜。

  他不由得想起她随身携带的那个小松鼠吊饰,想起她羡慕小松鼠有个温暖的家。

  这一刻,他才明白她对一个小公仔投入自身的心愿期盼,对它寄情的缘由,不禁因她外表坚强,其实内心孤寂、欠缺家庭温暖而感到心疼。

  过去他便知道她父母很早就离婚,她跟父亲住,但高中就到台北念书,一个人学习独立生活。他曾从叶百合口中得知她跟母亲早断了联系,而跟父亲的关系一直很淡漠。

  不知这些年,她与家人的关系如何?他想探问,又觉此时不太适合谈这话题。

  “如果你只是想有个自己的家才急着结婚,那并不是健康的想法,这样很可能适得其反。

  “找结婚对象要很慎重,却也不须刻意而为,缘分到了就会遇到,不用费心积极去相亲寻找。”他看着她,声音温煦地开导着。

  先前聊天时,她提过曾参加过未婚联谊活动,他听到当下颇为意外,以她的条件,一直不乏追求者,怎会花钱去参加那种活动?

  她笑笑澄清,是想透过旁人筛选,看能否较容易认识拥有理想条件的对象。

  不过在与男方面对面交谈后,发觉每个人都与主办单位事先提供的书面资料条件大相径庭。

  她在陆续参加两三个不同单位办的活动,密集与二、三十位男性短暂接触交谈后,不免对透过那种方式寻找结婚对象,认为希望渺茫而作罢。

  “于佐刚,没想到你竟会跟我说教欸!”她一手托腮,抬眼看着他,因他一番话,兴味一笑。

  “我不是在说教。”他有些尴尬地澄清。

  见她嘴角沾上一点茄汁,他竟想伸手替她抹去。不过只是想想而已,他忙抹去内心那抹唐突的念头。

  “你放心,我不会为结婚而结婚,也不是单单符合我的条件就可以,还必须彼此心意相投,对方对我是真心的,让我能依靠信赖才行。”她并没有立下短期内要把自己嫁掉的目标,却也不想被动等待,认为自己也需要有积极行动才行。

  她从容吃完一盘义大利面,拿起桌上的面纸擦拭一下嘴角,再拿起水杯喝一口水。

  她看着坐对面陪她吃饭闲聊的于佐刚,将话题转到他身上,“呐,不说我了。你呢?怎么一直没对象?”

  她从在这里工作近三年的颜依玲口中得知,从不曾有疑似他的女友的人出现过,若不是他隐藏得好,就是真的这几年感情一片空白。

  “缘分还没到吧。”于佐刚轻描淡写地道。

  刚开始是因才创业无暇兼顾感情事,之后全心投入咖啡馆的经营,且陆续扩展分店,他更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这两年,才让自己稍放松些,虽有一些闲暇时间,也陆续有人介绍对象,但并没遇到有感觉的,又没想急着找一份感情,认为享受一个人的自由也不错。

  “这么豁达?还是,你其实心里对百合还惦念着?”她以玩笑的口吻试探地问道。

  他面露一抹窘迫,摆摆手,“别胡说,百合都结婚快当妈了,这种玩笑别乱开。”

  他起身,端起她吃完的餐盘,“我去泡咖啡。”转身往厨房那方走去。

  杨音沛不由得瞅着他的背影,怔忡半晌。

  她不过是开玩笑随口猜测,可他的反应,令她感觉不太寻常。

  难道……他真的还在暗恋百合?

  他们都已毕业这么多年,且百合已结婚两年了,他对她还藏着那份初恋情感吗?

  他会对一份不曾交往的暗恋情感,这么忠诚且执着多年吗?

  她虽满腹疑问,之后却也没能问出真正答案。

  尽管他否认,认为她想太多,可这事却搁在她心里深处,留下一个疙瘩。

  这个周末杨音沛没来咖啡馆。

  星期日晚上十点十分,于佐刚站在吧台擦拭洗好的咖啡器具,不由得朝门口那方瞧。

  也许下一刻,她便会提一袋食材出现,要求他替她煮宵夜。

  “老板,剩下的我们来收拾就好,你可以先回去了。”颜依玲体恤道。先前星期日老板都公休,由她和另两名员工负责关店。

  “没关系,我来关店,你们可以先下班。”于佐刚向他们说道。

  “老板,你是不是在等杨小姐?”颜依玲不禁探问。

  “杨小姐这两天怎么都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一旁的小吴纳闷问道。

  “今天又有男客人问起她耶!”晚班及假日工读生的小淇也觉奇怪。

  杨小姐过去一个多月,周末两日都会来这里待上一天,平日虽非每天晚上到来,一周平均也会出现两次,但她却从星期三晚上过来后,便没再出现。

  “该不会老板跟杨小姐吵架了?”小淇小心翼翼地猜测着。

  “吵架了吗?”颜依玲也有点担心。以老板的个性,应该不会跟女生吵架呀!

  而她还满喜欢杨音沛的,有她在时,这里感觉更热闹,且老板心情也更好。

  “没有,她或许工作忙。”于佐刚淡然澄清。怎么感觉员工们都误解他跟杨音沛的关系?

  稍晚,待员工离开后,他不禁担心几日没出现的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思忖了下,他掏出手机,拨电话给她——

  “喂,于佐刚什么事?”

  手机那头,她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令他稍觉放心,心里也有点怀念她的声音。

  “没什么。你这几天没过来,都还好吗?”

  “很好呀!”杨音沛有些讶异他会来电问候她。“怎么?该不会才几天没见,你就想念我了?”她打趣问道。

  她一句玩笑话,却教于佐刚心口一跳。

  “想得美,是客人在想念你的杂志。”他不由得有些心慌,找个借口搪塞。

  “是喔。”他这理由,竟令她有点失望。

  尽管不认为他会想她,但她以为他是单纯来电关心她,没想到却是为了这个原因……

  “我明晚若有空,就把上一期杂志带过去。”她有些懒洋洋地说道。

  “嗯,那……”他想问她这几日在忙什么,可话到喉咙却顿住,怕她又要说他在想念她,于是打住话,只道声明天见。

  结束短暂通话后,他不由得盯着手机发怔。

  他想念她吗?

  不,他只是因她几日没出现,有一点担心她而已。,

  他对自己内心那抹异常做此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