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十六章 皇上驾到(1)

作者:简薰
  房俊丽几次研制的药方都对疫情无所帮助,染病的人越来越多,且好多就剩一口气了,隔离棚也越盖越辽阔,百姓们都伸长了脖子在等她这奉旨太医的药方,昨日甚至有大量百姓涌到钦差行辕前来抗议,她正急得打算下猛药时,贺踏雪的药方就像场及时雨,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她双眼发亮的看着贺踏雪取出的方子和一瓶瓶制好的药。“没想到贺公子如此快就制出药了,果然是风老前辈的弟子,真真令我佩服不已。”

  因为景仰风不残,她对他一向待之以礼,刁蛮本性一次也没在他面前显露过,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啥都不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同样住在钦差行辕里,她怎么对寄芙撒泼的,他可是清清楚楚。

  若他是寄芙,才不会把辛辛苦苦制的药拿出来,既然人家不希罕,就拿到城里去卖,这救命药方一副卖二十两,估计染病的百姓便是倾家荡产也会来买,如此不但大赚一笔,又可以给房俊丽难堪,真是一举两得,偏偏寄芙抛开了功与名,一心只想救人,她既不想赚一笔,也不想对付房俊丽,药是她制的,他也只能依照她的决定去做。

  他从容的笑了笑。“不过在下这时疫方子还未经检验,不能乱用。”

  房俊丽急切的道:“事急从权,既是贺公子的方子,也不需要检验了,我信得过贺公子。”

  贺踏雪直觉得好笑,这不正是狗眼看人低吗?若她知道这是寄芙制的药,不知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他还真想看一看。

  房俊丽取走了药方和制好的药,先让一些病情较严重的病人服用,如此过了十来日,病人的情况好了许多,她连忙命司库官将药方子上的药材都一车一车的运进行辕里,让那些大夫们日夜不停的赶工。

  只是当那些大夫们开始制药之后,都感到疑惑,想着这不是跟寄姑娘的药方子一样吗?

  但他们都很识相,在房俊丽面前绝口不提。

  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各疫区也都快马加鞭派人送药过去,房俊丽脸上有光,走路也有风了,此刻众人将她当成了活菩萨,她不想说这是贺踏雪一个人的功劳,这样她多没面子啊。

  于是她备了一份厚礼,找上贺踏雪,委婉道明来意,贺踏雪也从善如流的收下礼物,答应她的请求。

  反正他心中自有盘算,这礼不收白不收,他打算把这份千两厚礼转送给寄芙,估计寄芙会变卖了拿去帮助受时疫所苦的老百姓,他也算得上为此地百姓尽了一点棉薄之力。

  半个月后,疫情已经完全控制住,地方事务渐渐复苏,哄抬药价的不肖商人都得到了严惩,情节严重者甚至被勒令停业,皇甫戎率领卫所指挥部,将与江北巡抚勾结的官员一网打尽,整个临南都稳定了下来,他唯一还没做的,便是将扫北王梁越指使江北巡抚和各府尹隐匿疫情不报、趁机哄抬药价、收购疫民土地之事上报京里。

  当初他来江北查疫的主要目的,是要使疫情扩大,却因为寄芙执意救人而一再让步,以至于事情的发展完全与他所想背道而驰,他可不想再把梁越是主谋之事上奏皇甫仁,因为他还查到了梁越与大金国勾结,皇甫仁若是不知此事,就不会有所防范,他对梁越那样的老臣可说是全然的信任,将梁越留在身边不啻是养虎为患,有朝一日,梁越必定会与金人联合起来咬皇甫仁一口,到时得利的便是他大秦了……

  “王爷!”

  夜深人静,书房外传来急促的叩门声和石砚的叫唤声,正自己一人在思索计划的皇甫戎不禁皱起眉头。“何事?不甚重要的事明日再报。”

  “甚为重要。”石砚压低声音道:“启禀王爷,皇上来了。”

  皇甫戎眉倏地一跳,霍然起身,连忙将适才在写的东西迅速收到袖中,这才疾步走去开门。

  门外的高大男子穿着玄色金边锦袍,披着斗篷,他见了皇甫戎,便把头上的斗篷拉下来,露出英挺俊逸的面孔,对着愕然的皇甫戎微微一笑。

  “朕想给你个惊喜,是不是吓着你了?”

  皇甫戎见到眼前之人真是皇甫仁,确实不敢置信。

  他竟然来江北?是何时到的?有何目的?为了什么人来的?还是听闻了什么来的?抑或是,有人向他奏报了什么?

  顷刻间,他脑中已转了数个问题,若是他,身为国主,万万不会来到疫区,让自己身陷险境,因此他更猜不着皇甫仁的动机了。

  “臣弟叩见皇上。”他一撩袍角就要跪下。

  皇甫仁虚扶了他一把,笑道:“快起来,又不是在宫里,你我兄弟不必如此见外。”

  “皇兄请进。”

  皇甫仁踏进屋内,后面跟着安公公和六名身着蟒衣、腰佩长剑的影卫,他一挥手示意他们全留在门外,只有安公公一人随侍在侧,而安公公在进屋后便默默退至一旁垂手侍立,脸上写着他什么都听不到。

  皇甫戎蓦然想到自己前世的大太监苏永禄,他遇害那一日,苏永禄身子不适,由他的徒儿小桂子当差,他在皇后寝宫饮下酒后,眩晕踉跄间碰倒了烛台和花瓶,若是苏永禄在门外,一定会进来察看,可他发出声响后,当差的小桂子却是不见踪影,可见那帮人也收买了小桂子。

  “难为你了,戎弟。”皇甫仁左右环顾。“这么晚了还要在此处理事务,如今疫情稳定下来,回京之后,朕必定重重有赏。”

  皇甫戎忙躬身说道:“除奸佞、救百姓,是臣弟的本分,臣弟没想过要赏赐。”

  皇甫仁轻笑道:“朕自然知道你向来不爱居功,只是这大功一件,定要好好褒扬一番,才能让朝臣们知道朕有个这么出色的弟弟。”

  皇甫戎不由得猜疑起来,皇甫仁说的究竟是真心话还是反话?

  若是他,就绝不会让朝臣知道他的胞弟有多优秀,以免有人动了可以拥立其它人为王的歪念。

  他怎么想都觉得皇甫仁此趟前来目的必不单纯,或许是暗卫之中有人向他禀报了什么,他是来试探他的,肯定是这样。

  他心一横,说道:“事实上,臣弟适才正在拟给皇兄的密报。”

  皇甫仁有些讶异。“时疫之事,不是都上折子给朕了,还有事未奏吗?”

  皇甫戎在心中沉吟,皇甫仁面上的讶异不像是假,但就如同前世的他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露真实情绪一般,皇甫仁也可能是在跟他演戏,只是演技好罢了,一个天子怎么可能与手足有真正的亲情,什么信任、什么看重不过是尔虞我诈罢了,他不能冒险引起皇甫仁的怀疑,若是皇甫仁对他起了疑心,为了稳固皇位,立即斩了他为自己除后患都可能。

  “是关于扫北王梁越之事。”皇甫戎说道:“梁越是三代老臣,臣弟不敢轻忽,得到消息之后还多方查证,如今有了眉目才想向皇兄禀报,不想皇兄就微服出巡来了。”

  皇甫仁气定神闲的一笑。“可是查到梁越便是隐匿疫情的背后主使者,还与金人勾结?”

  皇甫戎大感意外,也证明他猜对了,皇甫仁是得到消息才过来的,不过他不动声色。

  “皇兄早已知情?”

  皇甫仁点了点头。“朕担心梁越势力庞大,又有金人助阵,你无法应付,另一方面也担心你的身子不久前才痊愈,因此暗中命都指挥使方达带着兵符跟着你们,而你未报梁越之事,方达认为恐怕是在江北一带的金人太多,所以你不敢轻举妄动,朕才会亲率五千精兵同来。”

  皇甫戎猛地一惊,他竟然带了五千精兵来,而且不是疑心于他行事鬼祟,而是担心他?

  “戎弟,京城那里,大理寺已将梁越捉拿入狱,你不必挂心,朕明日要亲自去看看疫民,这次百姓们受苦了,朝廷能做的,都要为他们做,务必让江北早日恢复昔日荣景,让百姓能安居乐业。”

  皇甫戎原是不信皇甫仁会亲自去探视疫民,认为他只是嘴上说说好听话罢了,没想到次日一早,皇甫仁竟真的要他陪同去视察疫情。

  知道皇上来了,全城欢声雷动,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居然能见到天子!

  皇甫戎冷眼旁观,天下人都说大燕天子极是勤政惜民,处事明察秋毫,绝不会埋没良臣,也不会纵容奸臣,他原是不信,如今看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不如皇甫仁就是。

  当夜,皇甫仁在行辕内设了庆功宴,慰劳有功之人,皇甫戎、房俊丽、贺踏雪、刘俊义和几位大夫都列席,寄芙表面上是无功之人,仍以奴婢身分在皇甫戎身后伺候,就在她为皇

  甫戎布菜时,皇甫仁瞥见她腕上的蜜蜡手炼,但他只是看了一眼,神色未有任何改变。

  席间,他逐一褒奖了有功之人,并详加询问制药有功的贺踏雪,得知他是大越人,正在游历天下,便让安公公取来纸笔。

  安公公意会,呈上随身携带的诏书,皇甫仁就地写了,盖上随身玉玺,交给贺踏雪。

  “凭这纸诏书,你可自由在我大燕境内游走,所有行辕皆可入住,在我大燕境内,若有人敢为难于你,拿着诏书到任何一地府衙便是,自有府尹为你主持公道。”

  贺踏雪连忙谢恩。

  皇甫戎没想到皇甫仁会这么做,如此亲民又率直的作风,不得不令他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