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四章 心意已定(2)

作者:简薰
  寄芙蓦地住了手,转身看到叮当黛眉紧锁,一脸的紧张,彷佛她碰了花就会折断似的。

  见她表情困惑错愕,叮当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小题大作了,她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似乎吓到你了。”

  寄芙不以为意的摇摇头。“没的事。”但她仍感好奇,问道:“姊姊,怎么今日堂里摆了这么多芙蓉花?”

  叮当幽幽叹道:“今日是我主子的生辰,主子生前最爱白芙蓉了,所以每年的这一日,我都会在堂里各处插上芙蓉花。”

  寄芙心中怦的一跳,嗓子眼竟哽住了。

  没错,九月初九正是她的生辰,她娘曾说,或许因为她正好出生在芙蓉花季,才会这般的喜爱芙蓉花。

  寄芙看着叮当,神情复杂的道:“姊姊有心了……”她都已经过世这么久了,叮当还年年记着她的生辰,她眼眶都热腾腾的。

  “这是如今我唯一能为主子做的了。”叮当感伤的说完,见到寄芙手里拿着两只大风筝,遂奇怪的问道:“这么早要去放风筝吗?”

  寄芙打起精神来,甜笑道:“要送给安哥儿和宁姐儿的,他们起来了吗?”

  “妹妹待孩子们真是好,怪不得孩子们昨天得了桂花糖也说要拿给你吃呢。”叮当笑道:“他们都起来了,在食堂里吃早饭,你就过去跟他们一道吃吧,他们看了风筝肯定会乐坏了,我还要去主子坟前给主子上香,就不跟你去了。”

  寄芙一愣,那是她的坟,她长眠之地,她也想看看她的墓在哪里……可是,她答应了王爷不追寻前世的,这样算是违背他的意思吗?

  看叮当离开,她正在天人交战,蓦然身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走吧,我陪你去。”

  寄芙转过身,讶异的瞪大了眼。“爷……”

  皇甫戎二话不说拽着她的手,快步跟上叮当。

  叮当行色匆匆,先到小厨房里去提了一篮东西,这才往后山而去。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跟着她,就见她在落枫小径转了个弯。

  寄芙前世虽然也在清风堂生活了几年,但她完全不知道落枫小径之后还别有洞天。

  跟着叮当穿花拂柳而入,寄芙先是嗅闻到了种种花香,跟着见到一栋傍湖而筑的风雅小楼,木匾刻着“月玫小楼”四个字,小楼四周遍植白芙蓉,远远看着真真是一处世外桃源。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叮当才离开,寄芙和皇甫戎走近,蓦然传来一阵悠然琴声,寄芙浑身一颤。

  “怎么了?”皇甫戎感觉到她的异样,担心的问。

  “是我……我最喜欢的曲子。”

  他从她的反应知道没有这么单纯,她总是喜怒形于色,不会掩饰心意,他有些不悦的挑眉。“还有呢?”

  寄芙神情犹豫,润了润唇道:“那是磊哥哥弹琴的手法。”

  皇甫戎面色微微沉了沉。“就是说,这是顾月磊在弹琴?”

  她有些不安的点了点头。“嗯,极可能是……”

  他说了不要她见磊哥哥,如果磊哥哥可能在里面,她是不是不能进去了?

  “老天要让你们相见,我又怎么能阻止?”皇甫戎淡淡的道:“进去吧。”

  寄芙从他的语气知道他并没有恼她,便放下心来往前走。

  与湖畔相隔一射之地有一座小亭,亭内竖石碑一面,那小亭在几株繁茂的枫树下,枫叶都转红了,有些枯叶落在亭上和周围,使那座墓像这风景的一部分。

  寄芙看到了石碑上只有简单的“陶瑰之墓”四字,小亭前的矮桌上摆放着几样小菜与一壶酒,空篮便在一旁草地上,肯定就是叮当带来的。

  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与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背对着他们,那男人膝上搁着一把琴,他正在弹琴。

  寄芙大吃一惊。坐轮椅的男子应该是磊哥哥了,可他为什么坐着轮椅?他的腿怎么了?

  跟着,她发现那女子的左臂有古怪,风一吹,衣袖飘起,显然是断了左臂。

  寄芙心中惊异不已,疑问不断,她不敢再靠近,皇甫戎却是若无其事的拽着她又走近了几步。

  她被皇甫戎拉着往前,却感到不安极了,心怦怦怦的跳得又用力又快。

  皇甫戎发现她在冒冷汗,不禁好笑,弯指轻叩她脑门,低声道:“胆子这么小,还敢说要找人。”

  寄芙心乱如麻,紧张到全身僵硬,动也不敢动,这时琴声也缓缓停止了。

  白衣女子弯身斟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男子,他们没有交谈,只是很有默契的对坟举杯,喝了一半,半杯洒在坟前。

  女子叹了口气,明明几不可闻,却撞进寄芙耳中。

  “瑰儿也离开十年了。”

  听到女子的话声,寄芙的身子大大摇晃了下,觉得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

  皇甫戎眼捷手快的扶住了看似就要昏倒的她,他神色微微一动,把声音压得极低,问道:“怎么了,识得那女子吗?”

  “是姊姊……是我姊姊……”她紧紧的攥起了拳头,死命的忍着,就怕自己昏过去或哭出声。

  泪水一下涌出了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姊姊怎么断臂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都怪我,是我没有守护好她,才会让她命丧关百阳之手,有负你的托付。”

  听到轮椅上的男子开口,寄芙难过的闭了闭眼。

  那是磊哥哥的声音没错,他是多高傲的一个人啊,怎么会……怎么会让自己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她终于明白他们都不在清风堂行医的理由了,两个人性格同样高傲冷淡,又怎可能以如此模样示人?

  证实不远处的两个人是陶玫和顾月磊,寄芙的心重重一沉,眼眸里写满了痛苦,前世她至爱的两个人,怎么会一个断了手臂,一个要坐轮椅?

  见寄芙几乎站不住,皇甫戎张臂搂住了她,发现她在颤抖,可见受到极大冲击,虽然他未曾见过顾月磊,但也未曾听闻神医顾月磊不良于行。

  “月磊,我常想,是不是我一直不出现,瑰儿才会死?若不是听闻瑰儿的死讯,为了报仇断了一臂的我又怎么会回来,又怎么肯以这副狼狈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

  顾月磊伸手握住了陶玫的右手。“傻玫儿,你应当知道,在我眼里,你断了一臂或是少了什么,根本轻若鸿毛,我爱的是你,只要你平安回到我身边就足够了。”

  陶玫转眸看着他,眼里有泪光,她的面容沐浴在晨曦下,显得莹亮剔透。“月磊,莫说我傻,你才是世间第一傻,竟然为了留下我而自断脚筋,师傅明明可以将你医好,你却不愿意。”

  他抬头看着她,柔情一笑。“我就是要有这般无法见人的残疾,你才会一生一世安心的留在我身边,过往那丰神俊秀的顾月磊有何好希罕,不过是云烟,你在我身边,我才能踏实。”

  她揪着心道:“可如今,你为此不再行医,与我避居在这小楼里,实在不是我所愿。”

  顾月磊深情的说道:“你如今依然能行医,若你肯走出去,我一定陪你。”

  听着两人的对话,寄芙泪流满面,她抬眸看了一眼“月玫小楼”四字,原来……原来如此,她姊姊与磊哥哥是对有情人,只是前世她年纪尚小,什么都不知道罢了。

  她一颗沉甸甸的心蓦然轻松了许多,她的死,虽然对他们两人都很遗憾,但却有其价。

  若是她没死,姊姊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回到清风堂,那么磊哥哥便要孤寂一生一世了。

  她轻轻在皇甫戎的衣袖上拽了一下,抬眸对他一笑,眼里有未干的泪,但笑容却是动人的。

  “走吧,我陪你回秦宫。”

  皇甫戎黑眸熠熠凝视着她。“当真?”他在她眼里没看到半分对清风堂的不舍。

  寄芙定定的瞅着他,认真的提出要求,“王爷,寄芙陪你走过秦宫,了却你的心事后,换王爷随寄芙回大燕,一生一世做真正的大燕人,从此把大秦这里咱们爱的人也好,恨的人也罢,全搁在心底,不再提起。”

  皇甫戎深深的看着她,她已将他此刻心中所想都说出来了,他低首吮吻她的唇,微勾起”嘴角道:“答应你。”

  她仰着螓首望着他。“还有一事。”也不知为何,今日她就是想要向他撒娇。

  他云淡风轻的道:“说。”

  寄芙缓缓的笑道:“我还想要一个和以前那个一模一样的药箱子,写着寄芙两字的药箱子。”

  皇甫戎笑意加深。“回京的路上,找间最好的铺子给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