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十五章 王无戏言(2)

作者:简薰
  寄芙眨了眨眼。“可是王爷为什么突然问这些?”

  他亲亲她的眉心,淡淡地说:“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的事而已。”

  事实上,昨夜她在梦里又喊了姊姊和磊哥哥,这已是他第二次听她在梦里喊这两个人了,而且都喊得同样焦急迫切。

  先前那一次他没放在心上,但自从贺踏雪出现,偏偏提到了顾月磊,而她喊的名字里又恰巧有个磊字,让他不由得多了一份心思,如今虽然证实她那声磊哥哥喊的不是她的亲哥哥,却让他心中的疑窦更深了。

  两次在梦里喊着相同的人,这只是巧合吗?她的梦境没有任何意义吗?

  听她的说法,她没有姊姊,就算她找回洪水之前的记忆,也没可能识得顾月磊,燕秦边境严实,两国人民素无往来,何况她当时只是个五岁孩童,又哪里可能到大秦去,而且还见着了在万岳城里的顾月磊。

  梦境不能代表事实,作相同的梦也不是没可能的,他只能这般告诉自己,将心中的疑惑暂且搁下,他轻轻抚着她柔软的身子,柔声问道:“还疼吗?”

  “竟然取笑我?”皇甫戎轻捏了下她的脸。“我就是想为你做点什么,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了,我的女人竟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成何体统?”

  她一时间还是不习惯这样的新身分,小脸又红了。“奴婢知道王爷的心意便行了,奴婢不需要伺候的人,能在王爷身边伺候就满足了。”

  皇甫戎自顾自的道:“这样吧,你明天就搬到我的院子去,以后不需要石砚、石墨了,由你伺候我,夜里,你就同我睡在一处。”

  寄芙有些不安。“可是让石砚哥、石墨哥和其它人知道了,奴婢会觉得很难为情,毕竟他们是朝夕都要见的,又相处那么久了……”

  以前在飞骋轩就有关于她的流言传出去,说她爬上了王爷的床,她真的不想一路相处下来的石砚、石墨和青龙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不想他们当她是为了攀附富贵而不知廉耻的女人。

  闻言,皇甫戎也觉得她说的有理,他如今还没办法给她名分,她肯定要被别人当成通房丫鬟,那是他不乐见的,他说了要娶她为妃,他会做到,就等到那一天再同房也不迟,反正她会一直在他身边,那才是最重要的。

  他脱下腕上的云纹蜜蜡手炼套在她腕上,她一阵吃惊,慌乱的推拒道:“不可以……”

  他不知道,但她和府里其它人都知道,这蜜蜡手炼不是寻常之物,是他行弱冠礼时,皇太后给他戴上的,是宫里的东西,自然贵重。

  “我说可以便可以。”皇甫戎皱起眉头,大手握着她小手,不许她脱下来。

  寄芙赶忙解释,“这是太后娘娘给你戴上的,要是被人发现不在你腕上而在我腕上……”

  “啰唆。”他大手摸上了寄芙的后脑,将她的脸贴到自己胸口。“时候还早,再睡一会儿。”

  她知道他性子里的霸道成分占了极重,他说让她戴,她不戴肯定会惹恼他,只能听话的闭上眼眸。

  待寄芙再次醒来,才惊觉日头都透过窗子照进房里,肯定时候不早了,而身边的位置也空空如也,皇甫戎定是去府衙了,听说今日要审那些被江北巡抚点名勾结的官员。

  她忙起身梳洗穿衣,她还要去找贺踏雪呢,要把之前制成的药都送到他住的跨院去,这需要帮手,但又不能让其它人知道,看来只好找小五儿帮忙了。

  哪想得到她才出房门,回身关好房门,便见到房俊丽从长廊那头气急败坏的疾走到她面前。

  寄芙想到被她打的那一巴掌,不着痕迹的退了一小步,警戒地问道:“房大人有什么事吗?”

  房俊丽怒视着她。“你给我老实说,你是王爷的通房丫鬟吗?王爷为何一大早从你房里出去?”

  今日她起得早,便在这院子里散步,没想到却撞见皇甫戎从寄芙的房里走出去,当下她又惊又疑,又不能上前去质问他,可她实在太想知道原因了,便一直等在廊外,等着寄芙出来要质问她,却没想到这个贱婢竟然睡到日上三竿,让她等得又累又渴,如今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发。

  “啊?”寄芙先是有些不安,但随即又想着她为何要不安,她的卖身契已经烧掉了,王爷说的,她如今不是奴婢了,实在不必对房俊丽低声下气,而且她实在不喜欢对房俊丽低声下气的自己,她无法像尊敬孟太医那样尊敬房俊丽,想清楚之后,她不卑不亢地问道:“请问房大人,王爷是否从我房里出去,跟时疫有关吗?”

  这下换房俊丽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道:“你这贱婢!”她怒火攻心,扬起手又想教训寄芙。

  寄芙在房俊丽手扬起时身一侧,避了开来,房俊丽高了她半个头,她也不想不自量力去挡她的手,以免自个儿吃亏。

  房俊丽对于自己没打到寄芙更加恼火,怒喝道“你竟然敢躲?!”

  寄芙深深觉得她动不动就要打人的习惯很要不得,也不知她是对所有人都这样,还是只对她这样,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再傻傻的挨打了。

  她冷淡的道:“房大人的手劲可不一般,倒像练过的,寄芙自然要躲。”

  “你说什么?!”房俊丽一时又气又羞,她打人打惯了,从没想过什么手劲的问题,如今被她一说,倒像她不是堂堂太医,而是什么孔武有力的农家村妇似的。

  寄芙直视着她,语气平淡却有力的道:“寄芙自认没有得罪房大人,若是寄芙哪里做错了,房大人可以用讲的,犯不着连原因都没说便要动手。”

  房俊丽傲然的瞪着她。“贱婢就是贱婢,连规矩都不懂,奴才还敢大声说话,主子要打你便是打,还需要理由吗?”

  在她看来,眼前这丫鬟可笑至极,她回到府里时,满府的丫鬟哪个不是任她打骂,谁敢还嘴?即便在太医院也一样,她想打骂哪个医仆不行,谁敢多嘴?

  “房大人,王爷已经烧了寄芙的卖身契,所以寄芙现在不是奴婢了,再者,就算寄芙是奴婢,也不是房大人的奴婢,没理由受房大人的打骂。”寄芙淡淡的接了话。

  房俊丽震惊不已。“你说……王爷烧了你的卖身契?”

  她瞪着眼前的寄芙,虽然不施脂粉、素面朝天,但那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眉淡如烟,眸澈如水,秀美的凝脂玉鼻,还有微微上扬的樱桃红唇,竟是隐然有股贵气,怎么看都不像个丫鬟,在在都让她不得不承认,寄芙的模样比她生得美,让她越看越是妒嫉。

  寄芙这才明白,原来房俊丽对皇甫戎有意,就是这样才老是找她麻烦吧,她还一直以为自己得罪她是因为时疫之事。

  她叹了口气。“不会这也要得到房大人同意吧?”

  房俊丽被她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一时间忘了身分,尖声质问:“你给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勾引王爷的?”

  寄芙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正她说什么也没用,房俊丽也不会信的,她望着天,想着该怎么脱身才好,恰好这时石砚从垂花门那头过来了,她顿时松了口气,忙叫石砚哥。

  房俊丽一听,登时收敛了张牙舞爪的模样。

  她先前以为石砚只是屁点大的行辕总管,便对他爱理不理的,但自从知道他是皇甫戎跟前说得上话的人之后,她悔得肠子都青了。

  “房大人也在啊!”石砚笑嘻嘻的过来了,他对房俊丽草草施礼后,便对寄芙恭恭敬敬地道:“王爷让小的来问问姑娘有何吩咐,姑娘中午想吃什么,小的让厨房做。”

  寄芙看到背对着房俊丽的石砚对她眨了眨左眼,又眨了眨右眼,还对天翻了个白眼,最后又吐长舌头扮鬼脸,模样滑稽,她忍着笑意说道:“劳烦石砚哥了,我是有个想吃的,不过说不清楚,不如咱们一道去跟厨娘说吧。”

  房俊丽看着他们无视于她,直接走掉了,顿时气得柳眉倒竖,眼睛彷佛快要喷出火来,双手攥得死紧。

  她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般羞辱,她在心里暗暗发誓,走着瞧,她一定要当上显亲王妃,再把这两个贱奴发卖出去,让他们后悔得罪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