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十章 默默牵绊(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寄芙也没回房,就背着竹篓子去书房见皇甫戎。

  守门的石墨见了她也是松了口气,扬声道:“王爷,寄姑娘回来了。”

  里头的皇甫戎并没直接回答,而是停顿了片刻才沉声道:“让她进来。”

  寄芙对石墨苦笑一记,才打了帘子进去,也不走近书案,就站在门边遥遥一福,恭恭敬敬地道:“奴婢回来了,听说王爷在找奴婢。”

  皇甫戎只是定定的看着她。“我的衣裳做好了?”

  她自知理亏,头垂得更低了。“回王爷,还没做好。”

  “那么你这一整日上哪去了?为何无视我的话,不是让你做绣活?”他自然看到她背上的竹篓子了,总不会没事到去摘菜,哼,敢情是去采药了。

  寄芙顺着他的眼光也知道他看到竹篓子了,索性清了清喉咙,大声说道:“奴婢知道身为一个奴婢,应当服从王爷的话,王爷让奴婢待在房里做绣活,奴婢就应当做绣活,可是奴婢实在不忍心染了疫病的病人痛苦,又没有银两可以买需要的药材,所以自己上山去采药了,希望救一命是一命,而王爷的衣裳奴婢保证会做好,夜里赶工做,求王爷让奴婢给时疫病人治病。”

  皇甫戎不理会她的请求,问道:“所以,你明天还是要继续上山去采药,要继续无视我的话?”

  看看她,衣衫有些地方被勾破了,身上都是泥土,也晒黑了,根本就是在自讨苦吃。

  她抬起眼看着他,急切地说道:“奴婢不是无视王爷的话,奴婢只是不明白,王爷是不是不想这疫情得到控制,反倒想着情况再严重一些?”

  他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喝斥一声,“大胆!”她竟然看出来了?所以她今日才会不听话的跑去采药吗?

  寄芙眼也不眨,仍旧紧瞅着他,鼓起勇气说道:“奴婢想来想去,莫非王爷前世是大秦人,所以不乐见大燕好,才会对这疫情相关之事一直不痛不痒,甚至根本是冷眼旁观?”

  皇甫戎心下惊愕,她还真是聪慧,居然能推敲出这么多,但面上却波澜不兴,模棱两可的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有些话她藏在心中已久,如今有机会,她再也忍不住的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奴婢希望王爷知道,王爷如今是大燕人,是当朝天子的胞弟,是显亲王爷,不管前世是什么人,都不可能再回去了,若您执着于前世,伤害了大燕子民,于您如今的处境半分帮助也没有,反而会引来诸多猜疑,反倒让您置身于危险之中,而奴婢也不会原谅您弃这么多在受苦的百姓于不顾,奴婢甚至……甚至后悔救了王爷,让王爷如今来对付这些手无寸铁、在病中苦苦挣扎的百姓,所以——”她深吸了一口气,坚定的又道:“所以今后奴婢不会再听从王爷的话了,由明日开始,奴婢要救人,救一个是一个,如果王爷不高兴,大可以把奴婢绑起来就是。”

  他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他当然知道他做什么都不可能有改变,就算他真的利用时疫让大燕灭亡了,他也回不了大秦,回不了他的位置,但若是不这么自欺欺人,他如何挺得过来?如何接受他失去了江山成了燕朝亲王?

  任何人到了他的处境上都会仓皇失措,而这个志气比天高的丫头,她到底把他想得多不堪,居然认为他是一个只知道欺负善良老百姓的家伙?她又何尝明白他心中有多难熬,他有多想弄清楚他怎么会落得被毒死的下场,但身在大燕的他是不可能查明一切的,他必须回大秦去,然而顶着皇甫戎的容貌和身分,又是重重难关,他已经够憋屈了,唯一知道他不是皇甫戎的人,还对他不谅解,甚至还发他脾气、威胁他,想到他就来气。

  好啊,他倒真想把她绑起来,看她还敢不敢自己胡乱跑让他白担心!

  寄芙见他沉默那么久,心里也有些忐忑,她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她润了润嘴唇,真诚地问道:“王爷,难道您就不能在大燕落地生根,好好地当显亲王爷,不要想得那么复杂吗?”

  看着她那双清透明亮的眸子,皇甫戎心里一震。

  他能吗?若他认了命,服了命,在大燕安身立命,做一个位高权重、尽享荣华的亲王,大秦的一切与他都无关了,他如何过得了自己的那一关?

  不,此刻他还无法只做燕朝的亲王,等他手刃了害死他的人之后……想到这儿,他不禁苦涩的笑了,手刃了仇人又能如何?他还是只能做皇甫戎,但也或许他会与那人同归于尽,那么一切就结束了,而现在定论还太早……

  他蹙起眉头,冷哼一声。“看看你的鬼样子,明天不许再冒险上山采药,需要什么药材告诉石墨,其它事便差府丞刘俊义去办。”

  他真是越来越弄不懂自己了,为何独独对她,明明怒气冲天,最后却一一让步,他可没有这么容忍过任何人。

  寄芙愣住了。“王爷……”她以为自己说服不了他,她以为他存心要百姓们染上时疫而死,可如今看来,是她误会他了。

  皇甫戎假装没看见她眼里的激动和感动,撇了撇唇道:“出去,去把你自己洗干净,好好吃顿饭再睡,要是敢直接躺下睡你试试。”

  “谢王爷!”她大喜过望,背着竹篓子便要下跪向他磕头,却笨拙的跌倒了。

  见状,他疾步走了出来,亲自将她拉了起来。“你瞧瞧你,笨手笨脚的,不是说过你不许再向本王下跪,你是听到哪里去了,都当耳边风吗?”

  寄芙揉了揉膝盖,只是一笑。“奴婢无事,也不痛。”想到明日就能给时疫病人治病了,她就打从心里高兴。

  “王爷,奴婢给您送饭来了。”外头响起厨娘的声音。

  那厨娘很是恭敬,眼也不敢抬,把饭菜送进来便马上退下了。

  热腾腾的饭菜香引得寄芙口水直流,她这会儿才感觉饿了,早上她只吃了个馒头垫肚子便上山,现在出奇的饿,她本来瞪着饭菜,蓦然间想起石砚的吩咐,忙卸下竹篓子道:“奴婢伺候王爷用膳。”

  皇甫戎又岂会看不出她饿极了,肯定是到了山上什么都没吃,只顾着找草药,为的还不是自己亲人,都是些非亲非故的贱民,他实在想不通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前世,那些个在深宫里的女人,每天都在勾心斗角,全都自私到一个地步,怎么会有像她这么傻的姑娘,为了没有任何利益的事这般拚命?

  要命,不能再想了,越了解她,他越是喜欢她,可他还有许多大事要做,心中牵挂着一个人可不行。

  他径自坐下道:“不用伺候了,你也坐下来吃。”

  寄芙当然不能真的坐下,推辞道:“奴婢伺候王爷……”

  皇甫戎烦躁的瞪着她。“啰唆,让你坐你就坐。”

  她心中一暖。“那奴婢就坐了。”

  他面无表情的把一只鸡腿夹到她的碗里。“以后敢再让自己饿肚子试试,就不让你替那些人治病了。”

  寄芙朝他灿烂一笑,由衷的道:“王爷真是面恶心善。”

  皇甫戎顿时脸色一沉,从来没有人说他面恶心善,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心善,心善怎能成为帝王,怎么成就大业?

  他皱眉道:“吃鸡腿吧你,多话。”

  “王爷也吃。”寄芙嫣然一笑,很自然的夹了块排骨到他碗里。

  她知道夹菜给主子是造次了,但她没来由的想这么做。

  皇甫戎微怔。两世为人,为他布菜的下人都是夹到他前面的小盘里,这是第一次有人夹菜进他碗里,这大不敬的事,怎么感觉却这么好?

  “寄芙……”

  听见他的叫唤,吃得正欢的寄芙忙抬起头来。“王爷有何吩咐?”

  皇甫戎直勾勾的望着她,表情不若平时严肃,声音也轻轻的,“好好待在我身边。”

  在他的认真的注视下,加上轻轻柔柔的这句话,她顿时心跳如擂鼓,他这么说……究竟是何意?

  等了一会儿却等不到她的响应,他皱紧眉头,语气有着不耐,“怎么,不愿意吗?”

  寄芙急忙点头。“奴婢愿意!奴婢一定好好在王爷身边待着!”

  她心中还有话没讲出来,那便是,王爷要留在大燕做真正的大燕人,那么奴婢才能在王爷身边待着啊,所以王爷,由此刻起,您就身在大燕,心也在大燕,打从心里做大燕人,那么奴婢一定守在您的身边,哪儿都不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