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十二章 记忆成谜(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日,房俊丽便以滥制新药的罪名,下令寄芙和那些大夫们停止制药,她开了药单,要司库官购入她需要的药材,隔离棚里的病人也全照她的意思诊治,原本在制药的大夫们也全成了她的手下,任她差遣。

  如此过了几日,病人不见起色,还有几个吐泻得更严重了,嘴唇发青,水也喝不下,抓着小医徒的手要他们找寄芙来,他们想见寄芙,小医徒们于心不忍,偷偷将此事告诉寄芙,她听得心焦,在几个小医徒的掩护下,半夜里趁着天未亮偷溜进隔离棚,逐一帮病人把脉,望闻问切十分仔细周到。

  其中,年纪最小、只有七岁的恬儿,已经不时陷入昏迷了,寄芙看她瘦得只剩一双大眼,身子骨瘦如柴,握着她小小的手,不由得落下泪来。,

  “寄姊姊……是寄姊姊吗?你来看恬儿了吗?给恬儿药好不好?恬儿好难受……”恬儿不知怎么着,在寄芙为她把脉时醒了过来,见到是她,虚弱的挤出笑容。“姊姊……恬儿还不想死,娘亲跟爹爹、弟弟还在等恬儿回去呢……恬儿不要死……”

  寄芙不住的点头,泪珠一直掉。“谁说恬儿会死了?姊姊给你药,姊姊一定设法给你服药。”

  她旋即加紧脚步为剩下的人诊脉,不想,她太专心把脉了,不知早过了鸡啼,也没想到房俊丽会一大早便来巡视隔离棚,当她看到房俊丽领着两个丫鬟和六名大夫浩浩荡荡来时,登时吓得不知所措,立刻站了起来。

  隔离棚里的情况立即惹恼了房俊丽,她冷冷的瞪着寄芙,目光十分阴沉地嘲讽道:“你为什么又来?不会仗着小聪明,医好了几个人就真以为自己是神医了吧?”

  她自然不是天天如此早来,是她早在隔离棚里埋了眼线,收买了一名小医徒石育,昨儿夜半有几个小医徒帮着寄芙溜进隔离棚,石育早向她通风报信了,她才特意起了个大早,召集大夫们过来,要寄芙给个说法。

  “寄芙不敢托大,绝不敢自称神医,实在是焦急病人的情况……”寄芙急着解释。

  原本病人均有起色,但现在一一诊脉之后,她发现所有人的病症都更严重了,她跟这些人朝夕看照下已经有了感情,他们的眼神那么绝望,一直求她救他们,一直说他们不想死,她真的丢不开他们啊!

  房俊丽轻蔑的瞥了她一眼,咄咄逼人地问道:“你凭什么焦急病人如何?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几日她的丫鬟桑叶、薄荷在行辕里打探,得知显亲王对待寄芙这丫鬟很不一般,再深入细查,才知寄芙竟是解了绝命鸩、救了显亲王一命之人。

  半年前,一位深居在江北灵隐寺的老太妃得了恶疾,皇太后特命她走一趟江北医治老太妃,一治便是四个月,治好了老太妃之后,她便一路游历要回京城,才刚出了江北,便接到了圣旨,要她再往江北来助钦差一臂之力,研制时疫药方。

  因此,她长达半年之久未在京城,虽然知道显亲王摔马后卧床不起,病得甚重,皇上和太后都很忧心,但不知他是中了大秦才有的极恶之毒绝命鸠,也不知解了毒的人是王府丫鬟,更不知就是眼前这个寄芙。

  在她看来,寄芙能解绝命鸩不过误打误撞,纯粹运气好罢了,不过是显亲王府的一个小小丫鬟,居然对她指手划脚,教她堂堂的奉旨太医怎么做,真真是食无三日青菜,就要上西天,今日不敲打敲打她,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主了。

  “房大人,”寄芙低声下气地道:“寄芙知道身分低微,不配插手时疫之事,只是看在这些病人痛苦难当的分上,可否让病人们先服我制的药,他们都命在旦夕,此刻再不服药,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房俊丽越听越窝火。“你这是在寒碜谁?你的意思是,你做出来的药能救他们,我的不能吗?”

  寄芙吓了一跳,立即低声道歉,“不是的,寄芙绝不敢这么说大人,大人的医术自然是无庸置疑,是因为大人的方子还未研制出来,所以我才想……才想让病人先服我制的药,多少有些帮助。”

  房俊丽极为不满的哼道:“你就这么想抢这份功劳?”

  寄芙一愣,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什么功劳,她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活下来,和家人好好生活在一起。

  蓦然间,房俊丽一把拽住了她。“好!既然你认为这里还是你作主,那么走!咱们见王爷去,让王爷评评理!”

  房俊丽在众大夫的簇拥下,拽着寄芙来到行辕正厅。

  石砚见寄芙状甚狼狈地被房俊丽拖着来,已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了,房俊丽又口口声声要王爷主持公道,他吓得连忙去请主子,心里嘀咕着,不知寄芙是怎么得罪这位女太医了?

  万一手臂被拽断了可怎么是好,主子该有多心疼啊!

  他实在觉得那个女太医很没眼力,怎么就没看出寄芙是主子心尖上的人儿,不长眼的处处为难寄芙呢?

  不消片刻,皇甫戎闲庭信步般的踱进了正厅,他的视线首先落在房俊丽拽着寄芙的那只手上,接着目光慢慢地转开,脸色十分难看的落了坐。

  房俊丽终于松开了寄芙的手,她对皇甫戎两手一拱道:“启禀王爷,今早下官照例到隔离棚巡视时,发现此婢已在隔离棚里诊治病人,此婢还大言不惭她研制的时疫方子有用,下官研制的无用,命令下官让病人服用她研制的方子,下官请问王爷,时疫药方究竟由谁作主?隔离棚中有数百名染了时疫的病人,难道可以放任任何人自由出入吗?下官乃为奉旨太医,此婢扰乱下官的治疗程序又该当何罪?”

  寄芙把头垂得低低的,她不敢看皇甫戎此刻是什么表情,虽然房俊丽是夸大了,但她人在隔离棚里为病人诊治毕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她也无话可说,况且他早说过时疫之事由房俊丽全权安排,她知道自己不占理,是她逾矩了,在这里被训一点也不委屈。

  皇甫戎看着寄芙那伏低做小的模样,不知被那房俊丽欺负得有多惨,他冷冷地道:“本王早已说过,时疫相关之事全由房大人作主,今日之事是本王的家婢不知分寸,本王一定严加惩治,请房大人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此揭过。”

  昨日寄芙求过他,让病人继续服她制的药,但他没同意,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太医,没那么快找出药方子,既可以拖延时疫,又可以让寄芙罢手,一箭双雕,他又岂会让她再插手时疫之事?

  房俊丽瞧着皇甫戎黑沉的脸色,自以为是的想着他肯定是气极了寄芙那个丫鬟,脸上瞬间多了几分满意之色,语气也和缓了一些,“既然王爷这么说,下官看在她也是一心为民的分上,不再予以追究罪名,只是下官希望不要再发生相同之事,否则下官不好办事。”

  “自然该如此。”皇甫戎起身,他根本不想再与房俊丽多说半句,时疫要如何处理,他没兴趣知道。

  石墨适时道:“王爷,该去粮仓了。”

  皇甫戎点点头,走过寄芙身边时,顺手拽上了她。“你这个不省心的,随本王一起去,莫要留在这里给房大人添堵。”

  看着皇甫戎带走寄芙,房俊丽有片刻的怔然。

  怎么就带走那丫鬟了?她还想让那丫鬟给她收拾房间哩。

  “大人。”吴大夫代表其它大夫,小心翼翼地开口,“咱们现在要做什么?”

  “做什么?”房俊丽没好气地道:“还能做什么?王爷等着药方子,当然是制药去!”

  她向来自恃甚高,这次却是她首次感到不确定。

  来到疫地之后,她才发现这次的疫情十分棘手,虽然过去她也有医治瘟疫的经验,但比起这次,过去那些都不算什么。

  她心中有数,这场疫病一旦扩散出去,将会是一场难以收拾的大灾难,正因为如此,她更急着要做出药方,只是这疫病一时半会儿难以找出有效的方子,偏偏那个寄芙又做出来了,怎不让她心焦?

  尤其是,寄芙做出的药让病人服了之后甚有起色,若不是她下令不许再用寄芙的药,隔离棚里那些病人可能真的会好起来。

  没理由寄芙做得出对抗时疫的药方而她做不出来,如果说寄芙先前解了绝命鸩是赶巧儿,那么做出时疫药方又怎么说?难不成她真是天赋异禀的圣手?

  皇甫戎摆开钦差仪仗到县衙门口开仓赈粮,长长的队伍几乎看不到尽头,其中有些百姓是贫病交加、饥饿难耐,等得不耐烦便起了躁动,而维持秩序的衙役也口气差。

  寄芙是唯一没事做的人,见状便去安抚那些百姓,这当中,她看到有些幼童愁眉苦脸的排在队伍里,顿觉奇怪,跑过去矮下身子与他们说话,过会儿又奔到皇甫戎棚下这头。

  皇甫戎借口把她带出来,就是要让她休息的,见她一刻不得闲已经很不高兴了,没想到又听到她说——

  “王爷,奴婢觉得要另设粥棚,那些孩子……”寄芙遥遥一指。“您看到了没有?原来他们爹娘都在隔离棚那里,拿了米粮回去,他们也不会升火煮饭,只能拜托邻人煮,若是左右邻舍不帮忙,孩子们就要饿肚子了。”

  皇甫戎瞪着她。“你少多事。”

  “不可能设粥棚吗?”寄芙陪笑道:“那么奴婢等等随他们返家,替他们做好饭再回来。”

  在一旁计算米粮的粮库官忍不住赞道:“姑娘心肠真好,孩子们的处境确实可怜,要说设个粥棚也不是难事……”

  皇甫戎看了满眼期盼的她一眼,淡淡对粮库官吩咐道:“让人设粥棚。”

  寄芙方露出今日的第一个笑容。“谢王爷!”

  那笑容真诚无比,令皇甫戎移不开视线,他清咳了一声。“过来休息,不许再冲来冲去,有人让你安抚那些百姓吗?你怎么就净会添乱!”

  寄芙垂下了眼眸,涩声道:“奴婢找点事做,心中方才能觉得好过一点。”

  已经惹得房大人不高兴,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插手时疫之事了,可是那一张张求救无助的脸在眼前不断翻腾着,她心里堵得慌啊,只好找事来做分散注意力。

  想到这里,她不禁双手合十,喃喃自语地向天祈求道:“但愿房大人快点研制出药方子来,让所有百姓都能活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