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男佣跨过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男佣跨过界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那是个大雨滂沱的午后。

  身为大四生的杨音沛搭公车返回住处,她无聊地侧首望着被雨痕刷过的车窗,忽地看见右前方路旁有抹熟悉的身影。

  她不禁将脸贴靠在车窗上,张眼注目。

  马路旁,一个高壮身影伫立着,那是同班同学于佐刚。

  他没穿雨衣,任大雨不断打在身上,似乎完全没感觉。

  他眼神有些悲伤的望向另一方—一个高 男人抱着一名娇小女子,在雨中大步奔走。

  他望着那方怔忡半晌,才转身走向停靠在一旁的机车,戴上安全帽,随即骑车扬长而去。

  杨音沛忍不住回头,视线透过移动的公车车窗试图追随他逐渐远去的身影。

  虽仅短短几秒钟的画面,他伫立在雨中的那抹忧伤神情,令她莫名介怀。

  两人同班近四年,她对他的认知,一直是他很开朗活泼,甚至有点幼稚。

  他爱吐槽她,两人一见面总在斗嘴,可她不曾见过他这般落寞的神情。

  他方才望着的对象,那被抱着的女孩是她的好友叶百合,他们三人是同班同学。

  于佐刚是班上较常与她们有互动的男同学,他与她们维持着不错的情谊,而她早就知道他暗恋着叶百合。

  不久前,他向叶百合告白却被拒绝,她已有喜欢的对象,就是在雨中抱着她离去的那男人。

  只不过那身为中医师且自行开业的魏慕臣,其实已离过婚,还有小孩。

  对于好友的选择,她是抱持鼓励的态度,认为对方的过去不须多加介意,人品较重要,但于佐刚非常不认同,他很担心单纯的百合被骗。

  尽管百合希望能跟他继续当朋友,但他显然无法死心,方才他在雨中淋雨的那神情,完全是失恋心伤。

  她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竟会因告白被拒就露出那么落寞惆怅的神情。

  他在雨中淋雨,令她感觉他像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

  晚上七点,杨音沛打电话给于佐刚。

  “喂,你在干么?过来陪我唱歌。”

  “什么?”于佐刚因她突如其来的要求,愣了下。

  他下午回到住处,换下湿衣服冲澡后,便一直看着电脑发呆。

  告白被拒,确实令他颇不好受,但他更担心叶百合的感情选择有误。

  下午,他骑车要返回住处的途中,惊见路旁一个女孩趴跪在大雨中,而那人竟是叶百合。

  他忙将机车停在一旁,匆匆上前关心。

  她泪流满面的伤心模样,教他心口抽扯,难过并自责没守护好她,只能力劝她张大眼睛,看清楚喜欢的对象是否值得她付出。

  当他想先将她带离大雨中,找个地方安抚她的伤心情绪,那男人却匆匆出现。

  魏慕臣强调他跟百合只是发生误会,他眼神笃定地向他宣告他对百合真实无伪的感情。

  那一刻,他能感受且相信魏慕臣对百合是真心的。

  他放心之际,不由得又涌起一抹伤感和落寞。

  那代表他确实该结束这份长年的暗恋,放下这段单纯的初恋情感。

  他只能诚心祝福百合的恋情,圆满顺利。

  “喂,你要不要过来?”因他愣了半晌没回覆,手机那头的杨音沛不禁催促。

  “我现在不想唱歌。”于佐刚淡然拒绝。

  “我已经买了两小时包厢,不想一个人独吼,不管你现在心情是好是坏,都出来陪我唱歌。”杨音沛语气强势地说道。

  “你不想一个人唱歌,还独自去KTV?”于佐刚有些没好气地道。“你可以找百合陪你。”脱口说完,想起不久前叶百合跟男友发生误会的情景,身为她好友的杨音沛是否知情?

  “傍晚撞见我前男友带着新女友,心情很闷,想来唱歌泄愤。百合现在有交往对象,又要打工,找她不方便。”杨音沛随口编个理由。

  因下午撞见于佐刚在雨中那落寞悲伤的身影,令她回来后一直耿耿于心,想了想决定找他出来,陪他唱歌,帮助他转换心情。

  只不过,她当然不会说出真正理由,只能以自己的坏心情为借口,要求他作陪。

  于佐刚虽没心情唱歌,却又难以拒绝杨音沛有些强人所难的卢功,只能勉强妥协。

  换完衣服,他骑车前往她所在的KTV.

  一进包厢,便看见桌上摆了半打啤酒,还有几盘小菜,他不由得皱眉。

  “心情不好就回家睡觉休息,来这里买醉是很不智的行为。”他往一旁沙发落坐,难得对她说教。

  杨音沛坐在点歌电脑萤幕前,又输入两首歌后,才抬头看向刚进门的他。

  “我突然想到,你之前被百合拒绝,不是也失恋吗?治疗失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飙歌怒吼,外加大吃大喝。而且,这才几罐啤酒,我一个人喝都醉不倒,该不会你很逊咖,一罐啤酒就倒?”她刻意以玩笑口吻如平常般对他大剌剌地调侃,接着又道:“安心啦!你如果在这里醉倒,也没人会想捡尸。”

  她随手将桌上歌本扔给坐对面的他。“我已经点两页了,换你点,允许你插播两首歌。”她笑咪咪地大方表示。

  他伸手接过她抛过来的厚歌本。“我怎么看不出来你心情不好?”不免狐疑。

  杨音沛很爱唱歌,会唱的歌不少,举凡古今中外、国台英日语、老歌新歌,只要歌本里有的,她超过半数都能唱,只不过她歌声普普,甚至有时情绪激昂,会嘶吼得有些刺耳。

  她生日时要来KTV庆祝,考试Allpass要来KTV庆祝,连失恋也要来KTV飙歌。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心情好的时候是找一票人来这里热闹,但失恋时,就只会找死党叶百合作陪,有时也会拉他一起来当她的垃圾桶及听众。

  今晚,她虽只找他作陪,但感觉她不似过去失恋那般有着坏心情。

  杨音沛跟叶百合两人不论外表或个性都南辕北辙,她们能一直当知心好友,颇令多数同学意外。

  叶百合个性单纯天真,这是她首次谈恋爱,而外表成熟亮丽的杨音沛,异性缘极佳,大学四年,已不知换过几个男朋友。

  她对感情观开放而且理性,一旦感觉对方不适合,就会果断甩掉对方,然后找好友出来飙歌,听她气恼愤慨地数落对方一堆缺点,不体贴或差劲的行为,害她在对方身上浪费时间。

  她处理情绪很快,结束一段感情,很快便事过境迁,不会因事后看到前男友交新女友而触景伤情或心生不平,那不是她会有的反应。

  是以回想她前一刻找他出来的理由,不免更生困惑。

  该不会……

  “你其实是想安慰我失恋?”虽然认为不可能,却想不到其他更适当的理由。

  而他向叶百合告白被拒,也已过了一小段时间,杨音沛应该不知道下午发生的插曲。

  杨音沛先是因他敏感的察觉愣了下,随即哈哈笑,“你少臭美,我干么特地安慰你,我才需要被安慰。”

  说完,她拿起麦克风,转而看向大萤幕刚播出的歌,拉开嗓门开始飙唱。

  于佐刚虽觉怪异,也没想追究到底。他没过去翻开歌本点歌,只将歌本搁放茶几上。

  他此刻丝毫没有心情唱歌。

  “下一首换你。”杨音沛飙完一首歌,忙向他提醒着。

  他抬头看她,“我没插歌。”

  “是我替你点的。这首歌我失恋必唱。”她强调。

  于佐刚不由得微皱眉。“那你唱就好。”他无意跟她争抢麦克风。

  “唉唷!听我唱,跟你自己唱不一样,要自己唱出那歌词,感同身受,把失恋苦情嘶吼出来,才能抒发郁闷心情。”杨音沛拿起另一支麦克风,走到他座位这边,将麦克风硬塞给他。

  “你今天很奇怪欸!异常善心又亲切。”于佐刚因她挤来身边,不禁稍挪了下位子,斜眼看她,对她今晚异常的态度,有些惊恐。

  同窗那么久,她对班上其他男同学倒还好,就对他特别会颐指气使。

  他虽常跟她斗嘴吐槽,但身为男生,往往还是要让她一点,到最后总是他吃亏妥协。

  “姊这是以过来人的身分开导你,失恋真的没什么,这是一门人生学习课程,OK?”她一副经验老道的模样,对初次失恋的他拍拍肩头,当哥儿们般大剌剌安慰着。

  “我们同年好吗!”于佐刚再度斜睨她。

  她说话的口吻,一副比他年长成熟的样子,令他忍不住纠正。

  “你之前不是强调我比你虚长几个月?今晚我不介意让你唤一声姊,而且在恋爱上,我确实比你历练丰富,可以供失恋的你做咨询。”她说得豪气,难得在年龄上甘愿自居年长。

  “感情历练丰富这种话别随便挂在嘴边,会被人误以为随便。”他忍不住又纠正说法太豪迈的她。

  “你说什么?你认为我随便?!”闻言,杨音沛丽颜带恼地瞠视他,对他的话心生不满。

  “我没觉得你随便,只是怕你被误会。”他口气平淡地澄清。

  尽管她交过不少男友,但他了解她的本性,她并非对感情随便的女孩,她只是勇于尝试,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只不过还没找到她的Mr.Right罢了。

  杨音沛感觉出于佐刚今晚比平时话少很多,也不太跟她争辩什么,因为他没点歌,她便插播几首男女合唱,要求他一起对唱。

  他虽然眼睛盯着大萤幕,手拿着麦克风开嗓,却唱得心不在焉。

  她认为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气氛太死沉,于是决定提早离开。

  “去逛夜市?”听到她的提议,于佐刚一怔。“时间不是还没到?”她买了两小时包厢,才唱一小时而已。

  “不唱了。我想去夜市吃东西。对了,可以去打小钢珠、射飞镖,也能转换心情。”她拎起包包站起身,率性决定。她试着用自己失恋时会做的事,帮他转移一些苦闷。

  于佐刚打算回去,却不容分说被她拉去逛夜市,两人步出KTV大楼,他只能陪她朝隔两条街的夜市走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