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福星医婢(上) 第七章 败程江北(1)

作者:简璎
  马车里寂静无声,只剩车轮转动的声音,寄芙被皇甫戎看得脸烫心跳,她润了润嘴唇,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为何这样看奴婢?”

  “看看不成吗?”皇甫戎口气很傲。“本王不是有十天半个月未看见你了,为何没来问过本王就随意搬走,你好大的胆子!”

  他知道她搬去了抱厦,但他是刻意不作声,想弄明白自己对她是存了什么心,他认为对她的微妙占有欲是他病中太依赖她所致,等他痊愈了,不再需要她,自然不会再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但事实与他的盘算截然不同,自从她搬离了他的寝房,他不能随时随地见到她,他更想念她了,甚至还口不由心的吩咐花飞不得端脸色给她看,什么都不必让她做,根本就是个宠奴的举动,每每想忽视掉心里的她,却只是让自己更加烦躁。

  “不是王爷的意思吗?”寄芙被他的指责吓了一跳。“花飞姊姊让奴婢搬走,奴婢以为是王爷的意思,便……便搬了。”

  皇甫戎眉头微微一皱。“这次就饶过你,若有下次,定不轻饶。”

  她为难道:“可、可是奴婢也不能不听花飞姊姊的……”

  她虽然也是一等大丫鬟,但她的地位明显低花飞许多,自然是要以花飞马首是瞻。

  皇甫戎不高兴的瞪着她,他不是正在给她大声说话的令牌吗,她怎么就不会顺手接了?

  “你的主子是本王,只有本王说了算,听明白了吗?”

  寄芙无奈道:“奴婢听明白了。”

  她不能听花飞的,只能听他的,这样大伙是不是要说她恃宠而骄了?舌头杀人不用刀,他是做主子的人,不会明白她们下人的难处和处境。

  “你手里那包东西,拿过来。”皇甫戎冷不防地道。

  “啊?”她一时反应不过来,显得有些错愕。“为、为什么?”

  “刚刚不是才说听明白了?”他剑眉一挑。“你的主子是谁?”

  她学乖了,想也不想便回道:“是王爷。”

  皇甫戎抛给她一个那不就得了的眼神。“还不拿过来?”

  寄芙只好顺从的递过去,心想他可能闻到甜味了,知道是吃食,所以才让她交出去,看来他是天未亮就进宫,还没用早膳,此时定然是饿了。

  他粗鲁的打开油纸包。“这是谁给你的?”事实上他都看见了,所以才觉得很碍眼。

  “是周平给奴婢的。”她老实答道。

  对于她没有隐瞒这点,他很满意,但对于她接受周平的殷勤这点,他很不满意。“你就这么笨,他给的吃食能吃吗?你难道还想吃下肚?”

  她是想吃下肚没错。“周大哥也是一片好意——”她还没说完,就见他冷笑着掀起车帘,将那包糖饼往外一扔,她惊愕的“啊”了一声,目瞪口呆。“王爷……”

  他到底在做什么?怎么把好好的吃食给扔了,糟蹋粮食可是会遭天谴的。

  皇甫戎数落道:“这么快就忘了周平对你做过什么,当初又是谁救了你,要是他存心报复,在这饼里掺了毒药,你怎么办?”

  寄芙顿时哑口无言,她当真没想这么多,周平应该不会那么做吧,应该……不会吧?

  看着她的表情他就知道她这个天真单纯的家伙,以为大家都同她一样,他慢悠悠地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奴婢知道了。”她虽然不相信周平还会对她使坏,但她选择不与主子争辩,只是可惜了那包糖饼。“可是奴婢真的想吃糖饼……”

  皇甫戎忽地扬声,“停!”

  车夫忙将马车停了下来,而石砚也很快出现在马车外,恭敬地问道:“爷有何吩咐?”

  寄芙以为皇甫戎只是突然想到什么重要的急事要差人去办,没想到却听到他这般吩咐道——

  “去买糖饼,速去速回。”

  “小的遵命。”

  石砚手脚麻利,真的速去速回,没一刻就买了包糖饼回来,皇甫戎示意寄芙去接那包糖饼,马车又重新上路了。

  她又是迷惘又是疑惑的看了看手中的糖饼,又再看向皇甫戎,心里念头方起,就不由自主的问了出口,“王爷为何要对奴婢这么好?”

  皇甫戎脸一热,盯着她看。“你觉得为什么?”她总算开窍了吗?

  寄芙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他奉皇命前去江北查疫,此事十万火急,却为了她想吃糖饼而耽搁,他对她的心意都已经昭然若揭了,她还说不知道?

  见他脸色微变,她急忙道:“奴婢愚昧。”

  与他相处这么久,她悟出一个道理,凡事先承认自己有错,他便不会再穷追猛打,她觉得这是先输先赢,先认输的人反而有赢面,反之,若她振振有词,他一定不饶人,就好像他这个人从来没有落居下风之时似的。

  皇甫戎瞪着她良久,最后才冷冷的道:“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本王的性命是你救的。”

  寄芙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可是奇怪,知道了答案,她心底怎么顿时有种空空的感觉?

  她在期待什么?期待他对她好是因为喜欢她吗?她是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不知分寸的想法?

  脑子清醒了过来,寄芙面容一整,正色说道:“若说救命之恩,王爷也是奴婢的救命恩人,王爷日后可以不用再对奴婢那么好,就把奴婢当成一般下人对待即可,奴婢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皇甫戎一字一字地咬牙道:“本王要对谁好,你管得着吗?”

  她连忙低眉顺眼。“奴婢不敢。”

  “你不敢?”他怒气冲冲。“本王怎么觉得你什么都敢?”

  寄芙的眼眸垂得更低了。“奴婢知错。”

  皇甫戎瞪着她那垂着的小脑袋,心里更是堵得难受。“你就会认错来堵本王的嘴,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吗?”

  她心里咯噔一下,惊愕的抬起头来望着他。原来他发现了?

  他的脸上一团黑,在她心里,他是那么糊里胡涂、脑子不好使的人吗?

  她这究竟是未开窍,还是对他根本没上心?若是她的心里没有他,又怎么会多次在他假装睡着之后,在床边出神的凝视他良久?白日里,有时还看着他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万万不能接受他心里都已活动得这么热烈了,她却不痛不痒的,他要试一试她,如果她想离开王府,那就是他自作多情了。

  “皇上说要让你除了奴籍……”皇甫戎起了个头,却故意话语一顿。

  寄芙一听,一颗心便提到了嗓子眼,她蓦然起身对着他跪了下来。“奴婢不想除奴籍。”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下跪,那张小脸还瞬间煞白了,心猛地一紧。“你这是做什么?起来!”

  她用力摇头。“奴婢不起来,除非王爷答应不除奴婢的奴籍,否则奴婢就要这么一直跪着!”

  除了奴籍就得离开王府,再也见不着他了,就算她不能对他有非分之想,但待在王府,至少可以偶尔见到他。

  “本王答应你就是了,还不起来?”她的反应让皇甫戎觉得心里舒服了,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不是说过你不准再对本王下跪,本王的话你都听到哪里去了?”

  寄芙吸了吸鼻子。“奴婢不敢忘记王爷的话,奴婢也是一时情急……”

  他伸手欲将她拉起来,马车忽然一阵颠簸倾斜,她低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栽过去,他实时将她抱住,两人瞬间四目相投,脸几乎都快贴在一块儿了。

  皇甫戎已是怦然心动,原来将一个在他心里已久的人儿抱在怀里,是这般美好的滋味,他的心一丝丝的融化了,只盼能永远这般的将她抱在怀里。

  寄芙在他怀里,同样是心跳乱了拍,脸蛋儿涨得通红,她不知所措,整个人都懵了,只觉得他的呼吸、他的气息团团围住了她,周平的碰触让她害怕,但他的碰触却让她、让她……想永远留在他怀里。

  “王爷!您无事吧?”车夫在外扬声解释,“适才有两个人骑马冲过来。”

  皇甫戎懊恼那车夫来煞风景,他不悦地道:“无事,不需停下来,继续赶路!”

  他才一说完,寄芙便道:“王爷,奴婢没事了,奴婢可以自己起来了。”

  他只好放开她,各自坐回去。

  寄芙不敢看他,但马车就这么点大,她也不知道要看哪里,只能看着自己的鞋面小声地说道:“王爷适才是答应奴婢,不除奴婢的奴籍了?”

  皇甫戎点点头。“是答应了。”

  她这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眸亮晶晶的,冲着他甜甜一笑。“奴婢多谢王爷!”

  看着她笑,他心里一热,但很快又板起脸来。“除了奴籍不好吗,你就这么想做丫鬟?”

  寄芙笑了笑。“奴婢自幼在王府长大,王府就是奴婢的家,若是除了奴籍便得离开王府,奴婢不知道能去哪里,而且奴婢也不想跟常嬷嬷分开。”

  皇甫戎挑眉,心里颇不是滋味。“就这个理由?”

  “还有……”她有些羞涩,不太自在地说:“就是……奴婢若离了王府便再也不能见到王爷了,奴婢不想再也不能见着王爷,奴婢……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闻言,他顿时心跳如擂鼓,他双眼放光,定定的看着她。“你这是真心话?”

  寄芙脸红地点了点头。“奴婢……想守在王爷身边。”

  为他解毒时,有次他喊疼,而她那时累得睡着了,小允子一马当先闯进房里,瞧见了她的睡姿,他很不高兴,当日便让人在她的小榻加了床幔,说是不想看到她猪般的不雅睡相,其实她知道,他很照顾她的,很是为她着想,而她能做的,就是当好他的丫鬟。

  “想守就守,有人说不让你守了吗?”皇甫戎心里舒坦了,嘴角弯了起来。“你这想法很好,没本王的允许,不许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