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福星医婢(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福星医婢(上) 第六章 情愫渐生(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接下来几日,寄芙仍日日夜夜守着皇甫戎,几乎衣不解带,不敢有一丝轻忽,每日早晚皆详细的为他把脉做记录,终于,她发现他的脉象平稳多了,不再盗汗,睡得比从前安稳,半夜里不再醒来好几次。

  “看你笑得阖不拢嘴,本王死不了了,是吗?”皇甫戎懒洋洋地侧躺在临窗的楠木炕上,斜睨着她,她就像清晨的第一缕光,明朗得教他移不开眼。

  寄芙嘴角眉梢都洋溢着笑意。“奴婢说过,奴婢一定会将王爷救活。”

  他微眯起眼。“倘若我不是个王爷,你也会如此尽心尽力的救我吗?”

  她知道,找茬是他的专长,但她也不会刻意说好听话,而是老实答道:“奴婢不知道,只知道如果您不是王爷,奴婢根本不会遇见您。”

  皇甫戎撇了撇唇。“你不想知道本王是什么人吗?”

  寄芙想到他曾脱口而出的那个朕字,心便有点惊,她宁可不要知道。“奴婢不想知道。”

  他扬高一边眉毛。“本王偏要说。”

  她顿时觉得无言,真真是除了顺从他,没别的法子可以与他相处了,她叹了口气。“王爷请说吧。”她看似说得无奈,但其实她的心跳蓦然加快了,她即将要知道他是什么人了,他会是哪里的君王呢?

  皇甫戎看着她,慢腾腾地说:“本王前世是猎户。”

  寄芙猛地瞪大了眼,看来他肯定不知道他在失去神智时曾说过了什么,她要告诉他吗?

  不,既然他说是猎户,那她就这样相信好了,也省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眨了眨眼眸,有些惊奇的扬了扬眉,胡乱说道:“猎户吗?那您的箭法肯定很好喽,您可猎过山猪吗?”

  “去你的山猪。”皇甫戎没好气的回道:“本王只是一个山野猎户,你就不觉得失望吗?”

  寄芙愣了一下才道:“奴婢对王爷没有过期待,自然也不会失望。”

  她这话可把他噎得,对他没有期待是吧?这丫头就会惹他恨得牙痒痒,前世他可没碰过这么让人着恼的丫头。

  “那么你对谁有过期待?”皇甫戎的语气满是挑衅。“怎么,你喜欢过人吗?”

  寄芙笑了,这话题令她感觉比较轻松。“奴婢自然有喜欢的人。”

  他嘴角轻挑,一双不善的眸子死死盯着她。“哦?你有喜欢的人,说来听听。”

  “常嬷嬷。”她笑盈盈地回望着他。“常嬷嬷是奴婢最喜欢的人,奴婢可说是常嬷嬷养大的,奴婢不记得亲生父母的模样,但这辈子都不会忘了常嬷嬷的养育之恩。”

  皇甫戎心里没来由的一松,他清了清喉咙,稍稍放缓了语气,“懂得感恩,自然是好的。”

  寄芙好奇地问:“那王爷前世有喜欢的人吗?”

  他顿时面容眸光一冷,房里彷佛忽然下起雪来,他冷硬地道:“没有。”

  他是想到了甘承容,却还厘不清她到底为何如此对他?

  “没有?”她有些意外,他不是皇上吗,总应该有皇后和不少嫔妃吧,难道就没有一个他喜欢的?

  皇甫戎忽然觉得心烦。“你出去吧。”

  寄芙有些错愕,不是聊得好端端的,怎地脾气又来了?不过她还是谨守下人本分,起身曲膝一礼。“奴婢告退。”

  不想,他又在她身后僵硬地道:“回来。”

  她只得转回身,见到他眉头锁得更紧,她不禁在心中叹想着不知她到底哪里惹他不开心了?

  皇甫戎瞪着她。“你不是还没吃饭?”他知道正要晚膳时,常嬷嬷忽然找了来,两人嘀喃咕咕的说了些话,就不知道一同去了哪里,等她回来,晚膳都收了。

  寄芙又想叹气了。“奴婢没关系。”

  他也不看她,只是对外喊道:“来人!”

  守在外头的小丫鬟连忙打了帘子进来,曲膝施礼。“王爷有何吩咐?”

  “让厨房送夜消过来。”

  小丫鬟有些愣住了,不是才吃完晚膳没多久吗?不过主子爷有令,做奴婢的哪里敢有意见,忙乖乖地去办了。

  寄芙觉得他应该渴了,便一边叹气一边走到桌前倒了杯茶,自己先喝了一口才递给他。

  “其实奴婢可以去厨房拿两个馒头吃就好。”

  皇甫戎接过那杯茶,轻啜了一口才道:“想让别人说本王苛待下人吗?你整天在这里伺候本王,就换得一顿冷馒头吃?”

  她忙不迭的摇头。“奴婢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就莫再废话,给你准备的,你就多吃点。”看着她,他心里的烦躁又冒了出来。

  “还有,本王不是说过了,你无须再为本王试毒,为何讲不听?”

  陆侦娘已处死,她的人应该也离开大燕了,而要取皇甫戎性命的主使者,也就是他自己,在大秦的肉身也已经死了,无人下令的情况下,他认为不会再有人要对皇甫戎不利。

  他真的不喜欢她试毒,每次看她先尝过他的饮食用水,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哪天她吃了一口他的膳食却死在他面前,他绝对不会原谅她!

  寄芙见他竟然气得脸色铁青,忙道:“奴婢习惯了,日后不再试毒便是。”

  皇甫戎这才满意了些,随口问道:“常嬷嬷过来何事?你们谈了什么?为何出去那么久?”

  “嬷嬷说账房的吴管事找她说亲,他儿子今年十八了,眼界有点高,故一直没相中合意的姑娘,原来在府里学账房的活儿,因为肯学又有几分聪明,去年被大总管派去南二街管两个铺子,这些年的月银都存了起来,颇有些积蓄,人也老实,长得也好,问问我的意思。”

  她咬咬唇,才又道:“嬷嬷说,自从周平的事之后,怕是没人会对我提亲了,如今吴管事不介意,要尽快答应下来才好,免得煮熟的鸭子飞了,嬷嬷就愁我嫁不出去。”

  他不悦的瞪着她,这丫头,真会扰乱他的心,自己这是被她拿在了手里,是吗?

  “煮熟的鸭子要飞就让它飞,可惜吗?”他对上她惊讶的眸光,冷冷地道:“回了,本王的身子还没痊愈,做下人的谈什么亲事,可不可耻?!”

  见他说得严重,寄芙心里忐忑,就怕连累常嬷嬷受罚,忙急急解释道:“奴婢也没答应的意思,已经让常嬷嬷回绝了。”

  皇甫戎这才稍微满意的扯扯嘴角。“你的亲事,要本王同意才算数,找常嬷嬷说的一律不算。”

  “啊?找您说?”她有些错愕。

  他一记眼刀飞过去。“怎么,本王没资格作主你的亲事吗?”

  “不是,不是那样的,王爷是主子,自然有资格作主奴婢的亲事。”他的眼神有些不同,霸道依旧,但却是让她心跳加快,她不知怎么搞的,突然脸一红,期期艾艾地道:“只是……只是王爷作主奴婢的亲事也太辱没了王爷的身分,奴婢担不起。”

  她还没琢磨清楚心里的感觉,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直觉是他不喜欢她谈亲事,至于为什么不喜欢,她就不明白了。

  “担不担得起本王说了算,你只须照办。”

  他不知道他犯的这是什么病,竟然为她的亲事发火?这种奇怪的感觉前世未曾有过。

  “奴婢明白了,奴婢明日就去跟常嬷嬷说,奴婢的亲事要王爷说了算,旁人说的都不算。”寄芙顺从的回道。

  有人打了帘子进来,送夜消的几个丫鬟鱼贯进来了,摆了满满一桌后又很快退下。

  转瞬间,皇甫戎的心情又好了,他轻咳了一声。“你快吃,我累了,要小睡片刻。”说完,他闭上了眼。

  知道这桌夜消是特地为她准备的,也知道他说要睡是不想看着她吃,让她不自在,她心中也是暖洋洋的。“是,王爷,多谢王爷。”话落,她并未马上坐下来吃,反倒凝视着他如玉般的俊颜,眸底泛出一片温柔的光彩,忍不住轻轻叹息。

  待在他身边越久,越有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他总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倒真像个“朕”啊!

  半个月后,皇甫戎体内绝命鸩的毒已全数消散,只剩下落马的皮外伤,他的脑子、身子不再产生剧痛和没来由的发热,已可下床行走,脸色也好了,精神一天好过一天。

  孟太医仍旧每日到王府来观看寄芙诊治,他直夸她天赋超群,虽然她的手法都不是按规矩的施为,但成效斐然,他实在巴不得能将她带回太医院编撰解毒典籍,也让她看看别的案例、治治别的病人,就是不知道她是否还会解别种毒,还会医治什么病?

  唉,说到这儿他就丧气,虽然他很想知道她的能力到哪儿,但他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她可不符合入太医院的资格。

  不过,寄芙此次医治显亲王有功,他都如实禀告皇上和太后了,想必等王爷痊愈之后,宫里就会有赏赐下来,而且皇上似乎还挺喜欢她的,脱了她奴籍都可能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