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于佐刚楞了下,一时听不懂。

  “我一下班就去买东西,晚餐还没吃。你这里只有养生素食三明治,我吃不惯,所以自备食材,你帮我煮。”她往吧台前椅子落坐,跷起一双长腿,微微一笑,说得理所当然。

  “什么?”于佐刚听了不免一阵错愕。“大小姐,我这里不是特约餐厅,OK?”他有些没好气道。她竟还自备食材,要求他代为料理。

  “那天你不是说过,对于老同学有特殊礼遇,可以点Menu上没有的东西?”

  她刻意提醒着,转而问一旁在收拾桌面的店员,“依玲妹妹,你那天有听到老板这么说,对不对?”

  “呃?对。”颜依玲抬头看向吧台前的她,微笑点点头附和。

  只跟她见过两三次面,但知道她是老板的大学同学,而外型成熟艳丽的她,每每到来,总对每个店员面带笑容,感觉很随和。

  “还是,那特权只针对百合?”杨音沛转而又面对人站在吧台内的于佐刚,语带一抹试探。

  “那不一样好吗?我那天不过是打一杯苹果汁。”于佐刚强调。

  “我要吃黑胡椒牛肉三明治、火腿玉米浓汤,一杯黄金曼巴咖啡。”杨音沛拿起Menu,勾选咖啡,又用铅笔写上没有的餐名。

  她撕下一张菜单,笑咪咪地递给他。“麻烦你了,老板。”

  于佐刚微眯长眸瞅着她。

  “我点的应该很简单,材料里面都有,没贪心点牛排套餐喔!”她表示自己已退而求其次了。原本真打算要他料理黑胡椒牛排的,不过见他似乎心生异议,只好作罢。

  他提过这咖啡馆只卖养生素食轻食,并非强调是素食咖啡馆,而是不希望肉类的气味盖过咖啡香气。

  原本开店之初只打算单卖咖啡,因利益考量,才跟合伙人决定兼卖几样简单轻食。

  而他也提过偶尔会跟合伙人在打烊后,在这里煮东西吃宵夜,她才认为拿荤食来让他料理,并非太过强人所难。

  于佐刚内心腹诽,却没真的拒绝,挎过桌面上的超市提袋,转进厨房,为她做特制的三明治套餐。

  稍后,当他做好餐点从厨房端出来时,意外看见杨音沛竟在招呼进门的三位女性客人,而颜依玲则在吧台替另一桌客人煮咖啡。

  原本晚上还有一名工读生,不过今天请假,又因星期一晚上通常客人不多,他才没另找人手过来帮忙。

  杨音沛笑容灿烂,向初次到来的年轻女孩热络做推荐,强调这里的咖啡超美味,是老板亲自精挑严选上好的咖啡豆,亲自烘焙,亲自冲泡,且老板还是个阳光型男。

  她滔滔不绝地向几个女生谈论咖啡经,而那都是先前他向她介绍过的,他意外她记性那么好,还能装熟稔地讲得头头是道。

  不过因她在新客人面前高捧他,令他感到有些尴尬,想转进蔚房隐身。

  她很快替三名女孩点完餐,转头就看见那方转角布帘后的他,笑咪咪地走了过来,“这三杯咖啡你要亲自冲泡,我帮新客人挂保证老板很会煮咖啡,待会你要亲自送过去。”

  “我不是什么阳光型男,你不要让小女生产生幻想,我也没在卖脸。”于佐刚俊容有抹窘迫。

  “怎么?没人夸过你耐看吗?虽不是一眼帅哥,但长相也有中上等级,且是愈看愈顺眼,加上身材高壮,是运动型的阳光型男没错呀!”她抬眼看身高足有一百八十六公分的他,对他坦然称赞。

  “帮你弄一份特制三明治,嘴巴就变这么甜?”她大剌剌地赞美他,他不免更觉不自在,心口有些失序。

  两人大学同窗四年,她从没觉得他顺眼,反倒常吐槽他碍眼,而他也从不是她欣赏的类型。

  她的外表才是令人一眼惊艳的女性,大学时就是系花、校花,如今更显成熟亮丽。

  不过她虽有媲美名模的外貌及好身材,也许是因为太熟悉她的个性,她亦不是他欣赏的类型。

  她就像有剌的红玫瑰,而他欣赏温和的小白花。

  只不过自从两人再次重逢,他对她似乎不知不觉有些改观。她个性仍然犀利,却多了一分娇柔,多了一点亲和力。

  方才见她招呼客人,丽颜带着亲切笑意,跟那三名像高中生的女孩说说笑笑的。

  她们称赞她很美,身材像模特儿,她则开心称赞她们年轻可爱,嘴巴甜,笑说要请老板多附几包糖包给她们。

  这还是第一次,他看见她主动与陌生人热络交谈,面露一股亲切和善,甚至初次面对他的员工,她都先主动笑盈盈地问好,而过去她面对陌生人,总有几分冷漠距离感,都是由叶百合扮演主动热络招呼的角色。

  “你好像变很多?”他不由得提出疑问。

  “有吗?”她微歪脑袋,故做思考。

  “出社会后从事过服务业?”他笑问。

  “没有啊!我对服务业一向没兴趣,是因为那是你的客人,我才纡尊降贵服务的。”她笑笑地强调。她的个性并不适合从事服务业,她不喜欢对客人哈腰示好。

  尽管她如此强调,可之后她却三不五时就来咖啡馆帮忙。

  她每每过来,总点菜单上没有的餐食,并自备一袋食材,要求他替她烹调,从简单的荤食三明治,变成海鲜义大利面,甚至牛排、羊排套餐都出现。

  他虽屡屡对她点的餐皱眉,却总是拎着食材转身就进厨房,完全顺应她的任性,而她则会在他为她煮食的那段时间,帮忙招呼进咖啡馆的客人。

  她一周有两三个晚上会在下班后来咖啡馆用餐喝咖啡,假日则在咖啡馆开始营业不久,上午十点左右便上门,常一待就到晚上十点打烊才离开。

  她说现在假日没约会,与其待在小套房上网看剧,不如来咖啡馆打发时间,一整天沉浸在咖啡香,心情更惬意。

  她并不会来白吃白喝,除了点咖啡外,虽没点菜单上的轻食三明治,而是自备食材让他烹调,却也坚持付上两份轻食费用当做他下厨的工资。

  他不想收什么工资,却因她坚持,也就没多推却,只要她能在这里待得舒服自在,他便觉很欣慰。

  他似乎也没再见她因上一段错误的恋情,面露阴郁或伤感。

  只要她待在咖啡馆,仿佛有一束鲜花点缀,她自然地成为亮点。

  她常独坐一桌,安静吃食,看看杂志或滑滑手机,只在非用餐时段,客人少时,才会找他闲聊,也跟店员哈啦几句。

  当客人多时,她便会主动帮忙,但她不会帮忙清理桌面,或进厨房做清洗工作,就只负责招呼客人及点餐事宜。

  若假日她在这里待上一天,有时会先离开,去逛个街、买个东西,几小时后拎着几袋东西又返回咖啡馆。

  原本周末他至少会排休一日,因她上个周末两日都过来,他因此改休周间的白天,不希望她在晚上或假日来时,没看到他在店里。

  “呐,下次做这道料理给我吃。”杨音沛翻着一本美食杂志,指着一页法式料理,抬头对端咖啡过来的于佐刚,微微一笑要求着。

  于佐刚放下咖啡杯,瞥了一眼她指的精致料理,一口就回绝,“我手艺没那么厉害,你若买这些食材来,只能当火锅煮。”

  前一晚九点半,她买了两大袋食材过来,扬言要请大家吃宵夜火锅,要他们在十点打烊后留下来吃完宵夜再走。

  他不免疑问,她不是曾申明要维持身材,不能吃高热量的宵夜?

  她反驳偶一为之无妨,而且火锅一定要人多吃才有Fu.

  于是他和三名员工便陪她一起吃火锅,满足她的一时兴起。

  而在这之前,她也曾网购甜点,拿来咖啡馆要大家一起享用。

  她表示网购的量多,她一个人吃不完,因此就算看到想吃的,也无法跟团订购,可现在就能拿来咖啡馆,跟他和几名员工一起享用。

  她显然很喜欢美食和甜点,却又能维持一贯的好身材。

  “我开玩笑的咩!不过,你也可以挑战看看,这本杂志给你。”她将买来才翻完的美食杂志递给他。

  “只翻一次,为什么还买?”他没伸手接,笑笑地摇摇头。

  她这阵子常买时尚杂志、美食杂志或一些杂志周刊,往往看一次就留下,放进一旁的格子柜里,说要留给客人自由取阅。

  “杂志本来就是拿来消遣,看一次就好,谁会想重复再看一次?”她反驳他的说词。“你这里过期杂志放一阵子,也可以回收了。”

  “我怕客人习惯有杂志供应,之后没得看,反倒会抱怨。”咖啡馆里是有摆放一些书籍供客人阅读,却没有订杂志期刊。

  他虽喜欢她出现在这里,但她这阵子勤来咖啡馆,只是因暂时没男友、没约矜可去,一旦她有了新对象,也许就不会再来这里打发闲暇。

  这样一想,他内心竟有股淡淡的失落感。

  “这几本杂志我都固定会买,就算没在这里看,我看完也能拿来咖啡馆摆放,不会断货的。”她笑笑地承诺。

  之前她都是看过一次就做资源回收,现在认为留在他的咖啡馆给客人翻阅,比较物尽其用。

  一听她表示之后也会拿看过的杂志来咖啡馆,他不免有些安慰,那表示她仍会持续光顾这里。

  “阿刚,听说这里新请了一名美丽的副店长?”忽地,一道声音窜入。

  杨音沛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穿着雅痞帅气的男人。

  男人朝这桌直接走来,一双俊眸打量她,笑问:“你就是“副店长”?还是阿刚的女友?”

  “你从哪里听来的八卦?”于佐刚白了好友一眼。“她是我大学同学杨音沛,这位是我的合伙人易千阳。”他向两人做介绍。

  “有员工私下封她是这里的“副店长”,她最近来得勤,又享有店长的特别礼遇,应该不只是同学吧?”易千阳好奇地打探八卦,朝他眨眼,暧昧一笑。

  难得听到员工谈论好友有交情密切的异性,且对方还是个大美女,他一得空便过来要探虚实。

  “你倒是消失很久,大半个月都没过来。”于佐刚又朝好友睐一眼,转移话题。

  现在咖啡馆都交由他经营,好友接任自家事业后,只偶尔过来当一两日店长,但他难得会消失大半个月,连分店也没去。

  “先前才从美国出差回来,又被我老爸天天捉去开会,想出来喘口气都难。”易千阳一脸莫可奈何。

  “真怀念我们一起开店为梦想奋斗的时光。”现在的他,已是不自由之身,偶尔才能偷得一两日悠闲,来投资的咖啡馆晃晃。

  易千阳随即转往吧台,泡了两杯咖啡,端来她的桌位,一杯递给她,“初次见面,请你喝杯咖啡,评荐一下我跟阿刚冲咖啡技术,谁比较香?”他俊唇轻勾,朝她眨眨眼。

  于佐刚见好友刻意朝她放电,心生微词,略表不满道:“怎么没泡一杯给我?”

  “你要喝咖啡自己动手,要不叫依玲或小吴替你服务,我只替美女服务。”易千阳往她对面落坐,跷起长腿,一只手臂横在椅背,端起咖啡杯,啜饮一口。

  杨音沛也端起咖啡饮一口,红唇微弯,笑赞,“咖啡一样香,不分轩轾。”

  其实,她比较喜欢于佐刚每每为她冲泡的咖啡,虽非固定同一款豆子,但他挑选的都是她觉得不须加糖加奶也很顺口的咖啡。

  易千阳泡的这杯咖啡,略苦了点,但她不好直说,只能不得罪人地给予相同评价。

  于佐刚随后也替自己泡杯咖啡,跟他们一起坐下来聊天。

  他内心对她喝好友泡的咖啡,竟有一抹说不上来的芥蒂。

  闲聊间,他感觉她似乎对好友的正职很感兴趣,而好友不论外型或家世,俨然是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以她的标准应该也不例外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