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八章 计划生变(1)

作者:简璎
  当夜皇甫戎非但没有按照计划假装毒性复发,反而还看顾了寄芙一夜,直到她幽幽转醒。

  寄芙缓缓睁开眼睛,就见到皇甫戎守在一旁,她很是惊讶。

  “爷?”随即她想到自己好像走出产房没多久便晕了过去,忙挣扎着坐起身,急急问道:“何家娘子如何了?孩子如何了?”

  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就你虚弱的躺在这里,人家母子俩好得很,何家娘子已经能进食了,那庄稼汉还抱孩子过来道谢,这下你可满意了?”

  她瞬间松了口气,轻笑道:“那便好。”

  而后她想到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了,起初一切如常,是在婴儿顺利产出之后,她开始感到不适,当时,她用棉布吸取何家娘子从伤口渗出的鲜血,小心地将止血药粉层层敷上,再仔细检查有无发生血崩的迹象,便是在做这些动作时,一种熟悉的感觉忽然涌起,好像她曾那么做过。

  跟着,她在为何家娘子缝合时,脑中不断出现许多凌乱片段,针起针落之际,她觉得自己拿针缝合的动作好熟悉,然后她的头越来越痛、越来越晕,脑中的画面也越来越多,耳边甚至还出现了熟悉的交谈声。

  那是谁?是谁在讲话?她想听得更分明一些,却导致更剧烈的头痛。

  她强撑着做好缝合时,她的头已经痛得似要炸开,产房里那些染了鲜血的布巾让她恶心目眩,且脑中纷乱的画面依然存在,就好像她曾经为另一个人这么做过似的,当她勉强走出产房时,她已分不清天上地下,眼前景物好似都在旋转,她唯一看清的就是皇甫戎朝她走来,接着人就晕了过去。

  她实在不明白,脑中那些记忆究竟从何而来?是梦吗?可哪有清醒时作梦的,何况她还站着呢,这样能作梦吗?若不是梦,那么她又为何会有那些记忆?

  “人家壮得像牛,倒是你……”皇甫戎恨恨的微眯起眼。“手无缚鸡之力还敢嚷着要救人,要救人之前,先顾好你自己的身子再说吧!”

  寄芙忽然道:“可是爷,奴婢抓过鸡。”

  “什么?”他瞪着她,他是不是听错了?她这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儿是从何而来?

  她正经八百的看着他道:“爷不是说奴婢手无缚鸡之力吗?奴婢九岁时帮常嬷嬷抓过鸡,而且抓得牢牢的,都没有松开,常嬷嬷还夸奴婢力气不小呢。”

  皇甫戎的脸瞬间绿了。“你这是在寻爷开心吗?”

  寄芙无比认真的看着他。“爷觉得开心吗?爷若觉得开心,奴婢就开心了,奴婢还要谢谢爷让奴婢去救何家娘子。”

  他咳了一声。“莫要说那些好听话,爷不吃那套,这种事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若要再多管闲事,我就将你送回京城去。”

  她正色道:“爷,恕奴婢无法答应。”

  皇甫戎不满的皱着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寄芙恭恭敬敬地道:“奴婢无法见死不救,所以不能答应。”

  他正想教训她一下,让她明白真正的主仆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忽然察觉到房檐上有走动的声音,从声音分析,那绝不是猫儿。

  “爷,奴婢想去看看何家娘子——”

  皇甫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寄芙立即意会地闭上嘴。

  他锐利的眼眸扫向房梁,她没有武功,听不出有什么古怪,只能学着他,睁大眼睛看向他正在看的地方。

  没多久,竟真有人破窗而入,是个只看得见眼睛的蒙面黑衣人。

  寄芙惊愕的微张着嘴,皇甫戎立即将她拉到身后,他面对着黑衣人,心里有数这是不想他去查疫的人派来的刺客。

  他原就计划拖延时间,那帮人实在不必大费周章的派人过来对付他,不过他也想知道是谁在给江北巡抚撑腰,若查出了个位高权重的朝廷重臣,想必对皇甫仁会是重重一击。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扬起嘴角,冷不防隔空对黑衣人一掌击出。

  黑衣人受击,闪身后退,皇甫戎立即逼近一步,黑衣人手中的长剑突然扬起,层层推进攻击,皇甫戎也拔出剑来,两人悄无声息的过起招,竟然都没碰着屋里的桌椅等物,皇甫戎甚至未离开床前,将床上的寄芙护得滴水不漏。

  皇甫戎暗暗惊心,他不知道真正的皇甫戎内功修为如此之高,他以为原主只会带兵打仗而已,没想到在武功上也下了苦功,他虽然没有原主的记忆,但遇敌之际,他的剑势游走如同灵动蛟龙,招式源源不绝的使了出来,是身体的本能,他连想都不必想。

  寄芙胆颤心惊的观战,她什么忙都帮不上,但看皇甫戎那轩昂矫健的身姿,能将她原来的主子显亲王的身躯使得这般好,他也绝非泛泛之辈啊!

  若他真是“朕”,那么失去了他这位君主的国家又会如何?他此刻的心情又是如何?该是有千百般的放不下吧?

  一盏茶的时间,两人已拆了百多招,一开始难分高下,但后来黑衣人的呼吸已有些紊乱,皇甫戎眸光一闪,当下明白黑衣人的体力不济了,肯定那幕后的主使者也跟他一样,没想到皇甫戎的武功会这么高强而派了一个中上的杀手来,此际他已可以将黑衣人拿下了。

  没想到他正要拿下那黑衣人之时,黑衣人竟然自己直直倒下了。

  “不好!”他连忙扯去黑衣人的蒙面,见到他嘴角渗血,已咬毒自尽。

  寄芙也连忙下床奔过去,她火速拽起黑衣人的手探脉,不死心又搭上黑衣人的颈脉,黑衣人确实已经没气了。

  皇甫戎神色凝重。“不用看了,已经死了。”

  寄芙知道人死了就代表查不到线索,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太危险了,所以那人可不能死,要死也得供出藏镜人才能死!

  她速速拿了药箱子打开,取出一把薄刀,在黑衣人两手掌心各划了一道口子,黑血顿时涌了出来。

  皇甫戎心念一动。“难道他没死?”

  寄芙头也不抬,忽然将黑衣人的衣服剥开。“是死了,但还可以救。”

  皇甫戎两世为人,还没听过人死了还可以救的道理,他看着她拿了针往黑衣人的心房刺去,黑衣人忽然抽搐了几下。

  “他现在没死了!”寄芙搭着黑衣人的脉,已有微弱跳动。

  皇甫戎大感纳闷。“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要这么做的?”

  “奴婢不知道。”寄芙依然是那句老话。

  她一深一浅的按压黑衣人胸口的几处大穴,半炷香不到,黑衣人便醒了,见自己居然没死,也很惊骇。“我……我为什么还活着?”

  不该是这样的,藏在他舌下的剧毒必死无疑,在组织里,任务失败者都要咬毒自尽,他就亲眼看过其它人毒发身亡的惨样,他不可能活着。

  “活着还有为什么?”皇甫戎狠戾乍现。“自然是老天暂时留你一条狗命了。”

  他知道黑衣人尽管没死成,但才从鬼门关捡回一命,体内还有剧毒存在,此时也绝不可能再起来对付他们了,因此也没钳制住他,就任由他躺在地上。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什么都不会说。”黑衣人刚烈地道。

  “是吗?”皇甫戎冷哼一声。“本官知道你是谁,你的女儿在本官手里,要是实话把幕后主使说出来,本官或许饶不了你,但可以饶你的女儿一命。”

  原本淡然的黑衣人霎时变得激动。“不……不可能!雁儿怎么会……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寄芙也很惊讶,难道他老早摸清这刺客的底细,已派人捉了这刺客的女儿?

  “这你不必知道。”皇甫戎眉梢一挑。“你现在只须回答本官,你是谁派来的?你不说也可以,你的女儿马上就会少了一双腿,过一刻再不说,本官便挖出她两只眼睛,跟着在她脸上烙铁印子,教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说!我说!”黑衣人终是受不了的大喊,“是扫北王!是扫北王勾结江北的卫指挥使司……我只知道这么多,你得说话算话,放了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