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九章 她是意外(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皇甫戎跟在寄芙身后,他身怀轻功,她自然不会发现被跟踪了。

  寄芙越走越远,一个时辰后,她来到离行辕甚远的荒郊野外,这一路上仍是连个人都没有,她看到远方山脚下有座寺庙,而她已饿得没法再走了,决定吃点干粮喝点水,再去那里看看。

  她在树荫下席地而坐,拿出筋饼,才啃了一口,竟有个半大孩子不知打哪里冒出来,咻地抢了她手中的筋饼便跑。

  寄芙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再看向跑远的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后方一抹熟悉的身影拔起来去追那个孩童。

  皇甫戎几个起落便追到了那个孩子,将人揪回寄芙面前。

  寄芙更是吓了一跳,拍拍屁股站起身,不解的问:“爷怎么在这里?难道是跟着奴婢来的?”

  “不然呢?”他没好气的睨她一眼。“难不成咱们在这里巧遇?”

  她望了他一眼,又飞快低下头。“爷为何要跟着奴婢?”

  曾经一度,她觉得自己与他很亲近,亲近到有些尊卑不分了,但那毕竟只是错觉,她是奴婢,他是主子,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而他提醒了她这个事实,若她再不知所进退、有所分寸的话,便是恃宠而骄了。

  她告诉自己,可不能因为他对她好,她就忘了自己是个奴婢,所以她努力回到奴婢的位置上,但她却管不动自个儿的心,时常会觉得难受,空落落的,但她会努力不让这些情绪表现出来,绝不做一个让他厌烦的奴婢。

  “你又为何擅离行辕?”皇甫戎瞪着她。“且没有告诉任何人你的去处,你这么做对吗?抬起头来,回答我!”

  寄芙抬起头来,有点忐忑地看着他,心跳不自觉的加速了。

  他那灼灼的生气目光之中,有着隐隐的柔情和担忧……不不,她看错了,怎么可能有柔情,他不是正在恼她吗?

  “奴婢只是想去找找有没有染上时疫的人……”

  皇甫戎厉声打断道:“你要知道,这里可是疫区,要是今天抢你东西的不是孩子,而是几个大汉,你要怎么办?若是今天他们要抢的不是筋饼,而是财物,甚至或者是你,你要怎么办?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寄芙知道他讲的有道理,于是又垂下了头。“是奴婢思虑不全,请爷恕罪……不过,爷先放了那个孩子吧,那样抓着,会弄疼他的。”

  那孩子也趁机求饶,“大爷饶命!大爷饶命!”

  皇甫戎丝毫不为所动,教训道:“你多大了?怕也有十岁了吧,什么不好学,学人抢东西,而且还是抢一个姑娘家的吃食,你丢不丢脸?看来要把你送官府严办才行!”

  一听,那孩子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我知道错了,大爷,求求您放过我,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寄芙知道皇甫戎只是在吓唬那孩子,但也不忍心见那孩子惊惧的模样,缓颊道:“饶他一次吧爷,我想他是因为饿了才会抢东西吃,若是能吃饱穿暖,又有谁想抢别人的?”她索性把另一块筋饼也塞到那孩子手里。“快吃,你一定饿坏了。”

  皇甫戎松了手,那孩子如获至宝的接过寄芙递去的筋饼,虽然他想吃的眼神已流露无遗,但他吞了口口水,问道:“我……我可以拿去给我娘吃吗?我娘……也没东西可吃。”

  寄芙见他这么孝顺,实在心疼,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的笑道:“当然可以,你叫什么名字?”

  “峰儿。”

  她又问:“峰儿,你娘在哪里?我们初入城,却不见人,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峰儿老实道:“其它人我不知道,我们村是被村长给关起来的,村长说离开就会染上瘟疫死掉,所以大伙儿都不敢离开,可是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大家都在饿肚子,已经有人饿死了,但村长还是说不能离开,离开的人会被官兵杀掉。”

  “什么?”寄芙大惊失色,她迅速抬头看着皇甫戎。

  皇甫戎再怎么不想问,也只得道:“你们村的人被关在哪里,带我们过去看看。”

  峰儿有些犹豫。“可是村长说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们在哪里,我是从墙边的狗洞偷偷跑出来找吃的,要是让村长知道我带人回去,那我、我……”

  寄芙温柔地道:“峰儿,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朝廷派来赈灾的,是来给你们放粮食和治病的,我们得要先知道人在哪里,是不是?你带我们去不是不听村长的话,而是大功一件啊!”

  皇甫戎听她这么轻易就把身分报了出来,心头一紧,眉心也跟着用力聚拢。

  为何事情到了她这里总会走样?他原计划冷眼旁观时疫的发展,怎么会到这里与她“明察暗访”了起来?如今还貌似一定要去做那解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赈灾钦差了?

  自己究竟是何时被她拿在了手里?竟然会如此在乎她对他的看法,以致于无法果决的照计划进行。

  解救百姓之苦,这可不是他爽快答应皇甫仁来江北的原始目的。

  一听,峰儿眼睛都亮了。“你们真是朝廷派来的吗?朝廷终于派人过来帮我们了?”

  “是啊!”寄芙郑重的点了点头,指着皇甫戎道:“这位便是钦差大人,粮米早已进城了,就等百姓去领粮,等领了粮,你娘和你就可以吃一顿热呼呼的饭了。”

  峰儿这时已完全放下戒心,朗声道:“好!我带你们去!”

  他领着两人走了两刻钟,到了先前寄芙看到的那间寺庙,横匾上头写着“清玄寺”,周围树木繁多,颇为清幽。

  寄芙随着峰儿进入大殿,看到殿中满满都是人,仅在地上铺了草席便或坐或躺,十分简陋,不由得大吃一惊,更别说还有人躺着在呻吟,有人一直在咳嗽了。

  皇甫戎在外头察看了一下环境,随后跟着踏入大殿。

  所有人看到峰儿带了两个陌生人来,都是又惊又恐,一来是村长不准大伙出去,峰儿是怎么出去的?二来是村长不让外人进来,峰儿还偏偏一次带了两个外人回来?

  没多久,似乎是在里面听到了动静,两名高大魁梧的带刀官兵气势汹汹的过来了,因为寄芙与峰儿站在前头,其中一名官兵劈头就拿刀指着寄芙脖子。

  皇甫戎一个暗器飞过去将刀给打偏,冷冷地道:“敢碰到她一根头发试试。”

  这样的情势变化,很快令大殿的村民起了骚动,平时看管他们的那群官兵嚣张跋扈,寺里的厢房都被他们占了,仅有的干粮也都在他们手上,他们心情好就发粮,心情不好就不发,村民根本不敢得罪他们,没想到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敢与官兵对峙之人,更别说这人的能耐似乎远远高出官兵许多。

  “大胆!”那名官兵勃然大怒。“你们是什么人?!”

  皇甫戎眸光一凛,瞪着他们。“钦差大人。”

  两名官兵俱是一愣。“什么?”

  说笑吧,江北爆瘟疫之事又没上报给朝廷,怎么会有钦差大人过来?

  皇甫戎拔出腰际那把青黄铜剑,沉声道:“见天子剑还不下跪?”

  两名官兵见那剑柄雕塑着龙头,剑套亦雕着全龙缠绕图样,上头还有“如朕亲临”的字样,吓得马上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们也连忙纷纷跟着拜倒。“吾皇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殿中均是此起彼落的叩拜声。

  皇甫戎许久没看到这般景象,心中着实五味杂陈,他闭了闭略显湿意的眼眸,耳边彷佛回荡着他的臣工们上朝时整齐的叩拜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原来帝君,不过黄粱一梦,消逝之快,让他无从抓紧。

  虽然这些人是在对他行面圣之礼,但不是对他,是对他手中代表了燕帝的天子剑,而他的江山呢?他驰骋战场打下来的江山如今怎么样了?他有能力拿下天下,却无能力守成,实在太可笑了……

  寄芙看着他,惊觉到了他不寻常的异样。

  是在回忆什么吗?他的眉头怎么皱得如此紧,神情怎么如此悲切,眼神如此哀伤?他嘴角的笑……那是在嘲笑自己吗?如此苦涩的笑……不知为何,她的心紧紧一缩。

  她想帮他,可他什么都不说,只说自己前世是个猎户,还要她把他当真正的显亲王就好,这样她要如何帮他?

  其实,她知道他虽然总是语调不耐烦,总是凶她,但他待她极好,即便当她是奴婢,也是与府里其它奴婢有所差别的,她知道,全知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