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早上七点半,杨音沛撑开沉重的眼皮,因身处陌生环境而感到困惑。

  她坐起身,才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橙色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条卡通图案的大浴巾,而沙发后方是一扇窗,挂着绿色窗帘。

  她揉揉因宿醉而发疼的太阳穴,环顾所处环境,感觉是一间小咖啡馆,布置简单大方,显得温馨典雅。

  她闻到空气中飘来一股咖啡香。

  她朝一旁的白色中空格子柜望过去,瞧见那方咖啡吧台有抹高 身影。

  “于佐刚?”她试探性地叫唤。回想昨晚在快炒店喝酒向他倾吐情伤,之后便醉到不醒人事。

  “你醒了。要是在开店时间还没醒来,只能把你移到贮藏室去了。”那头,于佐刚声音低润地笑着说。

  “你……这是你工作的店?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杨音沛走来咖啡吧台,一只手拍拍仍很沉重的后脑杓。

  “问你住哪里也不说,总不能把你丢在路边,或带去汽车旅馆吧?”于佐刚一手持长嘴壶,以画圈方式缓缓将热水注入咖啡滤纸中,又道:“也不便把你带去我的住处,只好带来这里。”

  “你……结婚、有小孩了?”她不禁揣测。

  他抬眼看她,微讶。“没有啊!我如果结婚,怎么可能会漏掉要炸你?”他打趣道。

  “那这里怎么有卡通图案的浴巾?”他说不方便带她去他住处,又因方才身上盖的是卡通图案浴巾,她不免做此联想。

  她很怕不小心又跟有妇之夫纠缠。

  “那是先前一位客人带孩子来留下的,我洗过后收在贮藏室,一直没等到客人回来招领,昨晚怕你在这里睡觉吹冷气会着凉,想找东西让你盖,才把那条浴巾拿出来。”他详细解释。

  就为了一条卡通图案浴巾,便猜想他可能已结婚有小孩?她该不会因一段错误的感情就杯弓蛇影吧?

  “你先去浴室简单盥洗一下,我煮杯咖啡让你醒醒脑,今天要上班吧?”

  两年前碰面那次,她提到自己在某外商贸易公司担任采购,昨晚为了找她住处地址而翻她包包,在皮包里看见她的名片,是同一间公司,只不过职位升迁了。今天非假日,正常情况应该需要上班。

  “你昨晚也待在这里?”她疑问。

  这里除了她睡的那张长沙发,其他座位皆是二至四人的咖啡桌椅,应该没有他能睡的地方。

  “没有。我刚刚才过来,替你带了牙刷、毛巾、洗面乳。”考虑她醉宿可能睡过头,他直接替她准备简单的盥洗用品,若她起来晚了,来不及返回住处,也能在这里盥洗完,直接去上班。

  “谢谢你这么细心,但我就算迟到,也要回去换衣服,不可能穿同一套衣服,顶着花掉的妆或不上妆就去公司。”她可是很在意穿着打扮,何况如今身为公司采购部主任,她绝不能有服装不整的问题。

  “那上班时间来得及吗?有没有喝一杯咖啡的时间?”于佐刚已手冲好一杯香浓咖啡。

  “我九点才上班,时间还充裕,先去盥洗,再来喝你的咖啡。”她微微一笑道。

  方才瞄一眼柜台摆着的店内名片,这里离她住处不算太远。

  她随即转往厕所,想以洗面乳先简单洗卸,回去再用卸妆油仔细卸妆,看见他备妥摆在洗脸台的盥洗用具中,竟有一盒卸妆棉,不免讶异他考虑细腻。

  她很快卸妆完,刷牙洗脸,然后走出厕所,只花了五分多钟。

  他看见她一脸素颜出现,脂粉未施,皮肤白皙,气色也比昨晚好很多,原本有些凌乱的波浪长发以橡皮筋简单束绑,整个人变得很轻盈。

  “你不化妆就很好看。”他开口称赞。

  她微讶地看他。“我以为你没变,没想到现在会说好听话了。”

  “我不会吝于称赞人,但也不说浮夸的话。”他笑笑地澄清。

  “那以前怎么没听你说我好看。”她撇撇嘴故意抱怨。

  “相由心生。你以前每次看到我,气焰高张、嘴巴犀利,我能怎么夸你?”他轻耸肩,面露一抹无奈。

  “因为以前你很幼稚,都故意吐槽我,但昨晚,你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她往咖啡吧台前一张椅子落坐,如实说道。

  昨晚虽因酒精导致意识有些混乱,但她记得他很有耐性地听她一直吐苦水,偶尔还温言安慰她几句,而她醉昏后,他顾虑她的安危,带她到这店里过夜,令她心生感谢。

  “喏,咖啡,趁还温热快点品尝,冷了会失去美味。”于佐刚将前一刻已煮好的咖啡端到她面前。

  “黑咖啡啊!”她看一眼没调味的咖啡,微蹙细眉。

  她喜欢喝咖啡,但很少喝黑咖啡,多是喝拿铁、卡布奇诺,或加颗奶油球的美式咖啡。

  “咖啡要喝原味,试试看,我煮的这款热咖啡很甘醇,不酸,也不会太苦。”他建议她先品尝原味。“真喝不惯再加奶、加糖。”他拿出一颗奶油球及糖包放在吧台桌面。

  他清楚记得过去的她对食物及咖啡的喜好,她不喜欢酸性食物,也不喜欢苦味的东西,于是挑选这款咖啡豆。

  她端起咖啡杯,先嗅闻浓郁的咖啡香,接着小口啜饮。

  “嗯,口感很不错。看起来颜色很深,喝起来却不苦,有回甘甜香。”她弯起唇瓣,笑赞,“我不知道你这么会煮咖啡,这什么豆子?”温热咖啡入喉,香醇温润的口感,令她精神清朗。

  “这是我严选调配亲自烘焙的“黄金曼巴咖啡豆”。风味特性结合苏门答腊黄金曼特宁与巴西喜拉朵咖啡,两种高级的阿拉比卡豆而成。

  “曼巴咖啡舍去曼特宁的浓烈和巴西的酸味,将曼特宁圆润厚重的苦味与巴西的微甜,融合为温顺的曼巴,散发出自然甘甜的清香。”他侃侃而谈,详细介绍这款咖啡豆特性。

  她听了,怔怔地望着他。

  他谈论咖啡经,声音温润,面容和煦,感觉与她手上这杯咖啡一样,令人舒心宜人。

  “我不知道你这么懂咖啡?为什么会想开咖啡店?”两年前碰面,当她听到他在卖咖啡,颇为讶异,那与他的外型个性有些不符。

  他身材高壮,有着运动员的体格,大学时也是篮球校队,他皮肤是健康麦色,算不上帅哥,但五官端正,个性积极进取,给人一种踏实诚恳的好青年观感。

  只除了在感情方面显得小心翼翼,有些踌躇被动,是以暗恋叶百合许久,才在毕业前向对方告白,却也轻易就失恋。

  之后他的感情如何,两年前在叶百合喜宴上,她向他闲聊问起时,他笑笑地带过,她便没再多问什么。

  而他在退伍后就与友人出国打工赚取创业金,认真的执行计划,令她在听到的当下相当佩服。

  其实他家境不错,若需一、两百万资金做小额创业,大可向父母借,但他认为那样没意思,既然是自己定下的人生目标,就该靠自己的双手去实践。

  只不过,他选择经营家庭式咖啡馆,比较令她跌破眼镜。

  尤其现在亲眼目睹他的工作环境,这里装潢格调温馨典雅,乍看下与他的外型有点格格不入。

  但在她品尝他亲手冲煮的咖啡,听他温言侃侃介绍咖啡豆的来历后,又觉得他置身这里并不那么突兀。

  他过去是阳光男孩,现在也给人一种温暖和实在感。

  “原本的计划不是开咖啡馆,但在澳洲农场打工时,那里的男主人是位咖啡达人,不仅对咖啡非常了解,也常热络地请我们喝咖啡,侃侃谈论咖啡经。

  “我跟好友原就喜欢喝咖啡,耳濡目染后,不禁更积极地向对方讨教咖啡知识,因此决定改开咖啡馆,学习选豆子、烘焙豆子,也在店里兼卖轻食餐点。”他笑说道。

  “这里有卖吃的?那我尝尝你的手艺,吃过早餐再走。”一听他提到食物,她不免有些饥饿感,也想吃吃他做的早餐。

  “只有简单的养生轻食三明治,种类不多,店里还是主打咖啡。”于佐刚拿一张餐单给她。

  她低头看了下,“只有素食啊!那就一份起司素熏鸡三明治。”她是常吃速食,但没在吃素食的。

  “昨晚喝那么多酒,早上吃清淡一点比较好,我帮你准备养生地瓜三明治。”他建议。

  她抬头看他,微蹙细眉,那东西听起来并不美味。

  原想异议,她却难得顺应他的提议,摆摆手道:“好吧!就地瓜三明治。”

  不多久,他从厨房端出现做三明治,全麦吐司夹着一层地瓜泥、一层莴苣生菜、一层苜蓿芽,看起来很清淡,也颇健康。只不过她向来爱好美食,不崇尚健康和养生。

  “这个我也会做,不用什么手艺吧?”她不由得对他吐槽一句,原本还期待能吃到他料理的食物。

  “这个确实不需要什么技术,不过食材很讲究,地瓜跟莴苣、苜蓿芽都是我亲自挑选的有机蔬菜,连吐司也是找能信任的面包店提供。”就算是一份看起来简简单单的三明治,他也能详加介绍一番,申明自己是认真用心对待的。

  “是是是,你还真是新好男人,养生又实在。”杨音沛刻意翻个白眼,拿起三明治,大口咬下。

  不免意外他除了咖啡经,对食物也能说出一番大道理,该不会是在澳洲农场打工的后遗症?

  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淡,却完全没再提起昨晚的情伤,吃完简单养生早餐,打算掏皮包付餐费,他却说还没开店不收费,就当给她试吃的。

  她于是拿张店里的名片,向他道声谢。

  他随即交给她一张便条纸,温言叮咛道:“昨晚酒喝太多,今天就算没宿醉,胃肠也会不舒服,饮食尽量清淡些。”

  她有些漫不经心,点头应了声,之后步出这间位于巷子内的小咖啡馆,前往大马路招揽计程车,先回住处换衣服化妆,再赶赴公司上班。

  尽管一度嫌弃他给的早餐太清淡阳春,但在喝完一杯他煮的香浓热咖啡,搭配清淡的养生三明治后,她肚腹适度饱足。

  又因在咖啡馆跟他闲聊片刻,原本醒来仍苦闷的心情,似乎很快被转换,不再如昨晚那么沉重难受。

  当她在计程车内摊开他给的便条纸,上面有他手写的刚硬笔迹,写着午、晚餐的几项清淡餐食建议,她心口不由得漫上一抹温度。

  他的字迹虽刚硬有力,可他的人其实很温暖,她不禁欣慰昨晚遇到的是他。

  稍晚,到达公司大楼,她仰头望着灿烂的天空,因刺眼的光线微眯起眼,提醒自己打起精神,不要再去想那个烂男人,好好开始一天的工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