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六章 真正身世(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边寄芙已经问过病症、把过脉了,确实是肠瘫,她需要立即为卫行剖肚割肠,需要两名助手。

  孟太医早从安公公那里听过寄芙在江北给皇上剖肚割肠的事迹了,他早想观摩,便自告奋勇要做她的助手。

  另一个毛遂自荐要当助手的是尤院使。

  寄芙委实意外,房俊丽是尤院使的得意弟子,她以为尤院使也像房俊丽一样高傲,没想到他竟如此虚心求教,半点杏林国手的架子都没有。

  “等等。”皇甫戎突然出声,所有人都看着他。

  弯月公主急道:“王爷有何事?”

  皇甫戎不看她,只对着太后、皇上说道:“母后、皇兄,芙儿已怀有身孕,若是不允我娶芙儿为妃,那么她便不给卫小公子治病。”

  太后好气又好笑,斥道:“你这孩子,轻重不分,成何体统?你给哀家出去,不许你待在这里。”

  寄芙每半个月都会到慈宁宫为她诊平安脉,她很喜欢寄芙,也明白儿子喜欢寄芙的心意,她给儿子戴上的蜜蜡手炼此刻就戴在寄芙皓腕上,这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意吗?可是堂堂一个亲王娶八品太医为妃是会受天下人耻笑的,她又怎能让他胡来?

  “请王爷不要再说了。”寄芙一脸严肃,秀气的眉头也紧蹙在一起。“人命关天,不能儿戏,要是耽误了救治小公子,寄芙以后便再也不理王爷了。”

  太后暗暗点头,她就知道寄芙是个懂事的,若是她能出身权贵之家、簪缨世族,那该多好……

  “烦请公主为小公子脱下上衣,小公子此刻五脏闷烧,需先药熏之后才剖肚割肠。”

  弯月公主不假他人之手,和绿影一块儿褪去了卫行的衣物。

  寄芙已和尤院使、孟太医在商量需要之物了。

  皇甫戎眼尖,见到褪下衣物之后,卫行的肩窝处竟有个和寄芙极为相似的石榴红弯月胎记,同样是女子拇指大小,他轻挑剑眉,凝声唤道:“芙儿……”

  所有人都以为他又要阻扰寄芙为卫行诊治了,寄芙也无奈的看着他。“王爷别闹了。”

  皇甫戎微翘起嘴角。“你看那孩子的肩窝,有个与你相仿的弯月胎记。”

  “什么?”寄芙讶异的过去看,没注意到弯月公主闻言颤抖不已。

  “你……你也有弯月胎记吗?”弯月公主忽然激动的一把握住寄芙的手,用着哭音急促的道:“可以给我看看吗?”

  寄芙沉静道:“可以,但这事不急,先让我替小公子医治,等得空了,再给公主看可好?”

  弯月公主如梦初醒。“哦,对、对!”

  医员将所需之物备来了,除了尤院使和孟太医,其余人都被请出了寝殿,太后、皇上、皇后都不肯去歇息,便一起移驾寝殿旁的玉雪阁,皇后身边的得力宫女已命人送上热茶和点心。

  弯月公主哪有心思吃东西,她急切的问皇甫戎,“王爷可是亲眼见过寄姑娘身上的弯月胎记?当真与行儿一样?”

  皇甫戎点了点头。“一模一样,且都是石榴红。”

  弯月公主又是激动得不能自已。

  古嬷嬷连忙安慰她,自己却也忍不住喜极而泣。“老奴看八成是了,模样跟主子生得一样啊,若是再有和主子、小主子们一样的弯月胎记,肯定没错了。”

  皇甫仁推敲之下,也得出了结论,便把弯月公主一直在找嫡长女之事说给皇甫戎听,而这事太后和皇后原就知道了。

  弯月公主素来喜爱大燕风光,她新婚时和夫婿到大燕游玩时有了身孕,两人继续游山玩水,直到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女儿——将军府的嫡长千金卫诺。

  没想到他们搭船要由百阳州往泉州时,船却在篱江翻覆了,全部的人都获救,唯独几个月大的卫诺遍寻不着,夫妻两人都相当自责难过。

  自此,弯月公主年年都到大燕四处寻访,就为了找寻可能早已死掉的女儿,而她陆续生下的儿子取名“言出必行”,正是“诺”意,她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可怜的女儿,一方面还是抱着她没死的希望。

  皇甫戎听完,直接对弯月公主道:“公主殿下,我家芙儿才几个月大时在篱江下游的河畔被寄氏夫妇捡到,六岁被卖入王府为婢至今。”

  真正的卫诺五岁时在洪水中淹死了,这事自是略过不说,虽说寄芙打从找回前世记忆之后便当她自己是陶瑰了,想来找到这一世的亲生爹娘对她而言并无太大意义,她还是会当自己是陶瑰,但对他而言就不同了,因为如此一来,皇上、太后反对他娶寄芙为妃的理由便迎刃而解了,真真是老天相助。

  “你说什么?”弯月公主的身子猛地一震,呼吸变得急促。“篱、篱江河畔吗?”

  皇甫戎点了点头,视线顺着太后、皇上,最后又回到弯月公主脸上,沉稳的道:“且芙儿如今已怀了我的孩子,但碍于身分低微,一直有人在阻碍她成为我的王妃。”

  太后好气又好笑,好啊,她的亲生儿子竟然将她一军来了。

  弯月公主一时也没想到皇甫戎暗指的人是谁,她只想到自己亲骨肉因为身分低微被人看低便心痛如绞,眼泪忍不住扑簌蔌的直落。

  “莫哭了,孩子。”太后轻拍弯月公主的手,亲自拿了帕子给她拭泪。“一切有哀家作主。”

  皇甫戎扬起了眉,看了太后一眼,用眼神告诉她,是您自个儿说的,您要作主,您老可要说到做到。

  太后也回了他一眼,儿子你本来就如此会趁火打劫吗?

  皇后忽然笑盈盈的说:“寄太医秀外慧中,医术卓绝,皇上和本宫早就有意让戎弟娶寄太医为妃,只是一时没找着好时机,本宫前些日子身体又微恙,如今这时机正好,寄太医有了身孕,这是双喜临门哪,是值得开心的事,公主莫要再哭了。”说得好像她都没反对过似的。

  皇后也是个墙头草,原本她属意落月公主成为她的弟媳,但落月公主不过是大梁皇室众多公主之一,生母是众多太妃之一,也不是嫡出,跟嫡长公主嫡出的千金在地位上是万万不能相比的,再说,公主的夫婿卫玄是梁朝的大将,手握兵符,卫家是世族,怎么看都是十全十美的亲事。

  弯月公主急切的对皇甫戎道:“王爷,你再说说,芙儿在王府都是怎么过的?她怎么会被卖入王府,又怎么会医术……”

  终于,寄芙给卫行做好了缝合,剩下的就等观察了。

  剖肚缝合足足费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寄芙与尤院使、孟太医走出来时,脸色都十分苍白,但尤院使的精神却亢奋不已。

  “太教人钦佩了,老夫今日着实开了眼界,当真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弯月公主见三人出来,冲上去一把握住了寄芙的手,急切万分的说:“孩子,快快,快给我看看你的胎记!”

  寄芙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但公主那双秋水般盈盈的含泪眸子,教她不忍拒绝,她随公主去了内室,古嬷嬷自然也同去。

  皇后兴冲冲起身道:“本宫也去看看。”

  太后也坐不住了,把手伸向身边伺候的大宫女。“那么哀家也同去好了。”

  皇甫仁也想看那弯月胎记到底生得如何,但碍于他是男子,自然是不能去了,只好拿起茶盏喝了口茶,静待消息。

  皇甫戎挑眉询问,或者说挑衅比较恰当。“皇兄如今不会再反对芙儿待在弟弟身边了吧?”

  皇甫仁声音含笑,四两拨千斤的说道:“戎弟此言差矣,朕从来没有反对过寄太医……对了,不说那个了,你知道贺公子与木窕公主要成亲了吗?说起来,虽然与秦王一直书信往返,但朕还未去过大秦,这一次,咱们一同去道贺如何?”

  皇甫戎见好就收,淡淡的问:“皇兄准备备什么礼?”

  贺踏雪早就派人捎来这个好消息,老实说他至今还是觉得他最亲爱的妹妹配这么个男人实在可惜了,但他也不否认贺踏雪确实有能耐能照顾好元香,只要元香开心幸福,他就放心了,如果贺踏雪真的敢负了元香,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付出代价。

  皇甫仁理所当然的道:“依我朝所制,盟国公主婚嫁,一律皆是金银珠宝、珍珠玛瑙、珊瑚翡翠、古董珍玩字画各十抬。”

  “不成。”皇甫戎立即反对,那可是他最疼爱的胞妹,自然当得一切最好的。

  皇甫仁一愣。“戎弟认为太贵重吗?”

  “什么贵重?”皇甫戎嗤之以鼻。“简直寒酸,有失大燕朝的皇家体面。”

  皇甫仁这下懵了。“寒酸?”接着他蹙起眉头,问道:“那么依戎弟所见,要备什么礼才不失咱们的大燕朝的皇家体面?”

  皇甫戎脸色严肃的道:“木窕公主姿色秀丽,花容月貌,聪慧美丽,娇嫩玲珑,知音善感,诗书俱全,自幼受皇族熏陶,气质高贵,知书达礼……”

  皇甫仁很是纳闷的看着他,有人问这些吗?

  “总之,木窕公主十全十美!”皇甫戎终于下了个结论,并接着道:“依臣弟之见,少说要彩绣之衣三千套、御马三千匹,紫檩木黑檀木做的家具百件,金银珠宝、珍珠玛瑙、珊瑚翡翠、古董珍玩字画、各种金玉饰物各百抬,木窕公主喜欢玉,因此!玉床、玉枕、玉垫、玉杯、玉碗、玉碟等用具不可少,还有玉镯、玉簪首饰要另外备两百抬,护驾大将十人、军队百人,各类谷物种子以及精通碾磨、纺织、陶器、造纸、酿酒等工艺的人才等等,方为基本贺仪。”

  皇甫仁瞪着他,见他神色认真,不似玩笑,不由得怀疑他这个弟弟,脑袋昨天是被门夹到了吗?

  这是婚嫁贺礼吗?这搬国库吧!还有那各类谷物种子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大秦的农业素来不发达,是要帮助大秦农业?

  “这自然只是基本贺仪。”皇甫戎还没说完。“等公主归宁时,须得备下归宁礼……”

  皇甫仁搁下茶盏起身,木窕公主归宁关他什么事!“安守贵!”

  “奴才在。”

  “摆驾回宫!”

  安守贵唱道:“皇——上——回——宫!”

  皇甫戎一阵错愕,瞪着皇甫仁离去的身影,受不了的摇了摇头。堂堂大燕朝的皇帝竟然如此小气?不可取,不可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