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十三章 一个巴掌(2)

作者:简璎
  如此伤心了大半夜,直到天快亮才哭累了睡着,起床便感到恹恹,像是受了风寒,偏偏早膳后她在回廊上巧遇房俊丽和她的两个丫鬟,向来谨守下人本分的她,难得面无表情,也没停下来向房俊丽施礼便擦身而过。

  她的态度激怒了房俊丽。“站住!”

  寄芙是站住了,这是她身为下人的本能,却没有转过身看向房俊丽。

  “给我过来!”房俊丽在她身后命令道。

  寄芙倔强的直挺挺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她怕自己会忍不住问房俊丽为何那样对待染疫病人。

  见她摆明不将她放在眼里,房俊丽沉不住气,风一般的冲到寄芙面前去。

  寄芙表情难看的看着她,似在忍耐着什么。

  房俊丽岂可容忍一个下人用如此责难的眼神看她,她想到了昨日殒命的那七个人……寄芙分明是在指责她、在轻视她!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寄芙,胸口起伏不定,一口气堵在那儿,怎么样都咽不下去。

  寄芙只是个下人,仗着有点医术就敢对她无礼?以为先一步做出对抗时疫的药就目中无人,她肯定对显亲王说了许多她的不是,说她琢磨不出药方来,所以显亲王才会对她一点关注都没有,否则以她的才学,他又怎么会至今毫无举动?

  此外,她也很介怀每日都有人送新鲜的牛奶到钦差行辕来,他却不曾派人送一碗给她,桑叶都去对石砚暗示又暗示了,牛奶仍是没她的分儿,但她却听说寄芙这个丫头天天都有牛奶可喝,实在是孰不可忍!

  寄芙先前的冲动已过,想到人死不能复生,眼前要紧的是其它病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一点用处都没有,她不想再跟房俊丽对峙下去了,她深吸了口气,尽可能平静的道:“我还有要事,请大人让让——”

  不等她说完,已将她恨到极点的房俊丽扬手便给了她一耳光。“贱婢!没看见本官吗?!见了本官为何如此无礼,这是王府教出来的规矩吗?!”

  寄芙压根没想到她会动手,虽然她是王府的下人,但王府没有当家主母,勾心斗角事少,她从来没被打过,顶多办事迷糊时,几个嬷嬷会说她几句罢了,因此被打的当下,她也愣住了。

  “你瞪着本官做什么?”房俊丽犹不罢休,脸上多了几分狠戾。“信不信本官一句话就可以发卖了你?”

  寄芙仍是动也不动。

  其实她并没有瞪她,她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而已,她没想到出身医学世族的堂堂太医会如此野蛮,此刻她也终于了解她为何会如此对染疫病人了,她没有同理心,也没有仁心,她根本不配做医者,只因为她是太医,更是奉旨而来,就可以草菅人命,随意定夺他人生死。

  她紧紧攥紧了拳头,内心排山倒海,许多想法一一掠过,如果她也能成为被人们所认同尊敬的大夫就好了,那么她就可以救许多人了。

  “房大人好大的官威。”朱雀从梁上一跃而下,他故意用了千里传音,要把事情闹大。

  他在宫里走动,对房俊丽多少有些听闻,她自视甚高,要求完美,时常因为医仆犯的小错动辄打骂,眼里容不下一点错误,因此虽已是大龄,却没人上门求亲,但她自己可不那么想,她认为是她在挑人,没人配得上她这个太医院才女。

  “你这是做什么?”房俊丽被凭空出现的朱雀吓了一大跳,他的表情语气又多所嘲讽,弹指间便惹恼了她。“本官乃是堂堂五品太医,有官威又怎么了?你这小小的侍卫管得着吗?”

  她并不知道青龙等五人是皇上派给皇甫戎的暗卫,乃是编制于大内的御营军之内,只当他们是王府的随从护院,根本没将他们看在眼里。

  “我这个小小的侍卫有做什么吗,还劳烦大人抬出官阶来。”朱雀玩世不恭的笑了笑。

  “不过我这个小小的侍卫倒是想问问房大人在做什么,在这里欺负一个弱女子。”

  他的语气诸多嘲讽,惹得房俊丽的表情顿时多了几分尖锐,她冷冷地道:“别说我没有欺负任何人,就算有,也不关你的事,给我走开,跟你这样的人说话已是脏了我的嘴。”

  朱雀噙着笑,吊儿郎当、一下一下的鼓起掌来。“房大人可真是高尚得教人赞叹啊!”

  他才说完,廊檐下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什么事?”皇甫戎由抄手游廊西侧过来了,他沉着面孔,眼若寒霜,身后跟着石砚、石墨。

  朱雀早知道他的千里传音会把皇甫戎引来,如今便等着看好戏,挫挫房俊丽的气焰。

  见到皇甫戎出现,房俊丽顿时露出浮躁之色,桑叶、薄荷均神色紧张,她们早打听过,寄芙这丫鬟是显亲王心尖上的人儿,这事她们也跟主子说过,偏偏主子不信,如今还出手打人,可怎么收拾?

  “并无大事。”房俊丽不想被寄芙恶人先告状,她抢白道:“王爷的婢女冲撞了下官,下官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罢了,还望王爷恕罪。”

  皇甫戎的视线落到了寄芙脸上,她半边脸颊都肿了,眼眶里漫着水气,显然是被打了,他眉头紧拢,沉着声,一字一句地问道:“房大人,本王的丫鬟又干涉了时疫之事吗?”

  昨日他得知隔离棚死了七个人后,便知道寄芙一定会很难受,但料不到她会来找房俊丽生事,他三番两次的警告她不准再插手时疫之事,她还是当成马耳东风,这不是恃宠而骄,什么是恃宠而骄?仗着他的维护和一再让步,她连奉旨太医都不看在眼里了,他很失望。

  房俊丽的思绪飞快地转了起来,方才的事,只有她、寄芙、桑叶和薄荷以及那个破侍卫看到,只要她说的,桑叶和薄荷都称是便可,她是堂堂太医,她说的话,自然比一个婢女或一个破侍卫来得有分量。

  主意既定,她底气也足了,便假装无奈的看着皇甫戎,神色黯然,叹了口气道:“王爷,我一心做事,实在不愿多生事端,奈何寄姑娘多次为难,将昨日须命的病人怪罪到我头上,还咄咄逼人,要我给个说法,还让我若没本事就回去京城,莫要在这儿丢人现眼,辱了太医院名声,言语之间诸多挑衅,我也是气极之下才会动手打了寄姑娘,若是王爷要怪罪,俊丽承受便是,绝无怨言。”

  桑叶、薄荷越听越是心惊,两人都敛声屏气,把头垂得老低,她们怕极了显亲王要她们对质,要是她们吞吞吐吐的,回去肯定有顿排头吃,她们家小姐可是下手从不手软的,自小在她身边服侍,她们都吃足了苦头。

  朱雀眉头一挑,嘲讽的微微扬起嘴角,看来这个房俊丽还真有把黑说成白的本事,不过既然王爷人都在这儿了,他也不好多言,先静观局势变化。

  皇甫戎心里一沉。

  果然如此,她终究还是逾矩了。

  为何她就是不愿将他的话听进心里,今日竟还公然要赶奉旨太医走,若是房俊丽回京禀了皇上,她有几颗脑袋可以掉?这些她想过没有?

  皇甫戎沉默的盯着寄芙半晌,心中仍抱着一丝希望,她会解释,但她只是紧抿着唇,什么也没说,神色是少有的倔强。

  皇甫戎的面色瞬间变得沉凝,他目如寒星的瞪着寄芙,疾言厉色地道:“你这刁奴,还不快向房大人认错!”

  寄芙的心紧紧一缩,心里涌出的酸楚让她蓦然想哭。

  还有什么好说的?什么都不必说了,在他眼中,她是个仗主子护着便狐假虎威的刁奴,若是知她、解她,又怎会误会于她?若是相信她,不管房俊丽说什么,他都会信她才对。

  房俊丽无中生有的诬蔑她,她没关系,可是他信了房俊丽,才是最让她难过的。

  皇甫戎用极端凌厉的眼神扫了她一眼。“怎么,还不认错吗?”

  听到他冷冽的嗓音,寄芙胸口又被撞击了一下,她脸色有些发白,稳住了情绪,垂下眼帘,对房俊丽深深曲膝一福,颤声道:“都是寄芙的错,还望房大人恕罪。”

  房俊丽神色淡淡,但语气傲然地说道:“寄姑娘言重了,有道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况且不看佛面也要看僧面,你既是王爷的家婢,我也不忍对你太过苛责,只盼你日后谨守下人的本分,莫要再越俎代庖了。”

  皇甫戎的眼眸狠狠的扫过房俊丽,迸射出寒人背脊的冷光。

  她自大、撒野他管不着,但她不能踩到他的底线,他的底线便是容不下他心尖上的人伤了半根头发,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狠狠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