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三章 前世如梦(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已经拔针了,寄芙听到叮当说道——

  “汤药已经煎好了,一会儿我会喂这小姑娘喝下,你快去歇会儿吧,不到五更就起来忙到了现在,你这个堂主啊,怎么比小医徒还苦命呢?”

  “都是我分内之事,何苦之有?倒是你,哪个窒主夫人蘧像你道般事事亲力亲为的,如今又有了身孕,不要太操劳了,事情就交代下人去做。”

  寄芙听得心里疑惑,睁开了眼眸,见到凤霄已推门出去了,叮当在整理适才用过的银针等物。

  “叮当……呃,叮当娘子。”寄芙不自在的改变称呼,却还是觉得别扭,如今她该如何称呼叮当才好?

  叮当一笑。“你就唤我姊姊吧。”

  寄芙忙道:“哦,好、好的,姊姊,你——你难道是凤堂主的夫人吗?”

  凤霄身为清风堂堂主,在大秦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她会知道他姓凤也不奇怪,她若刻意问,反而启人疑窦。

  “我是啊。”叮当不以为意的一笑。“我很不像个堂主夫人,是吧?”

  寄芙吃惊之余又有一丝慌乱。“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叮当嘴角扬着笑意,毫不在意的说:“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家堂主啊,是我先喜欢他的,原先他眼里根本没有我,我只是个小丫鬟,怎么刻意在他眼前求表现,他都看不到,他喜欢的是我家大小姐,大小姐那是什么人物,仙子似的,我既平凡又什么都不会,又怎么争得过大小姐?幸好,大小姐回来之后,摆明了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堂主才死了心,那时开始,我就拚命找机会安慰他,做好吃的给他吃,他喝酒,我陪他喝,他想走走散心,我也陪他,就这样他才渐渐看到了我,最最关键的事情是,有个人来寻衅,说他爹被堂主医死了,他拔剑刺向堂主,我不顾一切的去挡了那一剑,那一剑刚巧刺中了心,我以为我死定了,在我闭上眼睛前,我豁出去了,跟堂主说我爱他,想做他的妻子,他要我答应别死,他一定娶我为妻。”

  虽然叮当就在眼前,证明了她当时没死,但寄芙仍是听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另一方面,听到她姊姊后来回来了,她内心狂喜至极。

  叮当盈盈一笑。“合该我福大命大,当时风祖师爷刚好云游四海回来,他替我开膛缝心,亲自救回我的命,待我一好,堂主就说要娶我,我有跟他说那时的承诺不必当真,我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他说他放在心上了,坚持要娶我,我自然就顺着他了。”说完,她便自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寄芙看着这样乐观开朗的她,也不禁跟着笑了。

  叮当就跟以前一样爱笑,让人看了就舒心,她爹娘骤死,姊姊又不知去向时,都是叮当在安慰她的,不过她一直都不知道叮当喜欢凤霄,她算什么主子啊,只顾着苦恼自己对磊哥哥的感情……

  “那么,凤堂主以前喜欢的那个大小姐,她如今在哪里?”寄芙心跳如擂鼓,叮当口中的大小姐,一定就是她的姊姊陶玫,决计不会错的。

  “大小姐呀,她也住在这里啊。”叮当笑嘻嘻的说:“不过我不担心啦,大小姐身边有个极爱她的人守着她呢。”

  “是什么人?”寄芙心里更是喜悦无比,原来姊姊也找到归宿了,真的太好了。

  叮当扬唇一笑。“哎呀,说了你也不认识,你这小姑娘好奇心很重哦,这么喜欢听故事,改天我再跟你说,我们清风堂的故事可多了,现在你得先喝汤药才行,然后再好好睡上一觉,等你能下床了,我再扶你去看你的男人。”

  再追问下去,怕是连单纯的叮当都要起疑了,寄芙只好作罢。

  接下来的日子,凤霄交代的事,寄芙都相当配合,该吃药就吃药,该换药就换药,该施针就施针,让她睡她就睡。

  她的坚定让叮当也赞服。“看不出你这姑娘年纪虽小,毅力却这般惊人,居然从没喊过一声痛,一定是想快点好去见你夫君吧!”

  没错,她只想快点好起来,她要亲眼看到皇甫戎,才能相信他真的无恙,她实在害怕他其实已经死了,而他们为了让她能安心养伤,所以才会编个好听话暂时安抚她。

  十日后,寄芙终于能下床了,叮当和另一个叫落枫的丫鬟扶着她到冰室见皇甫戎,虽然不能进去,只能在窗边看着,但看见他安详的睡在冰床上,她安心了,想到两人从那么高的悬崖坠落,居然都没有死,她由衷的感谢上苍的厚爱。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相信一切都会否极泰来,相信就算他坚持回秦宫找仇人,也必定能顺利。

  “妹妹,你夫君明明就是个俏郎君,为何要在脸上做那些丑陋的乔装?”叮当好奇的问。

  寄芙心一惊,这才想到可能有人帮皇甫戎净过面了,自然会发现他的眉毛、短须和刀疤都是假的,她只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是我让他那么做的,他生得太俊了,不想他被别的女人注意。”

  叮当忍不住笑了。“哈哈,妹妹说话真是爽快。”

  又过了半个月,寄芙已经不需要人搀扶,便能自行行走了,她每日都去冰室看皇甫戎,知道他已经清醒,也能说话了,只是没有凤霄的允许,她不能进去冰室,不过,他们能远远的相望着,知道对方都安然无恙,这样就够了。

  这期间,她在清风堂里四处走动,想找寻她姊姊和磊哥哥,可奇怪的是,她一直没见着他们两人,她问过堂里上上下下的人,也没人知道他们在哪里,让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落枫甚至说,她知道清风堂的三爷叫顾月磊,但从未见过他本人,而陶玫这名字她更是从未听过,这令她更加不安了。

  磊哥哥是清风堂医术最好的人,如今清风堂声名远播,每日上门求诊的人络绎不绝,其中更有多难治的怪症,他身为神医,竟然不在清风堂里给人治病,这委实不寻常,而她姊姊也是,既已回来,又有何不能行医之理?

  虽然其它人不知道,但她相信凤霄和叮当一定知道,贺踏雪也曾问过她是否知道顾月磊和陶玫,可见贺踏雪在此地学医时,一定见过他们两人,但到底是什么理由令他们两人不在清风堂里行医?叮当也说过她姊姊住在这里,既是如此,为何无人识得?

  除了找不到姊姊和顾月磊,她在清风堂里也没看到害死她的关百阳,原先她想,若是她见到了关百阳,就算露出破绽也好,她一定要设法让凤霄知道关百阳品性不佳,且是害死她的凶手。

  可是,连关百阳也不见踪影,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日,叮当主动和她提起祖师爷风不残将云游归来的事。“若是到时妹妹的夫君还没好转,可请祖师爷看一看。”

  寄芙认为机不可失,似不经意的淡淡提起,“姊姊,听闻风老师辈有四大弟子,大弟子是凤堂主,三弟子是人称神医的顾月磊,四弟子是百草堂的陶大姑娘,那么二弟子呢?他又是何人,也在这清风堂里吗?”

  “他呀……”叮当瞬间敛起笑意,缓缓说道:“他犯了一个大错,已被祖师爷清理门户了。”

  寄芙惊异。“姊姊是说他死了吗?”

  叮当点点头,眼眸乍现感伤。“他害死了一个人,一个对我们很重要的人……他死有余辜!”

  寄芙松了口气,恶人终有恶报,真是太好了,这样他就不能再危害清风堂的人了,接着她看见叮当拿帕子拭泪,心里感动,忍不住探问道:“是什么人,怎么令姊姊如此难过?”

  叮当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其实,是我的主子,我们自小一起长大,她待我很好,是一个有侠气的姑娘家,她古道热肠,喜欢助人,和冷傲的大小姐截然不同,我们庄子里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只是没想到她红颜薄命,竟然走得那么早……我真的好想她,好想好想……呜呜呜……小姐……小姐……”

  一时间,寄芙也红了眼眶,没想到她都死了十年,叮当提起她还是那么伤心难过。

  她轻声安慰道:“别哭了姊姊,你家小姐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我相信她一定会知道你的心意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