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三章 前世如梦(1)

作者:简薰
  叮当去唤人了,寄芙静静的躺着,她回想着那一夜,自己就好像又被摧残了一遍,想到爹娘是如何死的,她顿时心如刀割。

  那一夜,百草堂腥风血雨,她爹为人豪爽,喜爱结交江湖人士,替友人保管了江湖上人人欲争夺的玉海剑和剑谱,因为如此,有人血洗了百草堂,她爹娘死了,医徒们和丫鬟、婆子、仆役全都死了,只有机伶的叮当装死躲过一劫,姊姊捂着她的嘴,两人藏身在佛桌下的密洞里,直到那些人找到玉海剑和剑谱扬长而去,姊姊才带着她和叮当,雇了马车,三个人连夜奔到万岳城,姊姊让她和叮当拿着一封信进清风堂找顾月磊,从此她没再见过姊姊。

  那之后,她便和叮当在清风堂生活了。

  万岳城位在山谷之中,地灵人杰,里头的医馆有上百家,是整个大秦医术的发源地与蕴育地,每日都有病患川流不息的由全国各地来求医,而清风堂是江湖医仙风不残一手创办的医馆,享有盛名,更是人人争破了头要求救治。

  风不残与她爹是忘年至交,他到百草堂做客时,发现姊姊极有天赋,便收她为徒,后来几年姊姊都住在清风堂里学习医术也学武功,所以遭逢巨变时,姊姊才会把她托给清风堂。

  她在清风堂住下之后,并未见过风老前辈,馆里的人说他云游四海去了,但暂管清风堂的堂主凤霄很是照顾她,他是风不残的大徒弟,而风不残的三徒弟顾月磊也对她很好,至于那个杀她灭口的关百阳则是二徒弟,虽然他排老二,但受制于天分,他的医术远远落在顾月

  磊之后,顾月磊年纪轻轻便得了神医封号,他却什么封号也没有,江湖上知道他的也少之又少,或许是因为如此,他才动了歪脑筋,去偷那制毒秘笈。

  除了关百阳外,馆里的人知道她是陶玫的妹妹之后也都对她很好,不断安慰她,要她安心住下,什么都不用担心。

  凤霄和顾月磊一直在找她姊姊的下落,却始终杳无音讯,她在信上说她要去找血洗百草堂的人报仇,没有报灭门之仇前,不会回来,就因为这样,他们才更担心她,虽然她有武功,但她一个人又怎么对付得了那些心狠手辣之人?更何况她又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夺取玉海剑和剑谱的又何止数十组人马,她这样的行为根本形同在茫茫大海中捞针。

  那时,顾月磊曾离开万岳城去寻找她姊姊,两个月后,他十分憔悴的回来了,他四处波走,能做的都做了,却还是没有找到人。

  而她,因为担心姊姊,又想念死去的爹娘,整天以泪洗面,一天连饭也不吃一口,也不说话,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活泼,顾月磊为了让她有个生活重心,便开始教导她医术。

  她家学渊源,耳濡目染下,原就对药草有兴趣,自小跟在她爹身边学,对药草的药性了若指掌,她爹给人诊病抓药时,她也会在一旁看着,后来姊姊拜风不残为师,回家时也会指点她一番,她原先就有基础,顾月磊又教得好,她学起来就更快了。

  开始和顾月磊学医之后,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她唤他磊哥哥,而他向来冷冰冰,对谁都不屑一顾,只有对她从不曾大声,还毫不避讳的袒护她,她知道有几个女医员很妒嫉她,除了妒嫉顾月磊对她好,也妒嫉她并没有正式拜师,但顾月磊却手把手的教她。

  渐渐的,她把清风堂当家了,流泪的次数少了,想爹娘和姊姊的时间也不再那么多了,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上顾月磊了。

  刚开始,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见到了他总会脸烫心跳,夜里也总会想着他,当她明白这是喜欢时,她不敢表现出来,怕他会说不喜欢她,怕这样一来自己就不能再住在清风堂,不能再见到他了。

  于是,她把对他的感情藏着掖着,努力和他学习医术,想让他对她刮目相看,想让他欢喜,想着有一天她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他是除了爹娘姊姊之外对她最重要的人,可是,那天没来到,她便死了,她的心意再也无法说出口,他永远不会知道……

  她闭了闭眼,叹口气,幽幽的想,幸好她做为寄芙再次醒来时,什么也不记得了,不然活着却无法相见,活着却成了孩童,就算想方设法的见着了他,她对他而言只是个陌路人罢了,可不就只能挖心挠肝地想他了?那么她要怎么过下去?

  所以,失了记忆,或许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门吱呀一声再度被推开了,寄芙收回了思绪,看着进门的凤霄和叮当,在心里无声的喊了一声凤大哥,他现在看起来益发沉稳内敛了。

  前世凤大哥一直待她很好,她曾听清风堂的人说过,凤大哥很喜欢她姊姊,只是她不明白,怎么姊姊去找仇家之后,出去找姊姊的不是凤大哥而是磊哥哥,现在想来是因为凤大哥要照料整个清风堂,走不开吧。

  “叮嘻说姑娘认得她。”凤霄走近她问道:“敢问姑娘贵姓?过去可是在百草堂里治过病?”

  寄芙已想好了说词,便道:“我姓寄,名叫寄芙,多谢堂主救命之恩,我幼时随爹娘到百草堂抓药,见过这位……这位姑娘,当时听另一个姑娘喊这位姑娘叮当叮当的,像在喊风铃似的,甚是有趣,便一直记到了现在,姑娘的容貌也没有变,我一眼便认出来了。”

  他轻轻一笑。“姑娘那时还只是个孩子吧,记性可真好。”

  叮当笑得眼不见缝。“什么没有变啊,都两个孩子的娘了。”

  寄芙这才发现叮当做妇人打扮,她一时震惊不已,想想前世叮当大她两岁,现在早过了花信之年,也合该当娘了,想到这儿,她的心突然怦怦地跳。

  叮当都当娘了,那么磊哥哥呢?他也当爹了吗?娶了什么人为妻?

  “姑娘昏迷了五日,受了严重内伤,能这么快醒来已是奇迹,未来十日得在床上静养,千万不可挣动,以免加重了伤势。”

  寄芙知道自己这是重摔了骨头,凤霄肯定为她做了全身接骨,才会将她四肢绑上,以免影响治疗,她郑重回道:“寄芙谨遵堂主的吩咐,一定不会挣动。”

  凤霄一笑。“一个合作的病人可以令我们事半功倍。”

  她润了润嘴唇,又道:“请问……”

  他不等她说完,了然地道:“你是要问与你同时落崖的那个男人吧?”

  寄芙眼巴巴的看着他,急迫的道:“他叫黄戎,是我的夫君,他如何了?伤得重吗?”

  “他的伤势比你严重许多,所以我将他安置在冰室里,日夜不间断的做药熏,他全身骨裂,已为他接了骨,每日两次密密抹上合骨膏,但少说也要一个月才能动,幸而他是有武功底子的人,一定能熬过去。”

  寄芙知道冰室是风不残祖师爷打造的,只有最严重的伤病患者会安置在那里,可以避免伤口恶化,若是在那里,必定是由凤霄亲自医治,如今她担心只有他的神智了,前世她在清风堂看见过被马重摔者由家人送来求诊,后来骨头是治好了,但一直都没有醒过来,那时连尽得风祖师爷真传的顾月磊也没有法子。

  想到这里,寄芙已惊出一身冷汗,若是他不能醒来,没死也跟死了一样。

  她顿时觉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语不成句的问道:“堂主,我夫君……他的神智……他的神智……他——可曾醒来?”

  凤霄道:“他的意志过人,第三日就醒了,不过相当短暂,又因碎骨脏裂的疼痛而昏了过去,后来也断续又醒了几次,神智看来是无大碍的,你无须担心。”

  寄芙这才松了口气。

  “你莫要心急,如今就算你能去看他,他也不能让你看着,你先将自身的伤养好,以后才能帮着照料他。”

  “寄芙知道,有劳堂主费心了。”总之,眼下她要好起来才能去看皇甫戎,这是半点也急不来的事。

  叮当打趣道:“看来你们这对小夫妻真是鹣鲽情深啊,醒来都记挂着对方,你夫君醒来时也在喊你的名字……不过,你们身上怎么会带着那么多银票?你们被抬来时,衣裳都磨得破烂,帮你们换衣裳的丫鬟发现你们身上的银票简直吓傻了,她这辈子还未见过那么多银票哩,那些银票不足够你们付诊金,还能帮其它人付呢。”

  寄芙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叮当见她没有回应,也不打算追问,又朝她笑了笑后,便打开了药箱子。

  凤霄熏药净手,开始为寄芙施针。

  寄芙对他的为人和医术自是一点怀疑都没有的,放松的闭上了眼,纵使银针扎入她的耳穴,也不太觉得疼,想来这十年间,凤大哥的医术又精进了}大步。

  她不由得又想到了顾月磊,他的医术可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