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六章 真正身世(1)

作者:简薰
  皇甫戎与寄芙启程回燕京,沿途他们一直留意大秦的动静,在他们离开秦京半个月后,听到了耶律怀登基的消息。

  当他们回到燕京时,已是春暖花开时节。

  皇甫戎自然是第一时间进宫去见皇甫仁了,常嬷嬷则拉着寄芙东看西看,确定她无恙后才放下心来。

  寄芙笑道:“说了是跟王爷去游山玩水,嬷嬷怎么就不信?”

  常嬷嬷撇撇唇。“王爷打了胜仗却没回来,这事儿不寻常啊,再说石砚、石墨都回来了,就你没回来,我自然放心不下,我还以为你这丫头命薄,在江北染上时疫死了,以为石砚、石墨说你被王爷带走,是在安慰我这老婆子的,伤心的哭了好几日呢。”

  寄芙噗哧一笑。“那现在亲眼瞧见了,嬷嬷可以放心了。”

  “放心是放心了,不过有件事要跟你说。”常嬷嬷叹了口气。“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娘托人牙子来找过你。”

  “我娘?”寄芙很意外。

  想起自己是陶瑰之后,她心目中的爹娘很自然的就是她前世的爹娘,而寄氏夫妇的女儿寄芙,早在她重生时就死了。

  “是啊,你娘可终于要找你了。”常嬷嬷有些不满的又道:“不过她不是想知道你过得如何,而是你爹病死了,她没银子可以帮你爹下葬,才想问问你有没有攒钱,能不能让她给你爹办后事。”

  “我爹死了?”寄芙又是一阵意外。

  常嬷嬷眉头轻皴。“是啊,如今她孤伶伶的一个人,我听着也于心不忍,你不是留了好些银子和珠宝给我吗,我就拿了一百两银子给她,叫她好好办后事,其余的若是省着点用,够她下半辈子花用了。”

  寄芙听了频频点头。“谢谢嬷嬷,不管怎么说,人总要入土为安。”

  “你这孩子就是心善。”常嬷嬷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或许是良心过意不去,临走前,你娘跟我说,你不是她亲生的,是她和你爹在篱江下游的河畔边捡到的,当时你不到一岁,他们看着可怜,又想到你可以给他们儿子当童养媳妇儿,就把你带回去养了。”

  “什、什么?”寄芙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我不是我爹娘亲生的?”

  “你娘说,因为她儿子死了,你不能给她儿子当媳妇儿,觉得你有些不祥,加上日子又难过,才干脆把你卖了,不然你跟着他们也是吃苦。”常嬷嬷忽然一脸暧昧的看着她。“我说丫头啊,你跟着王爷出去了那么久,有没有……有没有那个……夜里有没有伺候王爷?”

  寄芙知道常嬷嬷在问什么,双颊倏地绯红。

  常嬷嬷看她娇羞的样子,立刻笑得眼眯成了弯月。“哎哟,太好了!你现在可是王爷的人了。”

  寄芙羞窘极了,但又急忙道:“嬷嬷可别跟人说。”

  “我知道,这事儿能乱说吗?嬷嬷我可还没老糊涂。”常嬷嬷白她一眼。“不过,王爷是不是该正式将你收房啦?不然花飞那几个丫鬟又要欺负你了。”

  寄芙叹了口气。这也正是她烦恼的,因为皇甫戎不是说要将她收房,而是说要娶她,要明媒正娶,要她做他的王妃,还让她到飞骋轩他的寝房里住下,不许她离开。

  她做王妃?这可能吗?她很怕他偏要硬着来啊……

  “对了,丫头,石砚说你给皇上治那肚子里的啥病的有功,皇上封了你做太医院八品太医,如今你有品阶了,给王爷做妃不成吗?”

  若是以前的寄芙,听见这种话非吓得魂飞魄散不可,可在知道自己前世的事之后便有些不同了,她是清清白白好人家的女儿,是百草堂的二小姐,是她爹娘捧在手掌心长大的,半点不输人,但她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嬷嬷,虽然我有了品阶,可要做王妃身分还是不够格的,须得公侯权贵之家的嫡女才能与王爷匹配。”

  “那么丫头,以后呢?你可是要住到太医院里去?”常嬷嬷新的烦恼又来了,若是她去了太医院,跟王爷岂不是要分隔两地了?

  寄芙轻笑道:“嬷嬷不用担心,不是每个太医都要住到太医院,也可以每日进宫当差。”

  事实上,她一回来,周大总管就已经跟她恭喜兼传话了,说是孟太医知道她回来了,已派人来过了,让她得空去一趟太医院,她在太医院里要做些什么,万事有他安排,她不必担心。

  掌灯时分,皇甫戎总算回来了,他足足进宫了一天,寄芙都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皇上心情极好。”皇甫戎笑着将她拉进怀里。

  “真的吗?”她以为皇上会动怒,毕竟打了胜仗不带兵回京面圣复命,他可是古今第一人。

  他笑道:“原来耶律怀早派人快马加鞭送来结盟的书信,说他初登帝位,还有许多不明白之事,想向皇上讨教治国心得,并请皇上答应让燕秦两国成为兄弟之邦,大秦将永远对大燕称弟,你说,接到如此密函,皇上能不龙心大悦吗?”

  “原来如此。”寄芙也将自己并非寄氏夫妻亲生女儿一事告诉他。

  “那你究竟是哪家的女儿?”皇甫戎摸了摸她的脸,突然把她抱上床。“我可要来好好看个仔细了。”

  她愣愣的看着在自己上方的他,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唇已经堵住了她的唇,他滑润的舌头探进她口中,尽情的掠夺她的甜蜜。

  寄芙被他勾得身子发热,情不自禁的搂住他的颈项。

  帷帐落下,房里的烛火忽明忽灭,她迷醉间,就听得皇甫戎在她耳畔轻声说道——

  “芙儿,今夜定要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冬来,寄芙时时困倦,又想吃酸的东西,这些异常是皇甫戎先注意的。

  医者不能自医,她不能为自己诊脉,他便请来孟太医为她诊脉。

  一诊之下,她果然是有孕了,不过喜脉还很轻,要多加注意,因此孟太医让她暂时不必再去太医院当差了,先养好胎再说。

  寄芙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怀上他的孩子了,忧的是如今还没有王妃,她却先怀上了皇甫戎的孩子,这于礼不合啊,若是他现在纳她为妾,给了她和孩子名分,将来王妃入门了也会心里不舒坦。

  其实,如今的她已和过去不同了,过去她只是单纯在王府长大的奴婢,自然认为王府里将来有王妃、侧妃和姨娘等等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她找回了记忆,就不再是寄芙而是陶瑰,她向往着姊姊和顾月磊那样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深情,又怎能接受他身边有别女子?

  她没有把这些心事告诉皇甫戎,因为她变了,但他还是他,不管他的身分是显亲王还是秦王,他身边理所当然是妻妾成群,她又怎能让他难为。

  有好几次,她都想跟他说,他们回万岳城去,她可以在清风堂行医,在那里避世而居,做一对神仙眷侣,再也没有身分地位的问题,可是她不能。

  当初是她要他做真正的大燕人,如今他做到了,一心辅佐皇上,也时常以邦交国亲王的身分往返燕秦,进秦宫见耶律怀,教他治国和抗衡金、辽之术,也能常见到元香,如今他已放下前世的一切,过得如鱼得水,她又怎能要他做出改变?

  “芙儿,既然你已怀有身孕,皇上也该让步了,我明日便进宫去见皇上和太后,你提前做好准备吧。”

  事实上,自从回燕京之后,他便多次对皇上提起他要娶寄芙为妃,但皇上都轻轻带过,避而不谈。

  过去他可以作罢,但如今不成,寄芙与孩子,他都要给他们名分。

  “什么准备?王爷要见皇上和太后娘娘做什么?”寄芙原是躺在榻上,闻言便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急道:“有话好说,王爷千万不要冲动行事。”

  皇甫戎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芙儿,你可知道这几日梁国的弯月公主来燕京了?”

  寄芙点了点头。“在太医院里听医员们提过,王爷怎么忽然提起弯月公主来了?”

  燕梁是邦交之国,百年友好,两国的皇亲权贵在过去数十年来也屡屡通婚,她知道弯月公主是当今梁帝的长姊,也是大梁国最尊贵的嫡长公主,嫁给了梁国第一名将卫玄大将军,生了四个儿子,卫言、卫出、卫必、卫行,合起来便是“言出必行”四字,这回她来燕京做客,便是带上了小公子卫行,听说她和皇后的姊姊——安定伯府夫人私交甚笃,因此伯夫人也入宫来做陪了。

  “弯月公主此番来燕京,名为做客,实则是来为她的八妹落月公主说亲。”

  寄芙这下明白了,心里不免发酸,唇边的笑意不自觉多了一丝牵强。“这是……是要给你说亲吧?”

  皇甫戎对着她扬了扬嘴角。“现在你还认为我不可以冲动行事吗?”

  她无奈的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

  如今因为他的命令,王府上上下下都把她当主母看待了,她就住在飞骋轩里,夜夜与他同榻而眠,与寻常夫妻无异,她无法想象,落月公主嫁进来会变得如何,一个堂堂的大梁公主,会容许她的存在吗?

  就在两人相视无语时,守门的锦怜在门外禀道:“王爷,大总管来了,说宫里的安公公亲自来府里,要请姑娘进宫给大梁国的卫小公子治病。”

  两人一听,都觉得奇怪,皇甫戎马上道:“进来!”

  锦怜这才推开了房门,她打起了帘子,周海大步而入,神色紧张。

  “王爷,安公公说,卫小公子肚子犯疼,疼得满地打滚,太医们都束手无策,是皇上说芙儿会治,让芙儿速速进宫。”

  他以前叫寄芙芙儿,如今府里都称寄芙姑娘,就只有他跟常嬷嬷没改,是寄芙不让他们改的,见主子爷也没说什么,他便一直这么叫了。

  寄芙一听到有人要她医治便坐不住了,皇甫戎虽然不悦的嘀咕两句,但也知道拦不住她。

  “我陪你一道去。”如今她有身孕,他不放心她一个人进宫,见她要背药箱子,他一把夺过。“以后不许再背药箱子,去太医院时就让锦玉跟着你吧,让她背。”

  夜已深,外面还落着雪,宫里的马车已在候着,安公公是急得不得了,见寄芙和皇甫戎出来才松口气。

  寄芙忙问道:“安公公,是怎么回事?”

  安公公一脸凝重。“咱家也不甚清楚,是皇上说寄太医会治,要剖开肚子来治……”

  寄芙当下便明白了,可能是肠瘫。

  众人一路无言,匆匆到了皇宫,弯月公主客居在翠微宫,他们到时,整个宫殿灯火通明,仆从如云,连太后和皇后都在寝殿里,还有太医院尤院使和孟太医等等太医都在一旁。

  寄芙要给太后、皇上、皇后行礼,皇甫仁一挥手。“不必行礼了,快去看看小公子,看他的疼法,跟当日朕肚子疼是一模一样。”

  皇上对她讲话一向温和,寄芙知道皇上并非讨厌她才反对婚事,是单纯的遵循大燕的皇族之礼,亲王不能与民间女子结亲,更别说她出身奴婢了。

  “下官遵旨。”寄芙不敢轻慢,立即往床榻而去,没注意到一个嬷嬷震惊的看着她。

  皇后亲自走过来为她引荐。“这位是大梁国的弯月公主,身子不适的是卫小公子……”

  皇后还没说完,寄芙与弯月公主四目相交,两人皆“啊”了一声。

  “卫夫人!”

  “寄姑娘!”

  原来是当日在茶棚萍水相逢的那位美妇人,她腕上还戴着那夫人相赠的贵重玉镯,这么说,疼的便是那叫行儿的孩子?

  “行儿是何时开始疼的?疼多久了?”她忙细细询问症状。

  古嬷嬷怔怔地看着寄芙,喃喃自语道:“太像了,实在太像了……”

  弯月公主的贴身宫女绿影说道:“那位就是当日救了嬷嬷中风之症的姑娘。”

  皇甫仁见寄芙与弯月公主相识,正在问皇甫戎他们是如何相识的,又听见古嬷嬷的喃喃自语,他与太后、皇后便都一起朝寄芙和弯月公主看了过去。

  她们两人正一个问一个答,靠得很近。

  皇甫仁也忍不住啧啧称奇,“确实很像。”

  弯月公主年年来大燕找寻失散的嫡长女,有时行经燕京便会到宫里做客,所以他不是第一次见她了,寄芙自然也不是第一次见,但他从未把她们两人放在一块儿想,便也就没发现两人容貌的相似之处,如今一看,当真有八分像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