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十三章 一个巴掌(1)

作者:简璎
  皇甫戎自然知道茶不是重点,他淡淡地道:“来人,上茶。”

  “多谢王爷。”贺踏雪不请自坐,一派从容,模样与贵公子无异。“在下是大越人,家中做药材盐铁等小生意,长辈皆叫我医痴,八岁那年拜在大秦医仙风不残门下学医,到如今也算是将医理摸个透澈了,近年带着家仆游历天下行医,四处增广见闻,首次踏上大燕土地,见江北爆发了时疫,也想尽点棉薄之力。”

  茶送上来了,皇甫戎不动声色,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贺公子有心了。”

  大越有四大皇商,其中之一便是贺氏家族,贺家商团是出了名的浩大,这人极可能便是贺家子弟。

  “太好了!”寄芙顿时觉得压在心头的石块轻了些,她急切地说道:“如今染上时疫的病人极多,大夫却只有数字,公子医术不凡,若是能帮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是打从心里高兴,因为她出身卑贱又无师门,房大人不肯用她制的药也是理所当然,但眼前这位就不同了,他说拜在那啥医仙的门下,光听医仙两字便知那肯定是极厉害的,想必房大人也能认同。

  “姑娘这一番话,让在下深感留下来是对的。”贺踏雪微微颔首而笑,和善地看着她。

  “冒昧请问姑娘闺名?”

  皇甫戎嘴角微翘。

  来了!这家伙果真不怀好意,还如此急切,哼,怕人家不知道他心怀不轨吗?

  “我叫寄芙。”寄芙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王爷的家婢,公子不必那么客气。”

  贺踏雪并不意外,因为到了花厅之后,她一直谨慎的站在显亲王身后,就是一个家婢的姿态。

  “寄芙……”贺踏雪沉思着,同门师兄妹之中没有一个叫寄芙的,但她施针的手法分明就该是他的同门……他不死心,专注地看着她又问道:“姑娘好好看看在下,可觉得在下似曾相识?”

  寄芙毫不考虑便摇头了。“我没见过公子。”

  他还是不信。“姑娘说是无师自通,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有没有可能其实姑娘曾经拜师学医?”

  师傅是性情中人,这些年行走天下,若是来到燕朝,又机缘巧遇了寄芙,见她有天分,隐瞒真实身分收了她为关门弟子也有可能。

  她想了想,坦诚道:“贺公子,事实上我自小在京城的显亲王府长大,这是头一回出远门,所以不可能见过公子,而我六岁便被卖入王府为婢了,也不可能拜师学医。”

  贺踏雪听她回得斩钉截铁,还是无法相信,又再问道:“姑娘可知道大秦万岳城里的清风堂?”

  皇甫戎挑高了眉,万岳城是大秦医术荟萃之地,虽然名闻天下,但寄芙一直待在王府里,不可能知道。

  果然,寄芙摇了摇头。“从未听过。”

  贺踏雪还是不相信。“那么姑娘可听过顾月磊这个名字?”他认为人的眼睛不会说谎,若是她瞒骗他,他一定看得出来,所以他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

  她还是摇摇头,而且眼眸澄澈,没有半点儿波动慌乱。

  他再问:“可听过凤霄?”

  寄芙摇头。

  贺踏雪再问:“陶玫?”

  她仍是摇头。

  皇甫戎有些不高兴了,寄芙都已说谁都不识了,这人犯得着这么死缠烂打吗?

  贺踏雪假装没见到皇甫戎眼中的不悦之色,犹不死心的再问:“那姑娘可听过风不残的名讳?”

  寄芙终于点头。

  见她点了头,这下不只贺踏雪精神为之一振,连皇甫戎也转头看着她,用眼神问道:你当真知道风不残?

  贺踏雪兴奋不已的问道:“姑娘在哪里听过风不残的名讳,可知他是什么人?”

  她很是寻常地道:“刚才一开始时听公子说的,是尊师,公子八岁拜在他门下。”

  皇甫戎一口茶险险没喷出来,这丫头……

  贺踏雪也是哭笑不得。“姑娘真会说笑。”

  见他失望之情全写在脸上,寄芙很是过意不去。“公子就莫要再问了,寄芙除了王府里的人,什么人都不识得。”

  贺踏雪这才说道:“实不相瞒,姑娘用针的手法像极我师门,尤其像透了我师兄顾月磊,就彷佛是我师兄手把手教姑娘似的。”

  皇甫戎眼眸一眯。顾月磊乃是大秦的神医,名满天下,说寄芙的手法像顾月磊也太过了,根本是无稽之谈。

  寄芙却是好奇不已。“我的手法当真那么像公子的师兄?”

  贺踏雪喝了口茶,笑道:“若是姑娘能亲眼所见,便会知道我说的一切皆属实,师兄若是见了姑娘用针,肯定也要惊讶的。”

  她被勾动了念想。“公子的师兄此刻在哪里?或许等疫情控制下来之后,我能去见见他。”

  贺踏雪叹了口气,扼腕道:“我师兄是大秦人士,姑娘要见他恐怕今生都不可能了,实在可惜。”

  寄芙明白燕秦是两强相争的关系,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见到那位高人了。

  见她失望,瞬间,皇甫戎倒是起了别的心思。

  他说什么都要设法回大秦一趟,若是到时带上寄芙,待他将恩怨了结,再陪她去寻那顾月磊,让她一偿宿愿……

  不,不可,他此去凶险,若是他命丧大秦,她要如何回来?但若是没带上她,自己岂不是动身的那一刻与她便是永别?

  怪了,他不是以狠戾无情着称的秦王耶律权吗,居然会把与她永别跟他心中的仇恨放在同一个秤子上衡量,他能为了她,放弃寻仇吗?他能为了她,做一个彻彻底底的燕国人吗?

  寄芙压根不知一盏茶的时间,皇甫戎的心思已千回百转,她犹自在好奇那顾月磊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的手法为何会与他如出一辙?

  但是诚如贺踏雪所说,她今生是不可能见到顾月磊的,看来她心中的疑惑是没有解开的一天了。

  没多久,贺踏雪又带着小五儿来到行辕,求见房俊丽。

  得知他是江湖医仙风不残的弟子,房俊丽以上宾之礼相待,并让人收拾了房间,请贺踏雪主仆住进行辕,如此才方便商量时疫方子。

  她会如此礼遇贺踏雪,除了他师出名门,还有一个不能启齿的原因,那就是她对时疫疗方一筹莫展,根本做不出新药来,才短短一天,隔离棚里就殡命了七个病人,直把她惊得满头冷汗。

  她一心想在皇甫戎面前求表现,偏偏事与愿违,她深怕再这么下去,死的人会越来越多,到时皇甫戎肯定会认为她浪得虚名,还有更令她无法忍受的,便是皇甫戎认为寄芙那贱婢比她行,不,她不能让皇甫戎看轻她,决计不行!

  纸终究包不住火,寄芙知道殒命了七个人,小医徒说,那七人还没断气便被抬了出去,房俊丽下令用绳带将其它吐泻、发热、颈肿情况较为严重者绑起来,手脚另外用绳索扎紧,予以针刺来增大出血量,其它人则不给水喝。

  当下,她便红了眼圈儿,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难过到吃不下,夜里辗转反侧,不断责怪自己。

  她恨自己没能力救他们,若她也是师承名门该有多好,或她真是那神医顾月磊的弟子该多好,那么她就有资格出手救他们了。

  一想到他们死前该有多难过,连家人也不能见上一面,连个说说临终话的人都没有,还因为是染上疫病而死不能入土为安,必须焚烧遗体,一想到这些,她就揪心不已,他们原可以不要死的,原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