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男佣跨过界 第3章(2)

作者:七巧
  翌日,杨音沛睡到十点才起床。

  她在套房浴室盥洗完,走向公共空间的阳台,欲收前一日晾晒的衣物。

  忽地,她瞠眸一悚,惊见一团黑色物体缓缓爬上阳台墙面。

  她在这里住了快三年,还不曾看过“它”出现!

  她呼吸一窒,屏气凝神,悄悄往后退,一进室内,随即拉上落地纱窗,关上落地玻璃窗,衣服不收了,匆匆返回自己的套房。

  稍后,她换一套外出服,准备出门觅食,先敲另外两扇门,欲确认室友在不在,敢不敢处理阳台上的那生物。

  她住的公寓楼层,装潢成三间套房出租,每间约莫六坪大,各有独立卫浴设备,而共用空间只有阳台、走道,及后方不开火,只摆着共用冰箱及饮水机的狭窄厨房。

  虽有两名女性室友,但彼此白天各自忙碌,晚上回家时间不一,且一回住处,往往就各自回房间,因此仅偶尔在走道上或厨房碰头会打声招呼而已。

  另两扇门没回应,她只好先出门觅食,暂时忘却阳台那可怕生物的存在。

  现在没男友,她难得独自一人消磨周日,虽想找叶百合出来,但昨天才碰过面,不好接连要怀孕的她出门。

  她先到附近早餐店吃过早餐,想到日用品也需补充,于是开车去到大卖场。

  她推着推车,买妥日用品,接着逛到生鲜区,打算买瓶牛奶及一些微波食品。

  外食族的她,晚上或假日偶尔也会图方便而吃微波食品。

  忽地,她看见一抹熟悉的高壮身影,惊喊,“于佐刚!”

  正弯身挑牛肉的于佐刚,转头看向声音来源,微讶。

  杨音沛将推车推上前,疑问:“星期日咖啡馆没营业?”他怎么这时间来逛大卖场?

  “有营业,但我可以排休。”于佐刚轻轻耸肩。身为店长,他有权挑选休假时间。

  创业初期,他忙碌得几乎全年无休,直到这两年,营业额持续稳定成长,他也逐渐调整步调,给自己一点休闲的生活空间。

  杨音沛来到他所在的位置,看一眼他身旁推车里的蔬果,朝他挑挑眉,“你不是说店里的蔬果都是精挑细选的有机食材,怎么会在大卖场的生鲜部采购?”

  莫名地,她仍如过去般习于找他抬杠,一捉到把柄,便忍不住调侃。

  若换做别人,她并不会想刻意吐槽对方。

  “这不是店里要用的,是我自己要吃的。”于佐刚笑笑地澄清。

  “你自己要吃的?你会烹饪?”杨音沛不由得拿起他才放进推车的一盒厚切澳洲牛肉,惊叹,“吃这么好,自己煎牛排?我以为你养生只吃素。”

  “牛肉很营养,我没说我吃素,是店里只卖素食轻食而已。”

  “你真的会料理牛肉?还打算煮什么?”她好奇地一一检视他买的蔬果食材,边猜想菜单。

  “前菜南瓜浓汤、海鲜水果沙拉,主菜香煎牛排佐海盐,附餐摩卡咖啡一杯,就这么简单。”于佐刚直接为好奇的她解答。

  她听了,不由得抬眼,将他从头到脚刻意打量一番。“最好有这么简单,你还能弄出一套西餐?”一脸狐疑。

  虽曾一度以为他会烹饪,但在他端出精简的养生地瓜三明治后,她便认定他除了煮咖啡外,没什么厨艺。

  “这不算全套西餐,我自己吃,已简化了。”于佐刚澄清。

  他不只对咖啡有研究,其实他很早就会自己下厨弄些吃食,不过这两部才较有空闲研究一些西式料理。

  听他说得煞有介事,又见他推车里丰富的食材,再对比自己推车内显得寒酸的几盒微波食品,不由得又对他的厨艺心生期待,很想尝尝他做的料理。

  “对了,那天去快炒店的费用我没付给你。”她忽地转个话题说道。

  “没关系,没多少钱。”他不以为意,就算她要付,他也不会收。“不过,下次要买醉也别喝那么多。”他忍不住又劝说。

  她那晚一口气喝掉八、九罐啤酒,令他很担心她身体出状况,幸而她只是昏睡过去,隔天醒来,精神也还好,但就算她酒量好,他仍不希望她再次牛饮。

  “那一桌也要八、九百吧?硬拉你陪我喝酒,听我抱怨倒垃圾,还让你请客说不过去。”那晚他怕她只喝酒伤胃,还点了好几盘小菜,只不过她猛灌啤酒,小菜没动几口。

  “这样好了,你买的这些食材我替你结帐。”她径自说道,将自H推车里的几项日用品放进他的推车里。

  “不用,真的没关系。”于佐刚再次推拒,认为她没必要在意这点小钱。“再况我们是老同学。”他强调两人过去的情谊,认为即使让他请客也没什么。

  “既然是老同学,那就请我吃晚餐,食材我买单。”她笑咪咪地顺应他的话。

  随即从一旁肉品冷藏柜的架上,再拿一盒同款牛肉块丢进他的推车里。

  “呃?”于佐刚因她的行为,楞了下。

  “晚上去你那里吃你煎的牛排,试试你的手艺怎么样?”她径自做出决定,又将自己推车里的几盒微波食品放回另一边的冷藏柜。

  她之所以突然决定跟他一起吃晚餐,确实是好奇地想尝尝他的手艺,因她认识的异性几乎都不会烹饪,只除了叶百合的丈夫,而她自己亦是对厨艺一窍不通。

  另一方面,她不希望刚失恋的周末只能独自一个人去外面吃饭,原打算买微波食品解决今晚晚餐,却仍觉有些凄凉,如今巧遇他,便借故希望他这个过去的好同学作陪。

  不料却见于佐刚面露一抹为难。

  她不免认为被他一个表情无声拒绝,原本开心期待的心情,瞬间心绪一Down.

  “不方便的话不勉强。”她扯唇一笑,弯身将放进他推车的那盒牛肉再拿起来。

  “不会不方便。”他开口澄清,将她欲拿起的牛肉再放回自己的推车。

  他方才是意外她的提议,并非为难或不乐意。

  “不过可能要等咖啡馆打烊,你到咖啡馆,我用那里的厨房煮给你吃。”虽说两人同学多年,曾经交情深厚,但过去并不曾去过各自的住处,他不免有些顾忌,于是想了个变通的方式。

  “等咖啡馆打烊都十点过后了,宵夜吃牛排,对注重身材的女性来说,太过罪恶。”她微眯眼,反驳这提议。她虽爱好美食,但也很在意维持好身材。

  忽地,她似是想到什么,瞅着他问:“该不会……你其实跟女朋友同居,才不方便招待我?那就算了,我不会那么不识相。”她摆摆手,表示不多打扰。

  如果他有女友,她会适度保持距离,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误会或麻烦。

  “我没有女朋友,自己住。”他一脸正经地强调。以他的个性,也不可能会跟女友同居。

  “那还有什么不方便?你住处像狗窝?”他愈顾忌,她便愈好奇,想一探究竟。

  “你若不介意,我就不介意。”他是替身为女性的她顾忌,但她显然没觉得有什么。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别说我现在没男友,就算有交往对象,我要让大学男同学请吃一顿饭,也没什么好落人口实的。”她轻耸肩,说得坦荡荡。

  别人她也许有顾忌,但跟于佐刚从以前就只是再单纯不过的异性好友,没什么好担心会被误会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于佐刚笑笑地应诺。若是其他女性,他不会轻易招待对方到自己住处吃饭,不过对象是她就另当别论。

  稍后,她坚持由她结帐,将自己买的日用品拎起,而食材交给他,约了晚上六点过去他住处品尝他的料理。

  于佐刚独住一层楼公寓,三十多坪的空间,她有些意外他一个人需租到一层楼居住,听他告知那是他自己买下的房子,更加惊诧。

  他澄清仍在缴长期房贷,但以他的年纪,可以在这地段买下这样一层公寓,有能力自己缴房贷,着实令她敬佩不已。

  他的住处环境非常整洁,出乎她的预料,装潢简约朴实,即使只他一人独居,却能营造出家的温馨氛围,厨房厨具并非装饰用,有经常开火的迹象。餐厅与客厅之间,有个咖啡吧台的设计。

  他俨然将咖啡馆也搬进居家环境,令她一眼就爱上他的住处。

  稍后,看见餐桌他摆放的餐食,色香味俱全,令她讶异。

  当她尝过他的料理后,简直对他刮目相看,频频对他的手艺赞叹不已,啧啧称奇。

  今晚,她亲身感受,会料理的男人果然别具魅力。

  虽说她到来时他已脱下围裙,穿着轻便休闲服,但用餐之际,她问起烹饪话题,他也能如谈咖啡般,不疾不徐地详述一番。

  认识他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感觉他原来很居家,性情温暖,是十足的好男人。

  餐后,他冲泡香浓咖啡,她品尝着,心情愉快,肚腹非常满足。

  这一顿饭边吃边聊,两个小时便过去,她无意留太晚,笑盈盈感谢他的招待,约莫八点出头便离开,开车返回住处。

  回到住处,她想起晾在阳台的衣服还没收,于是走向阳台,先开启外面灯源,再推开纱窗,不免又想到早上看到的可怕生物,应该早已离开了吧?

  她就着屋内及阳台上方的一盏灯源,小心翼翼地张望阳台墙面,没有异物,安心了下。

  她于是抬脚,才要跨进阳台空间,惊见地板上一坨黑色物体,差点尖叫。

  她右脚停在半空中,险些就一脚直接踩踏到地上那坨可怕的生物,连忙往后退回室内。

  她心口颤抖,头皮发麻。隔了一小段距离,张大眼瞅着那躺在阳台地板上的生物半晌,感觉它动都不动,该不会自动往生了吧?

  她深吸口气,试着往旁边拍打发出声音,地上那坨黑色生物仍没动静,才要大叮口气它已往生,却仍对它的尸体心存畏惧。

  她转身,匆匆去敲室友的门,都没回应,不知她们今晚是晚归或去男友住处不回来?她知道她们各自都有对象,周末有时不会待在这里。

  她必须将晾在阳台的衣服收进来,明天打算穿那套套装上班跟厂商开会,却又不敢踏进有它的阳台空间。

  她揪眉,陷入挣扎两难。

  忽地,想到于佐刚。

  她忙回房间拿出手机,拨电话求援——

  “于佐刚,你能不能来帮我收尸?”她急促问道。

  “什么?”手机那头的于佐刚一脸惊诧。“收什么尸?”怀疑她天外飞来一笔是在讲黑色笑话。

  “就……收尸,你来就知道,我给你地址,快点过来!”她一边望向落地窗紧掩的幽暗阳台,向他半强迫地央求着。

  于佐刚虽满腹疑问,却因她首次向他开口求援,难以拒绝,只能依她给的地址,匆匆驱车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