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下) 第二十章 顺利入秦(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可怜啊,先帝一死,竟然要被送到金国和亲,可怜那如花似玉的木窕公主,禁得起那残暴金王的蹂躏吗?怕没有一天就死在金宫中了吧。”隔壁桌面对面坐了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惋惜说道。

  另一人接口道:“就是说啊,我朝娇滴滴的嫡公主,竟然去给金王为妃,这不是国耻吗?要迠先帝地下有知,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

  寄芙还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皇甫戎已脸色铁青腾地起身,他大步的走到隔壁桌旁边,一手便揪起了其中一人的衣襟,怒声质问:“什么意思?”

  那人被吓了好大一跳,他不断挣扎着想扳开皇甫戎的手。“啊啊……痛啊!好痛……这……这位大爷,有话好说,何必动手?”

  皇甫戎目眦欲裂,哪里听得进其它?他用力摇晃着那个人,粗暴吼道:“我问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寄芙听到他那足以让人聋掉的音量也吓了一大跳,忙过去要他先把人放下,心里也不解是什么事,他怎地如此激动?先前还叮嘱她回到大秦要尽量低调,如今他这般无礼,这不是招人去报官吗?

  “快说!”皇甫戎赤红着眼睛怒瞪那人,依然揪着他的衣襟不放。

  那人的友人忙道:“这位大爷,如果您问的是木窕公主之事,就是新帝将木窕公主送到金国和亲,嫁给金王忽尤为妃,和亲队伍也恰好今日吉时由秦京启程,其它的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就不知道了,请大爷行行好,放了我朋友吧。”

  皇甫戎总算松了手,寄芙连忙代替他向两人道歉,又担心人家事后去报官,她忙从荷包里取出两片金叶子分别塞到两人手里,还不断赔罪,这才了事。

  回到原本的桌前,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宜再留在这儿,忙推着脸色黑如锅底的皇甫戎离开,又觉得事态严重,不能随便在大街上谈,而且也晚了,硬是拉着他到附近的客栈投宿,直到进了房关了门,他一拳重重落在几上,震动了茶杯茶壶,她这才知道他的怒火比她想象的还要猛烈。

  皇甫戎深吸一口气,这才沉声道:“元香……他们口中的木窕公主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

  寄芙也猜到了。

  “和亲……”他气得气血上涌,咬牙切齿。“竟然将她送去和亲?!”

  如果这世上有他真心疼宠的人,那便是妹妹元香了,他竭尽所能的宠爱她,她也全心全意的信赖他,他娇养着她、惯着她,她是如此尊贵,她一定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沦为和亲的棋子。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金王……是怎么样的人?”

  提到他,皇甫戎更是火冒三丈。“是一个以大臣们送礼多少来决定升迁的昏君,倒行逆施,专杀直言相谏的臣子,都已年近五旬了,依然好色,后宫里有无数嫔妃,还要大臣们到处为他搜寻美女,如今竟然觊觎我朝的嫡公主,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来太岁头上动土!”

  寄芙知道他郁结难当,可以他们如今的身分,又能做什么?总不能劫了和亲的公主吧?

  “我不能坐视不管!”他实在无法忍住这股勃发的怒气。

  她心惊胆跳,润了润嘴唇,难涩的问道:“你想怎么做?”

  皇甫戎咬牙道:“我要阻止这件事!”

  寄芙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劝道:“但护驾的侍卫肯定不少……”

  虽然他武功高强,可双拳难四手,他一个人又怎能打得过皇家侍卫?

  “再多也要阻止,我绝不能坐视妹妹沦为忽尤的玩物!”

  他早帮妹妹挑了一门万中选一的亲事,是宁国公的嫡长孙欧阳钰,亦是文状元,人品相貌皆是上上之选,就等她及笄便要议亲,耶律火明知道,偏生要将妹妹送去和亲,这是故意要让他死了在皇陵里也不能阖眼,该死的家伙,他不会饶他,绝对不会!

  寄芙知道阻止不了,便也任他安排了。

  当晚,皇甫戎一夜未眠,一直在房里来回踱步,寄芙则是数着他步子睡着的。

  皇甫戎虽然气愤,但并未失了理智,隔日他在天桥下找了几名乞丐,花了些银子让他们打听消息,没半天便将木窕公主和亲之事打听得清清楚楚,确定如今和亲队伍正往金国边境而去。

  接着他买了一匹驰骋如风、日行千里的骏马,和寄芙晓行夜宿,好不容易到了秦金边境的北原城,找了间客栈投宿,她已瘦了一圈,看得他直皱眉,她虽然是婢女,但自幼在王府长大,哪里吃过这种赶路的苦。

  想到前景不明,他又动了把她送回大燕的心思,连元香都被送去和亲,秦宫不知被耶律火弄成什么样子了,他回去肯定是凶险万分,他真不想她跟去涉险。

  “王爷别想了。”寄芙哪里会看不出他的心思。“我是决计不会回去的,王爷莫再动脑筋想把我送走,不管王爷要做什么,我都要在你身边。”

  皇甫戎将她拥进怀中,心疼低喊,“傻瓜。”

  秦金边境实在寒冷,客栈里炭盆又不够,寄芙感觉冷,乐得缩在皇甫戎怀里。

  她真的非常庆幸在他离开的那一夜成功追上了他,否则现在她应该是一个人在燕京牵挂着他,该有多揪心?

  “不如王爷给我说说木窕公主吧,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模样如何?”她对他前世的生活很是好奇,只是怕勾起他的心伤恼恨,所以都没问。

  皇甫戎微微一笑。“人人都说元香是刁蛮公主,但我不这么想,姑娘家就是要宠着养,我是将她养得有些无法无天,不过那又怎么了?”

  寄芙噗哧一笑。“看来王爷真是很疼爱妹妹,竟然说无法无天没什么。”

  他眉一挑。“你知道宫里那些嫔妃为了讨我欢心,都怎么说吗?”

  听到嫔妃两字,她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却装着没事,凑趣问道:“怎么说?”

  皇甫戎没察觉到什么,兴致颇高昂的说:“都夸元香不矫情,不造作,说话坦荡,如孩子般没心眼,将来定能得夫家宠爱,一世富贵。”

  她实在很想问问宫里的嫔妃他最宠爱哪一个,但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只静静的听他说话。

  他轻轻抚着她的头,续道:“元香的模样儿自然是好的,她懒得学绣活,喜欢骑马,喜欢在我狩猎时跟着我,在我射中猎物时欢天喜地的为我鼓掌欢呼,天家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置我看多了,庆幸的是,她完全没沾染那令人生厌的气息,我答应过她定会活得比她久,如此才能一生一世保护她,是我没守住承诺,才会让她被人摆布……”说到这里,他语气已有些颤抖。“她才十三岁,现在该多有害怕……”

  寄芙也不由得在心中叹气了,她轻声安慰道:“我们会找到她的。”

  那种害怕的心清,她想她是懂的。

  她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被人牙子带上马车的恐惧,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又会被卖到那里,那种极度不安的情绪,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皇甫戎搂着她的手不自觉紧了紧,轻声道:“你知道吗,虽然一方面想将你送回燕京,但另一方面又觉得你在我身边实在踏实,我这么做是不是很自私?”

  这话寄芙喜欢听,她把脸颊往他胸膛蹭了蹭,觉得暖暖的,她带着笑意问道:“王爷这是爱我吧?”

  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这还用说吗?”

  她抬眸看着他,对他深情一笑。“我也爱王爷,比起一个人留在安全的燕京,我更喜欢这样天涯海角的跟随王爷的脚步,哪怕是吃苦也甘之如饴。”

  皇甫戎在她的颊上落下轻柔的吻,满足的叹道:“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知晓什么叫做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等着,他一定要让大燕的显亲王做一件出格的事,娶她为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