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分手了?对方是有妇之夫?”叶百合惊诧不已。

  她打电话给杨音沛,询问好友七夕情人节过得如何,因好友把这次的交往对象当成结婚对象看待,她才多关注好友这回恋情。

  杨音沛不由得向叶百合倾吐一堆委屈不平,回想当时对方妻子不堪的谩骂,还有甩她巴掌的羞辱,心口再度涌起酸楚难受。

  长这么大,她第一次被人甩耳光,被人用那么多难听的字眼斥责,谁教她无知下犯了错,只能任由对方咆哮、恶言恶行相向,却无法大声回嘴,以牙还牙反呛对方几句。

  她宛如电视剧里抢人老公的坏女人,那些狗血的台词,竟血淋淋地往自己身上泼洒。

  她不仅气恼受辱,更因原以为美好的恋情瞬间变质成为一坨屎,心碎难受。

  “怎么会这样?太可恶了。”叶百合听完好友的遭遇,替她感到心疼难过,也怒骂起恶意欺骗好友感情的劈腿男人。

  “以后交往,我一定要先把对方祖宗八代查清楚,身分证、户口名簿都要检查!”杨音沛气恼强调。

  她忽地心情一沉,声音微哽,“百合,我是不是不该再谈恋爱,这辈子都不会遇到适合的好男人了?真正的好男人不是已婚就是出柜,而我一度以为的好男人,竟是已婚出轨的烂男人,还害我变成坏女人!”她愈想愈沮丧,再度悲从中来。

  白天上班,她将心力投入工作中,暂时忘却前一晚的不堪,可现在接到好友来电,不由得又涌起那些负面情绪。

  她虽能在短时间内调整情伤,重新出发,可那些情伤却也难以一两天就完全淡忘。

  “音沛,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是受害者,被欺骗感情已经够伤心难过了,不要再自责自疚,往自己身上捅刀。

  “如果你知道对方有家室,就算条件再好,也绝对会离他离得远远的,不可能成为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叶百合语气温和地安慰她。

  好友外貌出色,从学生时代就不乏追求者,但在情路上一直不太顺遂,总没能有一段长久的恋情。

  “百合,你说的话竟跟于佐刚一样,你们两人观念那么像,当初怎没想在一起?”杨音沛不禁开玩笑道。

  好友几句安慰话语,令她听得熟悉,原本低落沮丧的情绪,不免又得到一抹释然。

  “于佐刚?”叶百合一楞,好友怎会突然提起许久没联络的大学同学?“你有跟于佐刚碰面?”

  杨音沛于是告知好友被于佐刚撞见她遭遇不堪的情景,及之后要求他陪着喝酒的始末。

  “对了,明天要不要去他的咖啡馆坐坐?我可以去载你。”杨音沛忽然提议,想再去喝一杯能令她心情转好的香醇咖啡。

  “好啊!”叶百合立时附和。“不过,刚才的话,不能再乱开玩笑喔。”她先提醒着。

  “什么话?”杨音沛楞怔地问。

  “我一直只当于佐刚是好朋友,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定也有自己心仪的对象,不要拿他曾暗恋我的事开玩笑,那样彼此都会很尴尬。”叶百合认真表示。

  大学时于佐刚虽然常跟杨音沛相互吐槽,口无遮拦,却唯独感情话题不会拿来说嘴。

  尤其当她得知他一直暗恋着自己,令她立场为难,无法接受他的感情,却也不想失去这份友情,只不过她无法强人所难,要求两全其美,而大学毕业后,他便入伍,接着出国打工,回国后忙于创业,彼此便没什么联络。

  她只会在圣诞节及农历过年前夕,写张卡片问候,而他亦会回卡片给她,简短交代两句近况。

  直到两年前,她预告将结婚,他要求一定要寄喜帖给他,而他也欣然出席她的婚宴,对她由衷表达祝福,彼此感觉重拾了过去的情谊。

  当时他并没有特别邀请她到他的咖啡馆叙旧,她也没主动提出要求,如今因杨音沛提起,她便期待三人能如过去般,再次轻松话家常。

  周六上午十点,杨音沛推开咖啡馆玻璃木门。

  “于佐刚,看我带谁来捧场了?”她朝站在咖啡吧台里的高姚男人,笑盈盈说道。

  于佐刚看见她再次出现,有些讶异。接着看到尾随她身后进门的娇小女子,更讶异。

  “百合!好久不见。”于佐刚绕出吧台,高兴地迎向她们。

  “音沛邀我来你店里看看,不会打扰你工作吧?”叶百合笑咪咪问道。

  “当然不会,非常欢迎。”于佐刚领两人往靠窗的桌子落坐。“假日有多请一名工读生,我可以陪你们坐台无妨。”他打趣道。

  “喂,我要喝你亲手冲煮的咖啡喔!”杨音沛强调。

  “那有什么问题。百合呢?想喝什么,还是由我推荐?”他拿一张Menu递给叶百合。

  杨音沛坐在叶百合旁边,拿过Menu仔细观看,上面林林总总二、三十个品项全是咖啡,而附餐轻食三明治只有三、四样。

  “饮料只有咖啡,没有别的?”她代百合发问。

  “只有咖啡,但咖啡有很多品项可选择。”于佐刚强调。他这咖啡馆原就主打咖啡,不卖别的饮料。

  “百合很少喝咖啡吧?我推荐这个,低咖啡因,口味非常温和,喝了不用担心晚上睡不着。”他站在桌边,手指着Menu上一款咖啡强调。

  “低咖啡因还是有咖啡因,百合现在不能喝啦!”杨音沛笑着,比比好友的腹部。

  于佐刚先是不明所以,低头看着杨音沛手指着的方向,注视叶百合穿着宽松T恤的腹部,这才看出端倪。

  “百合怀孕了?!几个月了?”他一脸惊喜问道。

  “四个多月。”叶百合轻颔首,粉脸有抹羞怯。

  “恭喜恭喜!”于佐刚替她感到高兴。

  “你不知道百合那个老公,对怀孕的她可是小心翼翼,宝贝过头,先前几个月我找她出门都不行,直到现在才肯放行。”杨音沛故意向于佐刚抱怨,实则很羡慕好友嫁个无比疼宠她的好对象。

  “百合嫁得很幸福吧?”于佐刚低头望着叶百合,一脸认真地问道。

  当年虽欣然参与她的婚宴,给予满满的祝福,但对于个性单纯善良的她,嫁给再婚且有一子的魏慕臣,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嗯。”叶百合仰头看他,脸上漾着幸福笑靥。

  “那就好。”于佐刚面露一抹温润笑意,放心说道。

  一旁的杨音沛,看着方才于佐刚询问百合是否嫁得幸福时,她怎么觉得他的眼神似流露一抹不放心,直到见百合笑盈盈肯定回复,他才露出释然的淡笑。

  难不成,这几年于佐刚内心还惦记着百合?

  突生的一抹臆度,令她很想探问详实,但好友昨晚才提醒她,别再提他曾暗恋她的事,她只能放下那抹好奇。

  “既然百合不能喝咖啡,我帮你打一杯新鲜苹果汁好吗?”于佐刚温言建议。

  “Menu又没有苹果汁,你不是说没卖别的饮料?”杨音沛故意吐槽。

  “当然是给老同学的特殊礼遇。还是你也想喝苹果汁?”他转而看着她笑问。

  “我又不是孕妇,来这里当然喝咖啡。”杨音沛强调,又补充说:“还有,今天我不想再吃养生地瓜三明治,给我一份起司素熏鸡三明治。”她看着Menu,加点一份餐食。她其实比较想吃荤食,但这里只有素食可选择。

  “百合想点什么三明治?”于佐刚又询问叶百合。

  “不用了,我吃过早餐才出门的。音沛假日都比较晚吃早餐。”叶百合轻摇头,微微一笑。

  “OK!那两位同学请稍等,一会就由店长亲自送饮料过来。”于佐刚刻意朝两人弯身行礼,随即往那方吧台走去。

  “呐!看见于佐刚穿围裙卖咖啡,有没有觉得很突兀?”待他一走开,杨音沛对叶百合低声笑问。

  “不会呀!还满适合的。男人穿围裙其实很有魅力耶!”叶百合笑咪咪地说。

  杨音沛扬了下眉,“喔,你是指于佐刚有魅力,还是你家那口子?”

  “都有啦!”叶百合莫名粉脸微赧,忙又澄清,“你别刻意转述说我称赞于佐刚,我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清者自清。”杨音沛轻耸肩,认为没必要一再提醒这件事。

  她清楚叶百合对于佐刚确实只有同窗情谊,但不知于佐刚现在是否也这么认定?

  “真羡慕你,嫁个中医师,不仅能帮你调养身体,还三不五时替你做食补养生餐。我看下一任男友来找个厨师好了,能煮好料喂饱我,我也会觉得男人穿围裙很有魅力。”杨音沛一手托腮笑说着。

  “你又故意调侃我。”叶百合嘟嘴,睐好友一眼。

  她并非不下厨,但自从怀孕后,老公便不让她进厨房,三餐不是由管家张妈料理,就是他亲自下厨,替她准备特别餐食。

  “不,我是真的打从心里羡慕你好命。”杨音沛红唇弯起好看的弧度。

  两人闲聊半晌,于佐刚已端来托盘。

  他将一杯现煮的热咖啡放置杨音沛面前,一杯新鲜苹果汁递给叶百合,还有一杯热咖啡摆在另一个位子,随即在她们对面落坐。“服务生马上就送来三明治。”

  “今天这杯是什么?跟昨天一样?”杨音沛端起咖啡杯,深深嗅闻浓郁的咖啡香。

  “让你试试不同口感,这是综合热咖啡,精选数种上等咖啡豆,调配混合烘焙而成,入口香醇、甘甜、无酸性,风味温润。

  “这款豆子的烘焙度为中深焙,浓度中等,酸感弱、甘度强、苦味弱、醇度强、香气中等。”于佐刚不由得分析起咖啡豆的五味评比,再度滔滔道出一番咖啡经。

  “那你喝什么,一样吗?”杨音沛好奇问道。

  她似乎喜欢听他温润嗓音,侃侃谈论不同咖啡豆的特色。以前在学校,两人常斗嘴,她怎么没感觉他的声音特别好听?

  “这杯是摩卡。”于佐刚端起自己的咖啡杯,笑笑地轻啜一口。

  “摩卡不是加牛奶、鲜奶油又加巧克力酱,你不是强调喝咖啡要喝原味?”她不禁挑他的语病。

  “我喝的是纯粹摩卡咖啡豆煮的黑咖啡,而一般常说的摩卡,多是指义大利花式摩卡咖啡,两者并不相同。”他一脸正经地澄清。

  “喔,怎么不同?百合想不想知道?”怕好友觉得咖啡话题无趣,先问问她的意见。

  “想。我也认为摩卡咖啡是有加巧克力酱的那种。”叶百合笑说,好奇想听于佐刚谈论咖啡知识。

  “摩卡原是指由阿拉伯半岛上叶门的摩卡港出口的豆子统称,正宗的“摩长咖啡”,只生长于叶门海拔三千英尺以上的陡峭山侧地带,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咖啡。但现在纯正的叶门摩卡十分稀有,且价位昂贵,其次为衣索比亚的摩卡。

  “单品的摩卡豆咖啡口感很丰富,有红酒香味、干果味、蓝莓、葡萄、肉桂、烟草、甜香料、原木味,还有巧克力味。

  “其风味浓郁香醇,口感酸味强,独特的甘酸,苦味极为优雅,单品饮用,入喉润滑可口,醇味久久不退。”于佐刚口沫横飞滔滔分析,比先前所提的咖啡,更巨细靡遗地道出来历,侃侃而谈其风味特色,令叶百合和杨音沛听得瞠目结舌。

  “有没有这么神啊?”杨音沛眨眨明眸,瞅着因一杯咖啡而说得天花乱坠的他。“又不是在品酒,哪来那么多味道分析?我不信,我试喝看看。”直接拿过他的咖啡杯。

  她啜饮一口,立即皱眉,美丽的五官夸张地扭成一团,嚷道:“好酸!好苦!一点也不好喝。”

  他见状,哈哈大笑。

  她倏地白他一眼,丽颜佯怒,“呴!你该不会是故意要骗我喝,才把这杯难喝的咖啡介绍得出神入化吧?”

  “我没骗你,这杯确实是极品。”于佐刚淡扬唇角,正色强调,“一般人确实较排斥咖啡的酸味,宁愿苦也不要酸。但在精品咖啡世界,许多咖啡饕客对酸香趋之若鹜,真正诱人的咖啡酸香,需要新鲜且顶级的咖啡豆才能表现出来,又以摩卡豆为最。”他不禁又详加解释。

  “喔,那你的意思是要假装酸咖啡好喝,才是真正懂得品尝咖啡的人?”她扬扬细眉,颇不以为然。

  “那倒不是,不过这是我最钟爱的咖啡单品。”于佐刚澄清。

  “是吗?那你把它喝完。”亲口尝过后,杨音沛对他的说词不免抱持怀疑。

  于佐刚微微一笑,低头要再端起咖啡杯,却踌躇了下。

  “怎么?你也不想喝,真的是拿来骗我的?”杨音沛微眯着眸,质问道。

  于佐刚之所以踌躇,是因看见咖啡杯缘印上了一抹口红印,那是她方才把杯子端过去喝而留下的痕迹。

  他不是有洁癖,却因那杯缘的口红印,内心有抹不自在。

  他抬眼,见她红唇嘟囔着催促他喝咖啡,令他更心生一抹异样感。

  不好当她的面擦去口红印,他只能若无其事地转过杯子,从另一边杯缘饮用咖他细细品味入口咖啡的独特酸香与醇厚感,一脸满足地咽下喉。

  “看起来是好咖啡呀!我相信于佐刚不会刻意骗你啦!”叶百合见两人因杯咖啡意见不合,不免兴味盎然。

  感觉大学时期他们总在她面前相互抬杠笑闹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

  她不禁提起大学点滴,三个人闲聊回忆着,气氛愉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