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十七章 意料之外(1)

作者:简薰
  很快的,半个月过去了,皇甫仁的身子已经恢复了九成,余下的一成是大笑时会牵动伤口肚子疼,其它皆不受影响。

  皇甫仁亲自封了寄芙为正八品的太医院太医,说她救了天子之命,自然是太医了,回京之后可到太医院行走,若她不愿意到太医院做事,也不会勉强她,同样会给她太医的月俸。

  房俊丽对此事甚有异议,几次求见皇上,再三表达她的不认同。

  “此事不合体制,且随便一个奴婢都可以进太医院,会让天下人笑话的,请皇上收回成命。”她说什么都不要寄芙也成为太医院的一员!

  皇甫仁啜饮着寄芙为他调配的养伤茶,挑眉道:“房大人,朕对你很是失望,将他人心血占为己有不说,你先是对朕误诊,又对朕的肠瘫之症毫无对策,还三番两次阻止朕封寄芙为太医,你是何居心?”

  房俊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诚惶诚恐的跪了下去。“下官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皇甫仁对安公公递了个眼色。“贺踏雪的信,你看完便明白了,若朕是你早没有脸面再待下去。”

  她颤抖着打开安公公递来的信,看完短短的几行字,她已冷汗涔涔,贺踏雪竟然把时疫药方不是两人共同研制之事告诉皇上,更令她呕血的是,他竟说那药方子是寄芙给他的。

  她紧握着信纸,气恨在心,可望着皇上的眸光却带着浓浓的不安,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皇甫仁知道他要下令责罚也是可以,不过又念在她毕竟也算是个人才,这次的事情已经狠狠给了她教训,若她有自知之明,自是不会再这么嚣张,于是他摆摆手,让她退了下去。

  隔日,行辕里已不见房俊丽的踪影,她似是带着两个丫鬟连夜离开了临南,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里,也没人在乎。

  一时间,阴霾消失了,行辕内换了种欢乐的氛围,连厨娘都松了口气,房俊丽对吃食挑剔得很,要做她的饭菜都要特别紧张,只因她的丫鬟说,不合她的胃口,她可是会摔盘子的。

  安公公也开始打点圣驾回京之事。

  这日皇甫戎带着寄芙上街,直接走进信誉最好的一间匠器铺子。

  寄芙压根不知道到匠器铺做什么,正在东张西望,就听到他让师傅替她打造一套刀器针具,还订制一个药箱子,她难掩惊讶。“我已经有孟太医送我的药箱子了,实在不必多花银子。”

  皇甫戎立刻挑眉道:“孟太医送你的药箱子是男子用的药箱子,你背着极为笨拙,他送的刀器合他用,也不见得合你用,何况你如今已是有品阶的太医了,没有自己的药箱子成何体统?”

  寄芙说不过他,只得让师傅量了手长手宽和身长,想到即将有一个专属她的药箱子,还是兴奋的。

  她抬头灿烂一笑,露出浅浅陷进去的酒窝。“王爷,谢谢你。”

  皇甫戎绝不会承认自己在宠她,只不过除了送她东西,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也会毫不避嫌的紧紧拽着她的手走而已。

  回想前世,他何曾在乎过任何女人,他也不曾付出,认为女人应当在他身边候着,皇后也是一样,她因出身大秦第一世族而得以成为他的太子妃,她一直想做大秦最尊贵的女人,他实现了她的愿望,在登基后封她为后,也不曾过于宠爱哪个嫔妃令她难堪,即便她一直未曾生育,他也不曾说过半句责难之语,也未让其它嫔妃怀上孩子,他还是将诞下皇长子的机会留给了她,对她已是仁至义尽,而他素日国务繁忙,大丈夫心系国家也是理所当然,冷落她更是寻常之事。如果那杯酒真有问题,他实在无法思透她要害他的理由,把他害死了,于她又有何好处?

  “在想什么?”其实寄芙已可轻易透过他的表情判断他所想,因为他的神情会不同,连皱眉的方式也与平时皱眉时不同,就像此时,他显然在想前世令他烦心之事。

  话说,怎么每每他想到前世之事都是锁着眉心,难道他前世就没有令他开心欢喜之事吗?

  若是她,想到这一世,一定是嘴角笑咧到耳后去,光是想着一直护着她的常嬷嬷便够感恩的了,何况打从进了王府,她没饿过一顿呢。

  想来他这皇帝委实不好当啊,大秦又是当前强国,他肩上担子肯定是极重的。

  “没什么。”他涩声道,有些事得要回去了才能厘清,现在多想无益。

  寄芙已经习惯了他用没什么揭过,她并不介意他不说,想着肯定又是她无法理解的事,所以他才不说,因为她也帮不上忙。

  她真的很想帮忙,却不知该怎么做,她知道他想回大秦,但她不想他回去,她这样会不会很自私?常嬷嬷说过,让一个人欢喜的法子,便是尽量顺着那人的意,那她是不是也要顺着他,跟他说若有天他要回大秦,她不会难过?

  可是只要一想到他要回大秦,在大燕的土地上没有他了,她的心就会狠狠一揪,实在开不了口说她不会难过,因为她明明就会不舍。

  “倒是你……”皇甫戎的视线蓦然移到了她肚子上,之前没想过的,今日倒是因为想起了皇后而想到了,他正色道:“芙儿,你若是有了孩子,一定要告诉我。”

  寄芙沉在自个儿的感伤中,一时间还没意会他在说什么,待想明白了,俏脸腾地红了。

  什么孩子啊,而且他们人还在外头,他居然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真是羞死人了!

  她脸红的模样相当逗人,他眼睛明亮,嘴角含笑地抚着她的头发。“不是姑娘了,有孩子是极平常之事,有何好臊的?”

  她脸蛋火红,央求道:“王爷,您不要再说了。”

  虽然求他不要再说,但他主动提起孩子,她心里却是极舒坦的,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倒真的希望已经怀有他们的孩子,或许他会为了孩子留下来,而她自知身分低微,也不求做个小妾姨娘,只要能像现在这般守在他身边就满足了。

  几日后,那套刀器针具和药箱子便送到了行辕,寄芙轻抚着崭新的药箱子,发现居然还刻着她的名字,当下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她知道皇甫戎虽然不温柔,但对她是极好的,心里是有她的。

  她背着药箱子在行辕里走来走去,每个看到的人都笑了,几个还在行辕里帮忙配药的小学徒看到她,还会拱手笑称她一声寄太医呢。

  虽然她从没真正当自己是太医,但量身打造的就是不同,箱子极为轻巧,也不会磕碰到她的身子,极为利落……

  她突然停了下来,笑意一敛,奇怪,好像她曾有这么一个专属于她的药箱子,那药箱子上面也有刻字,刻的是……

  “寄姑娘!”石砚边喊边跑了过来。“安公公问,要给皇上路上服的药配好了吗?”

  寄芙的思绪被打断,顿时感觉头疼不已,她勉强撑住。“已经配好了,我这就送过去。”

  皇甫仁明日启程回京,他让皇甫戎多留一个月,待确定江北的疫情再无复发的可能再回京。

  但就在行前一晚,京里来了八百里加急密函,皇甫仁展信看了之后,面色变幻不定,召了皇甫戎到书房,夜色下,两人关上了房门,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头说些什么。

  皇甫仁负手在房里走了几步这才坐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皇甫戎看着他,深深觉得这位天下人口中的仁君,其实心思深沉,否则也不会顺利坐上龙椅。

  “难道是什么严重之事,让皇兄面色如此凝重?”皇甫戎开门见山地问,前世他不可能知道大燕探子给大燕皇帝的密函写了什么,如今可以光明正大的一探究竟,他当然想知道。

  “确实是棘手之事。”皇甫仁沉声道:“辽人又来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