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十章 默默牵绊(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事急从权,既已得到皇甫戎的指令,一切便好办了。

  行辕的侍卫全回来了,原来他们也被囚禁在其它寺庙里,而府衙里留下的十来名粗使婆子全来行辕帮忙,石砚神气地当起了小总管,将她们分为清洁洒扫、采买、煮饭、浆洗衣物,先把行辕里外清洁打扫一遍,分出众人住的房间,隔日稍晚,已有模有样的整治出一桌热腾腾的饭菜了。

  五色暗卫虽然是来保护皇甫戎的,但此刻人手不足,他们也没闲着,帮着衙役搭茅棚,他们身怀轻功,搭棚子时着实帮助很大。

  茅棚要用来安置时疫病人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城里又有几个木工自告奋勇来帮忙,照寄芙的想法,简单用木板隔成一间一间,但不做门,只做半截帘子,通风,也让病人安心,他们不是被囚禁起来,而是来治疗的。

  县城里的大夫共有三十来个,虽然良莠不齐,但基础的也都会,每个大夫配四名衙役里正,逐户清查,将出现时疫症状的人带回行辕,安置在茅棚里,每日定下探视时辰,让家人从远处探望,严密防范。

  一切渐渐成形,三日后,临时隔离区已经有模有样,而行辕的房间也收拾妥当,大夫们也夜宿在行辕里,方便看照患者,官兵巡夜并保护隔离区的病人,一个时辰轮一班。

  皇甫戎终究还是开仓放粮了,若他再不开仓,肯定启人疑窦。

  也罢,即便他开了仓也无法抑制救命药方的价格高涨,何况春晖堂宣称有疗效的方子未必有效,他只要放任春晖堂坐地起价,届时百姓一定会因为有人买的起药方子、有人买不起而心生怨恨,加之他这个赈灾钦差袖手旁观,还不引发庞大民怨吗?

  愤怒又求助无门的百姓在冲动之下,自然是民乱自保了,若是起了民乱,他手握天子剑,自然可以得而诛之,而他只消杀一个人就足够引发更大的民反,这些反民之中要是出一个为百姓着想,与百姓站在同一边的平民英雄,局势便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就算皇甫仁御驾亲征也无用了。

  “王爷!”寄芙兴冲冲地打了帘子进书房来,双眸放光地将一张单子放在皇甫戎面前的书案上。“奴婢已经找出治疗时疫的方子了,请王爷让奴婢放手一试!”

  皇甫戎搁下了毛笔,眼眸抬起,定定的望着她。

  他早料到她会这么做,只是没想到她这么快便琢磨出方子来,这样的情况他可不乐见,而且她日日早出晚归,从早到晚都待在隔离棚那里也不知道待什么意思的,他都快忘了他有带这么一个丫鬟来。

  他沉声问道:“谁让你琢磨时疫方子了?”他就是故意想吓吓她,看她日后还敢不敢这么先斩后奏,自作主张。

  寄芙一愣,但很快回道:“没有人,是奴婢见病人痛苦,想救他们,所以试着捣鼓配方,如今奴婢已经想出来了,请王爷让奴婢一试。”

  :其资她脑中全无章法,只是觉得她好像会治时疫,但若问她怎么治,她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果然,她在隔离棚里细细看了几日,有个方子便出现在她脑子里,就如同她治绝命鸩一般,都是碰到了便知道如何治了,就像是一种本能。

  其实,对于这样的天赋从何而来,她也感到害怕,且自从来到江北之后,她夜里不时会犯头疼,夜梦不断,梦中常会出现一些凌乱的画面,全都是生面孔,醒来明知道是梦,还是有种惊心动魄的心悸感觉。

  “你在说笑吗?”皇甫戎板起脸来。“怎么可能让你放手一试,人命关天,若治不好,你担得起责任吗?”

  他当然知道那群大夫一定想不出法子,若治疗时疫方子那么容易想出,大家又何须惧怕?如今隔离棚里那些病人全由城里的大夫们不痛不痒的治着,几日便会有一个熬不住死掉,尸首自然是要烧埋的,但烧埋了尸首,那些大夫还是一筹莫展,已经有人吵着要他去买春晖堂的方子救他们的命,甚至还有谣言说他此行备了上千万两的银子,便是要来买药材的。

  好现象,他要的就是这个,所以他没有派人去遏止谣言,倒是希望谣言如野火燎原,鼓噪百姓的心。

  寄芙坚定的再道:“王爷,奴婢有九成把握,好过让病人等死吧。”

  其实这几日她一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好像并不乐见疫情得到舒缓,好像……好像在冷眼旁观时疫的发展。

  可是每当她有这种荒谬的想法时,她就会赶紧打消心中的念头,因为他这么做实在没道理啊,就算他前世不是大燕朝的人,但也不会如此冷血,坐视百姓病死,硬是要让疫情一再扩大吧,除非、除非……

  她蓦地抬眼看着皇甫戎,瞪大了眼眸。

  老天!除非他前世是大秦人,否则没理由这么做!当今天下,燕秦两国一直在争较长短……可是他自称朕,难道秦王驾崩了吗?虽然她一直待在王府里,但好事之人不少,京里的消息多半也会传进府里,但她并未听闻秦国换了皇帝,还是这样的消息被保护得太过严实,根本不是她这种下人能够得知的?

  “就是说,有一成的赌注。”皇甫戎看也不看那方子,便站起身,从书案后方走了出来,站定在她面前,冠冕堂皇的说道:“我不想你拿百姓的性命下注,还有,记住,你不是来治时疫的,你是来服侍我的,研议时疫疗方之事交给那群大夫,他们会有法子,从此刻起,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行辕里做做绣活,给我做一套衣裳,不许再四处走动。”

  他知道她之所以想出方子还不行动,而先来征求他的同意,是因为她身上没有银两可以买那些昂贵的药材,虽然她治好他有功,宫里赏了很多,但她都留给常嬷嬷了,此刻身上恐怕只有一两银子,连一片药草都买不起。

  “王爷……”寄芙望着他,顿感五味杂陈,但她仍打起精神道:“那一成是任何事都有意外,并非奴婢没把握,若是王爷让奴婢给时疫病人治病,奴婢保证可以救活他们。”

  她终究没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她害怕知道答案,若他前世真是大秦之人,如今他身为大燕的赈灾钦差,手中还握着天子剑,皇上赋予他如此大的权力,他想做什么?那些念头在脑海中激荡,她越想越是心惊。

  “不要说了,总之不行,你出去吧。”他冷冷的说完,转身走回书案后方。

  只要他不给予金援,她就不得不听他的,不得不乖乖待在行辕里,哪里都别想去。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寄芙不是个会跟人置气的人,山不转路转,更何况她心中已对他的身分有所怀疑,所以隔日天才蒙亮,她便背了竹篓子,自己上山去采药了。

  她在山上忙了一日,当她背着满满一大篓子的草药兴高采烈的回到行辕时,发现气氛很不对劲。

  石砚见到她踏进行辕,如蒙大赦。“哎哟我的好姑娘!你这是去哪里了?王爷找了你一日,派出大半侍卫去找你,连五位爷都出去找你了,你再不回来,屋顶都要掀了!”

  “王爷找我?找我做什么?”寄芙心中一跳,紧张的问道:“难道是王爷身上的毒真的复发了吗?”

  她知道自己这次会被皇上指派随行,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怕皇甫戎体内的毒会复发,但她确实已经治好了绝命鸩,不可能复发,便没将心思摆在其上,可如今若毒真的复发了,那么她难辞其咎,是她太轻忽了,以为一定不会复发,素日连跟他探探脉也不曾,她真是太大意了。

  “没事,王爷的身子没事。”石砚看她急,忙道:“就是担心你,不知你去了哪里,初时我们以为你肯定在隔离棚那里,等发现你不在那里,又行辕里四处找不到你的时候……你不知道王爷脸色有多难看,还迁怒守门侍卫没将你拦住哩,侍卫全被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番,可这行辕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在王爷心中的地位,谁敢拦你啊?”

  一句话说得寄芙脸都红了。“石砚哥,劳烦你跟王爷说我回来了,让你们担心了,日后我出去一定会交代去处。”

  石砚哪里肯接这个任务,这不是找死吗?“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去见王爷比较好,王爷为了你,连午膳都没吃呢,你总得给个说法是不?”

  她立刻明白过来,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好吧。”

  他松了口气。“王爷在书房,我这就命人送饭菜过去书房,你就伺候王爷吃些,再说些好听话,王爷便会气消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