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一章 木窕公主(1)

作者:简薰
  皇甫戎熟悉地形,从北原城离开后便一路疾行,距离金国还剩两日路程,他相信他们一定赶得及阻止和亲队伍进入金国,甚至还可能比和亲队伍早到金国边境。

  是夜,他们投宿于小镇上的百兴客栈,五更过后,寄芙听见皇甫戎呓语的声音,她惊醒过来,本能往他额际一摸,烫得吓人。"

  她掀起被子,小心翼翼的越过他,下床套鞋迅速点了烛火,再回来为他诊脉,就见他蹙着眉,十分难受的样子。

  也难怪他会生病,如此日夜赶路,又如此记挂着木窕公主,郁闷堵心,几乎没什么胃口,水也喝得少,就是铁打的身子也禁不起这样折腾。

  诊好脉,再为他掖好被角,他这体内烧,要设法给他出汗才行,之后再服下汤药,会事半功倍。

  寄芙披上外衣,打算下楼去向店小二讨热水,再请他多弄两个炭盆到房里,早饭也要送到房里。

  出了王府,她才知道什么都要花银子,以前在王府里根本用不着银子,而皇甫戎像是早知道银钱很重要似的,他身上带了许多银票,需要使银子打通关的时候,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让他们除了路途奔波辛苦之外,其它要用银子的都好办。

  天色蒙灰,寄芙出了房门,立刻感觉到一阵寒意扑来,她打了个哆嗦,将外衣拉紧了些,匆匆忙忙的下楼了。

  不想她才下楼,还没找到店小二,便听到后头大厨房的方向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

  “捉贼啊——有贼!”

  寄芙就站在廊道口,这时,一个衣衫破旧、瘦瘦小小的乞丐从厨房的方向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撞到了她,她没倒,但那小乞丐哎哟一声摔倒了,怀里捧着的十几个馒头全掉在地上,厨娘婆子随后也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大杓,气急败坏的瞪着那小乞儿。

  “怎么回事啊,扰人清梦啊这是。”

  因为厨娘婆子刚刚那石破天惊的大喊,有几扇客房的窗子开了,更有几个房客走出来看是怎么回事,毕竟有贼之事可大可小,在这边境地带,往来商贩较为复杂,遇上凶狠山贼都有可能。

  可是,他们一见贼子是个脏兮兮的小不点,此刻还因为形迹败露而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就纷纷打着哈欠回房了。

  只有一个书僮模样的小厮没回房,他惊喜的唤道:“寄姑娘!”

  寄芙看着那名小乞丐,同情心泛滥,听见有人唤她,吓了一跳,一转眸,她惊讶道:“小五儿!”

  他眉开眼笑。“寄姑娘怎么在此地?”

  她又惊又喜,也跟着问:“你呢,怎么也在此地?贺大哥难道也来了?”

  小五儿笑着点点头。“小的自然是跟着公子来的,公子此刻在房里呢,若是见到了姑娘,肯定高兴极了,喏,我们就住那间房。”他指了房间位置,又笑嘻嘻地道:“我们从江北离开之后,没多久遇上了本家的另一支商团,那支商团的首领娘子是我们公子的婶娘,自小可疼我们公子了,她跟公子说,老爷子根本没病,放出病重的消息是要诱他回去成亲,公子一听,自然不回去了,于是我们又继续四方游历,公子打算回万岳城探望他师傅。”

  “原来如此。”寄芙也笑。“若是没遇上那支商团,你们公子现在怕是已被押着拜堂了是吧?”

  “可恶!你这小王八羔子!”厨娘婆子也不管还有住客在一旁,拿着杓子就往那小乞丐身上一下一下的打,怒骂了起来,“看你小小年纪,什么不好学,学人家作贼,好手好脚的不会去找活儿做,要吃饭就得干活,妄想着不劳而获,你羞不羞人?老娘我今天非报官不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厨娘婆子下手很重,小乞儿一边抖一边缩着身子躲避不断落下的杓子,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竟是咚的一声倒了下去,吓得厨娘婆子傻了,手也停在半空中,不敢再打了,极怕人被她给打死了。

  寄芙跟小五儿也不叙旧了,两人忙过去蹲下,小五儿帮着把小乞儿扶起来,寄芙立刻替对方把脉,一搭上脉,她才发现小乞儿是个姑娘家,不由得惊讶的多看了她两眼,细细诊脉之下,她皱起了眉头。“腑内积火,气息微弱,脉象极乱……”

  身后蓦然传来一道男子温润尔雅的声音,“如何乱法?”

  这熟悉的声音……寄芙转眸,果然是贺踏雪,由于情况紧急,这时也没空说其它了,她忙道:“贺大哥,这小姑娘很危险,你来诊治她可好?我们爷正烧着,我要先设法给他退烧。”

  贺踏雪点点头。“交给我,你别担心。”接着吩咐小五儿道:“去跟掌柜再要一个房间,最好离咱们房间近些。”

  那厨娘婆子见有人接手这烫手山芋,便快步回厨房去了,也不敢追究那小乞儿偷馒头的事了。

  贺踏雪不嫌脏,亲自抱起了那衣衫褴褛的小姑娘。

  寄芙匆匆道:“贺大哥,有劳你了,等我们爷退了烧,我再来看她。”

  他点点头,示意她快去忙。

  她这才去前头找到店小二,要了热水跟炭盆,心急火燎的踅回房间。

  房里,皇甫戎已醒了,他靠坐在床头蹙着眉心,脸色像是紫茄子皮似的难看,一手捂着耳际,带着莫名的起床气,不悦地道:“这么早去哪里了?”

  寄芙连忙走上前,伸手探向他的额头,依旧热烫。“是不是很难受?”

  皇甫戎皱了皱眉,这才感觉到身子不舒服。“是不太舒服。”

  “你在发热呢。”她把他摁躺回床上。

  叩叩门响,小二送来了热水、炭盆,寄芙让他也送一样的热水和炭盆去楼下贺公子新要的房间,并拿出钱银打赏,小二拿了赏钱,应声去了。

  皇甫戎警戒的问:“什么贺公子?”

  听完寄芙说的前因后果,他很不高兴。“天下这么大,怎么就在这里又遇上他了?”想想还是不满,他又道:“莫不是他说要回大越是假的,一路跟着你过来是真的吧?”

  她好气又好笑。“他干么跟着我?王爷也太会想了。”

  皇甫戎瞪着她,不语。

  寄芙也不理,径自拧了热布巾让他擦身,又拿湿布巾搁在他额上降温,水也换了一盆又一盆,直弄了一个时辰,他的高热才退。

  而后她又让小二送了热粥来,一口一口喂他吃了小半碗,跟着让他服下祛风化寒的汤药,如此忙完,已过了两个时辰。

  见他的情况好多了,寄芙才道:“你睡一会儿,我去看看那个小姑娘。”

  皇甫戎马上坐了起来。“一同去。”

  她知道他就是莫名的介意贺踏雪,为了让他放心,她点点头应了。

  她取出狐裘给他穿上,又给他暖手炉,把他梧得严严实实的,自己也穿上了厚披风,又带了一套干净衣物要给那衣裳破破烂烂的小姑娘换,两人这才出了房门。

  “我可把话说在前头,咱们明日一早定要动身,不会因为谁在这里而多留两日。”一边下楼,皇甫戎一边说道。、

  打从知道贺踏雪也在这间客栈之后,他就是来气,就是想找麻烦。

  寄芙好笑的道:“我的爷,若咱们耽搁了,不会是因为谁在这里,而是因为你还病着,病着赶路,真找到了木窕公主也没体力救她,不是吗?何况你没好,我也绝不允你赶着上路。”

  寄芙先前已问了小二贺踏雪要的另一间房在哪里,小二说在原来那间房的隔壁,两人便直接过去了。

  皇甫戎突地在她要举手叩门时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不明所以的抬眸看着他。“爷这是做什么?”

  他的表情十分严肃。“你答应我,不会单独见贺踏雪。”

  寄芙忍不住噗啡一笑,他怎么像个孩子似的要人哄啊,不过这吃醋的反应倒让她觉得心里甜甜的。“答应你便是。”

  皇甫戎没好气的哼道:“食言就试试。”他这才松了手,但仍紧蹙着眉心。

  她又是噗哧一笑,接着才轻叩门板。

  小五儿很快来应门,贺踏雪正持着毛笔,低首专心一意的在写方子,模样清俊温润。

  小姑娘躺在床上,已经转醒了,脸上已有了血色,睁着一双大眼,看着进门的他们。

  贺踏雪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看,随即露出笑容。“别来无恙,三爷?”

  他虽然不知道皇甫戎和寄芙为什么到大秦来,又是怎么入秦关的,但他知道燕秦素无邦交,皇甫戎又是大燕亲王,他们来大秦是十分冒险的事,况且房里又有陌生人在,就也十分警惕的不点明皇甫戎的身分,因他在皇室里排行第三,便称他一声三爷。

  皇甫戎用硬邦邦冷板板的表情对着他。“想不到我们还会在这里见面。”

  对于皇甫戎的冷淡,贺踏雪不以为意。“以后定然还有更多机会见面,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寄芙也不管他们之间那古怪的气氛,径自走到床边,对那小姑娘展颜一笑,柔声道:“你别怕,我是那位贺公子的义妹,我姓寄,你叫我姊姊就好了,你身上的衣裳脏,姊姊帮你换下来可好?”

  小姑娘一脸防备的往贺踏雪那里看,似乎是短短时间内已培养出了信任,只听他的话。

  贺踏雪起身,走了过来,眉眼之间笑意盈盈。“香儿不用怕,这姊姊确实是我的义妹,她向来古道热肠,你便是她托我照顾的,自然不会害你。”

  香儿这才卸下了心防,有点冷傲的说:“好吧,那你给我换了衣裳吧。”

  贺踏雪和寄芙下意识对看了一眼,这语气,还真像主子在命令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