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下) 第十九章 巧救贵人(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皇甫戎与寄芙扮成夫妻,从燕辽边境进入辽国,他听说过辽境的守兵纪律松散,能用银子收买,他也不啰唆,直接用一锭金元宝,辽守兵就睁只眼闭只眼的放行了。

  行前,他贴了假胡子和假眉毛,还在脸上弄了一条疤来做乔装,因为他才刚刚大败了辽军,那张脸定是被牢牢记住了,而寄芙无人认得,只梳了个低低的妇人髻,做了寻常妇人家的布衣装扮。

  进了辽国,两人在离边境最近的长治县桃城落脚,桃城因为地处边境,加上辽国边境防守不严,只要领了通行证或塞银子便能入关,此地有各国人民穿梭其中,也是西域胡人与商贾萃聚之地,大街东侧的东市是城里最繁华的地方,商号店铺林立,地摊小贩、百戏杂耍一应俱全。

  要打听消息没有比酒楼饭馆更好的地方,两人先在大街上找了间价格最为普通的客栈投宿,每日随意点几个菜,就在客栈里观察来往人潮,寻找进入大秦的机会,只是这都已经第十日了,还是苦寻不着任何机会,倒是那卖唱的歌妓会唱哪几首曲儿,寄芙都已经会哼了。

  这一日客栈里依然座无虚席,喧哗热闹,但神奇的是,只要有客人走进来,店小二就是有办法变出位子。

  “难道不能也给秦边境的守门一锭金元宝吗?”寄芙忍不住问道,看来要入秦关比登天还难啊,这是她头一回离开王府这么久,许多事也是碰上了才知晓。

  皇甫戎苦笑。“不可能。”

  他这算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若他当初不把进关的条件定得如此严苛,如今他也不必在这里烦恼了。

  她轻轻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咱们都到这里了,一定有机会进大秦的……”

  她还没说完,周围尖叫声突起——

  “有毒蛇!”

  “有人被蛇咬了!”

  闻言,皇甫戎的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直觉有人要坐不住了。

  “啊!蛇溜过来了!”

  尖叫声不断堆栈,许多人跌跌撞撞的奔逃,甚至翻倒了桌椅,匆匆逃出客栈,直出了客栈才好不容易立定脚跟。

  寄芙看到倒下的那个人,是个穿着很是考究的大爷,她看到他的嘴唇已经发黑了,焦急之情顿时全写在脸上,她真的很想马上去看看他的状况,但又担心皇甫戎会恼她,因他已一再叮嘱了,离了大燕,没有了庇护,他们只是寻常百姓,要她少管闲事,莫要沾惹麻烦上身,只要想如何进入大秦即可,其它的都不要想。

  “有些蛇毒甚毒,顷刻间便会要人性命,要是不及时施针护住心脉……”她焦虑的喃喃自语,眼睛直盯着倒下的那人不放。

  这哪是在喃喃自语,这根本是在讲给他听的嘛,皇甫戎叹了口气。“不让你去救人好似是在凌迟你……去吧。”

  寄芙立刻神色激动的看着他。“当真的吗王……相公?”自两人扮成夫妻后,他称她娘子,她便要称他相公,她至今还是不习惯。

  他挑高眉。“相公还会骗你不成?”

  “那我马上去!”

  她感激的又看了他一眼,立即拔脚奔过去。

  皇甫戎也随即起身,缓缓跟上。他的女人自然由他来保护,像她这般莽莽撞撞的,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就只想着救,总有一天要闯下大祸的,没有他在身边看着点怎么行?

  寄芙已经在替那位大爷探脉了,他生得肩宽体壮、膀大腰圆,早昏厥了过去。

  旁边有个少年公子焦急的问:“敢问夫人,您是大夫吗?”

  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皇甫戎知道自己又派上用场了,他不疾不徐的道:“她是大夫,还是个深藏不露,医术高明拔尖,名动京师的大夫。”

  寄芙一心两用,全听进耳里了,不免感到好笑,是谁说要低调的?

  少年公子明显松了口气,朝寄芙深深一揖。“有请夫人为家父诊治。”

  “她已经在治了。”皇甫戎语气平淡的提醒道。

  少年公子挥袖抹去额头上不自觉渗出的薄汗,有些尴尬的道:“是、是,有劳夫人了。”说完,就见她打开了药箱子,那一应俱全的药箱子,令他完全折服了。

  寄芙先取一颗化毒丹塞进那位大爷口中,跟着在伤口周围飞快施针,避免毒血游走,最后取出一把尖利的匕首往伤口中间划了一道,黑血一下子喷流出来。

  少年公子有些腿软,吓得倒退了三步。“血……黑血……”

  “这是毒血,不用怕,等流完就没事了。”寄芙用干净的白布拭去黑血,又在伤口撒上一层厚厚药粉,再把伤口包扎起来。

  少年公子以为这样便可以了,没想到又见她在他爹脑门上施针,还施了二十多针,看得他一口口水卡在嗓子眼下不去。

  过了一刻,见大爷嘴唇已渐渐有了血色,寄芙这才将针一一取下,再度探了探脉后对那少年公子说道:“令尊躺在这里委实不好,让店家不好做生意,不如公子跟小二哥要个房间,抬到房里休息可好?”

  少年公子忙道:“我们就住在这里!”他急急忙忙的去后边客房叫了两名壮丁来抬人,接着看她,有些难以启齿,“夫人是不是……”

  寄芙收起了药箱子,轻笑道:“我自然得跟你们去,等令尊醒来,还要为他把脉施针开药方呢。”

  一行人到了后院客房,跟寄芙他们住的房间也相隔不远,少年公子自我介绍名叫侯知秋,他爹叫侯昆生,他们是大越来的商团,他爹是商团首领,他们已在大辽做足了生意,正要往大秦去。

  听到最关键的那个地名,寄芙与皇甫戎下意识交换了眼神,皇甫戎的视线更是不着痕迹的落在侯知秋的身上,心思飞转。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侯昆生便苏醒了。

  侯知秋忙靠过去。“爹,您觉得如何?”

  侯昆生知道自己昏厥前遭蛇咬了,醒来在房里见着两个陌生人,有些错愕。

  “爹,这位……”侯知秋这才暗叫了声糟糕,适才只顾着自我介绍,却没问恩人姓名。

  寄芙忙道:“我姓寄。”

  “原来是寄娘子。”侯知秋又赶紧道:“爹,是这位寄娘子妙手回春救了您,若不是寄娘子恰巧在客栈里,可就要出大事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