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下) 第十五章 王无戏言(1)

作者:简薰
  天刚透着青色,寄芙就醒了,她发现自己枕在皇甫戎的肩膀上,虽然那宽阔的肩胛处十分舒适,但再枕下去可不行,会压麻他的。

  她悄悄地动了动,慢慢掀开被子一角,轻手轻脚的想下床为他做早饭,谁知道她身子才挪了下,便被只手摁住,她不得不重新躺下,同时身边的皇甫戎已搂住了她,将她勾进怀里。

  寄芙抬眸看着他,有些讶异。“王爷没睡吗?”

  皇甫戎微挑高眉,故意调笑道:“被你吵醒的,没见过哪个姑娘打呼跟打雷似的,吵得我一夜未眠。”

  她愕然的眨了眨眼,张大了嘴。“打、打呼?呃,原来奴婢会打呼啊,都没听常嬷嬷说过。”

  看着她那错愕瞠大的水眸,他忍不住笑了,长指徐徐滑过她的雪嫩皓颈。“诓你的,是我自己不想睡,怕醒来只是一场梦,怕我昨夜根本没来,只是在梦里来找你,在梦里与你云雨。”

  听到云雨两字,寄芙的双颊瞬间酡红若霞,她低浅地道:“奴婢刚才也是这么想的,王爷竟然就在奴婢身边,真真好似作梦一般。”

  她那飘忽的语气令皇甫戎的心微微一悸,他认真的说道:“以后你不许再自称奴婢。”

  她很是为难。“可是不自称奴婢,要称什么?”

  他哼道:“你自己好好想想称什么恰当,还有,你也不许称贺踏雪为大哥,我听了很不舒服。”

  寄芙更困扰了。“可是奴……我已经答应要称他为大哥了。”

  皇甫戎环住她纤腰的大掌,重重的收拢了下。“总之就是不许。”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贺踏雪答应了她的请托,她可不能出尔反尔,只能日后小心留神,莫要让这个霸道主子听见便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称他贺公子。”

  “这才乖。”他很是满意,他捉住她温润小手,凑上唇,轻轻吻着她肩窝处的胎记,嘴角逸出一丝笑意。“你这弯月胎记真美。”

  她的肩窝处有个女子拇指大小、石榴红的弯月胎记,更显得她肤如凝脂,极有贵气。

  寄芙星眸湛然,抿抿嘴笑。“小时候常嬷嬷帮我洗澡时,常看着我的胎记叹息,说有这样的胎记,哪里是寻常人,直说我不像给人当奴才的命,偏偏我就是。”

  老实说,她喜欢在王府为婢,她一点也不向往当那些官家小姐或富贵人家的千金,她在王府里自由自在的,大总管是个公私分明的好人,只要把分内的活做完了,不但三顿饭有着落,还有四季衣裳可换,月银可以领,更能让她孝敬常嬷嬷,她已满足了。

  不过,她也听常嬷嬷和其它嬷嬷闲聊,她们说王府之所以能这么平静,都是因为王爷还未娶妃,若是娶了正妃、侧妃等等,再纳几个姨娘小妾,大伙全开枝散叶,到时恐怕就是一番各凭手段和心机的腥风血雨了。

  想到他不可能永远不娶妃,也不可能只有一个正妃,她涌起满腔的惆怅,心情不免变得低落。

  皇甫戎轻易察觉到她的异状,他假意不悦的道:“怎么了,瞧你失神的,在我怀里也能神游太虚吗?”

  寄芙抬起素手,轻轻滑过他英挺的脸庞,澄澈的眼眸认真的看着他。“你说你是猎户,那么你可有妻女?”

  他十分讶异,没想到她会在此时问这个。

  见他不语,她顿时觉得懊恼不已,他说是猎户便是猎户,自有他的道理,她何必为难他,于是她连忙澄清道:“不用说了,我、我只是想到你日后会娶妃生子,所以随意问问罢了……”

  皇甫戎长指抵住了她的唇。“不,我要告诉你。”

  寄芙愣住了,顿时口干舌燥、心跳突突,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她曾经想过几百次他是什么人,也想过他是否为秦国人,才会不乐见疫情好转,如今就要揭晓了吗?

  “你说对了,我是秦国人。”他直勾勾的瞅着她。“我是秦王。”

  她虽然心里有数,但听他亲口证实,她还是不禁感到震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皇甫戎沉声道:“我死了,魂魄重生到皇甫戎身上,但我怀疑我并非死于意外,而是蓄意的谋害。”

  寄芙立时感到心惊,毕竟千百年来,要弑君的理由只有一个,她战战兢兢地问:“这是……是为了要夺取皇位?”

  他面色沉凝的点了点头。“如今秦国的新帝尚未登基,而我的尸首恐怕已葬入皇陵之中,是什么人要我的命,我一定要回去查个清楚。”

  寄芙难掩惊恐。“你要回去?”

  以他如今的身分,要回去大秦恐怕是难上加难,就算是大燕的寻常百姓,要去大秦都不可能了,何况他现在可是显亲王。

  见她面露惊惧,皇甫戎安抚道:“你不必想太多,那只是个想法,我也知道我如今的身分要回大秦困难重重,自然不会拿性命开玩笑,行那冒险之事。”

  寄芙这才放下心来,既然他明白情势轻重,她相信他定会小心斟酌,不会一意孤行。

  “换你了。”

  “啊?”她不解的看着他。

  “你当真没有兄姊吗?”皇甫戎忽然一脸严肃的问道。

  她还以为他要问她什么天大的事呢,她放松了心情,轻笑道:“当真没有,王爷怎么也跟贺公子一样,追问起我的身世来?我自小在王府长大,这可是再真没有的事儿了,我与南院的惠儿、彩霞几个自小便同房,她们可以作证。”

  闻言,他的神情并未放松,继续问道:“那么进王府之前呢?”

  寄芙一愣,想了想才道:“我只记得大约是在我五岁左右,发生了一场洪水,水势又猛又急,我差点死了,救活后过了半年吧,爹娘就因为实在过不下去了,将我卖给人牙子,从此我没再见过他们。”

  虽然被爹娘卖掉,她也没怨过,她知道家里的日子根本过不下去了,洪水冲走了他们赖以为生的农田,他们日日都在坐困愁城,一筹莫展的相看两无言,只有把她卖掉,少一张嘴吃饭,还可以让爹娘再撑一阵子。

  而且,她进王府后日子反而好过,虽然她那时还小,但她会看脸色,知道自己爹不疼娘不爱的,时常被打骂,倒是常嬷嬷常夸她百伶百俐,会自己认字,还会给人看病,只除了她不记得洪水之前的事,其它都很好。

  “你没被卖掉之前,家中还有些什么人?”皇甫戎继续问。

  “家中就我爹娘跟一个大我几岁的哥哥,可是我对他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因为我不记得发洪水之前的事,而哥哥又死在那场洪水里,听邻居大娘说,我可能是被洪水吓傻了,才会一股脑失了洪水之前的记忆,不过那也不打紧,只是个才五岁的小不点儿,之前不过是吃喝拉撒玩罢了,失了记忆也不受影响。”

  “这么说,你唯一的哥哥就死在那场洪水中?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不会名字里刚巧有个磊字吧?若是有个磊字,那么她梦中呓语喊磊哥哥便不足为奇了。

  “哥哥名叫寄福,好像是哥哥自小身子不好,爹娘希望他平安长大,所以给取了福字,没想到还是……”寄芙笑了笑。“我还记得爹娘常唉声叹气的说怎么死的不是我,如果死的是我不是哥哥,该有多好。”

  皇甫戎瞪着她,这种事她怎么还可以笑笑的讲?“他们真是你的亲爹娘吗?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孩子说这种话?”

  她不以为意,一笑置之。“我不怪他们,哥哥是咱们寄家的独苗,爹娘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而我一个姑娘家,本来就没什么用处,他们会有那样的反应也不出奇。”

  皇甫戎不舍的将她抱紧。“好吧,既然你想得开就罢,就当成他们狠心卖掉你,我之后才能在王府见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